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每年中国进入国庆期间,中共总是要以国庆之名对异见人士以及上访人员加紧控制和镇压。一大批人士因国庆的到来而遭受无妄灾。这两年来,中共对此在手段上有了很大的改变。从公开的以政权名义进行的监控和镇压,变成黑社会行径。北京律师李和平在国庆前夕所遭受的绑架和毒打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博讯 boxun.com)

      李和平律师是一位维权律师,因代理多宗公益案件包括北京著名知识份子杨子立案、陕北民营油井案、山东临沂计生案、太石村罢免事件、为晟智律师事务所行政处罚听证会担任听证辩护而得罪中共。在其遭受绑架毒打前,已受到国安的严密监督,进出都有人“陪同”。但中共并不以此为足,在国庆前夕,也就是在“陪同”国安的眼皮子底下,公开对其绑架,并拖至地下室对其毒打和进行威胁,要其放弃维权工作。很显然,这些绑匪不是经济绑匪,而是受雇于政府的政治绑匪。当李律师指责他们的行为是违法的土匪行径时,这些人公然说:我们就是土匪就是流氓。当然,对于土匪和流氓还有什么话好说。中共这一套土匪流氓行径最近几年来可以说是屡试不爽,已成为它统治人民镇压异己的一个套路。这个套路的好处在于,他可以最大程度对其选中的异见份子进行施暴,并且使被害者在施暴者面前无所适从,虽然明知施暴者本身就是中共政权的专业特工打手,也无法面对中共政权本身,无法表达其道义力量。而中共对异见者施暴,由于不以政权本身的名义出面,也使政权不必承担责任。即使暴行被提到国际社会,中共也可以一推了之,最多事情闹大了推出一个替罪羊来。当今中共之所以采取这种黑社会的方法,在于中共已从一个政党沦落到一个黑社会的组织,它摒弃了政府的公开管理方式,转而以黑社会的方式来进行管理。因此,当今的中共政权,有两张脸,一张就是表面的政府形式,有立法,司法,执法系统。另一张脸就是黑社会,以黑社会的方式绑架,恫吓,殴打进行操作和管理。
    
      我是流氓我怕谁,这是当今中共统治中国和面对国际社会的心态。在中国不管是谁,只要有人敢于表达与中共不同的观点,敢于维护民众的权利和权贵政权过意不去就会被认为中共政权的敌人即遭报复。李和平作为一个执业律师,仅仅在其律师的工作范围内,接受了一些社会公益性的案子,虽然这些案子在政治上比较敏感,但李律师处理得多非常地低调,而其作为一个基督徒,是一个性情非常温和的人。但中共仍然视他为异见份子上了黑名单,遭到国安部门的监控,并最后公然以黑社会的方式来对其进行绑架殴打恫吓。说明当今的中国社会,不但民众的权利得不到维护,连维权律师自身的权益也无法维护。在国际上中共对所有的暴行一概全部否认,就是在事实面前,也脸不红心跳地不是指事实为捏造就是指非政府所为。硬是颠倒黑白大言不惭地说,现在是中国历史上人权最好的时期。
    
      明年是北京奥运的举办年,中共曾向国际社会承诺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但是最近发生的种种人权案例,说明中国的人权不但没有得到改善,而且还在持续恶化。到了连中国的律师的人权和生命都得不到保证的程度。这样的人权状况下举办奥运,不仅仅是对中国人权的侮辱,也是对国际文明的公然藐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 陈维健: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 陈维健: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 陈维健:奥运蔬菜、奥运猪——北京奥运的两朵奇葩
  • 陈维健:中国的民主还能慢慢来吗?
  • 陈维健:建了大坝中国依然水深火热
  • 陈维健:“纸馅包子”和中国的媒体
  • 陈维健:纸馅包子与邓小平的经济发展论
  • 陈维健:不以为耻的国耻
  •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陈维健:黑窑事件将成为中国人性复苏的起点
  • 陈维健:中原“黑窑”谁之罪
  • 陈维健:“不要奥运要人权”农民的心声
  • 陈维健:太湖美 美在太湖水
  • 陈维健:封杀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杀的罪责
  •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 陈维健:渔阳鼙鼓动地来
  • 陈维健:2008年奧運夢想
  •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陈维健
  • 陈维健:大西藏行政区和共产党领导
  • 陈维健:中国一个讨薪被打被杀的黑社会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