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改中共卫生部为龌龊部的提议/万生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9日 来稿)
    万生更多文章请看万生专栏
    万生
     (博讯 boxun.com)

    近期中共卫生部在药食品安全上的种种言行正好将他们阴暗病态的心理表露无遗. 以香港、新加坡、美国、欧盟、澳大利亚、日本等先后抵制的中国毒牙膏为例,先是令人笑得满地找牙的“虽然有毒,但是少用无害”脱身辩解,更上升到中共媒体的“海外反华势力试图妖魔化中国的又一阴谋”,试图再以民族主义稀释制度之毒,但最后迫于国内外的压力,于上周三终于出台禁用有毒原料生产牙膏的法令,可还是容许市场继续出售已出产的有毒牙膏. 抑或是考虑到在大陆不知情的百姓本无所谓,而知情的却已笑掉大牙,最有可能的或是中共卫生部想留些自用,目的为了以毒攻毒. 无论如何,一年半载后,毒牙膏若堂而皇之的在货架上依然陈列也不必大惊小怪了.
    
    无独有偶,中国产的药品在国外造成多人死亡的惨剧(而仅去年,就已有十一中国人因服用药物死亡后),引起外界的特别警戒. 带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家长式作风,中共急于挽回虚假的形象,以闪电般的速度处死了中国食品药品监管局前局长郑筱萸. 庆夫不死,鲁难不已. 郑筱萸不过是寄生在制度“庆夫”之上其中之一的朽虫而已,而卫生部官员落井下石的“(郑筱萸)确实让我们蒙羞”,显然是想向外界表明“庆夫”已除. 如此露骨且野蛮的弃车保帅游戏,毫无掩饰的换汤不换药手法,反而加深了国外人对中国药食品安全的信任危机.
    
    今年8月8日正好离北京奥运一周年,中共将从此日起全面启动北京奥运食品安全监控系统,监控将贯穿食品的生产、加工、包装、运输和流通整个环节. 而之前的大陆中国人要么被中共歧视为比外人命贱的人种,要么有于恶劣的环境中已练就一身百毒不侵的体质,可能连奥运健将也得甘拜下风. 中共卫生部不愧为只肯剪箭梢而不管伤者体内箭头的外科医生,公共医疗开支比重位居世界排名的第144位,人均每年仅23元人民币的医疗经费,不够一次挂号的费用,还能够让中国人“享受”到外科“手术”,确实是力所能及了.
    
    就公共药食品安全事故,要说中共卫生部官员如同守株待兔,简直是抬举了他们,讲他们把火觅火应是恰如其分. 有毒的红心鸭蛋、导致大头宝宝的劣质婴儿奶粉、含致癌物的多宝鱼、打了剧毒农药的青菜、用砒霜浸泡的火腿、用福马林发过的海鲜、添加光亮剂的粉丝、加入洗衣粉的油条等等,与其说有卫生部的监督,还不如说是他们的包庇纵容的结果. 两周前,中共环保总局与卫生部竟公然要求“删减”世界银行的一份有关每年75万中国人死于污染的报告. 就在最近一月以来,包括许多未成年人在内的农民工在黑砖窑沦为奴隶,卫生部官员视而不见;国内三大湖泊蓝藻繁衍滋生,威胁到居民的饮水安全,他们又是鸦雀无声;纸箱渣冒充肉的包子和以大粪发酵出的臭豆腐,其制作过程的录像片到了网民皆知的程度,可他们倒无影无踪......
    
    龌龊部的部长更是集龌龊之大成者,其他官员至少清楚人家郑筱萸的羞耻,而龌龊部长却对公认的谎言能引申得头头是道. 前部长张文康在“非典”时期已名躁一时,去年禽流感高发期间,刚下岗的高强部长也认真地继承了指鹿为马的传统(见查陋文《卫生部长,谨防病从口入》),新上任的陈竺部长似乎毫无三把火的壮志,倒象一名哑口无言的傀儡,而他就职读说中少搞一些“形象工程”的建议,联系到上述北京奥运食品安全监控系统的启动,笔者只能掩鼻而鼓,加油吧,陈竺部长!
    
    7月18日于巴黎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牛市-金豕-耗子肆/万生
  • 吃饱了撑的才懂得党权/万生
  • 随心所欲话七七/万生
  • 回归十年,香港走红?/万生
  • 十七大秀,粉丝熬瘦/万生
  • 从法国选举挑民主的/万生
  • 八国集团“鸿门宴”,胡锦涛赶紧逃/万生
  • 计划生育与全球气候变暖/万生
  • 六四纪念杂想/万生
  • 中共暴政之下,血冤越申越冤/万生
  • 当冷血的掌声响起来/万生
  • 中共新闻观:“善意”谎言与“恶意”报道之战/万生
  • “二桃”杀三“仕”--中共二把手的陷阱/万生
  • 足球盲论门道/万生(图)
  • 内政“胡”说八道,外交表演出“色”/万生(图)
  • 六四祭:以共产邪恶为耻,以拒绝暴力为荣/万生(图)
  • “爆料王”邱毅的越界/万生
  • 赖昌星密码/万生
  • 三峡工程暴露出独裁者的三瞎/万生
  • 连战侄子连万生:愿意加入共产党 (图)
  • GDP大跃进/万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