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呼吁援救吕耿松 制止文字狱/李国涛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首发

《异端日记》 2007年8月25日 周六 晴
     (博讯 boxun.com)

    
    问苍茫大地,公道何在?自古享有天堂美誉的杭州城,在中共号称改革开放构建“和谐社会”治下的今天,竟堕落成了良心作家的地狱。善良的人们,不由对中共再度失望。
    
    继力虹(张建红)、严正学、陈树庆等冤假错案后,2007年8月24日,又一个典型的文字狱,在浙江有关当局的谋划下,浮出水面。
    
    就在这一天,浙江著名良心作家吕耿松先生,被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以所谓“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非法持有机密罪”的名义,悍然刑事拘留,并关押在杭州西湖区公安分局看守所内。
    
    我不由再次纳闷不解,同时极度愤懑不平。中共这是怎么啦?难道真的如外界所断言的那样,已经昏庸无知或狂妄自大到了自以为可以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颠倒黑白谎言天下就怎么颠倒黑白谎言天下,想怎么欺压百姓就怎么欺压百姓的地步?中共这是怎么啦?难道真的如外界所预言的那样:“竖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在当今这样一个重要节骨眼上,在十七大即将召开,在2008北京奥运即将来临的前夕,在举世翘首中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告别昨天,开创未来”的今天,竟然再次“顶风作案”、祭出文字狱这样一个极端可耻的千年僵尸吃人,竟然再次如此自毁声誉、自挖墙角、自虐自残!在“今天的中国,已不是昨日的中国,今天的中国人,已不是昨天的中国人,今天的世界,已不是昨天的世界”这一强大的客观现实面前,会造成什么样的严重后果,难道不是已经一目了然了吗?
    
    吕耿松先生,如千千万万熟悉他、了解他的读者所知道的那样,不过一介文人,一个“身无分文,先忧天下”,一个“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文人,一个忧国忧民的良心作家而已。他才华横溢、才思敏捷,目光犀利,敢说真话,尤其是敢于为民请命,敢于为弱势群体仗义执言,敢于对贪官污吏说不……这样的一个优秀作家,实在是目前转型期中的中国的栋梁和民族良知……这样的作家,目前的中国,不是太多,而是实在太少太少了。这样的作家,是目前世风日下,道德堕落,贪官污吏横行,权贵官僚失职渎职甚至肆无忌惮欺压鱼肉百姓现实下,不可须臾缺乏的、国家和民族文明进步的保障。
    
    如今,中共打击迫害吕耿松这样的优秀作家,莫不是打算向世界昭示:中国不打算继续改革开放谋求文明进步了?中国打算恢复毛泽东阶级斗争和“焚书坑儒”主义?如果中共中央迄今并没有这样打算的话,为什么允许以如此方式向外界传递出错误信息呢?为什么允许浙江如此恣意妄为呢?那么,就立即果断阻止中共政法委的如此乱来吧!就立即坚决阻止浙江有关当局的如此大帮倒忙添乱的荒诞做法吧!由于种种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中共已经够声名狼藉了,已经丧失太多的民心了,已经太缺乏民意支持了,已经太缺乏国际社会在人权问题上的谅解了,难道还能够经受得住杭州吕耿松文字狱所必定引发的“蝴蝶效应”吗?难道还能够经受得起杭州吕耿松文字狱所必定引起的海内外民众乃至国际社会愤怒谴责和强烈抗议的浪潮吗?再这样允许政法委恶搞,再这样允许地方党棍乱搞,再这样不珍惜自己的名声,中共难道还有希望吗?难道还会被人们容忍或认可吗?难道不会如前苏共那样被人民抛弃?是十万火急的最后时刻了。应该警惕了!应该自责了!应该脱胎换骨、改邪归正了!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吕耿松先生的所有文字,都是光明正大见诸于网络的,任何人不妨将其汇总梳理,结论自明。显而易见都是我国现行宪法所保障的公民言论自由范畴内的正当表达,事实上并无任何抵触或违反法律规定之处,更是与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风马牛不相及,何来的“涉嫌”?如果说,他的文章具有与众不同之处的话,那就是对弱势群体、对受迫害的上访群体,更多了一份人文关怀,更多了一些基本人权保障要求的意愿;对巧取豪夺的贪官污吏,更多了一份大义凛然的谴责;对世风日下、民不聊生的悲惨现实更多了一份忧虑和促进改进的热切呼唤;对遭遇文字狱迫害的异议作家,更多了一份真切关注和希望纠正的呐喊;对于急需民主政改的中国,更多了一份赤子之心真诚关切的关怀呼吁……然而,难道在中共眼里,这就令人可笑地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至于中共杭州警方刑拘吕耿松先生的另外一条理由,即所谓的“涉嫌非法持有机密罪”,根据前年杭州异议人士谭凯的亲身经历,由于他为客户修理电脑保全硬盘数据之需,而被诬陷入罪、不明不白离奇蒙冤入狱的不幸遭遇,我们不妨推测:或许是有人对吕耿松先生制造了类似事件,企图如法炮制加害于吕先生;或许是出于某种偶然因素,吕耿松先生在不知内情——不知道那是“机密数据”或“机密文件”,甚至不知道自己持有——的情况下,偶然、临时持有了(他人混杂于因某种原因置放于吕处的东西之内的)具有此类性质的东西?究竟如何,我们拭目以待。但鉴于曾在浙江高等公安专科学校任教的吕耿松先生,历来是个知法守法的明白人,他不可能对国家“机密”具持有的兴趣,更不可能具有意持有的动机和兴趣,因此我在此处不妨“丑话在先”,以警示可能存在的无法无天蓄意犯罪者:如果哪个家伙,竟然采用类似当年陷害上海杨勤恒先生那样的手法(在对杨抄家时栽赃毒品于杨的裤袋中),栽赃“机密”陷害吕耿松先生的话,必将受到法律制裁!必将无法得到历史老人的宽恕!无论你今后逃到天涯海角都无济于事。坚信届时必有公正力量伸张正义。应验与否,立此为证。
    
