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宇败诉的背后/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24日 来稿)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彭宇一审败诉以及引发的强烈关注,是大陆道德整体滑坡的焦虑在司法领域的集中体现。道德底线一再退让的结果,是在法律层面,对人类共有的美好的情感投以怀疑的目光。

     因为现场没有目击者,老人倒地的瞬间发生了什么,当事人各执一词,真相已无从追究。彭宇和老人,必有一个人在法庭上说谎。如果是前者,是对全国人民的智商和义愤的戏弄;如果是后者,无疑是“农夫与蛇”的现代都市版。 (博讯 boxun.com)

    而南京法院的一审判决于情于理都非常荒唐,加剧了人们对法律调整道德的困惑。人们不明白,既然认定“双方均无过错”,为何要“责任共担”?审判过程的硬伤,适用法律的盲目,将所谓社会情理引入法律裁决的悍然,都让一出悲剧更加触目惊心。

    早在4月底,南京鼓楼区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此案时,彭宇就向承办法官申请,在当时出警的派出所调取彭宇、陈先生及高老太的原始询问笔录,派出所却以正在大搞装修为由,称无法提供这份最关键的证据。

    法院判决说:“如果被告是做好事,根据社会情理,在原告的家人到达后,其(彭宇)完全可以在言明事实经过并让原告的家人将原告送往医院,然后自行离开,但被告未作此等选择,其行为显然与情理相悖。”

    彭宇在事发当天给付老人二百元钱款且一直未要求原告返还,也被法院根据社会常理,认定为“赔偿款”。

    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按照法官的逻辑,人作为动物都是自私的,任何非职务行为的见义勇为都“显然与情理相悖”,包括义务救助陌生人的一切行为。然而,同情和怜悯之心是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用丛林社会的法则来考察人类社会,当然“与情理相悖”。

    江西卫视的著名主持人金飞,在他的节目里讲过一个案例:好心人把处于昏迷状态的车祸受害者送往医院,并留下了三百元钱(比彭宇还多了一百)。家属认为,其如果不是肇事者,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陌生人又出钱又出力呢?于是和南京的法官一样,认定那三百元是赔偿款。因为现场没有目击者,好心人百口莫辩。戏剧性的转折是:受害者在医院苏醒过来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要家属去答谢他的救命恩人。

    事实上,这个世界因为爱和同情,与南京法官所认知的“情理相悖”的事情时刻都在发生。

    彭宇败诉冤枉吗?从司法正义的起点程序正义的角度看,是百分之百的冤枉。

    判决书说:“本案应根据公平责任合理分担损失。公平责任是指在当事人双方对损害均无过错,但是按照法律的规定又不能适用无过错责任的情况下,根据公平的观念,在考虑受害人的损害、双方当事人的财产状况及其他相关情况的基础上,判令加害人对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予以补偿,由当事人合理地分担损失。”

    南京法官对“公平责任”的理解十分浅陋。举个例子,一个病人治疗感冒被打了一针,突然半身不遂。医院对症下药,为病人打了一针,只是履行职责和医学常规,本身没有过错。医疗事故鉴定也无法得出医院的这一针和病人瘫痪存在因果关系。但是,病人走进医院打针,被抬了出来,这种“双方对损害均无过错”,不明原因造成的损害,才适用于“公平责任”,即由医院合理地分担病人的损失。在中外的司法实践中,这样的案例都屡见不鲜。

    病人的例子与彭宇案在民法“公平责任”条款的适用上,具有本质性的区别:对病人被打了一针这一基本事实,医患双方都无疑义,只是对这一针是否导致病人瘫痪存在争议,而权威机构也无法判断损害发生的具体原因是否与这;而彭宇是否撞了老人则存在巨大争议。

    现代司法的总体原则是“宁可放过一千,也不能冤枉一个”,也就是所谓的疑罪从无,彭宇一审败诉情理难容。

    彭宇表示一定会上诉----“公平责任”能否得到正确的理解,似是而非的社会情理是否还会扰乱法官的判断,让我们拭目以待。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道德审判是摧毁法治的洪水猛兽——评彭宇“见义勇为”案
  • 张耀杰 :民谣:南京"彭宇案"击穿道德底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