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怀宏:奴隶制中国的内战已经开始!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广东省河源市大规模凶案和山西省洪洞县的奴隶制已经大大超出我们的道德底线,它表明:中国各阶级之间的内战已经开始!
     (博讯 boxun.com)

     27岁的民工雷明忠躺在广东省河源市医院的病床上,早已昏迷不醒,床单上沾满了血迹。另一名受伤的工人向夕全说,他在工地上就被打死了,在被铁锹打倒后他们仍在打他。
    
     澳大利亚年代报(The Age)7月7日发表题为《中国资本主义暴露黑暗面》的长篇文章,介绍了6月29日发生在广东省东源县的200多名重庆民工被业主殴打事件。
    
     这些重庆民工,因四个多月工资近500万元人民币被项目业主拖欠,而进行罢工抗议。不料,项目业主找来全副武装的人员,对工人实施蓄意报复。6月29日,这一惨剧在广东省河源市东源县发生,十余名重庆民工伤亡,其中1人死亡,2人失踪,6人伤势严重。
    
     文章说,雷忠明当时就被打成脑死亡,但仍被维持着生命,其它民工猜测说,这样做是因为当地警方一直在推迟对这起谋杀案展开调查。受伤者之一向夕全说,雷明忠在工地上就被打死了,“第一个铁锹就把他打死了,可在他倒下后,他们仍在继续打他。”
    
     大腿被打断、身上多处受伤的向夕全躺在病床上对年代报记者说,“他们(医生)正使用一切人工手段,来让他(雷忠明)呼吸,但这些只是一个幌子。”
    
     这些重庆民工是从2005年11月开始到广东省河源市东源县东江上的蓝口水电站工地务工,该工程的承建方是深圳市邱天建筑有限公司。由于水电站业主富源能源公司拖欠工程款,致使邱天建筑有限公司无钱发放员工四个多月的工资。
    
     重庆媒体报导说,工人心情不稳定,以致于6月29日大部分工人没有继续上班,罢工要求支付工资。“水电站业主威胁工人无效,就请了两三百人在当日上午约9点钟到工地对民工进行殴打,称要将重庆民工撵出工地。”
    
    
     图为在工地上就被打成脑死亡的雷明忠。
    
     “第一批有三五十人,统一持崭新的洋铲;第二批拿斧头、钢管、马刀……后面还有人。”重庆民工、钢筋班组长刘刚清说,当时工地上还有200多人,但赤手空拳,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领头的是富源公司的保安队长胖子阿华,他冲在前面,带头打,叫喊‘哪个喊要钱的就打哪个!’”多名阻止其行凶的工地管理人员被铁铲打倒在地。
    
     “警察来了,他们照样用铁铲猛打!”目击了行凶全过程的重庆民工李传兵说,半个小时后警察接到他们的报警赶到时,对方仍不停手。35岁的工程师向夕全说,他的右腿是在警察赶到后被打断的。“我大声喊叫救命,但警察根本不理我!”
    
     澳大利亚年代报指出,这起残酷的袭击是最新发生的劳工权利团体所强调的,中国2亿民工正在遭遇不断升级的企业暴力,绝大多数民工是贫苦农民和失业人员,他们在蓬勃的城市中心寻找工作机会。
    
     中国经济的迅速增长已经提高了整体生活水平,但是却在8亿多农民与更富裕的城市居民之间造成了正日益加大的收入差距,从而正导致不断增多的社会动乱。从贫困的农村涌入迅速扩展的城市的民工大军,也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运动。在1999年至2005年6年间,共有1.5亿农民搬进了中国的城市。在1980年,中国80%的人口居住在农村。
    
     联合国在6月份发表的一份报告预测说,在未来10年中,中国13亿人口中的一大半将生活在城市地区。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亚太地区顾问雷恩(William Ryan)说,“从1980年到2030年,中国城市人口的增长将继续从20%,几乎达到65%。”
    
