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丘岳首:"政治和解" 应是一种国家常态—致方觉先生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7日 来稿)
    丘岳首更多文章请看丘岳首专栏
    方觉更多文章请看方觉专栏
     (博讯 boxun.com)

    方觉先生:
    
    读你的《"政治改革" 不是 "政治和解"》,我的第一感觉是:这篇奇文真是先生的手笔吗?就我阅读过你的其他大作,印象中先生应是理论有根有据,论证认真严密的"真正具备政治素质" 的智者。但耐心等待一些时辰,不见先生出来更正视听,遂确认该作版权真归你所有。惊奇之余,深感有必要对先生的奇文作公开回应。
    
    说《"政治改革" 不是 "政治和解"》是奇文,其"奇"有三。
    
    一奇是议题——议不是问题的"问题"。
    
    "政治改革" 当然不是 "政治和解"。"政治改革" 是指进行新的制度安排,而 "政治和解"则是走向 "新制度安排" 的一种路径选择。在目前的中国,"政治和解"更多的只是一种善良的呼吁和期盼,"政治改革" 则是一种预期中即将到到来的极为艰难的实践。我们明了,没有足够的压力或遭遇危机,赖在既得利益和政治惰性上的中国当权者很难会主动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 。我们"政治和解" 之呼声从没有否定其他"政治改革" 的呼唤,相反我们的"政治和解"呼吁 正是要从另一侧面去推动"政治改革" 。我们希望中共党人经由"政治和解"之路接近"政治改革" ,我们也希望有多种呼声各种努力相辅相成,合成压力去促进中国的"政治改革" 早日到来。我们不会等待"中共政权有考虑政治改革议题" 时再来呼吁"政治和解",换句话说,正因为中共政权无愿"政治改革" 、"在筹办奥运会的整个过程中根本没有考虑任何政治改革议题" 才需要我们从现在起就从不同角度去敦促。 "政治和解" 是未来社会转型方式的一种可能选择,对于有着悠长暴力传统的中国而言,这种选择难之又难。请教方先生,如果按你所说,应等到"政治改革" 开启,再来呼吁 "政治和解" ,在群雄并起、众说纷纭的那时,你认为不流血、低成本的"政治和解" 被朝野选择的可能性还会有多大?待到中共政权有了政治改革议题,我们还要大声呼吁什么?
    
    二奇是牵强——硬把"政治和解" 和"特种活动"牵在一起。
    
    确有大量 "二局" 派出的特工花大量纳税人的钱在海外活动,但与"中国和解智库"无关。和解智库的立意和宗旨皎如日月,其成员能力有限的点滴活动也都公开透亮、正大光明。如果说我们有什么"特种活动",那就是我们采取了另一种不同于先生所选择的方式去推进中国的"政治改革" ,是我们偏早地提出具有终极价值的和解这一概念,我们认为早一点提出和解这一概念有助于我们在斗争中学会妥协、谈判而不是你死我活。因为斗争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要最终走向民族的阶级的族群的和解。先生说我们的建议"实际上是想转移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记录的批评目光",这话既给人风牛马不相及的荒诞感,又让人忆起"转移阶级斗争的大方向" 的文革话语,可见我们大家先前都是没少吃了狼奶的。为什么"和解" 起来就一定是共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蒙蔽国际舆论" 和从事"特种活动"? 而不是降低转型成本、减少流血冲突和拓出国家民族的新出路呢?"政治和解" 不是"特种活动" 什么而应是一种国家常态,智慧如先生者尚且对"政治和解" 有如此深的傲慢与偏见,足见吾国的"政治和解" 路漫漫其修远。
    
    三奇是杜撰——凭空臆想杜撰出"和解费"!
    
    基于完全独立立场对另一条中国出路路径的探索,建立智库的工作没有来自任何方面一分钱的经费。在海外华人略带畸形的政治生态中,谁喜唱高调、善作秀就抢占了道义制高点、就易于拥有掌声和赞助也算是一"潜规则"。"中国和解智库" 同人甘于寂寞,无惧打压,忍受误解,量力而为,把部分本可用于赚钱的时间投到推动"政治和解" 的工作上,做一点是一点,喊一声是一声。莫非先生也为中国的钱潮裹挟,再不信人间还有"知其不可为而为" 者?尚有愿为理想甘愿承受清贫和苦难的人在?抑或历经常年的阶级斗争,先生已陷于敌我固定思维而再不能脱身?
    
