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平:从杨建利归来谈争取归国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0日 来稿)
    胡平更多文章请看胡平专栏
    
     杨建利事件的意义之一就是,它再次向世人揭露了中共当局无法无天,践踏人权的罪恶。 (博讯 boxun.com)

    
    
    民运人士杨建利坐满五年监狱回到美国,受到朋友们的热烈欢迎。
    
    我们知道,当初中共当局给杨建利定罪,罪名有两条,一是间谍罪,一是非法入境罪。间谍罪一望而知是栽赃,是莫须有。杨建利怎么可能是间谍呢?俗话说"明人不做暗事"。我在这句话里加了个"能"字,我说"明人不能做暗事"。暗事是要暗人去做的。做暗事需要有保护色。杨建利是公开的海外民运头面人物,既不在中共体制内工作,更不在机要部门,本人连国都不准回,和国内亲友的最正常不过的联系尚且受到严密监控,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接触和窃取机密做间谍呢?中共之所以给 杨建利安上间谍的罪名,正好说明它黔驴技穷。间谍罪的妙处在于它能够以"涉及国家机密"为借口,不公开审理,不公布案情。也就是说,间谍罪最方便黑箱作业,一手遮天,最方便制造冤假错案。这就是中共当局近些年来频频使用间谍罪名的真正原因。
    
    非法入境罪也是极其荒谬的。当初 中国大使馆的发言人孙维德讲过:杨建利"是一个中国公民,非法进入中国。"这话真是荒谬绝伦。中国公民进入中国本是天经地义,何来非法之说?联合国的《世 界人权宣言》里明文规定:"人人有权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在内。并有权返回他的国家。"这就是说,一个人返回自己的国家,这是基本人权。按照联合国的 《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公约》,对本国公民而言,只有限制出境的,没有限制入境的。如果某人有犯罪嫌疑,或者是某人掌握国家机密以及诸如此类,可以依法限制出境——当然,这也必须要经过正当的法律程序。限制入境则不然,政府没有任何权力可以限制本国公民进入本国。除非你剥夺了别人的国籍。然而杨建利并不曾被剥夺中国国籍。既然那位发言人也称杨建利是中国公民,那么他还有什么理由给杨建利扣上非法入境的罪名泥?
    
    不错,上次杨建利回国用的是别人的中国护照,因为他自己的护照由于被领馆拒绝延期而失效。问题在于,中国政府根本无权拒绝给杨建利的护照延期。
    
    尽人皆知,在海外的大陆学者和留学生中,有不少人因为持不同政见而被中共当局拒绝延长护照或吊销护照。这是一种明目张胆的侵犯人权的行爲。有不少人前去领事馆质问: "你们爲什麽不给我的护照延期?"对方则照例拒绝说明,只说:"你的问题你自己知道!"这种回答纯粹是牛头不对马嘴。要知道,当我们问你们爲什麽的时候, 我们幷不是在向你们请教,我们是在向你们质问。当我们问你们爲什麽的时候,我们幷不是希望你们解答我们的困惑。我们的问题我们自己当然清楚,我们一点也不困惑,我们当然知道你们爲什麽这样做。我们向你们发问,实际上是要求你们给个"说法",实际上是要求你们给你们的做法给出公开的法理的说明。政府做事就要有政府的样子,政府做事就必须师出有名,要拿得出一套上得了台面的理由。譬如政府派警察去抓一个人,别人问"你们凭什麽要抓我?"警察必须说明他们是根据谁谁谁的命令,而你涉嫌犯有什麽什麽的罪行,等等。也就是说,警察必须依据法律向你说明抓你的根据和缘由,幷且向你出示必要的证件 (如逮捕证)。警察能不能说一声"你的问题你自己知道"就不由分说地把人抓走呢?当然不能,否则,逮捕和绑架还有什麽区别?政府和黑社会还有什么区别?
    
    这个道理中共当局当然懂。那麽,爲什麽它们在象拒绝杨建利护照延期一类事情上又不肯做说明,反而拿"你的问题你自己知道"这句话去搪塞呢?就因爲它知道在这件事上,政府的所作所爲是没道理的,是不合法的,理屈所以词穷,所以无话可说。中共当局有一份禁止入境的黑名单。黑名单之黑,首先在于它的秘密,它的不公开;而它的不公开是因为它不敢公开,因为它在法理上毫无依据,即便按照中共现行法律也是毫无依据的。杨建利事件的意义之一就是,它再次向世人揭露了中共当局无法无天,践踏人权的罪恶。它也必将激励起更多的人同仇敌忾,投入争取归国权的正义斗争。
    
    《人与人权》2007年10月号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与胡平先生再论台湾问题/西风独自凉
  • 台湾的安全来自哪里----与胡平先生商榷/西风独自凉
  • 答胡平,生存先于发展/张鹤慈
  • 胡平:梦断未名湖——二十二年劳改生涯纪实
  • 胡平:从台湾"入联公投"和"返联公投"谈起
  • 胡平:大陆台湾问题专家谈一中两府
  • 从“差额选举”谈起/胡平
  • 陈破空:启程,是为了返航-贺胡平兄六十大寿
  • 人权与挨饿/胡平
  • 胡平 :贫血的经济学
  • 胡平:为什么很多右派会低头认罪?
  • 要民主还是要专制-从谢韬文章谈起/胡平
  • 胡平:要民主还是要专制-从谢韬文章谈起
  • 胡平:读江棋生《看守所杂记》
  • 胡平 :《物权法》透视
  • 胡平:左派们也应该争取自由民主
  • 胡平:中国人的心理恐惧
  • 胡平:俞可平访美讲话小议
  • 胡平:《阳谋--反右派运动始末》评介
  • 胡平:江泽民是个胆小鬼
  • 胡平:文革中有过言论自由吗?—文革“大民主”辨析
  • 胡平:评毛泽东热—写在文革四十周年
  • 胡平:反思文革认清极权专制的本质.....
  • 胡平:如何在2025年之前消灭世界上最后的独裁者
  • 胡平:读吴思《潜规则》与《血酬定律》
  • 胡平:伟大的容忍——论胡耀邦精神
  • 胡平:简评中共民主白皮书
  • 胡平《论言论自由》电子文本
  • 胡平: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 胡平:玩世不恭的机会主义-评李敖大陆行
  • 胡平:简评康晓光的儒教治国论
  • 胡平:危乎哉!中国的民主橱窗-坚决支持太石村民维权抗争
  • 胡平:希望就是力量-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 胡平:谈谈反日风潮的“民意”
  • 哗众取宠 可以休矣——评胡平《不比不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