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国涛:约会吃饭=涉嫌“扰乱社会”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7月28日上海国保执法违法滥权侵权非法关押亲历记

    
     今天,7月30日,上海夏日炎炎,气候闷热,令人窒息,大街上鲜有人见,为躲避酷日,人们纷纷缩入了凉快的屋内,只有正在修路的建筑工人们,大汗淋漓,在烈日下辛勤劳作。当获知他们如此辛勤劳作,却薪水甚低,无法养家糊口的悲惨情景时,我不由十分不快。祖国啊亲爱的祖国,从什么时候起,您堕落成了如此一个奇怪的病态社会呢?生产第一线工人们终年辛勤劳动一年所得,却竟然不如一个依靠权利或裙带关系混入的所谓的“公务员”一个月的薪水所得!分配如此不合理,差距如此之大,而且,如此“高薪养廉”下的所谓“公务员”们,相当部分却并不争气,依然非但不廉,而且比以前相对低薪时,更加十倍、百倍地贪污、受贿! (博讯 boxun.com)

    
     触景生情,前天,7月28日,同样闷热的日子,同样动辄大汗淋漓的时刻,却更加使我不快。那天,我的肺都快气炸了。当然,不是大自然的炎热之故,而是上海警方的执法违法甚至知法犯法、执法犯法罪恶行径引起。
    
     7月27日晚上,广东陶君先生来电,说他正在上海出差,7月29日将离开上海,7月28日白天将忙于商务,傍晚起有空,因难得来一趟,故邀请我和小乔(李建虹)等朋友吃晚饭,我听后很高兴,便当即和他约定,并于次日与他确定了具体地点,商定了增加邀请冯正虎老师及戴学忠先生共进晚餐。
    
     本来,这是一次很愉快的聚餐,也是一次很平常的约会,然而,做梦也无法想到,在“伟光正”的中共眼里,这竟然成了一种必须予以虚构罪名借故禁止并予以惩罚——剥夺或限制当事人人身自由——的所谓“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扰乱社会秩序”行为!
    
     在人类社会已经步入21世纪新文明的今天,在中国已经进行了将近30年改革开放的今天,自称举世无双“伟光正”的中共,却竟然如此冥顽不化、依然信奉和推行如此荒谬的强盗逻辑,几个公民打算在一起吃顿便饭,这种稀松平常的小小打算,便是涉嫌“扰乱社会秩序”行为!这实在令人吃惊,简直骇人听闻!除了中共治下,或许还有北韩那个“金太阳”治下,此种荒诞古今中外绝无仅有!哪怕是当年希特勒、墨索里尼治下的纳粹、法西斯德、意国,也从无有人听说过有此等荒谬绝伦怪事!
    
     如此一来,当事人就惨了。事后据朋友告之,当天下午,小乔连门也无法出,被上海警方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禁闭在家。而我,当天下午,正在帮助戴学忠修电脑,刚修完他家中电脑,下午约15点左右,正开始按计划修理他办公室电脑之时,突然闯入3个蛮横无理、气势汹汹的无赖家伙,一把揪住我,说:“你就是李国涛!立刻跟我们走一趟!”我十分惊诧,不快地说:“干什么?你们是谁?什么事?我没空,正在修电脑。”我这样一说,如同捅了马蜂窝。他们立刻气急败坏地按住我,似乎惟恐我会孙悟空72变从他们眼皮底下溜走一般,恶狠狠地连推带拽把我强行弄到他们停在门外的一辆轿式警车上。
    
     我言正词严提示他们:“请自尊一些,你们自称是上海普陀区国保警察,但由于你们身着便装,因此,你们必须出示警察证之类能证明你们身份的证件,此外,你们还必须出示如此暴力侵犯我人身自由的书面法律依据,否则,你们就是非法绑架!”
    
     使我惊讶的是,他们似乎是法盲,竟然对于我的这一提示丝毫不予理睬,只是答非所问地说:“我们接到你户口所在地上海嘉定区国保的协作要求,现在是执行他们的要求,具体理由一会儿你去问他们!他们目前正在前往这里的途中。”
    
     我愕然了。面对这种无法无天、无作非为、肆意践踏法律、打着法律的旗号公然执法违法甚至执法犯法的家伙,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岂不是对牛弹琴、自讨没趣?
    