     中国的快速都市化已经对农村的社会结构造成惨重的破坏。外出打工的民工经常要把自己的孩子寄托给亲戚,每年只能回去探望几次。中国新出现的底层阶级已在2003年被官方认同,当时即将离任离任的总理朱镕基曾警告说,如果民工没有得到更多的财富分配,就可能会破坏社会的稳定和经济增长。
    
     年代报的长篇文章又回到重庆民工在广东东源被殴打事件。在河源市医院的一楼急诊室内,该报记者见到了早已脑死亡的雷明忠。急诊室里挤满20多人,其中包括雷明忠的亲属、工友和当地的媒体记者;当地的警察也在场,一人明显地在录像。晚上10点30分,几十名警察强迫在场人员离开,开始清理房间并没收两名记者拍摄的照片。最后,他们宣布雷明忠死亡,他的尸体被移出病房。
    
     文章说,当我们第二天从东江水电站现场赶回到医院时,重庆市官方的一个代表团正在看望受伤的民工,并答应将会对这一事件进行调查。据当地警方和新华社报导,包括富源能源公司的保安负责人、项目经理在内的4人已被警方关押起来。中国官方媒体还说,建设部长汪光焘已批示,要求广东省建设厅立即查清该事件真相。
    
     7月4日,就是在雷明忠被宣布死亡的当天,东源县政府召开了记者会,政府官员向被打伤的民工表示问候,并承诺将对这起“群殴”事件展开调查。东源县称只所以把这一事件定为“群殴”,因为这是由一起财务纠纷引起的。东源县委书记探望受伤的民工时,还被当地记者拍照,告诉他们政府将会解决这起纠纷。
    
    
    
     雷明忠已脑死亡,其1岁的儿子在父亲的病床前,看着母亲等亲人哭泣。
    
     文章说,但是35岁向夕全工程师则对行凶者最后能否被惩罚表示怀疑。向夕全对澳大利亚年代报记者说:“由于他们已经把这起事件定性为‘群殴’,我不认为警方会做得更多。但他们(凶手)是全副武装的,他们只有40多人,而我们民工却有200多人,但最后受伤的却都是我们民工。如果这是一场斗殴,我们就会也准备好自己的武器。”
    
     24岁的袁小琳是雷明忠的妻子。袁小琳说,雷明忠十几岁就离家出来“闯世界”,现在已是工地管理人员。他们有两个小孩,大的3岁多,小的才1岁多。袁小琳说,家里全靠丈夫一个人挣钱,她负责照看孩子和家务。丈夫是个孝子,公公、婆婆也被丈夫接来,一起住在工地上。“他是我们全家人的支柱。他走了,我们该怎么办啊!”
    
     据报导,蓝口水电站业主、河源市富源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是深圳富源集团的下属企业。富源集团董事长缪寿良,在“2006胡润百富榜”中,以38亿元身家排名国内富豪第68位,在“2006胡润房地产富豪榜”中则排名全国第19位。缪寿良投资开发的蓝口水电站装机容量2.6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9002万千瓦时,总投资3.16亿元。
    
     近日,深圳富源公司副总经理王伟首次表示,“6.29”事件是深圳邱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某些人有组织有预谋为了达成某种目的策划出来的,“这是有人为了利用民工‘欠薪’搞事来敲诈钱。”
    
     据他称,当日上午,富源公司五六名工人正在发电机房浇筑水泥,突然20多名邱天公司的工人闯进了电房,“他们强行要拆掉模板,让我们发不了电!”王伟说,因为当时在场的富源公司工人阻止对方拆,双方就此发生了争执。“他们首先动手打的人,我们一个叫李磊的杂工一下就被他们打爆了头!”王伟说。
    
     根据王伟的介绍,双方打起来后不久,邱天公司一姓向的工程师和一个小名叫邱二的负责人分两队带了200多人开始加入到打斗中,而富源公司当时在场的有30多人,这些人最开始是朝富源的工人扔石头,后来都持铁棍铁锹木方等物袭击。
    
     王伟说,“当时石头乱飞,人追人到处跑,不排除有误伤的情况,据我们了解,重伤者雷明忠的脑袋就是被石头砸的。”王伟说,他们在场的工人其实都有受伤,“一般挨了一两棍子的我们都没有报,只有4个重点的住院。”
    
