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5924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内斗暗杀,朱德谢富治李天佑皮定钧谭甫仁死于非命/天外客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十七大开幕在即,党内斗争的弦快要崩断了,直到大会闭幕之前的每一天都可能发生突然事件。
    
     共产党内,明杀和暗杀是权力面临丧失的最后自保手段,党内斗争发展到你死我活极致,无论职位多高权力多大,在明杀和暗杀面前都没有豁免权。中外共产党明杀暗杀的秘闻,值得今日借鉴。 (博讯 boxun.com)

    
    先看外国的共产党。
    
    ● 列宁时期共有七名中央委员,除列宁已经去世,其余五人均被诬以“人民公敌”而遭处死,只剩下斯大林一个。列宁曾被暗杀。布哈林、托洛茨基被杀。1937年5月,斯大林家乡格鲁吉亚举行党的第十次代表大会,与会代表有644名。会议刚结束,便有625名代表遭到逮捕、流放、枪决,仅19人幸免于难。 1937—1938两年间,五个苏联元帅中有三个被诬陷为“人民的敌人”而遭处决,16位司令员中的14人,67位军团长中的60人,199位师长中的136人,全部副国防人民委员(11人),最高军事委员会80人中的75位,都被枪毙了。
    
    ● 1944年底,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劳动党)政权建立后不久, 霍查同志独断专横搞个人迷信, 众人劝阻无效,党中央的第二号人物科奇•佐泽沉不住气了,他提议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清算霍查同志的错误. 霍查事先听到消息,于是,把科奇•佐泽等16人全部逮捕,罪名罗列一堆,判处枪决;
     1960年代,巴卢库被提拔为副总理、国防部长(阿国称部长会议副主席)和政治局委员。他在中国党面前流露出霍查确实是到了斯大林晚年的话来,让霍查大为反感。1975年霍查让谢胡亲自组织人马把他逮捕,包括总参谋部的几位副总参谋长和国防部的全部副部长和军队政治工作委员会的全部主任和近卫部队的几个主要负责人被杀。
     霍查的帮凶谢胡成为第二把手,虽然没有露出不满霍查的任何言行,但是功高震主,就像毛泽东之不容于刘少奇,1981年12.17晚或者前后,谢胡被霍查暗杀了。
    
    再看中国共产党。
    
    再早的历史和公开事件大家都知道不用说了。对当前有借鉴意义的是文革以来鲜为人知的党政军高级人物被暗杀的事例。朱德人大委员长、皮定钧中将、谭甫仁中将、谢富治上将、李天佑上将、李震少将等神秘死亡的原因,至今仍为中共尘封,不为世人所知。周恩来的死也是个迷。
    
    ● 谭甫仁之死:谭甫仁中将(一九一八~一九七O),广东仁化人,参加八一南昌起义,曾任十五兵团政委,林彪心腹爱将。一九七O年十二月十七日凌晨五时,时任昆明军区司令和云南省革委会主任的谭甫仁中将及其妻子王里岩在军区大院内的寓所被人枪杀。谭身中三弹(颈、肩、胸)。
    谭甫仁为何被杀?谭甫仁是林彪线上的人物。死前曾接到一个神秘的命令,令他击下一架某时某刻飞临昆明军区空域的飞机。谭没有击落这架飞机,而是令它迫降。飞机降落后,走出周恩来,谭甫仁惊得混身冒冷汗。随后发生了他被枪杀事件。
    
    ● 谢富治和李天佑之死: 一九七一年五月,谢富治(一九O七~一九七一)和李天佑(一九一四~一九七一)二位上将在北京东四牌楼被枪杀。谢李二人同乘一车途经东四牌楼,预伏在东四牌楼边修理电缆的高架车上的杀手趁谢李汽车被前面途经的数辆□囚车□挡路而暂停行驶的片刻之际,将李天佑击中头部当场身亡。谢富治胆部中弹,急送首都医院不治身亡,凶手乘坐预先仃靠在转角处的二辆汽车逃离清b场。这二辆汽车没有牌照,当时只有八三四一部队才有无牌照汽车,是进出天安门的专车。囚车也是事先安排好的。目击证人杨澄中当时任在东四牌楼的北京第一O五粮油食品商店的会计,案发时他正巧在店内做生意,目击了全部过程,杨现在移居美国。
    
    ● 李震之死: 接替谢富治任公安部长的李震(一九一五~一九七三)于一九七三年十月二十日上午十一时至十二时之间“吊死”于中南海通向天安门的地道内的热力管道上。这条秘密通道只有毛、林、周三人可用。周特许江青、陈毅、陈伯达、康生使用过。其他有谢富治、李震、汪东兴可用。一九七三年十月二十一日,公安部副部长于桑报告,公安部长李震失踪。他的尸体发现在中南海通向天安门的秘密地道内的热力通道室中,热力通道室高不及一米五,仅容一人蹲坐,李震跪坐在地下,吊绳悬于热力管道。李身材高大,且会武功,采用这种姿势“自杀”,非常人所能。除非李震有特异的杂技功能。事实上他是在地道里被人勒死,然后制造自杀假象。
    
      李震少将出身于二野,曾是邓小平爱将,后又成为谢富治亲信。谢任部长李任副部长兼中央专案审查二组组长,谢死后李接任部长。
    
    ● 朱德之死:卢山会议朱德同情彭德怀,毛朱产生过隙。文革期间,毛泽东将朱德定位为“中国头号大军阀”,曾被红卫兵揪斗。可是朱德的威望仍然依旧。一九七六年他九十多岁高龄,健康状况仍旧好过奄奄一息的毛泽东,朱德于一九七六年七月六日,仅早过毛泽东一个多月死去。当年官方的解释是七月六日下午朱德以人大委员长的身份接见澳大利亚总理马尔梅.弗雷泽时被“空调”冷冻了一个小时,引起感冒并发症而突然病故。显然是掩人耳目。其实朱德是被毒杀的,死后全身焦黑,典型的中剧毒。皮定钧中将因窥测到奥秘被暗杀(见下)。
    
