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以解放紧套思想为荣/万生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26日 来稿)
    万生更多文章请看万生专栏
    万生
     (博讯 boxun.com)

    中共去年推出“胡”说八道的以德治国仿真(官方语则称之为胡总的八荣八耻方针),可好景不长,因为要为今秋十七大的和谐铺路,攘外必先安内,免不了首先得解放党内站错队的阵营,于是对方前“腐”后继的潜伏贪官接二连三地冒泡上来,以德治国伪说不攻自坡. 北京奥运还有所谓“同一个梦”的主题,而五年一次的党代会更不应缺少党中央的方针,经过一番“胡”思冥想,继一本语录、两个凡是、三个代表之后,终于又出台了胡总承上启下的四个坚持,其中以坚持解放思想为首.
    
    胡总一言九鼎. 连日来,中共喉舌尽其舆论导向的本能,推波助澜地向全民灌输“胡四”思想. 党八股的作者们不愧为博士买驴的高手,洋洋洒洒数万言的社论和解读中,他们只字不提有待解放的究竟为何人何类的思想. 清一色鼓吹“胡四”思想给人的感觉却是,手段完全压倒目的,以解放思想为名,行统一思想之实. 现实社会中所观察到的则是更进一步的南辕北辙,《民间》、《中国发展简报》被勒令停刊,《冰点》、《百姓》、《读书》等刊物受清肃,《炎黄春秋》和《毛泽东旗帜网》最近发表的左右观点遭消音,网络控制加严,而“同一首歌”、“同一个梦”、统一口径之类早已泛滥成灾.
    
    假如无缘无故地囚禁别人,尔后又不得已放人的行动可被称道为“解放”的话,早三十年前的“解放思想”,就象打开了潘朵拉盖子,禁锢于极左毛派唯一思想的中国人,也的确开始接受其它思想. 当今的中国,从文化、宗教、政治等种种思想流派在民间社会不乏找到追求者,但由于中共平面信息的垄断和封锁,仍旧有大批最底层的民众和许多年轻一代的人处于无知状态,继续在极左和极右两端摇摆,即使针对这部分人,也不需要中共的“解放”,仅开放言论、出版自由足矣.
    
    据近日的香港星岛日报说,由于各地发生不少复转军人集体示威事件,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发出了相应的改善复转军人优抚待遇的指示,同时要求他们与党中央保持一致. 数以百万计的复转军人是中共热衷于人海战术、穷兵黩武下的牺牲品,如今很多是脱离了“党指挥枪”的自由人,已成为民间社会“弱势群体”的一员. 如果想把自由的思想“解放”为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思想,如此解放其实就是革命的同义词,反右、文革的“思想解放”历历在目. 在一党专制之下,百花齐放的“思想解放”还是保守一点为佳,免得再次上了专政者的阳谋圈套.
    
    中共党内人士也不应该是“解放思想”的对象,他们当中也存在思想分化,也是经过了三十年“思想解放”的结果. 马毛思想目前不过是专政寒夜中戴在共产党员头上的特权帽,遇到光明可随时弃之,根本禁锢不了党员的头脑. 中共是从上往下的独裁体制,实行“全党服从中央”,上级若要坚持马毛思想,下级也只能随从. 而唯独中共总书记(似猢猻)头上戴着的却是一副思想的紧箍咒,在三十余年的开放中,每逢政治体制改革的攻坚之时,极左势力就马上会跳出来念起咒语,以偏离社会主义路线为难,致使政治改革胎死腹中. 胡总若想先等“解放他人的思想”,而不从紧套思想中自我解放出来,即将如同寓言迂公毁楼,大失所望.
    
    
    7月25日于巴黎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惨,七月的泉城济南也赶上了水深火热/万生
  • 改中共卫生部为龌龊部的提议/万生
  • 牛市-金豕-耗子肆/万生
  • 吃饱了撑的才懂得党权/万生
  • 随心所欲话七七/万生
  • 回归十年,香港走红?/万生
  • 十七大秀,粉丝熬瘦/万生
  • 从法国选举挑民主的/万生
  • 八国集团“鸿门宴”,胡锦涛赶紧逃/万生
  • 计划生育与全球气候变暖/万生
  • 六四纪念杂想/万生
  • 中共暴政之下,血冤越申越冤/万生
  • 当冷血的掌声响起来/万生
  • 中共新闻观:“善意”谎言与“恶意”报道之战/万生
  • “二桃”杀三“仕”--中共二把手的陷阱/万生
  • 足球盲论门道/万生(图)
  • 内政“胡”说八道,外交表演出“色”/万生(图)
  • 六四祭:以共产邪恶为耻,以拒绝暴力为荣/万生(图)
  • “爆料王”邱毅的越界/万生
  • 连战侄子连万生:愿意加入共产党 (图)
  • GDP大跃进/万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