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国涛:垄断与反垄断,从经济到政治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李国涛更多文章请看李国涛专栏

《异端日记》 2007年8月28日 周二 晴 多云
     (博讯 boxun.com)

    据近日有关报道,我国《反垄断法》已经通过第三次审议,并有望近期出台。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反垄断法》的实施,将有效规范市场,有效遏制行业寡头垄断操纵市场的行为,从而将对我国新生的市场经济体系之健康运转,发挥巨大的积极作用,并进而保障我国国民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当然,在当今言而无信盛行的年代,在当今中国常常有法不依、执法违法,没有司法独立、缺乏司法公正的人治环境下,有法可依,只是解决了问题的一半,甚至一半也不到。因为如果有法不依的话,《反垄断法》诞生的实际意义,则几乎等于零。譬如,2年前举国欢庆、三呼万岁的“人权入宪”,至今非但没有得到贯彻实施,相反,我国今日的人权状况,反而比“人权入宪”之前更加糟糕的严酷事实,就是令百姓举国伤心悲痛的、毋庸置疑的典例。
    
    海外成熟市场经济国家的经验表明,市场经济的生命力无疑在于公正健康良性有序开放的竞争,而对市场经济最具破坏力的无疑就是寡头垄断行为。寡头垄断,事实上是市场经济的杀手。凡是垄断猖獗的地方或行业,那里的市场必定是畸形的、病态的,相应商品的价格,也必定是扭曲的、混乱的、离谱的。
    
    中共能够从建国早期(前29年)盲目崇拜、迷信计划经济,以致国民经济几近陷入崩溃地步的教训中,拨乱反正,果断抛弃计划经济,坚定转型市场经济;这次又能够针对近年来因保障市场公正竞争不足所造成的严重问题——即针对近年来因缺乏市场有效治理手段,以致各地各行业寡头借助官僚特权大行其道,垄断市场,操纵物价,疯狂攫取超额垄断利润……以致造成社会财富畸形集中,两极分化日益严重的恶劣状况,有的放矢果断制定《反垄断法》,以制衡寡头、健康市场,应该说,这些都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值得肯定的进步表现。此说明中共在经济领域内,主观上已经愿意认识和尊重市场规律,愿意按照市场经济得以健康发展的客观规律办事。这无疑是令人高兴的好事。
    
    然而,与此相对应,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至今中共无视社会发展规律,不愿意按照人类社会发展史实业已证明了的社会得以健康发展进步的客观规律办事。譬如,在政治领域、在公共权力领域,都强行高度垄断权力于己一身的不争事实,就是如此。或换言之,如果说,中共在经济领域内,已经或正在努力做到“与时俱进”——开放并融入全球经济、与世界经济接轨,与市场经济发展规律努力同步——的话,那么,在社会、政治,在公共权力领域,中共依然是“以不变应万变”,以“封闭、固定、僵化、一成不变的前苏联政体或权力结构”,来应付和治理如今因为改革开放而瞬息万变的社会现实。这一奇怪现象,说明中共在对待经济和政治问题上的、至今依然是一个具有互相抵触的“双重性格”或“双重认知标准”的怪物。
    
    海外发达或成功国家、地区的经验表明,社会避免腐败、得以健康发展的保障,社会公共权力避免变质的根本保障,在于公共权力使用者的产生及更替过程的公正健康良性有序开放的竞争,在于对权力使用者或权力使用过程的制衡和监督。而社会发展进步最大的阻碍或破坏力无疑就是公共权力的垄断。权力垄断,事实上是社会发展进步的杀手。凡是权力高度垄断的国家或地区,社会状况必定是畸形的、病态的,各级权力的滥用、各级官员的腐败堕落,必定是与日俱增、总体上无法遏制的。当今中国大陆,中共一党高度垄断权力,以致举国政治、经济、文化、道德全面腐败的现实,即是典例。
    
    什么东西、什么措施,能够防止权力的垄断?能够从根本上有效防范权力的异化、滥用、变质呢?或许是古老而富含哲理的“锤子、剪刀、布”游戏启发了人们的思路,从而,“用权力制衡权力”的“环形权力结构”思路,便取代了此前的“用权力管理权力”的“垂直权力结构”;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或孙中山先生为中国社会量身定做的五权分立——互相制衡的社会权力结构模式,便取代了延续数千年而不变的“家天下”君主家族垄断权力结构;上院、下院,或参议院、众议院彼此牵制相辅相成的二元平行代议制权力结构模式,便应运而生;全民普选、全民公投、全民公决的“主权在民”自由选举模式,便应运而生;司法独立,以及保障司法独立的运行模式,便应运而生;以组社结党自由为基础的现代多党或两党民主宪政制度的模式、自由工会模式,便应运而生;新闻自由、出版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的模式,便应运而生;集会、游行、示威,乃至罢工权利的行使和保障模式,便应运而生……从人类文明发展的曲折轨迹和进步历程的全部历史事实为考察出发点,作为后人,我们不能不惊叹前人环环紧扣、如此严密设计的社会或政治制度的精致性、科学性和合理性。
    