     稍后,上海嘉定区国保气喘吁吁赶到了,来了两个便衣,普陀嘉定移交后,便把我“押”回嘉定。车上,我愤愤不平向这两个国保指出:“鉴于刚才普陀国保和你们直到现在仍然没有出示法律依据,而我本人是在明确告知不愿意跟你们走,但被你们暴力胁迫侵犯我人身自由强行劫持我走的,因此,你们这是非法绑架!”
    
     为自找台阶或缓和气氛,其中一个国保破天荒给我看了他的警察证——该警察其实是熟人,至少已经和我打过不下30次交道了,但与其他国保一样,此前无论我如何依法严正要求,他也总是鬼鬼祟祟、神神秘秘,从来没有出示过任何证件——我定睛一看,直到今日,才知道了他的真名实姓,沈某某,但他的同僚们直至今日,以及他此前,为什么一直故意违反《警察法》规定,刻意隐瞒自己的姓名呢?为什么宁可违法也坚持不暴露姓名呢?如何解释国保们的这种奇怪的缩头缩尾心理呢?是心虚?还是由于做多了坏事,有罪恶感?或者说,是怕民众举报?怕民众日后清算?
    
     在我再三抗议和谴责下,另一个国保搪塞说:“我们这是接到了普陀区国保的电话,才应他们的要求把你如此弄回嘉定的!”“我们这是口头传唤,因此没有传唤证,当然如果你坚持要求出示书面传唤证,稍后我们可以补开给你!”
    
     如此的所谓执法,赤裸裸的执法违法,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实在为此汗颜。中国这是怎么啦?我再次开了眼界,我再次愕然了,我再次被弄得哭笑不得!
    
     “不仅仅是踢皮球,实质是在逃避执法违法甚至执法犯法的法律责任。普陀区国保信誓旦旦说是应嘉定区国保要求而进行的‘协作’”,而嘉定区国保却斩钉截铁说是应普陀区国保要求而实施的‘配合’……何者可信呢?抑或都不可信。至少两者之一是公然谎言,或,甚至两者都是谎言。虽然我知道中共谎言天下闻名、举世无双,但猛一下见到如此不要脸的公然谎言,我依然惊愕不已、震惊不已!
    
     众所周知,按照有关法律法规明文规定,所谓“口头传唤”,只有在特殊情况下的特殊需要,如,对于现场特定违法行为,由于种种原因,一时来不及办理传唤证者,才可适用。换言之,“口头传唤”适用者起码必须具备两个法律要件,一是具有现场特定违法行为,二是警方来不及办理传唤证。
    
     然而,我的“与某公民约定几个公民一起吃晚饭”这一行为,当然是完全合理合法的正当守法行为,何违法之有?嘉定区国保稍后也不得不承认:“确实没有违法。”既然如此,当然不适用于所谓“口头传唤”,也不适用于“书面传唤”。
    
     说话间,呼呼地一阵风,轿式警车在高速公路上风驰电掣,开得飞快,不多会儿,警车便奔驰了40多公里,嘉定到了。这两个国保,便熟练地先后“扑”一下跳下车,把我这个毫无过错的守法公民,非法押送到了嘉定区嘉城警署,非法关押在一个房间内装模作样地进行了“审讯”。其实他们心里十分清楚,哪里有什么好问的呀,这样做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阻止我赴约去吃饭罢了。
    
     “审讯”中,在我依法环环紧扣、步步紧逼的连珠炮质问下,他们不得不承认说,他们如此强行传唤我,是因为“我与外省人搞在一起”,而此所谓“我与外省人搞在一起”的含义,指的是我“与外省人约定并打算去吃这顿晚饭”。
    
     呜呼!可怜的中国人。呜呼!可怜的我自己。虽然,法律还是原来的法律,执政者还是原来的执政者中共,天还是这块天,地还是这片地,然而,不知何日开始,中共开始了自抽嘴巴,开始了秘而不宣式地重新“内定”法律的“外延内涵”,并且竟然利令智昏、或是无法无天到了随心所欲强奸法律、鱼肉百姓的地步,竟然把严肃的法律当儿戏,滑稽到了把这种平淡无奇的“约会吃饭”都囊入了所谓涉嫌“扰乱社会秩序”一类。
    
