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国涛:久违了 我受苦受难的电脑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李国涛更多文章请看李国涛专栏
    

《异端日记》 2007年8月31日 周五 晴
    
    后极权时代的当今中国,虽然比较毛极权时代,社会有所宽松,一般人的自由度也有所增加,然而,异议人士的自由度,至少局部地,往往反而更小了。没完没了的窃听、监控、盯梢、骚扰、传唤……甚至殴打、抄家、抄走电脑、切断通讯线路、软禁、监禁、拘留……随时会从天而降、加害于身,甚至加害于家属、亲属……有关当局对此可谓驾轻就熟、“炉火纯青”,做此类事情竟然已经能够脸不红心不跳,而达到了无需借助任何在法律或客观事实方面能站得住脚的理由,而只是随心所欲根据政治的、时局的甚至自己主观或心理上的需要而如此而行……由此,种种荒诞的怪事便应运而生。结果,包括异议人士须臾无法离开的一些现代生活工具,如自行车、电话、电脑等等,也一并跟随受苦受难、饱受蹂躏。
    
    许多年来,我家中的电话全天候被监控,随时会被部分或整体屏蔽甚至切断线路,自不待说;以前我外出办理重要事情时自行车常常被放气、被拔掉气门芯、被戳破轮胎……后来,干脆离奇失窃,即使我用防盗锁双保险加固自行车,依然无济于事,如此失窃已不下5次,自不待说……今天主要为我心爱的电脑遭受的迫害诉苦申冤。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的电脑,遭遇羁押监禁“拷问”“坐牢”失去自由的日子,在同时间段内的近3年中,远远比主人我本人还要多得多……我愧对我的电脑,是我连累了它。没想到它跟随我的日子中、它呱呱坠地为人类忠诚服务短短的生命途中,竟然遭遇了人类加害于它的如此之多的刁难和折磨。虽然责任不在于我,我也是这个社会的受害者,然而毕竟“祸”从我起。否则它就能每天潇洒快活、自由自在地在互联网上旅游、冲浪、看精彩影视、听流行音乐或和意中人游戏聊天。
    
    曲指算来,短短不到3年的时间中,我的电脑已经累计被上海市公安局网络监察处之类部门“审讯拷问”“监禁坐牢”20多次了,累计“牢龄”不下一年了,平均每次被羁押囚禁将近20天,一般2周或半月,也有几次为一至二个月左右。所谓理由千篇一律,搜查证或传唤证上冠冕堂皇的借口是所谓“涉嫌扰乱公共治安秩序”之类,实际所指是因为公安在互联网上发现了以我的实名新发表的异议文章。在这种情况下,除2004年9月因呼吁废除劳动教养制度、2005年1月因纪念赵紫阳逝世,我因此各被非法囚禁自己家中一个半月左右外,通常我本人的遭遇是在警署被以传唤为名实施12小时以内的非法囚禁,一般最晚迟至当日深夜23点半,也就释放了,偶有例外。最长一次是2006年3月下旬,以拘留为名将我囚禁到上海市公安局嘉定看守所,也就是区区7天而已。然而,由此同时,我的电脑可就惨了,同样的理由,它被非法囚禁的日子总是数十倍于我本人。
    
    我的这台电脑,是在我第三次坐牢3年期满、于2003年释放后的年底购买的。它首次遇到麻烦,是在2004年9月9日——恰好是老毛去世的那天,应疑为迷信的当局有意选择这一天,意图借死人余威壮胆——至同年10月末,它被囚禁了将近两个月。这第一次囚禁,就给了它一个下马威,一个“酷刑”,把它显示器崭新漂亮的底座给打断了,使它回来后再也无法象以前那样自豪地昂首挺立灵活转动,而只能委曲求全趴在桌上对着我伤心地不断眨眼……我实在于心不忍,便四出寻觅,意图为它购置一个比原先更好的底座。无奈踏遍铁鞋无觅处,最后不得已只好草草为它将就配置了一个旧底座。当然旧归旧,很耐用,直到现在,依然挺拔潇洒。
    
