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姜福祯:任志强被气死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4日 转载)
    姜福祯更多文章请看姜福祯专栏

    任志强被气死了!建设部送挽联和花圈,中央最高首长主持追悼会, 很多人大跌眼镜,眼镜片碎了一地,原来任志强这么牛呀!

     当然,这是一个梦。 (博讯 boxun.com)

    弗罗伊德说:“梦是愿望的达成”。难道我的愿望就是咒任志强去 死,这有点太不厚道了。尽管任志强无耻到相当程度,我也不该不厚 道到这种程度。反思良久,也就学习晒客把我的梦拿出来晒晒吧。

    我有一个朋友本来住在佳木斯附近一个小镇上,由于与丈夫离婚,而 两家只有一墙之隔,低头不见抬头见,感觉很不爽,就决意到外地混 生活。听说青岛是最适于居住的城市,就学了理发、美容、美甲等一 干手艺赶了过来,先是给别人打工,随后就和外甥女一起开了一家美 发店,与我的书店一墙之隔,同一个房东,同一套厨房、卫生间。她 干了几年生意还不错,但是房租不断上涨,就萌生了在青岛买一套二 手门头房子的宏伟计划,可是正遇到这几年房价涨的没谱,就是一 个十平米的门头房也不是十年八年的经营收入可以买上的。年界30, 姿色嫣然,于是她希望找一个小康型的老公,给她贴补一部分,父母 姐妹借一些也就差不多了,没想到小康型老公并不容易入窠,事业、 爱情都如同鸡肋,混下去除了常年劳累,没有多少剩余。悲凉之后, 这才想起回佳木斯买一套门面房,总觉得家乡房价低一些,日子好混 一些,没想到“天下乌鸦一般黑”,到处都是任志强的同党,回家一 看房价也很高了。高也罢,父母、孩子都在身边,又有父母肯借钱, 于是全家凑钱30余万在小镇上买了一块门面房,总算可以商住两栖 了。但是,钱虽然是自家人的,也要还的,其实还是当“房奴”而 已。

    最近电视上重播皇帝剧,我瞥了几眼屏幕,正碰上乾隆皇帝下江南时 的两个随从被掳去做苦工、挨鞭挞,也就想起了最近的黑砖窑。还有 看到报载外国有专家正在研究设计,在移动玻璃大厦里搞立体农业生 产。如此碎碎屑屑,也就过去了。可是,偏偏这些东西胡乱嫁接到一 起成就了如下一个怪梦:

    全国的房价不断上涨,可是越涨,越刺激人们的购买欲望,大家都相 信自己的房子会大幅度升值,同时越来越多的银行贷款还不上。房奴 很刺激,银行却很生气,任志强们也捶胸顿足,最后任志强向人大和 政府提出建议:让这些还不上贷款的“房奴”真的去当奴隶,这是不 得已而为之的“次优选择”。随后学者们就在理论上论证了“房奴” 为真奴的合理性与合法性。于是,大规模的“房奴”沦为奴隶,分别 在煤矿、砖窑、油田等地方做苦力,凡亲戚九族之内可以出贷款两倍 的赎金,朋友和其他人出三到五倍的赎金就可以把他们赎出来。一时 贷款归位,“产值”到手,赎金税入国库,房产商、银行、政府皆大 欢喜。

    记得在梦中见到我的这位朋友的时候,她正在被鞭挞,她乞求我想办 法赎她出去,哭得很厉害。也不知道我哪来的那么多钱,就把她赎了 出来。可是,问题来了,我们都一无所有,住在哪里?于是到山坡上 挖个坑,屋顶用席子转个圈一遮,房子就盖好了。出门一看,漫山遍 野都是差不多简陋的小屋。不仅山坡,许多城乡的偏僻角落都是这样 的房子,人们的住房欲望彻底崩溃了,其他消费欲望也很低。城市有 房有钱的富人,房屋大量闲置,不仅有高昂的物业费用,政府还要征 收一种高昂的闲置税,于是一种新的行业“看守工”诞生了,每栋闲 置的房子都要僱人来看守,工资不菲。与此同时粮食等农产品价格飙 升,农民囤积粮食很少出卖,富人们不得不经常开着奔驰到农村买农 产品,而农村信用合作社则发行了一种农业货币,城市有钱人不得不 兑换才能使用,而兑换的比价是一比二还要高,从前是劣币驱逐良 币,现在终于良驱逐劣币了,农民的日子过得很爽。一些有钱人在闲 置的房子里种上了粮食和蔬菜,由于采光不足,产量很低,于是他们 又疯狂种花,结果导致花卉市场价格低的惨不忍睹,也有人将整座楼 买下来再炸掉搞起了小农场──很快政府就征收建筑资源破损费和城 市土地资源挪用费,此时的房地产业终于彻底垮掉了,世界上最伟大 的房地产推销员任志强就这样被气死了!

    (2007年9月5日梦,9月10日记录整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姜福祯:三笑笑蜀
  • 姜福祯:谁是富人?读韩进《茅于轼给中国人民玩的把戏很高明?》
  • 姜福祯:“仰望星空”必须从仰望善制开始
  • 姜福祯:本该杀掉毁人不倦的郑筱萸
  • 麻雀:犬儒时代的飞行者/姜福祯
  • 麻雀:犬儒时代的飞行者——读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姜福祯
  • 贪官与狗的比较管理学/姜福祯
  • 姜福祯:“饭碗”主义与城管万岁!
  • 姜福祯:罚网恢恢,独“尊”小贩?
  • 谁给了城管聚众“打砸抢”的权力?/姜福祯
  • 姜福祯 纪念王小波,旧文重法---最热的天吃最甜的西瓜
  • 姜福祯:“共产党垮了怎么办?”是个伪命题
  • 姜福祯:我为什么写《九谈物权法》
  • 姜福祯:《物权法》是“胡温新政”的大败笔
  • 姜福祯:《物权法》的器和用
  • 《物权法》是非妄谈:中国人太有才了/姜福祯
  • 姜福祯:《物权法》虚实点击:路不平众人踩
  • 姜福祯:《物权法》关系辩正
  • 姜福祯:《物权法》的时空位置问题
  • 姜福祯:吴立红的命运与中国式污染
  • 青岛“马六”豪华轿车撞人案即景/姜福祯
  • 姜福祯: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