     当“审讯”接近结束时,在我的谴责声中,大约下午5点多,国保拿来了补开的所谓书面“传唤证”,我一看,再次肺都几乎气炸了,这是一个多么肮脏、多么下流、多么卑鄙无耻的社会啊,这样的丑闻,竟然能够堂而皇之由执法者自导自演存在。大跌眼镜,抑或大饱眼福的时候到了。奇文共欣赏,读者们请见证恬不知耻的该所谓“传唤证”(全文)如下:
    
上海市公安局 传唤证

     沪公(嘉)(嘉城)行传字 [2007] 第 197 号
    
     李国涛:
    
     因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二条之规定,限你于2007年7月28日16点30分到嘉城派出所接受询问。
    
     上海市公安局嘉定分局 嘉城派出所(章)
     2007年7月28日
    
    
     朋友们,大家请见证一下,中共警方就是如此无法无天执法犯法的,就是如此公然祸害百姓、渎职侵权的。
    
     其一,上海普陀区国保和嘉定区国保对公民李国涛的上述行为,是严重的执法违法或执法犯法行为。由于《传唤证》上白纸黑字载明的是“限你于2007年7月28日16点30分到嘉城派出所接受询问”,此含义明确无误仅仅是要求当事人自愿自主前往派出所接受询问方式,并没有授权国保可以在2007年7月28日15点左右,采用暴力胁迫、强力绑架的方式,以严重侵犯李国涛人身自由、强行遣送的方式将李国涛劫持到嘉城派出所。换言之,即使根据这一违法滥权的所谓《传唤证》,国保对该事的处置权力,至少在2007年7月28日16点30分之前,至多也就是将《传唤证》有关内容通知李国涛本人,或将《传唤证》送达李国涛手中而已。然而,如今,却执行成了提前1个半小时左右的暴力胁迫、非法绑架、强行遣送、强迫到达的严重侵犯李国涛人身自由的方式。显然,这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严重执法违法或执法犯法行为!
    
     其二,该所谓《传唤证》,是上海国保严重违法滥权、故意枉法侵权、公然践踏法律践踏人权之严重违法行政行为的铁证。由前述已知,李国涛被如此传唤的惟一原因,是李国涛与陶君先生电话约定吃晚饭之事,由于上海国保通过对电话的窃听获知此事,于是,为了阻止该吃饭,便设计上演了以上闹剧。并且,国保自己也在就此事正式询问李国涛前就已经向李国涛承认:李国涛的该行为“是合法的、并不构成任何违法。”既然如此,上海国保的这种做法,明显是明知故犯、是严重的故意枉法侵权行为。或,上海国保这种根据窃听获知的事实和有关法律法规,明知或应知公民李国涛没有违法,却故意虚构罪名、故意在李与他人约定吃饭的时间段内“传唤”李国涛、由此破坏阻止李国涛前往吃饭的做法,是明显的严重滥权侵权行政行为!
    
     “审讯”中,我特地向该两位国保请教,一再要求他们如实告知,其所谓的“扰乱社会秩序”的法律含义或法律构成要件是什么?其本案认定“约会吃饭”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的理由与事实何在?更进一步,究竟有哪些种类事情,在他们眼中,或在他们内部规定中,是属于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因为按照政务公开的有关法律法规规定,这些内容,如果有规定的话,都是必须公开的,由于此涉及公民人身自由,因此此类规定必须是立法部门制定的,否则是没有法律效力的无效规定。他俩听着我的洋洋洒洒逼问,面面相觑,一筹莫展、无言以对。看来,我的这些普通问题,击中了他们的要害,或许,这些内容,并没有规定?仅仅是他们随心所欲的违法之为?或者,是他们内部密而不宣的成文或不成文的“机密”?在中国目前体制下,作为受害者的小民,我们无法知晓这些内容。若再贸然多问,在这无作非为、无法无天的国度,或许,还会被他们定罪为“刺探国家机密”呢?刹那间,我似乎为此感到脊背上冒出了冷汗。
    
