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自由先于民主/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26日 来稿)
    从台湾的一个朋友那里,得到了一本书:李鸿禧先生写的: " 宪法教室" 。这个朋友是李先生的诸多弟子之一,对宪法和宪政的研究颇有心得。
    
     他推荐的这本书,不知道大陆是否已经有出版。如果没有,希望有心人能够促成其出版。 (博讯 boxun.com)

    
    这是一本普及宪法的书,通俗易懂,但是作者对宪法研究有非常深刻的见解;针对华人在宪法上的模糊,错误的流行想法的剖析,对门外汉和宪政学者,同样是一本不可不读的书。
    
    书到手不过半个小时,我就开始写这篇文章。因为我正好翻到了有关英国和美国对民主的考虑:民主和自由,该以什么优先。
    
    这启发了我,回答了一个我过去一直思考的问题:中国的民主化的道路的问题。看了这本书,不是改变了我原来的看法,而是让我能够更清晰的表达出我的看法:今天中国的民主化之路:自由,人权优先于民主。
    
    书中的第 67 页,谈到英国的制宪首先考虑的是民主,因为在 1688 年,英国已有了相当的民主基础,所以考虑的是要以民主制度来保障基 本人权。英国采取的是洛克的思想:以民主为先。
    
    但是, 1776 年的美国独立,美国制宪特别着重的是自由和人权,其出发点并非是民主;美国采用的是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为原则。因为当时的美国还谈不上有民主,所以首先须保障自由,待自由有所保障后就可以拥有民主。
    
    从宪政历史看来,英国着重以民主保障自由,人权;美国则是透过先保障人权的方式以求民主。
    
    这里不只是什么学术理论的问题。也不是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如果谈历史不容易谈清楚,我们来看一下现实。
    
    因为不是学术研究,只是谈简单的道理。所以谈英国,美国,不如谈中国;谈历史,不如谈现在。
    
    用香港替换英国,大陆替换美国。重新看这个民主和自由的关系。
    
    今天的香港的民主化,就是需要普选法的制订和实施,就是需要民主的制度来保障香港人已经享有的人权和自由。而大陆,就是出台再多的法律,制度上说的如何天花乱坠。但没有自由和人权的保障,有法不依,执法变形就是不可能避免的现象。
    
    香港只需要制度上的改进,只要通过了一人一票的选举,废除了由大陆干预的特首和立法会的选举,香港的民主化,就基本上大功告成了。
    
    而大陆,名意上有宪法,有选举,有人民代表大会。但因为没有自由,人权作为后盾,这些形式上的东西就只能是形式。
    
    香港人是争民主,以民主来保障他们已经取得的自由和人权,大陆的人不应该是先争民主的形式,争选举的形式。如果胡锦涛今天敢放手搞全民直选国家领导人,而不给人民自由和人权,如不开放新闻媒体,司法不独立等;当然会出现千奇百怪的事情,但仍然会是胡锦涛他们执政。
    
     认为只要推翻共产党的统治,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和认为只有推翻共产党,才可能建立民主制度,是海内外民运目前最响亮的声音。
    
    对第一种提法的回复是:就是你推翻了共产党,谁能够保障你就不是独裁者?中共军队的兵源,是大量相信共产党的耕者有其田的农民;共产党政权到手后的农民,通过合作化,人民公社,统购统销,户籍制度,粮票,彻底的变成了农奴。一个产生专制的土壤,为什么只是城头变换了大王旗,就天下太平了?
    
    对第二种说法;他们认为共产党不给人们自由,民主;所以只有推翻了共产党,才能够有自由,民主。
    
    他们不懂,给和不给之间,有一种状态,是不想给,但不得不给。
    
    他们不懂得不给和不想给的区别。
    
    他们不懂得,给和部分的给的区别;在给于不给之间,存在给一部分,不给一部分的中间状态;存在着从无到有,从零到一的繁多的中间状态。
    
    如果有一群找工的人,找到老板,愿意只拿一半的工资,老板会解雇原来的工人。用这些人。因为老板是不想给工人工资,但不得不给。如果你去买电视,一家商场比别的商场便宜一半,你会买这家商场的货,因为你不想给商场钱,但为了取得电视,你不得不给。
    
    现在的劳资关系,物价水准,都是一个相互双方博弈的动态平衡。平衡随时会被打破,再在新的一点上,暂时平衡。
    
    政府和民间,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同样是处在博弈后的动态平衡。
    
    今天的中国和毛泽东时代比,人所具有的自由,民主,人权可以说是天差地远。北朝鲜的人现在会逃到中国,而毛泽东时代和今天的北朝鲜区别不大。
    
    今天的中国,借用储安平先生的话,已经不是自由的有无的问题,而是自由的多少的问题。在不同的领域,自由的多少也区别很大,但就是最敏感的政治,言论等领域,自由也已经突破了无的状态。如三峡这样大的政治事件,反对的声音中共就没有能够封锁住。人大等官方机构,国家合法的媒体,都发出了反对的声音。
    
    说共产党不给人民自由,民主,人权,只能说是共产党不想给;而不能说是共产党不会给。因为事实上,没有一个统治者从来不妥协,没有一个独裁者从来不退让。不是他们想或心甘情愿的妥协和退让,而是他们不得不妥协和不得不退让。问题是你有没有力量逼的中共退让,妥协。有没有力量给中国的民主挤出空间。
    
    今天的中国的民主化,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推翻共产党的问题。民主化的重点是立,不是破。
    
    目前中国民主化的症结是中共的一党专制;但中共为什么能够在这 960 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半个多世纪维持着专制统治,是有更深层的原因的。不能够解决这些更深层的弊病,政权的交替不会带来民主。
    
    49 年的教训应该说是十分的惨痛,但人们就是不接受教训。今天的所谓民主人士,用着和当年共产党一模一样的阶级斗争,造反有理的口号。不同的是他们还没有当年共产党的能量和气势。
    
    所以,今天中国民主化,绝对不是只推翻共产党,去建立民主制度的问题;而是自由,人权的争取和扩大的问题。
    
     中国的传统和中国的文化,都排斥民主,所以也就难怪今天的中国人对民主的认识存在种种的误区。
    
    现在人们习惯的给了民主更多的光环,其实民主有一些类似法制,只是消极的,防止恶人恶事。中国人喜欢破心中贼,德治比法制说出来漂亮,让恶人成为圣人,善人当然是治本。可惜是没有可操作性。
    
    民主也是人类想的不得已的办法,是今天人类找到的最好的应付手段。
    
    中国人对民主的理解,简单的就是两方面:民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和少数服从多数。
    
    没有个人自由的人民的所谓作主,只能是由掌握了这个人民,代表了这个人民的人和势力去作主。一个没有自由的人,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奴。
    
    没有人权的人的多数决,只能是多数暴政,只能是对少数人的人权的侵犯。 而且在侵犯少数人的人权的同时,也毁坏了整个的人权价值,多数人同时丧失了人权。
    
    所以,今天的中国,自由,人权重于民主。自由,人权先于民主 。
    
    张鹤慈。 24 。 10 。 07
    
     墨尔本 _(博讯记者:张鹤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