[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30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国家公职人员滥用职权谋取私利,侵犯公共利益,腐蚀、破坏现有社会关系的腐败行为 ,一直是世界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在现代化进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而在"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中,随着公共权力的癌变,腐败问题铺天盖地,来势之猛,范围之广,危害之烈,无论如何评说都不过分。
     (博讯 boxun.com)

    此据《法制文萃报》报道,原是国家级贫困县安徽颍上县县委书记张华琪有两个数字令世人震惊:他每调整一次干部,就能收益100多万元;有 250多名干部向他买官,也就是说,全县31个乡镇的领导干部,100%向他行过贿。买官卖官在中国已成为普遍事实。当一个国家公共权力可以在官员手里变卖时,癌细胞便深入了骨髓。一个政府公共权力的癌变,便意味着另一个政府正在孕育诞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党的"一元化"垄断公共权力,就是导致权力异化、腐败滋生的根本原因。在中国"一党天下"的现实中,公共权力在"执政为民"的幌子下,实际上只能由少数人以不受监督的"绝对领导权"方式来行使。而权力本身潜藏着特有的侵犯性和腐蚀性 ,当掌握公共权力的少数人的权力扩张到一定的程度, 就会导致权力本身的癌变。民主与监督是保障一个国家驶入现代化轨道的基本途径,不受监督的权力只能致使公共权力背叛公众利益。
    
    人类历史上,腐败现象如剜之不去的痼疾,毒害社会,久治不除。在中华社会,从未建立起督导政府权力的民意表达机制。特别是在当代中国,由于社会主义权力机制的建立,则是以"红色记忆"式的暴力革命完成的,打破旧的国家机器被解释成对资本主义权力制衡机制的反动,是一种"革命"。然而,封建专制主义文化遗产却以改头换面的方式,在"革命"的土壤里存活下来,以致"文化大革命"复辟了封建专制主义的权力运作方式。中共建制近 60年来,公民的意义早已被"红色记忆"层层过滤而失真失效。社会主义制度中的党权力至高无上,不受任何限制,社会压制任何不接受党的领导的公民组织独立生存,公民权利毫无保障。其实,在中国政治现实生活中,形式上有着"权力双轨制"表象:一方面,宪法和法律规定了国家政权机关的权限、组织和运行;但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享有对国家的全面、绝对的领导地位不容挑 战,行使着绝对的国家权力,几乎任何重大决策首先都是由党作出决定,然后交由政府执行的。这在本质上就是一党专政的权力格局。这种格局直接破坏了分权与制衡这两大"宪政主义操作原则"。
    
    事实上,无论是何种公共权力,从其产生之时起,就存在着否定这种权力公共性的异化力量。这就是权力运作过程中存在的辩证机理。同生产资料所有制一样,政治权力所有制也分为私有与公有。共产党要消灭经济私有制,却将公有的权力一党化,并要终生享有对社会的全面绝对领导权。由于权力支配资源法则,社会公权党有化必然导致公有资源私有化,腐败也就由此而来。腐败的主体就是握有公共权力的人,目的是为了谋取公有资源的私利。
    
    腐败是政治之癌。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权力的滥用,公共权力的癌变和扭曲成为腐败产生的温床。这是因为腐败总是与公共权力和行使公共权力的公职人员相联系的。公共权力在本质上是一种社会稀有价值和利益的权威性分配,权力关系的本质体现着利益关系,对于每一个行使公共权力的公职人员来讲,存在着将公共的目的(或利益)转化为个人的目的(或利益)的可能性。腐败总是与公共权力结合在一起,腐败分子把公共权力视为特殊商品用以换取私人利益。可以肯定,只要公私利益的对立和差别还存在,人们追求私利的动机就不会泯灭,只要公共权力还存在并由党和个人固定执掌而不受监督,公共权力执掌者就必然利用公权谋取私利。这也就是说,公共权力的增值和失去制约是腐败癌变的政治条件。
    
    英国牛津大学政治学家马克·菲力浦指出: "人们最经常引用的腐败定义大体有三类,它们分别从以权力为中心,以公共利益为中心,以市场为中心这三个角度来定义腐败。"以权力为中心的定义认为:"腐败是为私人、家庭成员或私人小圈子获取金钱、身份而背离公共角色的规范职责的行为,或违反那些旨在防止滥用私人影响以谋取私利的规则的行为。 "以公共利益为中心的定义认为:"当主管某些事物的权力掌握者、责任重大的官员或行政职位占有者,为非法提供的金钱或其他报酬所引诱,采取偏袒这些金钱、报酬的提供者的行为,因而确实损害公众和公众利益者,即为腐败。"以市场为中心的定义认为:"腐败是某些个人或集团为影响官僚的行为而使用的一种法外制度。腐败的这一本质仅仅表明,这些集团较之其他情况下在更大的范围内参与了决策过程。 "上世纪的英国历史学家洛德·艾克顿说过这样一句至理名言:"权力倾向于腐败,绝对的权力倾向于绝对的腐败。"这可以说是政治学上的一条定律。因此,只要存在公共权力,就有公共权力非公共使用即腐败的可能。权力所能换取的利益越多,即权力的含金量越大,腐败发生的可能性也就越大。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的继续式,就是绝对腐败的绝对癌变。
    
    中国,腐败的根源来自于一党垄断权力,在权力一元化阴影下,权力执行者在各自的权力范围内复制出封闭的、排斥异己的权力单元,为以权谋私营造了为所欲为的生态环境。至今中共依然无视人民民主参与意识的觉醒和现代通讯手段所提供的自由条件,借"文化传统""国情特殊"为拒决、排斥权力民主化的遁词。中共面对"社会主义制度"崩溃的"苏东事变",民主化已成为当今世界不可抗拒的时代潮流后,仍在掩耳盗铃,向人民灌输"红色记忆"。如今谁会相信拒绝权力分离与制衡的"绝对领导权"会"执政为民"?
    (首发《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 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