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姜福祯:本该杀掉毁人不倦的郑筱萸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3日 转载)
    姜福祯更多文章请看姜福祯专栏

    高官被杀凤毛麟角,因此很容易“大快人心”和“谢罪天下”。封建 皇权制度下有“官当”“八议”,皇龙文化凌驾于一切社会公器之 上,历史上虽然有龙头铡、虎头铡、狗头铡的行刑设置方式,表明王 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只是铡刀的装饰物略设等级,以示最后的尊贵。 但是除了《铡美案》的榜样之外,从来都是狗头滚滚,小偷斩首弃 市,大盗显贵逍遥。

     国家药监局长,干什么用的?专门监督检查药品是否构成危害国民生 命健康的要害部门,本应该是全体公民的保护神。可是,丧尽天良的 郑筱萸都干了些什么? (博讯 boxun.com)

    据《亚洲时报》张一撰文: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原局长郑筱萸29 日因为受贿、怠忽职守罪名成立被判死刑。在郑筱萸在任期间,中国 爆出多起药品食品安全大案,涉及数以十万计受害人,合共死亡人数 最少有35人,连美国方面最近也藉食品安全问题欲打开中美贸易问题 的新战线。

    2003年发生的阜阳大头奶粉事件中:最少导致229名婴儿营养不良, 其中轻中度营养不良的189人。又经国务院调查组核实,阜阳市因食 用劣质奶粉造成营养不良的婴儿有229例,造成死亡的婴儿共计12 人。

    2006年8月被曝光的欣弗事件里,共造成12人死亡。

    2006年5月被揭发的齐二有毒注射液事件,至今最少有11人因注射该 药死亡。

    2006年5月24日,深圳法院开审PAAG隆胸事件:近年来,深圳富 华美容医院连续推出PAAG注射隆胸手术,目前已有已发生183起 不良事件,有53名香港妇女因痛楚胸部变形,当中六人终将乳房完全 切除。医生警告,注射PAAG隆胸,纵不发炎也有变形危机,PA AG甚至可于体内游走,后果不堪设想。据称,PAAG隆胸材料泛 滥于大陆很多美容医院,祸及人数可达30万。

    这还只是水面的浮萍,在这种虐杀之外是郑筱萸制下的药监局利益链 的批文买卖假改革之名加重了了整个国民的看病贵、看病难的大困 局,又有多少人因为无钱治病被迫困死在这种困局之中。我早就认 为:一贪成功万骨枯(可参见拙文《重提“大刀向贪官们的头上砍 去”!》载于《自由圣火》2006年11月19日)不能否认贪官的制度背 景,但是社会危害和主观恶性是以行为能力和责任能力为基础的,郑 筱萸利用绝对权力毁人不倦,江洋大盗、土匪强盗利用刀枪棍棒杀人 越货看似手段不同,利益上实在是殊途而同归。以玩忽职守换取个人 利益而故意草菅人命,此等猖狂是可忍孰不可忍?此等虐杀手段之龌 龊不杀头,又有何人头可杀?

    前几年美国有一位战功还算显赫的将军,因为在个人履历表中多添了 一项战功,被披露后,无地自容,悔恨自杀;有意思的是就在郑筱萸 提出上诉的同时日本的农林水产大臣松刚利生因为涉嫌受贿而“畏罪 自杀”,儒家文化熏陶下两位部长的廉耻观真是判若天壤之别!

    至于“坦白从宽”只是一项刑事政策,属于酌定情节,并非法定情 节。我以为,制度之弊掩盖不了人性之恶,制度责任和法律责任各自 仲伯。此案无论兀显得是“反腐秀”,还是当局持续“反腐的决 心”,郑筱萸都必须承担死刑的法律责任。

    (2007年6月于青岛咫尺居)

    〔转载自《自由圣火》;http://www.fireofliberty.org。 提供者:作者〕

    ------------------------------------------------------------

    【附】

    杀掉郑筱萸首先是个法律问题,不是道义问题:首先是量刑有无依 据,不是制度之恶造了多少该杀的贪官,在制度问题没有解决,死刑 废除没有终生监禁取代的情况下,杀是程序正义,也是结果正义。江 泽民时代对高官巨贪的温柔局面必须改变。

    (2007-07-12) 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麻雀:犬儒时代的飞行者/姜福祯
  • 麻雀:犬儒时代的飞行者——读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姜福祯
  • 贪官与狗的比较管理学/姜福祯
  • 姜福祯:“饭碗”主义与城管万岁!
  • 姜福祯:罚网恢恢,独“尊”小贩?
  • 谁给了城管聚众“打砸抢”的权力?/姜福祯
  • 姜福祯 纪念王小波,旧文重法---最热的天吃最甜的西瓜
  • 姜福祯:“共产党垮了怎么办?”是个伪命题
  • 姜福祯:我为什么写《九谈物权法》
  • 姜福祯:《物权法》是“胡温新政”的大败笔
  • 姜福祯:《物权法》的器和用
  • 《物权法》是非妄谈:中国人太有才了/姜福祯
  • 姜福祯:《物权法》虚实点击:路不平众人踩
  • 姜福祯:《物权法》关系辩正
  • 姜福祯:《物权法》的时空位置问题
  • 《物权法》真的是必要的吗?/姜福祯
  • 《物权法》真的是迫切的吗?/姜福祯
  • 给张五常先生送个“大礼包”!/姜福祯
  • 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二)/姜福祯
  • 姜福祯:吴立红的命运与中国式污染
  • 青岛“马六”豪华轿车撞人案即景/姜福祯
  • 姜福祯: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