    援救吕耿松,就是援救我们的民族良知,援救吕耿松,就是援救我们自己,援救吕耿松们,就是援救中国……呼吁援救吕耿松,制止文字狱迫害,相信不仅仅是你我他小范围的声音,而必定是体制内外、海内外所有良知人士,举世所有热望中国更快摒弃极权专制野蛮、更快建立现代自由民主宪政法治制度,更快融入现代人类文明主流、更快放下包袱轻装上阵真正文明进步的人们的共同迫切心愿!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吕耿松:中共抵制军队国家化不得人心— 四论军队国家化
  • 沈利虎要求对浙江口腔医院赵士芳非法行医予以立案/吕耿松
  • 赤日炎炎似火烧,惊天冤案何时昭?/吕耿松
  • 吕耿松:中国最大的特务组织—— 政法委
  • 杭州之江(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是个什么东西?/吕耿松
  • 民告官:农民虽胜犹败,政府虽败犹胜/吕耿松
  • 吕耿松:中央干部来过就可以强征土地强迁民宅?
  • 吕耿松:当局为何不释放陈树庆?
  • 是国防军还是雇佣军——三论军队国家化/吕耿松
  • 一个莫名其妙的“反革命分子”的控诉/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7年2月20日至3月20日/吕耿松
  • 杭州市人大召开,人民代表拒绝为下层人民说话/吕耿松
  • 池建伟案:一场没有法律的审判/吕耿松
  • 惊天奇冤,网评如潮——关于裘金友案件的网评/吕耿松
  • 希腊侨胞到法院讨公道被强行遗返/吕耿松
  • 毒打徐江姣凶手在家“拘留”/吕耿松
  • “上海帮” 与“江苏帮”/吕耿松
  • 关注程云惠事件/吕耿松
  • 《满江红·春节咏怀》/吕耿松
  • 吕耿松被刑事拘留 家人讲述详情(图)
  • 刘飞跃:浙江维权人士吕耿松被抓走 家被抄
  • 快讯:杭州维权人士吕耿松被国保约谈
  • 报复举报人:一个漏洞百出的栽赃陷害案/吕耿松
  • 报复举报人:一个漏洞百出的栽赃陷害案/吕耿松
  • 浙江国土厅“查违”与农民叶金娣的悲惨遭遇/吕耿松
  • 出“小康”,进“火坑”— 杭州大井巷强迁内幕/吕耿松
  • 吕耿松:陈树庆案件申请旁听的风波
  • 吕耿松:"成功"的栽赃—朱虞夫、朱卬父子"妨害公务"案庭审旁听侧记
  • 吕耿松:当代"渣滓洞"——北京仪化宾馆
  • 如此构建“和谐社会”:北京重现小说中虚构的“渣滓洞”/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7年5月20日至6月20日/吕耿松
  • 吕耿松:强拆房屋,跳天安门金水桥的冤民再次遭拘留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7年4月20日至5月20日/吕耿松
  • 杭州访民沈利虎控告医院院长非法行医/吕耿松
  • 吕耿松:律师会见朱虞夫父子并提出法律意见书
  • 一份触目惊心的访民关押日记/吕耿松
  • 浙江玉环县政府借地生财,倒卖万亩良田/吕耿松(图)
  • 当局是如何强迁老百姓的房子的?/吕耿松
  • 吕耿松:天台县政府食言,徐江姣分文未获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