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位"军嫂"的控告:15万摆平"优秀士兵"丈夫被警察打死案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6年12月19日晚7时许我老公马建华和姐夫吃完饭喝了点酒回家后和我发生口角,我气的休克,之后我母亲打了120,但车不在家,于是便打了110求救.不一会来了两个警察帮着把我送到了医院,马建华见我晕迷不醒很是着急便想参于救治,可是大夫说他不明白就别弄,老公情急之下就一回身打了大夫一下,两个警察见状就把他拉出去了,可马建华就要进来,还一个劲的喊我要看我媳妇..两个警察中的其中一个叫岳武的先打了马建华两个嘴巴,之后就打了起来,岳武于是又打电话叫了三个警察来,来了以后我马建华连踢带踹,其间我母亲和姐夫被警察拦着,要求不让打了,也没有人理会.后来我母亲看到马建华脸上出血了,就喊"怎么警察打人呢都给打出血了",这时我老公也开始喊"警察打人了",当时很多医院的一些陪护都看到了,警察见状就一个人一个胳膊一个人一条腿就给带走了.走的时候马建华还在喊"警察打人了.."因为我当时晕迷不醒,家人就没有跟去,因为他本身喝了点酒,让他去醒醒酒就没事了.
     (博讯 boxun.com)

     到了后半夜有许多陪护暗示我们家属说马建华可能出事了,我们才开始找人,到公安局找人家说开会呢,支支吾吾的,后来一个副局长说人在医院,当我们回到医院,医院2楼早就有许多警察在那,脸色异常.后来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之下人家才告诉我们人早就死了,有人看到10点钟左右送到医院人就已经死了.到了凌晨3点多才让家属看了一眼.当时马建华已经遍体鳞伤,脸上多处伤痕,脸上的血迹虽然被擦过了可是口鼻里的血迹仍然清晰可见.两个胳膊扭曲在胸前,一条腿浮肿得历害,身上还有很多淤青.眼睛充血没有闭上,嘴是张开的,牙齿上也全是血.次日9点多马建华的尸体才被送往殡仪馆,在那里放了3天都没人管,22号才做了尸检,1月19日报告出来了,可让我们家属大失所望,这并不是一份公正的报告,很多当时就能用肉眼看到的外伤都没有写.而最可恨的是现在宁安检查院还不给立案,那5名警察竟然还在上班.还放风说他是死于心脏病,和他们无关.
    
     我老公在云南当过两年特种兵,上过高原,立过功,曾被评为优秀士兵,根本就没有任何疾病.况且就这一次的尸检报告,也没有心脏病,他们只是想掩示他们的罪行.不但如此,公安局态度蛮横,就说让回家等着.而最终的结果就是警察没有责任,以15万所谓的人道主义慰问费摆平了此事.
    
     马建华年仅24周岁,他走后留下我和16个月的女儿还有近80岁的老奶奶,家里就他这么一个儿子,我公公因为此事也一下子老了很多.马建华从小没有母亲,跟随奶奶一起长大,从小孝顺懂事的他再也不能尽为人子,为人父.为人夫的责任了.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青年,在我们家属要求尽快处理此事的过程中却遇到了很多阻挠,甚至于谩骂.一此证人要被那几个公安恐吓不敢说话.黑龙江省牡丹江宁安地区的纪检委不管,公安局不闻不问. 难道这就是社会主义的法治国家,弃人民的利益于不顾,视国家法律法规于不顾,视人民的生命如杂草.这哪里是为人民服务的公安警察,简直就是匪帮强盗.我不想对国家的政法机关有任何的抵毁,我相信还是有公理可言的.请各级领导关注此事.还我公道.清除这些穿着警察制服却危害人民的社会渣子.
    
     2007年2月12日,我和家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与公安局签下了"15万协议书",上面要求我们以后不得追究此事,且不承认警察有任何责任,我和公公迫于无奈才签了字,因为我当时也没有钱打官司了,所以也不得不接受了。但我相信还是有公理的,如果警察没有责任 为什么要给我们钱?警察如果没有责任为什么迟迟不立案?警察没责任死者的外衣和身上的重要物品哪里去了?死者没有责任死者身上的伤从何而来?警察没有责任为什么让公安局的政委天天和我公公在一起,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警察没责任为什么派出所的所长被换了/种种的一切都表明他们想掩盖事实,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总有一天以身试法的人最终会得到法律的制裁。
    哪里有青天,哪里能申冤,警察打死人,谁人来过问?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军嫂被诬卖淫案 陕西榆林派出所赔付4.2万元
  • 陕西军嫂被诬卖淫:女警滥用警械被辞
  • 陕西一军嫂被诬“卖淫”在派出所吞金喊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