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上海黄浦区张桂兰致中共十七大代表胡锦涛温家宝请愿书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海维权:http://boxun.com/hero/shpzw1,
    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
     尊敬的温家宝总理: (博讯 boxun.com)

     以下是我于2004年1月进京上访伸冤时到中南海您们的办公处外递交的“请愿书”。不知您们看到否?在此继续送上。
    
     请 愿 书
    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
     我要控诉控告上海市委市府打击报复依法上访的我儿子——龚浩明的罪行。
     2003年11月4日上午7点30分,龚浩明送其11岁的女儿进学校后,即遭上海市黄浦分局绑架,违法拘押至今。超过24小时,不给手续也不释放;超过48小时,仍是不给手续也不释放。拖了12天,到2003年11月16日,他们才寄了这张法律要件严重残缺的过期的刑拘单;到2003年12月4日,他们为了继续超时羁押我儿子,又滥用职权,作出了严重违法的劳教两年六个月的决定。
     在他们的违法操作下,我儿子龚浩明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2个半月;在他们的违法暴行下,我儿子龚浩明受到了严重的虐待和刑讯逼供,甚至酷刑。
     他们拿出事先选定的十多个依法上访人的照片,不厌其烦地暗示诱供、逼供龚浩明,逼其按他们的思路和框框讲。有分工负责提审的,有分工负责修改提审纪录的,并进行整理和调整的。只要不符合他们的意图,他们就不罢休,重新设计陷阱,继续提审。反复循环,直到能取得令市委市府满意的纪录为止。据龚浩明讲,提审他的带子至少有4-6盘。2003年12月16日,在上海市黄浦分局的安排下,家属与龚浩明见了面。见面时,看守所法制科的吴雷公开说:“龚浩明自己是没有问题的,但他可以讲人家的问题呀。讲了人家的问题,就可以减少他自己的期限。”
     由于龚浩明坚持事实,如实回答,不能让领导满意,他们就安排他进特提室。上午9点不到,就要送他进特提室,一直审到下午5点后,才让他出特提室。所谓特提室是指配备有录音、摄像、强力灯光…等全套设备,在他们眼里,身临其境会让被提审人产生强大的震慑力,并可能引起精神崩溃的效果的装置。由于我儿子受特提室强力光照射,视力受到严重的损坏,两个多月来,视力状况每况愈下,今非昔比。
     通过两次见面,明显看出我儿子龚浩明的身体状况非常差。第一次见面情况,详见“复议补充申请”;第二次见面是2004年1月9日,仍在黄浦区看守所的会见室,隔着铁栅栏,在3名分局警察和2名看守警察的前后监视下,家属看到的是:龚浩明的脸浮肿得厉害,眼睛也睁不大开。第一次见面的感觉是瘦,第二次见面的感觉是头大。在我们的追问下了解到,他们每顿二两饭,每天早上6:30起床,7:30分吃早饭,每天上午规定有15分钟走动,实际只有走5分钟。10:30分吃午饭,只有2分钟。午睡1小时,起来又是蹲坐,下午4:30吃晚饭。整个会见中,龚浩明两手不停地颤抖。他从来没有什么病,但他二次见面都承认自己有严重的心血管方面的毛病,感冒引起的心肌炎导致他经常胸闷和早搏…他在牢里多次反映身体状况,就是不给他出去检查和治疗,连感冒药也从不给他吃。长达二个半月的折磨,龚浩明的身体受到严重的损害。
     我们曾于2003年11月27日,向黄浦区检察院反映了公安违法绑架和虐待龚浩明的情况。没想到检察院的回答是“违法不是犯罪”,“虐待的事,你们先到公安纪委反映,如果他们不解决再说。我们不能直接插手。”而同日黄浦分局纪委的朱XX等3人则是一口咬定不可能虐待,把那里描绘成“有些人呆在里面都不愿走”了的好地方。他对违法拘单的解释更是前后矛盾,认为是11月3日刑拘龚浩明的,等我们纠正他是11月4日时,他不得不回避解释和解决了事。我们于2003年12月1日,又到检察院递交材料并直接反映投诉,还是一句“违法不是犯罪”而被拒收投诉材料。
