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与胡舒立女士谈“解放思想”/冼岩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29日 来稿)
    一直对胡舒立女士心存敬意,她主持的《财经》确实是中国最好的杂志,既敢于言人所未言,且取材扎实,做工细致,堪称中国传媒的一个标竿。

    看到《财经》上有署名“胡舒立”的言论文章,当然要看个究竟。文章标题是《理解“解放思想”》,给人以无限联想,以为这一回胡女士真的要鼓噪“解放思想”了。但具体看内容,才不得不感叹文字游戏的无穷奥妙。原来胡女士所理解的“解放思想”,“并不是一般口号,而有其具体的指向,主要是指冲破左的思想禁锢,坚持改革开放”——愚昧如笔者,当然不能“理解”:既然是“解放思想”,应该全方位都放开;只放开一个方向,将其它方向都牢牢锁死,这还叫“解放思想”吗?即使是在建国后思想最禁锢的年代,对于“阶级敌人”的批判、对于“伟大领袖”的歌颂,也是完全放开的,难道那也是“思想解放”?如果对政治思想口号都可以加以“具体指向”,那么“民主”可以理解成是“党领导下的民主”,“法治”可以“理解”成“对阶级敌人的专政”。如此,世界上所有美好的理想,中国都早已经实现了,还需要什么“改革开放”?

     既然“解放思想”,就应该允许质疑,包括对近30年产生的负面效应的质疑。连毛泽东时代都允许讲讲“一个指头”的问题,怎么在被胡女士“理解”的“解放思想”中,连这种质疑也成了“认识混乱”的罪证,成了要“思想禁锢”的对象?胡女士文中提到,邓小平曾说:“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胡女士的这种“具体指向”,接连指了30年还不容人反思、批评,是不是也是一种“思想僵化”?思想僵化与政治迷信的对象也是与时俱变的,所谓“思想启蒙”、“思想解放”,如果被固定在某一个方向上,那么它的另一个名称就叫“洗脑”。 (博讯 boxun.com)

    胡女士在文中说:“解放思想必须实事求是,当前最大的实际就是中国仍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现实”——好象只要把她所“理解”的“最大实际”指了出来,就完成“实事求是”的任务了;至于其它“次大”或“较小”的“实际”,就连提都不能提了,否则就是“陷入某种民粹情结,以不切实际的分析吊高胃口,很容易引致偏差”。

    看了胡女士对“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之类光鲜词藻的“理解”和运用,不能不对当今一些人大声鼓噪的某些动人口号产生警惕:这些口号,会不会也是有着“具体指向”的?“自由”,是不是意味着某些人可以为所欲为,而其他人却别无选择?“民主”,是不是由特定的某些“民”作“主”,其他人既作不了主,也不用再指望有人会来为他们作主了——都已经“民主”了,哪里还用得着这个?

    胡女士在百忙之中拨闲弄笔,当然不是无病呻吟、无的放矢。据说十七大报告初稿已成,正在广泛征求意见。报告初稿突出了“以人为本”一个轴心、“科学发展”与“社会和谐”两个轮子,把维护“公平正义”放在突出位置,颇有点“民粹”意味,这自然令持某种“具体指向”如胡女士者很不爽。乘报告尚未定稿,出来喊几嗓子,造点舆论,也是人之常情。

    笔者没有“具体指向”,也不知道什么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但有一点是清楚的:中华民族的未来,不应该由少数精英钦定;对路径的探索与“理解”,也不能被他们垄断。未来应该是开放的,真正的复兴之路应该萌生于没有“具体指向”的思想讨论之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家国是中国人的信仰/冼岩
  • 在“乌有之乡”的发言:《读书》事件预示思想学术表达面临转型/冼岩
  • 中国思想界近30年左右势力之消长/冼岩
  • 从《中国改革》到《读书》——资本主导中国/冼岩
  • 胡锦涛的难题/冼岩
  • 潘岳不小心道破天机/冼岩
  • 处决郑筱萸不能证明中央反腐决心/冼岩
  • 由喜贵淡出澄清“江胡斗”传闻/冼岩
  • 黑窑奴工事件为执政能力破题/冼岩
  • 从避免流血的三个机会看六四责任/冼岩
  • 汉奸宗庆后/冼岩
  • 公安局一个副科长能够“保护”得了拥有装甲车的杨树宽吗?/冼岩
  • 从三种力量的互动看和谐社会的前景/冼岩
  •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文艺复兴”?/冼岩
  • 股市也要“让领导同志先走”?/冼岩
  • 威权主义是中国的次差选择/冼岩
  • 股市狂欢已近尾声/冼岩
  • 孔子不是“丧家犬”/冼岩
  • 当个人成为纳税主体/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