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走向人人自主的公民社会——纪念《新青年》创刊90周年/王晓华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8日 转载)
    
    王晓华
     (博讯 boxun.com)

    
    在经过近30年的改革开放以后,渐呈崛起之势的中国不能不筹划走向更高处的道路。这并非仅仅由于中国在求变图强的过程中出现了新的问题,更是因为改革开放的逻辑本身要求我们这样做。对于中国深化改革的具体路径,各界人士争论正酣,不同立场的搏弈造就出复杂而富有张力的语境,我们体验到了比以往更多的选择的困惑。
    
    正是在这种热烈的讨论声中,《新青年》(创刊初期名为《青年月刊》)创刊90年的日子临近。这份诞生于1915年9月15日的刊物,曾数度停刊,社址也不得不在上海、北京、广州三地游移,其创办者陈独秀的命运更是曲折多变。我们由它的历程可以看到中国早期现代化过程的某些理路。在回到90年前的文化语境中时,我们会发现当时的知识界对中国的改革开放之路早有比较完整的设计。中国早期的现代化之路至少部分地由这些原初设计所引发和推动,重温90年前的思路有助于我们为当下的改革定向。
    
    虽然陈独秀在1918年前是《新青年》的唯一编辑人,但《新青年》所倡导的精神早已在当时就已经影响深广,现在更是成为我们整个民族的精神财富。陈独秀在发刊词《敬告青年》中,不仅以慷慨激昂的言辞批判了旧文化,而且以清晰的思路设计出人人做主的开放社会图景。在他提出的自主的而非奴隶的、进步的而非保守的、进取的而非退隐的、世界的而非锁国的、实利的而非虚文的、科学的而非想象的等六项主张中,至少有四项实质性地涉及了中国早期改革开放的具体道路。其中,对个体主权的论述尤其有助于我们筹划当代中国的公民社会:
    
    等一人也,各有自主之权。绝无奴隶他人之权利,亦绝无以奴自处之义务。奴隶云者,古之昏弱对於强暴之横夺,而失其自由权利者之称也。自人权平等之说兴 ,奴隶之名,非血气所忍受。世称近世欧洲历史为“解放历史”:破坏君权,求政治之解放也;否认教权,求宗教之解放也;均产说兴,求经济之解放也;女子参政运动,求男权之解放也。
    
    欧洲公民社会之建构,的确与人们从君权、教权、男权的桎梏中解放出来的进程同步。公民者,有某国国籍而根据法律享有权利之个体也。所有公民在法律面前是平等的,建构公民社会的意义也在于实现这种平等精神。以《新青年》所倡导的个体主权思想来反观当下中国社会,我们就会发现三农困境、贫富分化、官员腐败等诸多病症的出现并不意味着改革开放的路走错了,而是说明中国迄今为止的改革开放尚未完全落实为对公民社会的建构。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途径是认识到以民为本就是以公民为本,是将公民主权原则彻底贯彻到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生活的各个层面。凡吾国之公民,不论男女、贫富、民族、籍贯、职业,皆国家的主人,在基本的权利、义务、人格上均应处于平等之位。即便现阶段不可能做到完全平等,也须以建构人人自主的公民社会为根本方向。只有这样,今日的中国才是“进步的而非保守的”和“进取的而非退隐的”,我们才能将改革开放的民族大业进行到底。
    
    在走向公民社会的途中,国人不能被动地等待改革开放的深入,而应以公民的身份积极地参与于其中,主动解决改革开放中出现的问题,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转型。对于这一点,陈独秀先生在《新青年》发刊词中也有论及:
    
    我有手足,自讨温饱;我有口舌,自限好恶;我有心思,自崇自信,绝不认他人之越俎,亦不应主我而奴他人:盖认为独立自主人格以上,一切操行,一切权利,一切信仰,惟有听命各自固有之智能,断无盲从隶属他人之理。
    
    出于对90年前社会局势的憎恨,陈独秀先生在说这番话时的用词激昂,但他所说出的道理却颇符合公民社会的法则。公民社会以公民为本位,其建立有赖于全体公民主动地行使权利和承担义务。如果说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关怀底层人民体现的是过时的贵族意识,那么,被动地等待拯救则属于陈独秀所说的“奴隶的道德”。惟有以平等之心、独立意志、主权者身份参与社会之改良者,才具有真正的公民精神。中国的改革开放的深入程度取决于具有公民精神者在国民中的比例,依赖于公民社会的建构水准。这要求越来越多的国人具有公民身份之自觉,以主权在我的积极态度参与公民社会的伟大建构。在人民成为真实的公民共同体时,它将成为创造历史的伟大动力。《新青年》出于力量单薄的知识分子之手,甚至在很长时间内仅有陈独秀一个编辑,但却因为倡导独立自主的人格而激发了众多作家的激情,引导他们创造出了新文化运动史上最为辉煌的篇章,这个范例本身就证明了个体主权的力量和建构公民社会的合法性。今天,我们在回顾新文化运动之时提倡独立的公民人格,便是在继陈独秀等先行者未竟之事业,真正为中华民族的伟大福祉着想。在我们如此行动时,《新青年》的精神越过90年的漫漫光阴,成为我们活的灵魂资源。
    
    《新青年》在创刊7年后停止出版,陈独秀本人的命运则更加诡谲。陈独秀后期的悲剧固然有复杂的历史因缘,但,背弃人人平等参与的公民理念而改奉阶级斗争说,恐怕是他个人选择方面的主要失误。我们今天在纪念《新青年》创刊90周年时不仅在铭记其功绩,而且要反思新文化运动整体的功与过。陈独秀在《〈新青年〉宣言》中曾把他心目中的理想社会描绘为 “诚实的、进步的、积极的、自由的、平等的、创造的、善的、美的、和平的、相爱互助的”社会,但他后期在实现这个社会理想的路径上产生了迷惘之情。中华民族90年的探索历史告诉我们这样的社会只能是公民社会,走向人人自主的公民社会是中国人在90年后所能做出的最好选择。
    
    
    
    “苦难的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