    俗话说,人背运了,喝凉水也碜牙。事实就是这样。我的电脑因此非但被株连,而且遭遇的迫害远甚于我本人。可惜它不会说话,否则相信会有很多惊心动魄的故事,从它那可爱动人的蔚蓝色嘴巴中倾吐而出。扯远了,话归正传。自那次破相以后,我的电脑就厄运不断,饱受折磨,伤痕累累,动辄被囚禁关押。按照国保的说法,它已经是“累犯”或“老运动员”了,因此对它自然“严加惩处”“以儆效尤”。它最近的一次失去自由,就是这次,在8月1日,因为国保在国际互联网上看到了以我实名发表的、揭露他们将几个公民之间“应邀或相邀吃饭”等同成了(涉嫌)“煽动扰乱社会秩序”并以此为由绑架限制我人身自由剥夺我履约吃饭的权利的丑闻、而勃然大怒,便悍然“拘捕”了它——连同它的一个亲密小兄弟——一台奔3旧主机。8月15日时,我很担心,怕它再次遭受酷刑,便向公安提出,应该结束对它的监禁了,而且,今后应该杜绝这种残忍的做法,即使行使公务,需要例行检查,其实至多只需将它的储存库,即硬盘拿去拷贝复制、或替换就可以了。何必兴师动众借此囚禁它呢?若意图由此难倒我、封住我的不同声音,恐怕只能适得其反吧!毕竟如今是信息时代啊,毕竟如今已经“人权入宪”了啊,难道你们想与宪法对着干不成?再说,怎么可能封得住、吓得住呢?
    
    失去了电脑,我只好以书为伴。晚饭后昏暗灯光下读书,似在催眠。恍惚中,我高兴地见到我的电脑虽然饱受折磨,终于完好无损回到了家中……我不由悲极而喜,乐出声来,问:“你怎么回来的,受酷刑了吗?我夜不能寐为你担忧啊。”答:“受酷刑了!他们把我的双操作系统也破坏掉了,现在已无法启动进入系统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所以逃了出来……”“逃了出来!”惊异中我赶紧伸手打算把它搬到隐蔽地方藏匿然起来。然而“啪嗒”一声,手中的书掉在了地上,原来乃是南柯一梦。
    
    没有电脑的日子是多么难熬啊,生活中处处不便。如今的网吧,受制于金盾工程,人为设置了许多障碍,故意禁止了电脑的许多常用、有用的功能,以致我常常连自己的电子邮箱因受屏蔽而无法登录,更勿论《自由门》、《无界》或其他海外敏感网站了。因此在网吧上网,如同嚼蜡,恶心,难受,花了数倍钱,得到的却是少得可怜的服务。记得2004年夏季之前,那时上海地区还能通过网吧浏览到许许多多海外真实而敏感的信息,包括登录《自由门》网站。而如今,无论你使劲浑身解数,却已经无法如愿以偿了。遗憾!可悲!可鄙!可耻!可憎!可恶!这滥用纳税人血汗钱堆积而起的可恶的金盾工程!这将我中华民族恶狠狠强行隔离于外界精彩而真实世界之外的邪恶的金盾工程!这将我中华民族认知世界、认识真理的权利剥夺逸尽的罪恶的金盾工程!网吧中,邻座几个年轻人无可奈何苦恼而愤怒的嘀嘀咕咕声、嘟嘟囔囔声,不时飘入耳中,给了我困顿的心些许安慰——年轻人的认知,祖国希望的未来,难能可贵他们身处黑暗,心中明亮,如此,中国自由民主进步的时机,应该已经成熟了。
    