     但邱天公司的邱孝伟这样描述了事发当天的经过:当天上午9时多,当时雷明忠等7人正在富源公司的办公室要工资,突然冲来几十个统一戴白手套戴着红矿帽的男子,“他们都拿者铁锹铁棍木头,像疯了一样地朝他们几个人扑过去。”邱孝伟说,富源公司的一个负责人叶定发最先动手,拿着铁锹一下砍在了雷明忠的头上。
    
    
    
    
     事发现场邱天公司被打伤的工人。图片由邱天公司提供。
    
     “他们像疯子一样,见到我们的民工(邱天公司)就追打!”邱孝伟说,10多分钟后,又有200多人赶来加入到打人的队伍,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地上到处躺着他们的民工。
    
     邱天公司的老板邱天对记者说,“富源公司当时参与打斗的人员大概有30多人,但外围还有100多人壮势。”
    
     邱天说:“事发前一天,他们突然运来了几百个新床铺,我想到之前他们曾在蓝口镇和柳城镇利用他们的民工打伤村民的事,我怕出事,次日我就派人前往东源县公安局反映并送去一份《蓝口水电站情况危急,请公安局给与关注》的情况汇报。上午9时多,我安排工作人员将资料送到了刑警大队并作了简要汇报,可工作人员尚未离开东源县公安局的大门,我就接到了工地现场血腥惨案已经发生的不幸消息。”
    
     “6.29”事件已在中国媒体引起广泛关注。光明观察7月5日一篇题为《资本与权力媾和,良知被利益吞噬》的署名文章指出,即使从新闻报导披露的一鳞半爪事实来窥嗅,足以让我们震惊资本和权力交媾后孳生的嗜血怪兽之凶猛。
    
     据深圳某建筑公司数位目睹了事发经过的人士证实,事发当天警察赶到后,虽然行凶打人的富源方面的一些凶手被带上警车,但到了河源市城区,他们就看见,警察和那些人有说有笑地让凶手上了另一辆车,将其放走。在河源事件的报导中,最令人不寒而栗的一句话是:“我大声喊叫救命,但警察根本不理我!”。
    
     文章指出,在这起事件中,行凶方富源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是深圳富源集团的下属企业。富源集团董事长缪寿良在“2006胡润百富榜”中,以38亿元身家排名国内富豪第68位。撇开对政府权力与巨额资本在幕后交易和结盟的妄测,仅凭新闻中透露出来的信息残片来看,有关方面对资本的低眉顺眼、点头哈腰乃至为虎作伥,充分表明公权已经受到资本严重污染和锈蚀。
    
     我们无法不惊诧公权在这样大是大非面前,何以沦为资本的奴隶和走狗。如果公权失却了公平和正义,成了某个阶层或集团的帮凶,这样的公权必然会充当私利的打手。
    
     光明观察的署名文章指出,行使公权的政府有关部门,并不是天然地和资本保持利益趋同性,只是在政绩冲动和资本崇拜下,过度亲商爱商,产生决策公司化倾向;本地官员对本地企业的无原则保护和袒护,就成为一种常态。而这种保护和袒护,又让业主享有了相当特权,那么这些拥有特权的人就可能倾向于滥用特权,包括暴力使用。当资本的利益和群众的诉求发生矛盾与冲突之时,他们的行政道德和做人良知开始沦丧以及泯灭,几乎就成为必然。
    
     文章最后说,所以,把这起令人发指的黑社会团伙犯罪行为,轻描淡写地定性为“群体恶性斗殴”,凸现当地试图遮掩真相、有意混淆是非、刻意扰乱视听、故意误导舆论的不良企图。表面上看,是大事化下,低调处理,把负面影响控制在最低限度,实际上就是实施地方保护主义,掩盖权力和资本勾结产生的罪恶,动用公权逼迫法律低头。
    
     奴隶制中国的内战已经开始!中国各阶级之间的内战已经开始!让我们拭目以待后续发展!!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