    "中国和解智库" 基于某种政治和人道的考量,向中国政府提出邀请流亡海外异议人士在奥运会期间回国观摩奥运会的建议,包括先生在内的任何人都有权可以不认同这种创新尝试。只是出于对先生智慧的看重,我作为策划者之一(先生不明策划者多在国内,断言是"几个来自中国大陆的海外华人",又是另一武断)也将"建议书"发先生征询意见,而我没料到的是,先生却在"建议书" 处于讨论阶段尚未公开发表前就公开对外发表带有多处想当然杜撰和明显情绪化的评论。
    
    鉴于先生著有诸多精辟入里的好文,先生仍是我敬重和愿合作的智者;鉴于先生此奇文中奇特的"和解费"、"特种活动" 等言说实际上已对中国和解智库构成损害,我将此信公开发表上网,是为"中国和解智库" 讨个清白,更为一种为文为人的方式作个剖析立个警示。由于该做的事很多,也一贯反对在错误的地方(如内斗)投放过多精力,故无论先生对本文做出如何反应、是否愿意改变对我们的看法,本人都不愿与之继续公开争论。
    
    祝好!
    
    "中国和解智库" 发起人之一 丘岳首
    
    2007年10月7日修改
    
    原题是:"政治和解" 不是"特种活动"
    
    《冲突与和解》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附录:方觉《"政治改革" 不是 "政治和解"》
    
     最近,正当国际社会严厉批评中共政权在2008年夏季奥运会之前进一步恶化中国的人权状况,几个来自中国大陆的海外华人,策划"呼吁中共邀请海外异议人士回国观光奥运会",据说以此可以实现"政治和解"。 (博讯 boxun.com)
    
     中共政权在筹办奥运会的整个过程中根本没有考虑任何政治改革议题,它有可能"邀请海外异议人士回国观光奥运会"吗?
    
     中共政权并不把国内外的持不同政见者视为重要的政治力量,它有必要"邀请海外异议人士回国观光奥运会"吗?
    
     中共政权指派应付国内外持不同政见者的只是两个局:国家安全部的一个局和公安部的一个局。那两个局有权力"邀请海外异议人士回国观光奥运会"吗?
    
     策划"呼吁中共邀请海外异议人士回国观光奥运会",实际上是想转移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记录的批评目光,制造中共有可能在2008年夏季奥运会之前"给世界一个政治惊喜"的海市蜃楼。
    
     一段时间以来,那几个正在策划"呼吁中共邀请海外异议人士回国观光奥运会"的海外华人,一直宣扬"政治和解"。
    
     中国还远远没有在政治改革方面起步,从何谈起"政治和解"?"和解"起来共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解"起来共同蒙蔽国际舆论?"和解"起来共同从事"特种活动"?
    
     其实,没有政治改革的"和解"早就实现了:一些人长期从国家安全部的那个局和公安部的那个局的秘密渠道领取"和解费"。不过,这类"和解"不属于政治和解,只是"特工谅解"。
    
     长期以来,国家安全部的那个局和公安部的那个局的"特种活动"不断暴露、大量暴露、继续暴露,无论是在太平洋这一端的美国,还是在太平洋那一端的新西兰、澳大利亚都如此。不会有真正具备政治素质的人对那两个局感兴趣。凡是分享那两个局的"和解费"的人,凡是把那两个局误当作"政治背景"的人,凡是为那两个局秘密服务的人,都已经领到了"政治退休证"。在国家安全部的那个局和公安部的那个局的低层次上低水准制造的"特工玩具",永远不是中国实际政治进程的组成部分。
    
     中国需要的是实质性的政治改革,而不是诱饵性的"政治和解"。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和谐 APEC与中国政治开放/丘岳首
  • 丘岳首:在李思怡门外:我们如何面对孩子?
  • 丘岳首:“大国”与小凯
  • 临近清明说“和解”——一个无权者向有权者的谏言/丘岳首
  • 也从“禾”“言”说和谐/丘岳首
  • 才送林老,又失何老——痛闻何家栋先生离世/丘岳首
  • 丘岳首:朝野双方交出心头刀
  • 丘岳首:挡住国家暴力的“进步”—评郭飞雄再次被殴打
  • 丘岳首:在邦黛海滩想起“牛田洋”—以此文祭奠文革冤魂
  • 不要把“海外反对派”妖魔化/丘岳首
  • 拜托连战/丘岳首
  • 丘岳首:从“巫师”到“财神”——文明政治领袖在中国的缺位
  • 冯崇义 丘岳首:反封建还是要反专制
  • 冯崇义 丘岳首:阿扁“终统”是愚蠢之举
  • 冯崇义 丘岳首: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 冯崇义 丘岳首:该被整顿的是中宣部而不是《冰点》
  • 就冰点事件也给胡温进一言/冯崇义、丘岳首
  • 《和解的智慧》序言/冯崇义、丘岳首
  • 期望胡锦涛能在“节骨眼”上奋力一搏/冯崇义、丘岳首
  • 丘岳首:中国为何没有反战的民众示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