    ● 皮定钧中将之死:以毛泽东偕四人帮为首的的朱德治丧委员会规定,在举行朱德的追悼会时,谁都不准瞻仰朱德的遗容.参加朱德追悼会的中央领导、生前战友、亲朋好友均遵守这条“铁的纪律”,只有二个人不遵守“纪律”。一位是从朝鲜专程赶来奔丧的金日成,另一位便是福州军区司令皮定钧中将。 皮定钧天不怕地不怕,你不让我看我偏要看。不看不知道看了吓一跳。揭开朱德身上覆盖的党旗,在腥红的党旗下,朱德面容发黑,裸露的双手也焦黑焦黑,皮定钧心中有了数,次日不声不响带了秘书、警卫和陪送的八三四一部队警卫乘专机返回福州。飞临福建上空时,座机撞向漳浦县境内的灶山,机上人员无一生还。皮定钧遇难那天天气晴朗,灶山仅高四百公尺,正常飞行不会撞山。事件发生后漳州军分区派出五十多名军人会同漳浦公安局长以及二名苏联专家(飞机为前苏联制造)在十多公里范围内地毯式搜山,搜遍一草一木难觅撞山痕迹。机上死的除皮定钧外,还有皮定钧的秘书和卫士三人,正副驾驶员以及八三四一部队二人。除正副驾驶员外,其余七人中有六个人的佩枪曾经驳火。
    皮定钧死亡真相的别种版本,但是从暴死时间看,定然是为了灭口。
    
    ● 朱德为何被毒杀?他早已不掌实权,没有兵权,年已90高龄,与世无争,谁要杀他----只有老毛。老毛从辽宁降巨大陨石、唐山海城。。。等大地震和自己病入膏肓的现状,确知自己活不过1976年,我死岂能让朱德周恩来活着?你们俩必须先死。
    
    ● 周恩来之死:
    
    1972年5月18日,周恩来被确诊患了膀胱癌,开始了生命的最后一程。作为中共政治局常委,他的保健治疗计划需要经过毛泽东批准。医疗组向中共中央建议立即做手术。 但是毛泽东指示说:不要告诉总理和邓颖超;不要检查;不做手术。于是,在接下来的9个月里,周恩来的病情没有得到检查和积极治疗。1973年2月,周恩来大量尿血,毛泽东终于同意检查。3月10日,周恩来第一次做了膀胱镜检查。在邓颖超的鼓励下,医生暗中违抗毛泽东的旨意,用电灼术烧掉了部份癌细胞。1974年5月,周恩来的癌细胞扩散,医生再次提出做手术,中共政治局不同意。邓颖超只好托付周恩来医疗小组的一个化验员直接向毛泽东解释周恩来尿血的严重程度,毛泽东终于同意周做手术。6月1日,周恩来接受第一次膀胱癌手术。但是不久病情复发,8月10日又接受了第二次手术…
    
    在最后期间的一次手术前,就在进入手术室的刹那间,周恩来突然用力大声喊道:'我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在场的人莫不愕然相视,在无言之中体会这番话的含意。邓颖超则让在场的汪东兴把这个情况向毛泽东报告。应该说,知夫莫若妻。最了解周恩来心思的还是邓颖超,甚至可能就是两人事先商量好的,有意说给毛泽东听的,向毛讨还自己在政治上的清白,不容许用'莫须有'的罪名来玷污他革命的一生,而并不仅仅是内心悲愤难抑的宣泄。
    有人说,毛泽东担心周恩来活得比自己久,在自己的身后统治中国,因此故意拖延给周恩来做手术。 这虽然只是分析推测,从老毛的一贯作为看来很有可能。事实上,1972年5月18日,周恩来被确诊患了膀胱癌,但是毛泽东指示说:不要告诉总理和邓颖超;不要检查;不做手术。于是,在接下来的9个月里,周恩来的病情没有得到检查和积极治疗。 无疑导致周恩来早死。 谁都知道,癌症早期治疗有望,拖延9个月是致命的错误。
    
    ● 从今天十七大前夕的形势来看,胡锦涛最近连续撤换若干致命部位的首脑人物,名正言顺,在斗争中占了上风,没有必要暗杀对手,胡锦涛身为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更没有政变的可能(自己推翻自己?)。那麽谁有发动政变、制造意外事故、甚至直接采取暗杀手段的动机呢?也就不言而谕了。
    
    ● 警惕啊!有防备就不怕一万,防备不周就怕万一。但愿一切平安无事相安无事。
    
    ● 争什麽?抢什麽?人生苦短谁无死?转眼就是大限。该退的不如认命退下来安享天年还能多活几年呢。忍一忍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罢,罢,罢,安息吧!不管人民的痛痒死活者,即使上台弄权弄钱多几年,将来带进棺材的不过是多添几分罪孽,多得更多骂名,大可不必啊!君不见那黄菊陈良宇,最终落下了什么?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十七大胡江两害相较取其轻/天外客
  • 曾庆红选票不过半作政治局常委全党蒙羞/天外客
  • 胡锦涛能否翻身在此一举/天外客
  • 羊被狼围困在“核心”/天外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