    不难发现,如此设计的核心思想,是打破和防范权力的垄断和变质;如此设计的原始依据,是对于人类的动物属性——人与生俱来的自利性——洞若观火的明察及有的放矢的防范和限制措施。
    
    不难发现,列宁、斯大林设计发明的以垄断天下权力于一身——即“党天下”——为特征的一党专制极权社会模式,实质是封建王朝君主制“家天下”的翻版,或实质是对“家天下”的复辟倒退。且由于党的各级权力机构,是由上上下下千千万万个党棍官僚把持和组成的,而“党”或“党”的首脑的权威,远远不如皇帝的权威,这就势必会时有“政令不出中南海”或“政令不出省府大院”之类的、权力上通下达之反馈或执行瓶颈。另一方面,各级党的官僚,对属下领地,却拥有皇帝般主宰属下万物的绝对垄断之权力。如此,上上下下各地首脑,便一个个成为了当地事实上的“小皇帝”。可想而知,如此千千万万个小皇帝各自为政为实现自己利益最大化所作的努力,以及由此必定造成的对百姓的利益侵犯和伤害的总和,必定远远大于封建皇帝及其治下官僚们对天下百姓的利益侵犯和伤害的总和。即,“党天下”的弊端,远远大于“家天下”的弊端。“党天下”对社会的危害、对人类文明的破坏作用,远远大于“家天下”。“党天下”诞生以来短短不到百年的实践结果,已经有力证明了这一点。所以,“党天下”是比“家天下”更加腐朽落后的、更加反动于现代人类文明的制度!
    
    鉴于中共对于“党天下”的弊端与危害,对于“党天下”的腐朽性和落后性、反动性,不可谓不知,这从当年,尤其是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前后,其彻底批判国民党一党专制的大量言行中可见一斑。然而,其在打倒了国民党“党天下”之后,从1949年立国起,尤其是1957年以后,所建立的“党天下”,事实上比当年国民党还要十倍百倍千倍万倍“党天下”。因为国民党的“党天下”,百姓的自由度,与欧美现代民主宪政国家相比,只是“少”和“多”的问题,而中共的“党天下”,百姓的自由度,是“无”和“有”的问题。因此,如今中共死保“党天下”,至今坚决不愿、坚决阻止迈出以破除“党天下”权力垄断为特征的、以建立现代多党民主宪政为导向的、实质性的政治体制改革的深层原因,只能归结于中共极端的狭隘性、极端的自私自利性!只能归结于中共至今依然将其一党一己的私利强行置于民族与国家利益之上的极其自私狭隘的丑陋行为!
    
    在这种情况下,在至今拥有全方位垄断权力的中共,为保自己早该改革废黜的超过封建帝王的一党一己私利,迄今铁心阻止我中华民族文明进步的历史紧要关头,我们,望眼欲穿的包括7000多万普通中共党员在内的苦难的13亿5千万中国人,该怎么办呢?继续呼吁?教育?启发?规劝?敦促?批评?批判?谴责?抗议?……当一切常规方法都尝试已尽,情况似乎反而更加糟糕,问题似乎反而更加严重的今天,在我们——至少我们中的大多数——迄今事实上依然并没打算、当然也是没有能力采用非常方法的今天,我们该怎么办呢?关乎我中华民族子孙万代福祉、也关乎整个人类福祉的沉重的历史课题,正摆在我们每个人的面前,正等待着我们之中哪一位智者急中生智有效解决之道的出现。中国的消除政治垄断和权力垄断,中国的还政治竞争、权力竞争于公正健康良性有序开放,还政治生态、权力生态于平衡,从而造福中华、惠及世界的路究竟该怎么走呢?除了现在几乎陷入原地踏步的“渐进”转变方式以外,有没有捷径可走呢?历史老人正以慈祥的目光注视着我们。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五常:垄断三罪及反垄断误入歧途
  • 不解决三大关键问题 反垄断法出台将毫无意义/邓聿文
  • 《反垄断法》名曰反垄断,实则保护垄断/任我赢
  • 三峡大坝成旅游热点,各方蜂拥抢食,反垄断纷争(图)
  • 《反垄断法》最该反的是行政垄断
  • 反垄断的三重疑云
  • 反垄断法草案规定国务院设反垄断委员会
  • 反垄断法在争议中前行 背后存在利益博弈
  • 反垄断法送人大“三读” 月内有望出台
  • 盖茨北大演讲遭闹场 男子高声抗议反垄断(图)
  • 百姓杂志:被垄断的反垄断立法
  • 《反垄断法》不应规定行政垄断 (图)
  • 大陆近五成民众不相信《反垄断法》可以遏制垄断
  • 反垄断法怎能回避公众期待
  • 中国反垄断法审议再起波折 行政垄断条款仍存争议
  • 中国反垄断法面临五大考验
  • 中国将设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 具超级特权
  • 中国反垄断法力争年内出台 将遏制外资恶意并购
  • 中央三部委争立《反垄断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