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仍然是一抓就灵?/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2日 转载)
    
     毛泽东思想,在我看来,就两句话:取得政权前的造反有理和取得政权后的镇压有理。 而无论是造反,还是镇压,都离不开暴力。因此,毛泽东思想的核心,就是暴力。所谓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就因为有暴力作后盾;如果没有了暴力或者放弃了暴力,那么就什么都不灵。马克思学说、毛泽东思想,说到底就是这么一点道理。今天中国没有了毛泽东,但毛的这块通灵宝玉至今并没有被共产党的后继者抛弃,他们仍然没有放弃对所谓"敌对势力"的镇压。
     (博讯 boxun.com)

    马克思的经济基础,上层建筑学说,阶级分析,作为学术,仍然有可取的一面;但作为政治斗争的工具,则是害人不浅。
    
     阶级的划分,从马克思开始,就是盗用了古代的种姓制度的划分。贵族和平民是基于血缘的区分,元朝的等级制,是种族的区分,这些是由人的生物因素所决定;所以基本上是没有相互转化的空间。
    
    但近现代,这种不可能转化的阶级,阶层已经不存在。中国的古代的科举制,已经是给下层转化成为上层提供了出路,当然作为统治者的阶层,基本上保持稳定。今天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哈尔波特的作者,是一个十几年前,吃政府补助的单身母亲。这说明,到了今天的市场经济时代,那种固定不变的所谓阶级壁垒实际上已经被打破。
    
     然而,今天不仅共产党,即使在民间人士之中,仍然有人保留着毛时代遗留下来的阶级和阶级斗争思维。
    
    比如今天的所谓左右之争,贫富之争,强势弱势之争,精英草根之争,在有些人看来,依然无不打上阶级斗争的烙印。以阶级地位来决定说话人的对错,认为真理永远在穷人,弱势者,草根阶层一面。认为政治正确,道德优势,永远是由说话的人的经济地位和属于什么阶级所决定 。这些不都正是毛泽东的阶级分析,造反有理的体现!
    
     剥削,剩余价值,为富不仁等等;是毛泽东的造反的理论基础,同样是今天的造反者或企图造反者的理论基础。
    
     因为今天的造反者和企图造反者还没有取得政权,所以,镇压有理的专政理论还没有提到他们的议事日程。 但即使是这样,有些人已经在话语权方面实行专政了,而且不容被专政者说一个"不"字。从去年的丁高之争,到后来的笔会之争,再到前不久针对茅于轼的穷人富人之争,一直到目前的暴力非暴力之争,难道人们就闻不出过去曾经闻到过的阶级斗争的硝烟味吗?如果这些人一旦掌握了政权,说不定也会来一个"肃反"和"反右",或者来一个什么"穷人、草根"专政。
    
     阶级的划分,根本没有任何科学的依据,有从经济地位的划分,如过去的地主,资本家;今天的私营工商业主和其它的有钱人。有从社会地位的划分,如过去的 " 资产阶级" 知识分子;今天的官员,公务员,甚至最底层的城管,保安,都是罪该万死的统治阶级。有从政治倾向,思想倾向划分的,如过去的 " 资产阶级" 右派,反革命;今天的体制内的,主张和平,渐进改革的,甚至主张革命,但不同意使用暴力的,统统视为统治阶级的一员或其阶级的帮凶,帮闲。
    
     最简单,也最有支持者的划分,现在是按照个人的收入划分。弱势,穷人,草根今天已经成为了正确,正义的代名词。毛泽东以穷人名义的革命,从来没有给穷人改变自己的处境,除了那些投身革命的赌徒及 其追随者。
    
     人类社会的发展,阶级的消灭,不是所有人都成为无产者,而是每一个人都成为有产者。阶级的消灭是所有人都成为中产阶级。
    
    想用国有,公有来消灭阶级,消灭差别,至少在今天的条件下,已经证明是一条死路。国有制,公有制,实质上就是掌握国家政权的特权势力的所有制,就是官有制,党有制。公有,共有,对普通老百姓,就是共无。
    
     简单的阶级斗争理论或变相的理论,作为煽动,宣传看起来热闹,但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只能是灾难。
    
    张鹤慈 30 。 9 。 07
    
     _(博讯记者:张鹤慈)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答胡平,生存先于发展/张鹤慈
  • 再谈我为什么不同意“要人权,不要奥运!”/张鹤慈
  • 为什么要人权就不能要奥运?/张鹤慈
  • 张鹤慈:为什么要人权就不能要奥运?
  • 有政治目的的宣传总是会歪曲事实/张鹤慈
  • 对中国制造说不!/张鹤慈
  • 自信的支持或反对-从陈良宇案说起/张鹤慈
  • 当今世界仍然是没有正义的强权政治/张鹤慈
  • 从十七个老部长的公开信,谈我如何看待黑砖窑事件/张鹤慈
  • 张鹤慈:牛二卖刀,张文远断案,高俅宣判。
  • “势”在变化——如何评价知识分子的低头/张鹤慈
  • 再谈和平演变和暴力革命/张鹤慈
  • 请为和平演变正名/张鹤慈
  • 公民社会的通俗化解释/张鹤慈
  • 谁种的苦果?/张鹤慈
  • 能否再现89年的全民说“不”?/张鹤慈
  • 张鹤慈:十四岁的我眼中的反右斗争
  • 就林彪评价的商榷/张鹤慈
  • 刘宾雁证明了曹天予是由公安部门送进北大的/张鹤慈
  • 张鹤慈:今天中国人权的焦点究竟是什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