    如此苦挨硬捱到了8月29日,一想到我的电脑仍在吃苦受刑,我却因此不得不到处“打游击”找电脑上网,我不由火冒三丈。实在无法继续如此任人宰割,实在无法继续这样忍气吞声下去了,我暗暗决心,立即行动拯救我的电脑出“囚狱”火坑,如果当局再不归还电脑,就到处投诉控告这些披着警服的法盲,控告这些打着执法的旗号、以执法的名义无休止实施的如此这般违法犯法勾当!当然,为避免他们“横是横耍癞拖延”,同时也给他们一个最后改正的机会,我决定这次最好的策略是逐级投诉,即先从他们本系统起步投诉,若问题不能解决,再步步推进。
    
    8月29日上午,我先向上海市公安局纪委监察室(电话:64723150)、上海市公安局警务督察队(电话:24026886)投诉,然而,令人诧异、令人无法理解的是,这两个号称为方便百姓发挥监督作用的所谓公开政务电话,却是用来忽悠人的。竟然都是空号!无奈之下,我改拨上海市公安热线(电话:24023456)转接3分机(纪委)。谢天谢地,总算接通了。我赶紧告知投诉事项,并告知对方,不得已将加入上访队伍,直接就此越级向上投诉告状,但眼下要求其告诉上海市公安局安全保卫局(处)或网络监察处的电话,我拟先向该部门领导投诉控告,以便他们立即纠正,还我电脑,也就彼此省心了。结果却被告知:国保电话是不对百姓公开的、是保密的,故仅代之以告诉了电话簿上也有的上海市公安局电话总机(号码:62310110),说是直接要求该总机转接国保即可。
    
    我怀着侥幸一试的心情,拨通了上海市公安局的该总机,它还真帮我转到了国保总机。然而,遗憾的是,对方说,国保下属部门很多,有许多处、室,你要求接哪一个具体处、室?必须告知。如果不明确,无法转接。我不由愕然。虽然上海国保许多年来,找过我无穷麻烦,我也因此与他们打过数百次交道,然而,由于1994年和1997年时,他们非法抄身、非法扣押我的身份证及私人物品长期不归还等等,我曾经忍无可忍投诉过他们,并找上门去,在他们总部大门口直接找他们领导有名有姓当面举报反映。因此他们可能是总结了“经验教训”,以后“噤若寒蝉”再也不敢把真实姓名、警号或真实工作部门透露给我,当然更不用说电话了。如此,我脑中自然一片空白,天晓得这些神秘兮兮、甚至鬼鬼祟祟、来无踪去无影、从来不按照《警察法》规定出示证件的国保便衣们的具体所在部门是什么呢。
    
    “咔嗒”一声,对方见我无言以对,便挂断了电话。是啊,不要说不知道,就算是知道,吃闭门羹也是难免的。因为如今社会,由于制度障碍,由于官官相护,老百姓投诉或告状,事实上越来越难了,甚至难于上青天。君不见,如今每年几十万访民大军上访无门、告状无门,走投无路,欲哭无泪啊!
    
    虽然没有和当事人联系上,但是我想,他们在非法监控百姓方面是十分“神通广大”的,无所不知的,因此我不必担心他们不知道,而且,他们以这种非正面交锋的方式获知我欲投诉控告的打算,实际客观效果,应该好于直接通话交锋,如此既避免了彼此难堪,也避免了彼此激动而语言粗俗伤人的尴尬。既然他们肯定知道了,我当即决定也就不必再打电话了,就返家再耐心等几天,根据他们的反应,然后再考虑下一步对策吧。
    
    终于,今天上午11点左右,他们把电脑(包括另一台主机)还到了我家。或许是碰巧?他们本来就打算今日归还电脑?或许是他们据此作出了变通,调整了原计划?但不管如何,电脑归还,并且今后再不如此撒野,才是正着。
    
    久违了 我受苦受难的电脑。抚摸着伤痕累累的电脑,我不由感慨万分。跟随我仅仅三年零9个月的电脑,竟然已经20多次“进宫”、平均每年超过5次、累计“坐牢”一年多了,它年轻的生命中,平均每4天,便有超过一天是在“牢房”中度过的。毫无疑问,它打破了同类世界记录,应该可以上吉尼斯大全了。然而这是苦涩的、耻辱的记录。
    