     大约将近18点左右,两位国保先后溜之夭夭,却把我扔在了“审讯”室内,移交给两位非警察人员——派出所聘请的编外人员,即保安人员——看管,我当即提出了抗议:“既然你们承认我不存在任何违法行为,既然你们所谓的询问已经结束了,那么必须立即恢复我的人身自由,否则就是非法拘禁、就是非法限制或非法剥夺守法公民人身自由的严重违法侵权!”况且,非警察的保安人员,没有资格执行限制或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警务!然而,令人义愤填膺的是,这些家伙,实在是无法无天到家了!实在是流氓到家了!竟然对我的这一合法要求完全置之不理,并且一直如此莫名其妙将我非法关押到晚上19点30分才悻悻作罢。何故?原来这时陶君先生他们的晚饭已经结束了。此刻我即使插翅飞去,也已经赶不上这顿引发国安兴师动众如此闹剧、因此将永留我脑海的晚餐了。
    
     回放沉思,前后对接,不难推知,这是上海市国保统一部署、统一指挥的一项计划,目的是通过破坏吃饭,阻止冯正虎老师藉此和大家相识,阻止李建虹女士、陶君先生、戴学忠先生以及我相互认识。联想到今年初某日,爱尔兰人权团体玛丽女士来上海时,邀请我中午到她下榻的上海和平饭店见面,结果被上海国保通过窃听电话获知而强行阻挠、当天把我非法软禁在家,以致无法成行。后来,我才获知,玛丽女士那天同时还约会了十多位上海拆迁维权的勇士们见面。玛丽女士富有智慧,安排巧妙。而国保则十分狡诈,手段拙劣,其目的,显然是阻止维权勇士们和我的认识和交流。结合这两件事情,我恍然大悟:面对如火如荼、此起彼伏的举国维权热潮,国保们已经风声鹤唳,他们如今的策略,除了变本加厉加紧迫害以外,就是不择手段不惜执法违法采用“堵”、“截”、“隔”的方式,千方百计把维权人士、法轮功人士、家庭教会人士、民族人士、民运人士、人权人士、其他异议人士等等分割开来,各个击破……国保们,中共权贵们,最最害怕的就是当今各地、各类民众们日益增多的互相交流互通信息并紧密团结……因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范围密集交流下,各类真相势必水落石出,专制极权的万千谎言也不攻自破……专制极权的软肋,恰在于此……由此,我们不难明白为什么近年来网特们尤其喜好挑拨离间、搬弄是非、制造事端内讧海内外民间正义力量……由此,我们不难从中顿悟,我们——海内外民间正义力量——当务之急优先需要运作的或最重要的是那些事情。
    
     努力吧,朋友们,今日中国虽然不尽如人意,明日中国必定灿烂美好,因为历史潮流浩浩荡荡,世界范围内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势不可挡,曙光就在前面,正义必胜,邪恶必败。毒气熏天、酷热的夏天过后,便是心旷神怡、硕果累累的金秋……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国涛:沉痛悼念民主先驱林牧
  • 李国涛:火山不再沉默
  • 李国涛:在阴霾密布的日子里
  • 李国涛等:强烈谴责中共重庆和南京当局的倒行逆施行为
  • 李国涛: 中华 我为你痛嚎
  • 杨天水:李建平、赵昕、李国涛、王森、颜均等现状
  • 李国涛:危机中的中国亟需民主政改—六四忌日唤起的呼吁
  • 李国涛公开声明退党、退团、退队
  • 李国涛:全力声援郭国汀高智晟律师,愤怒谴责政府严重违法
  • 李国涛:强烈呼吁立即无罪释放张林
  • 杨天水:软禁在继续-李国涛、张林、戴学武、萧勇等处境堪犹
  • 李国涛:悼紫阳
  • 李国涛:紫阳去世考验中国知识份子灵魂
  • 李国涛:我们痛心疾呼执政者悔悟!大声疾呼标本兼治启动政改!
  • 李国涛:感谢和呼吁
  • 李国涛--中共暴政面前的又一个王维林
  • 张林:爱和勇气的化身-李国涛
  • 不锈钢小刀:我所认识的李国涛
  • 郭国汀: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 关于李国涛先生的简单情况通报/邓永亮
  • 著名异议人士上海李国涛昨天因网上发表文章被拘留
  • 杨天水转逮捕,呼吁紧急援救/李国涛
  • 天灾?还是人祸?——10·2福州洪灾真相觅踪/李国涛
  • 李国涛:警惕,南京警方正立案追查中国国民党(重建)
  • 李国涛再遭警察毒打,狱委表示强烈关注
  • 李国涛向大家拜年
  • 李国涛:杨天水被刑拘 面临枉判风险
  • 李国涛谈杨天水被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