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欧阳君山:让劳动重新光荣起来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8日 转载)
    
    2007年6月9日,参加《经济观察报》所主办的第一届私募基金论坛。受邀的多是研究金融和资本市场的专家学者,赴会的都是全国各地的私募基金经理人。在当时股市虽遭受调整但依然“涨”声四起的情势下,更在国家构建并完善资本市场的大气候下,论坛开得热火朝天,可充分感受到眼下中国人民对于财富的激情。
     (博讯 boxun.com)

    在下午的大会提问时,而且是最后一个机会,我向台上的专家和经理嘉宾们抛出一个冷不丁的问题:经过N多年的发展,金融服务已经五花八门,资本市场更是体系复杂,但说到底,所谓资本市场,就是要把资本组织起来为资本搏取利益,可利益从哪里来呢?我们何曾见到劳动也被组织起来搏取利益?当今时代,劳动与资本的关系是不是正在失去应该有的平衡?
    
    一盆冷水泼下,全场突兀,主持人以我没有具体要求某一位嘉宾作答而结束了这最后的互动。坦率地讲,我的问题太不识时务,我也并没有希望在场的专家和经理嘉宾们回答这一问题,目的只是引起大家的思考。
    
    劳动与资本的失衡,更准确地说,资本对劳动的优势,是一个世界性问题。这最典型地反映在美国的不事“劳动”上,并非玩笑,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的实物经济就出现明显的萎缩。以1967年的人均产出量为基数,1990年同1967年相比,资本货物的产出量,化肥下降了21%,建筑机械下降了46%,油田机械下降了67%,工业建筑下降了63%,海洋运输船只下降了5%;人均生活资料的消费量,纺织品下降了66%,鞋和皮革制品下降了70%,轿车的生产量下降了43%,住宅建设下降了13%,学校建筑下降了50%,医院建筑下降了17%;人均中间产品的产出量,水泥下降了73%,粗钢下降了43%,硫磺下降了89%,铜下降了95%,镍下降了98%,铝土矿下降了98.5%。
    
    为什么实物经济如此萎缩,而美国依然欣欣向荣,生活更是有声有色有滋有味呢?毫无疑问,这里面有美国玩高科技上功劳和贡献,但美元是全球硬通货,美国是一个资本的大国同时也是一个善于把玩资本的大国,无疑是不可或缺的因素。
    
    如果不是美元的硬通货地位,更明确地说,如果没有资本对劳动的优势,怎么可能设想一个不事“劳动”并靠借债过着好日子的超级大国呢?据美国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卢比尼先生的数据,美国的经常帐户赤字不断上升,2005年是7550亿美元,2006年就增至8110亿美元,本年度还会进一步增加。这的确也对美国经济构成种种压力,但可能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美国可以印发美元,特别是通过美元在全球的运动来“剪羊毛”,“巧妙”地将他国创造的物质财富化为己有。这倒不一定是美国作为一个国家要有意这样干,但美元的硬通货地位的确会趋使美国的资本家们会有意这样运作。
    
    在计划经济年代,中国是一个非资本国家,一度连“资本主义的尾巴”也要割掉。按某些人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理解,资本是不创造价值的,只有劳动才能创造价值,资本意味着剥削。但经历近三十年的改革开放,资本慢慢得到正名,党的十六大更是明确提出“确立劳动、资本、技术和管理等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的原则”。就是说,资本与劳动一样,也能够创造价值。
    
    正可谓名至实归,更重要的是,资本得到了实惠。前不久,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完成了一项关于中国储蓄结构的研究,由于资金流量表的数据要滞后两年,研究只覆盖1992—2003年,主要有三个结论:
    
    第一,居民储蓄率明显下降。1992~2003年,居民储蓄率从22.6%下降到18.1%。到2003年,居民储蓄在总储蓄中的占比仅为42.1%。
    
    第二,企业储蓄率缓步上升。1992~2003年,企业储蓄率从11.55%上升到15.47%,提高了3.92个百分点。2003年,企业储蓄占总储蓄的36%。
    
    其三,政府储蓄率急剧上升。1992~2003年,政府储蓄率从6.55%提高到9.39%,政府储蓄在总储蓄中的占比为21.7%。尤其是2000~2003年,我国增加的国民储蓄中有近75%来自于政府部门。
    
    应该说,居民的储蓄主要对应着劳动的收入,企业的储蓄和政府的储蓄主要对应着资本的收入。从储蓄结构的变化可以充分看出,劳动的收入急剧下降,资本的收入明显上升。另一个数据也支持这一点,尽管随着GDP的增长和企业的持续景气,自1993年以来,全国职工平均货币工资名义增长率超过每年15%,但职工工资总额占GDP的比重却在不断下降,从改革初期至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15%,迅速下降到2005年的10.8%。从西方发达国家看,工资收入一般占到 GDP的50-60%——可见劳动在咱们中国之“不光荣”!
    
    就是居民的收支情况,也能够看到资本对劳动的优势。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06年前三季度居民收支数据为例,农民现金收入中,比重最大的人均出售农产品收入仅增长了5.6%,而农民财产性收入实现了同比 24.5%的高速增长。城镇的情况十分类似:在人均可支配收入中,属于劳动性收入范畴的工薪收入比2005年同期增长12.4%;而属于资本性收入的经营净收入和财产性收入分别增长了19.6%和27.7%。
    
    在经济学说史上,劳动与资本的关系曾引发巨大的争议。即使是到今天,相关争议也没有停止,这就是资本是不是创造价值的问题。在18世纪,重农主义者只承认劳动创造价值,只有农民具有生产力。到19世纪,一部分马克思主义者也只承认劳动创造价值,只有工人和农民具有生产力。这明显是偏颇的,如果其他人和行业都不创造价值,社会还能够运转吗?就拿资本来说,要是资本不创造价值,各劳动要素怎么组合到一起呢?
    
    但也的确有一些人从此走向另一个极端,片面强调资本创造价值,某些食洋不化者甚至把资本神化,以为资本创造价值是资本脱离劳动而创造价值。实质上,资本创造价值是依附劳动创造价值的,劳动创造价值是基础,在先;资本创造价值在后,是奠基于劳动创造价值。这个关系千万不能颠倒!
    
    皮之不存,毛将附焉?劳动者应该首先得到尊重,这是一条真理。无论是搞社会主义,还是搞资本主义,首先都必须劳动。在大萧条前后,面对纸上谈兵者胜过从事生产者、投机者胜过经理人、交易员赚得比企业家多、套利者赚得比稳扎稳打者多的现实,美国历史上执政时间最长的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曾发出号召:必须把“钱商”从“文明殿堂的宝座上”推下去,我们必须“重建古老的真理”,也就是种植、制造和发明的工作,应该比所做的享有更高的荣誉和更好的报酬。
    
    当前中国社会道德严重滑坡,经济投机盛行,是不是到了我们重建古老的真理的时候?去年中,一位电厂的抄表工拿10万年薪的事曾引起各方争议,大部分人一片倒,齐声谴责背后的垄断。垄断的确应该大加谴责,但10万年薪高不高呢?著名经济学家仲大军先生可谓“众人皆醉我独醒”,算过一笔明细账,认为10万年薪实属应该!
    
    劳动如果不能得到它本来的光荣和应该的实惠,毫无疑问,社会将走向畸形甚至人性都会扭曲——比如“笑贫不笑娼”,而且也会直接影响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无论从哪一个角度讲,当务之急都必须让劳动重新光荣起来,实惠起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