     2003年12月16日我们向上海市人民政府法制办提出复议申请,市法制办12月17日收到。2004年1月7日,我们又寄出复议补充申请,市法制办于1月8日收到。现在的问题是,市法制办以沉默可以表示受理,但不能以沉默来代替依法履行复议程序。不能等到我们于2004年1月13日电话联系到他,他才说,是2003年12月31日受理的。即使我们的复议申请书存在问题或不足,市法制办完全可以也应该要求我们改正或补充,但不能再以沉默来对待复议的规定程序的工作。我们只是要求市法制办依法、公开、公正、权威的进行复议;依法作出停止龚浩明劳教两年半的决定。但现在的事实却是市法制办在故意拖延。在不作为。
     现龚浩明在上海市殷高路劳教地。黄浦分局于2004年1月10日将他易地押送前后,不通知家属送衣物。他14日写出的家信,经过他们的拆阅、处理,家属19日11点钟收到时,已经过了不知谁规定的20分钟的见面时间。现了解,他仍然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身体虚弱。忍受着“鸡叫一直工作到鬼叫”的工作而没有一分钱的收入来养家糊口。一个强迁前一贯遵纪守法自食其力养家糊口的劳动者,在被逼依法上访后的今天,又被天天强制地接受着“劳动教育” !这是怎样的法制,还是什么“人民公安”?就是在这样的“人民公安”里的人民警察们正在告知龚浩明及家属:(动迁问题)谈好解决了就可以放人了。总书记,我们全家既不能相信他们的话,更不能容忍市委市府这样的解决方式和模式!
     如上所述,上海市法制办、公安、检察等部门屈从于市委市府的压力,先定罪,再采取违法手段找证据,根本不是依法执法,而是集体游戏法律及法律程序,草菅人命,使法律失去了严肃性。完全是滥用职权的打击报复行为,是变相的超时羁押。为此,我只能来此向胡锦涛总书记交请愿书,强烈要求还我儿子龚浩明清白,还他人身自由。强烈反对上海市委市府动用公安抓人作人质,逼我们投降签字。
     顺致崇高的敬意!
     上海市动迁居民 张桂兰及全家 2004年1月21日
    联系电话: 021-63111903
    联系地址:上海市黄浦区金陵东路183弄9号二楼 邮编200002
    
     今年2007年三月北京两会期间,我又向您们发出了公开信,内容如下:
     我是上海市黄浦区居民张桂兰,今年83岁。在1996年因遭政府出动200余军警无过渡房、强盗式强迁,家被劫,前店后厂被毁,子女无业,举债为生。11年政府不还一砖一碗(十年中无过渡房、过渡费、无生活费)无家可归无以为生。全家被逼依法上访,却遭报复陷害。逢节点会点敏感吋期,我家多人几个家庭必被政府派来的便衣及社会闲杂人员24小吋人贴人式的监控。平吋家中电话手机被恶意监听、骚扰、停机,信件、电报无一不受到影响,甚至在我借住地的门口安装监视器及简易房屋,以方便其非法监控。迫害的触角在我们的政治、经济、教育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己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十年中上访信件数千计,上访电报数百计,京、沪上访不计其数。(我们依法每月、每年不间断地向区、市,北京的各个职能部门的信访办去信或走访反映,向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共中央政法委、全国人大、公安部、民政部、监察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等机构去信或走访反映,久拖不决后也向历任党和政府的各个领导人来信反映,向北京每年的两会及党代会秘书处和主席团去信或直接发电报上访反映,向新华门的党中央总书记求救,2003年后也多次向新华社、人民日报社、中国妇女报社、中国政协报社等各大媒体反映,向北京市公安机关、国务院法制办申请静坐或游行(未获批准))。然而事情得不到介决,动辄却被非法遣送、非法关押、私闯民宅野蛮搜查。特别是:
