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棍”重来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2日 来稿)
    

----评“左公遗老”们的一封公开信
     (博讯 boxun.com)

    
     最近在一个叫“毛泽东旗帜“网的上面看见一篇长达七千馀字的奇文。说它“奇”,是因为上面那些话,三十年前就象和尚吃了饭必须要念的“消灾经”一样,早已耳熟能详。但三十年后,这些已经进了历史垃圾堆的东西,又被人拿了出来,象推销时尚商品一样招摇过市,大声叫卖,不免感到几分滑稽,几分奇怪了。
    
     其实这篇文章的作者们,还大有来头,决非等闲之辈。领衔联署的是中共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顾问马宾,参加联署的还有原广西顾委主任周光春,原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原化学工业部部长秦仲达,原中国驻苏大使杨守正等共十七人。可谓阵容齐整,冠盖云集。不过我一口气读完了这篇所谓十七大前给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以下简称“公开信”)后,觉得这篇集体创作的公开信,不但了无新意,而且观念陈旧过时,特别对解决中国目前诸多问题所持的见解,简直象个庸医给病人胡乱开出的一张不对症的处方一样可笑,可怕。
     “公开信”用了大量的笔墨,对当前中国社会存在的诸多弊端,如贪腐严重,分配不公,贫富悬殊,弱肉强食,诚信破产,道德败坏。。。。。。等诸多现象都给予了无情的揭露。这些固然是不争的事实,但问题的根子在哪里?应对解决之法又当如何?“公开信”却南辕北辙地给出了一个完全错误的答案。它把上述的这一切现象归咎于“改革走上了邪路”,是“民主社会主义,修正主义,资产阶级自由化”造成的恶果。并且说如果十七大后再这样下去,“叶利钦式的人物就一定会出现,亡党亡国的悲惨局面就会到来”。甚致用“中华民族已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样危言耸听之语来哗众取宠,吓唬民众。这些可爱的“左公遗老”们,你们是不是也太低估了今日中国民众的智慧,以为他们还停留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甚至四十年代那样蒙昧的水准上,可以凭你们巧舌如簧的一通煽动,便高举起“革命”的大旗,去参加你们组织的“人海战术”,为你们去赴汤蹈火作出一切牺牲吗?
    
     今日的中国,固然存在着许多不公不义,甚至令人发指,痛心的,既不合法,更不合理的事情。但比之于毛泽东暴政统冶时代,确是已有了不小的进步。从政治上讲,虽然离民主宪政还有很大的矩离,但一人独宰天下,或垂帘听政的时代毕竞已一去不复返了。虽然还存在一些因政冶异议,文字言论而系于冤狱的案例(这当然是不能接受的),但象“反右”,“文革”那样大规模的政治迫害,动不动几十万,上百万人遭受政治迫害投入劳改,劳教的事,已不可能发生。即便在“六四”以后,也没在全国内搞“层层揪,揪一层”,以致出现监狱爆满,人满为患的现象。在胡温新政下,虽然禁书刊,封网络这类丑闻还时有所闻。但不会再有听一下美国之音就是“收听敌台”,抓!在国外投两篇稿就是“里通外国”,判!象章怡和,刘晓波,焦国标,铁流,丁子霖。。。。。。这样敢于讲真话的人放在未“改革”前的毛时代,早就成了林昭,遇罗克了。你能说这不是“改革”给中国政治上带来的进步吗?虽然这种进步还非常缓慢,但进步总比倒退好。如果说这就叫“走上邪路”,我只有明确地告诉那些“左公遗老”们,这样的“邪路”,必须走下去,一直走,不实现民主宪政决不停步!至于改革在经济上带来的进步,更是全世界都有目共睹。即便是最保守的估计,中国13亿人中至少也有10亿人解决了吃饭问题。而毛时代的绝大多数人(特别是农民)吃草根,啃树皮,大量饿死人的事,自改革开放后再也没发生过,难道说这也叫走上了“邪路”?
     我这样说并非歌颂谁伟大,光荣,正确。也并不是不承认中国今天贪腐严重,贫富悬殊,分配不公等诸多弊端不但长期存在,且有愈演愈烈之势。但这一切存在的根本原因,绝不是“公开信”中所说的是什么“民主社会主义,修正主义,资产阶级自由化”所造成。恰恰相反,正是中国缺乏政治民主,人权没有保障,人民没有监督和选择政府官员的自由权利。一言以蔽之,就是执政党,政府和他的各级官员们,长期拥有不受监督的绝对权利,正是这种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这种体制性的腐败,必然导致诸如贪腐严重,国有资产被化公为私,社会严重分配不公,弱势群体严重“亡权”受压(最典型的如黑砖窑奴工)下岗,失地,而政府不能尽责,随之而来必然导致诚信破产,道德沦丧。追根溯源,就是人民没有享受到应有的政治民主的权利,没有新闻言论的自由,缺乏最基本的人权。而“公开信”却将人民应享有的这些最基本的权利,一概斥之为什么“民主社会主义,修正主义,资产阶级自由化”,实在是指鹿为马,信口雌黄。叫人听后,觉得这些“左公遗老”们,好象还在陪伴着毛泽东先生睡大觉,他们已不知中国“今夕是何年”了。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邓小平面对新闻媒体时,一位西方记者突然向邓提了一个“敏感”的问题,“您认为中国现行的政策是不是在搞修正主义”?邓的回答是“对于任何错误的东西都必须加以修正,我们还修正得不够”。本文无意评价邓小平的功过,但至少邓的这一句话是完全正确的。动不动拿出什么“反修防修”来吓人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至于民主,自由更是当今世界的潮流,普世认同的价值观。面对新的世纪,新的世界,“左公遗老”们的那些教条,棍子,早已成明日黄花,可以休矣!
    