    祖国啊祖国,什么时候起,你真正灭绝了在你广袤的土地上发生这种囚禁电脑、让电脑“坐牢”的荒诞事件;什么时候起,你真正灭绝了诸如此类官方滥权侵害百姓、滥权变着法儿压制言论自由、变相限制或剥夺公民写作自由和通讯自由权利的执法违法行为……那么,你真正文明进步的时刻,也就来到了。目前的挑战是,在中共继续当政下,你能否达到尤其是能否尽快达到这一境界呢?历史潮流,人心所向,时势所迫,时不我待啊!
    
    最后,借此短文,强烈抗议、愤怒谴责上海国保对我本人和我的电脑诸如此类的伤害、迫害!并恳切希望有关部门好自为之,今后不要再如此丢人现眼做出这种羞辱自己、加害百姓的公然违法侵权荒诞事情了。为了我们这个灾难深重的祖国,为了我们这个忍辱负重的民族,也为了你们自己!
    
    
    [后记]今天中午,我打开国保归还的电脑,发现问题如下:
    
    (1)硬件方面,少了一个硬盘。由于8月1日抄家抄走电脑那天,这个硬盘没有安装在电脑主机中,是单独存在的,因此,估计是国保当事人一时“疏忽”,忘了归还之故。如上知,由于我不知国保电话,无法私下通知,只好借此方便广而告之,并要求国保见此文后,立即还我该硬盘。以免迟迟不归还的话,只能被推断为是故意如此而为。
    
    (2)软件方面,很遗憾,如梦中所知,果然电脑操作系统被破坏了。我的该电脑是双操作系统,一般不会同时损坏,如今竟然无法启动进入系统。我觉得这不是偶然的,而是故意破坏造成的。为此,我在此对这种下三滥的卑劣做法表示严厉谴责!并敦请有关领导查出真相,并严肃处理、内部通报批评,以举一反三,杜绝今后诸如此类丢尽堂堂国保脸面的偷鸡摸狗事情再度发生!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最后的疯狂 从强奸民意到强奸天意/李国涛
  • 李国涛:中台之争的实质及解决之道
  • 李国涛:垄断与反垄断,从经济到政治
  • 李国涛:向默克尔总理致敬
  • 致中共:负隅对抗,还是转型双赢?/李国涛
  • 呼吁援救吕耿松 制止文字狱/李国涛
  • 李国涛:玩火者必自焚
  • 李国涛:紧急呼救周育田 抗议黑手操纵迫害
  • 李国涛:谁是疯子?-谴责迫害,声援贺伟华
  • 李国涛:永久封网 美国够达笛公司的迷失
  • 喉舌记者采访塌桥被打,失控?还是阴谋下的渎职犯罪?/李国涛
  • 李国涛:中国向何处去?—军演引发的忧虑
  • 透视湘潭罢工惨案:无法活,毋宁死!/李国涛
  • 李国涛:谴责文字狱 抗议枉判陈树庆
  • 李国涛:从京宪法人权…被撤看时局走向
  • 可恶的杀人犯,还我同胞命来!/李国涛
  • 普京 你怎么揿动了核按钮/李国涛
  • 李国涛:支持藏人要求 呼吁北京西藏和谈
  • 李国涛:谴责迫害 声援郭郑李(3则)
  • 关于李国涛先生的简单情况通报/邓永亮
  • 著名异议人士上海李国涛昨天因网上发表文章被拘留
  • 杨天水转逮捕,呼吁紧急援救/李国涛
  • 天灾?还是人祸?——10·2福州洪灾真相觅踪/李国涛
  • 李国涛:警惕,南京警方正立案追查中国国民党(重建)
  • 李国涛再遭警察毒打,狱委表示强烈关注
  • 李国涛向大家拜年
  • 李国涛:杨天水被刑拘 面临枉判风险
  • 李国涛谈杨天水被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