     2003年11月4日,前店后厂老板即我儿子龚浩明被非法刑拘、劳教贰年陆个月。罪名扰乱社会秩序:据审讯期间获知,1、被政府内定为上海2003年“9.30”事件”的嫌疑领袖。2、因我们家在每逢会点、节点不断向北京人民大会堂党和国家领导发送申诉、控告电报。3、审讯期间多次被问及龚浩明与静安区东八块的沈婷及陈恩宠律师的关系。4、他们明确告诉龚浩明:“是陈良宇说要抓你的。”据体制内人士说:为了给龚浩明定罪,他们天天晚上要学习《上海市信访条例》,要研究怎么用此条例来给龚浩明套罪定罪。且还要剥夺龚浩明复议的权利。劳教期间龚浩明被圈禁、殴打、虐待、体罚落下一身病伤。至今不给医治。
     2001年10月、上海召开APEC国际会议期间,老伴龚宜富因受到几十个特警深夜私闯民宅野蛮搜查的严重惊吓,患上帕金森氏综合症瘫痪在床。为儿子遭非法关押、劳教及不堪忍受长期迫害老伴积郁成疾,在2005年9月1日始,不断送医院抢救,然市、区、街道政府却麻木不仁,坚持不放我遭无辜关押的儿子。直到2006年1月3日,龚宜富带着最后的凄凉绝望、和对上海市法西斯暴政的愤恨含冤去世,至死没有看到拿到自己的房子!而所谓的政府仅借出杯水车薪的人民币五千元整。这笔钱等同于街道政法委从每次非法监控我们一个“上访对象”中最少可捞取的“稳定费”。
     十余年来,为上访我80多岁在北京府佑街派出所、在上海市公安局正门、在自己临时住处,都遭到过上海政府及派出的多名警察的殴打。2004年3月20日我在北京府佑街派出所,被约十名截访人员打进车内时,头撞上了车,当场昏过去,他们也不管我死活,只顾朝北京站送。我和老伴活了80多岁,以前也没有碰到过这样野蛮凶残的政府。
     二女儿龚秀芳,因上访在1996年失去内退机会,长期无经济收入。体弱多病,十多年不能看病。现年55岁,工龄约35年。不给依法办理退休,补偿经济损失。
     三女儿龚文英,长期无经济收入,有单位不能回。夫妇同厂,工龄累计48年,未分到一套住房。女儿16岁。自2002年6月开始至今,三口之家靠两份低保维持生计。
     ……株连九族,罄竹难书。
     盼追究上海市委市府反宪法、反人民、反灭绝人性地迫害我全家的法律责任;要求温家宝总理给予我们难民救助;要求上海政府在诚信的基础上,依法解决我们一家的住房、前店后厂的动迁问题,包括由此产生的其他相关问题。给十多年中受尽折磨和摧残的全家老少一个公道,也使我老伴的亡灵真正获得安宁,使其善后事宜得以进行。
    
     以上相似的内容、相似的方式的求救和控告在强迁连头带尾的12年中我没有停止过。但至今政府仍不还一砖一碗,而12年中指挥迫害我一家的各级政府和政法委的人员、直接参与迫害我们的警察们和他们雇佣的社会闲杂人员都因为对我们一家的迫害和监控都得到了职务提升或得到了极大的经济利益。值此机会,我一家不得不向您们提出经济上的帮助,希望紧急借款10万元人民币,以解生存生活燃眉之急!今后解决时如数奉还。谢谢!
    顺致敬意!
     上海张桂兰一家
     2007年10月15日 于北京
    联系电话: 021-63111903
    联系地址:上海市黄浦区金陵东路183弄9号二楼 邮编200002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张桂兰致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全体代表公开信(图)
  • 上海市民张桂兰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控诉陈良宇黄菊
  • 上海张桂兰有话与温总理说:老伴遗体放一年,无法安眠问天理?(二)(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