     “亡党亡国”是这些“左公遗老”们拿来吓唬人的又一张王牌,打人的又一根棍子。好象若不照他们那一套办,天下马上就要大乱,中华民族就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其实在他们的心目中,国家并非中华民族之国,人民大众之国,而就是他们党的另一个名称而已。故“亡党亡国”成为一固定的短语,且“党”在前,“国”在后。说穿了就是共产党如果不再执政了,党就“亡”了,甚至中国都“亡”了。稍有一点现代民主意识的人听来都感到匪夷所思。照此高论,如果明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人当选,共和党不再执政,那岂不是共和党就“亡党”,美国就“亡国”了?世界上哪有这么个政党,与生俱来就非要执政不可,一旦执政,就永远也不能在野。如此一来哪还有什么民主政治,或人民当家可言?所以这些“左公遗老”虽然开口人民,闭口国家,实际上满脑子都是封建王权意识,好象我们这个中华民族的国家就是他们几位的私人财产似的,所以他们认为可能出现执政危机,就叫“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如果一旦成为在野党了,那岂不是就要“最是苍惶辞庙日,教坊哀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了?——面对民主的二十一世纪,面对不可阻当的历史洪流,诸位“左公遗老”是不是该去学一点最起码的民主宪政的ABC呢?
    
    
     其实这十七位老兄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说得好听点叫“存在决定意识”,说俗点就叫“屁股决定脑袋”。因为他们当中除极个别人外,在毛时代一个个都是“炙手可热势绝伦”的高官,甚至封疆大吏。颐指气使,顾盼自雄那不用说,而且一贯专“革”别人的“命”,专去“改造”别人的“思想”。一呼百诺,言出法随的“幸福“生活,当然会象一首歌曲唱的那样:“叫我如何不想‘它’”?面对今日“人一走,茶也凉”的局面自然更频生“无可奈何花落去”之悲。于是硬要想把“他老人家”当年的那一套搬回来,什么《国家与革命》“老三篇”,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可能还有未说出口的神颂东方红吧!
     “劝君莫奏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你们那个极少数人暴戾恣睢,大多数人痛苦无助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我以当年一个受难者的身份劝诸位一句:还是安享清福吧,别再拿着左棍子吓唬人了!
    
     2007年8月完稿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伟:徒劳的借机吹捧
  • 严家伟:你要“右派”忏悔什么?— 与司鹏程先生商榷
  • 严家伟:曹聚仁的道德底线何在?
  • 酒不醉人人自醉,乔总经理被"双规"/严家伟
  • 五.一黄金周景区门票提价,领导"免费午餐"/严家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