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四人帮”可能是史无前例的第一大冤案/应天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9日 来稿)
    
    本人出生在70年代中期,还在襁褓中就能感觉到外界轰轰烈烈的社会运动氛围,一场批斗大会将本人的人生记忆提早到了3岁之时,严冬腊月里几个“四类分子”被荷枪实弹的民兵和村干部捆绑在舞台上、上千名群众战栗听审的场景至今还很清晰。本人最早接触到电视这种“小电影”是因为村里大队院播放庭审“四人帮”的实况。彼时的“四人帮”给我的感觉就像村里的农民一样普通无助,读书认字后方知道“四人帮”“曾经不可一世、最后还是被人民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博讯 boxun.com)

    前两年在书店偶尔翻到一本关于建国以来历史大事记的书,看到一篇张春桥写的反对资产阶级法权的文章,还看到江青所说的“相信千千万万的工农群众会跟我们走”的话。“四人帮”果真和千千万万的工农群众有联系抑或仅仅是自封为代表的政治欺骗?我们这批没有亲眼看到过“风光”的王、张、江、姚的人们是否应该对“四人帮”有与时俱进的新认识、新评判呢?
    
    在今天,汪精卫、蒋介石、李鸿章、曾国藩、袁世凯等沾满人民鲜血的反动人物却被有些学者追捧为开辟历史前进道路的智者,其祖居或故居被当地政府辟为展览馆,其家乡人在对外介绍时莫不要引之为荣。那么,自信会有千千万万的工农群众跟自己走的“四人帮”又会被谁提起呢?
    
    当年“四人帮”被“一举粉碎”后,各种罪名如泰山压顶般扣于其身,即便他们有如长江黄河之滚滚辩言也难逃不复之劫。但随后30多年来的历史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趋势、以海枯石烂般的力量让千千万万的工农从心底为“四人帮”作无罪和有功辩护,本人只是这沧海中的一粟。对于当年强加于“四人帮”的各种罪名,今天稍加辨析即可一吹而散。
    
    “四人帮”积极推动的“文化大革命”被定性为“史无前例的十年浩劫”。中华大地是一个历经动荡的大地,中华民族是一个历经磨难的民族,但在史书中,“五胡乱华”“安史之乱”“蒙古铁骑”“满清入关”“列强瓜分”“日寇侵华”都没有被称为“史无前例的浩劫”,而一个爆炸了原子弹氢弹、发射了卫星飞船、制造了核潜艇大飞机、既无内债也无外债、10亿人均寿命超过60 、让美帝国总统秘密来访的时期竟然被视为是最黑暗、最动荡、最荒诞的年代,这样的定性能经得起推敲吗?
    
    “四人帮”曾被列为与希特勒、东条英机同类的反动人物,被批判为“大搞封建法西斯”。确实,在“四人帮”当权时期有频繁的整人斗人的运动,本人在幼小的心灵中就存储了那种灵魂深处的震慑,但也就在那个不懂事的年龄时知道那些被整的“四类分子”下台后又和大家一样同劳动同分配,他们的亲人只是受到名誉方面的牵涉。那些“四类分子”犯过怎样的错误、对社会造成怎样的危害姑且不论,但他们相比于今天那无可计数的终年奔忙到头来被逼自杀的工人农民却到是很幸运的。对少数人的批斗大会进而保护大多数人的运动与让大多数人陷于生活绝境而让少数人享福的改革改制运动,两相比较,那个更合理呢?
    
    据说“四人帮”大肆迫害知识分子、摧残文化教育,当年教师工程师等职业被贬称为“臭老九”,那么30年来知识分子的命运又如何呢?“四人帮”当权时,全国中小学不收学费;被逮捕后,全国教育领域开始向全民征费,现在老师们可以公然擅自向学生“课税’,正课不上搞补课、挖苦心思搞创收,学生成为被公开抢劫群体,连进幼儿园也无缘的独生子大量存在。“工程师’的光环还闪亮没到10年,在工厂里、工地上、矿山中呕心沥血的工程技术人员们一年所挣的工资比起当”鸡“的、当二奶的简直相差很远,他们在动辄就能摆出”硕士“博士”头衔的政府官员的眼里只能算作工匠,怎敢也谈知识分子待遇?更不必说那千千万万耗尽家庭积蓄渴盼跨入知识分子行列的大学生未毕业就失业的悲惨?究竟哪条路线才必将导致知识被迫害 、文化教育被摧残呢?
    
    当初搞改革开放的政策出发点就是要反对“四人帮”的“闭关锁国、爬行主义”,可是在“四人帮”时期就搞成功的打飞机项目在改革开放的政策指引下搞黄了!如今我国的经济发展给美日欧发达国家提供了助飞动力的同时自己却只能在低技术领域爬行。市场换技术的道路被证明行不通,“四人帮”当年竭力反对和抵制“洋奴哲学”“崇洋媚外”不说明很英明很正确吗?
    
    “四人帮”有一项罪名是“砸烂公检法、践踏民主法制”。那么在大讲法制的文明社会里,人民群众有得到怎样的保障呢?人们看到很多地方公检法人员为“黑社会”势力充当保护伞、大城市里一个小小派出所长一年灰色收入逾百万,只有在奴隶社会里才有现象却在公安执法者眼皮底下大行其道。这种背叛人民、欺骗人民、压迫人民的公检法难道不应该砸烂吗?
    
    所谓“四人帮”时期有“闹而优则仕”的规则,在群众中大搞派性斗争,造成人妖颠倒,“四人帮”是最大的妖魔。现在倒好,天下的公务员与老板都是一家人,没有派没有别,有钱则仕、是仕就有钱,联合起来共同欺压工农群众。究竟是谁制造了人与妖的分别?
    
    据此简单辨析,“四人帮”可能才是史无前例的第一大冤案,因为他们的背后有千千万万的工农大众,“四人帮”现在应更名为工农帮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沫若从吹捧个人崇拜到欢呼打倒四人帮/古更
  • 毛泽东两次被捕出卖同志,“四人帮”中三个是“叛徒”
  • 朱学渊:应该学习纪念“一举粉碎四人帮”
  • 我怀念四人帮时代
  • 大陆媒体回顾尼克松访华:顶着“四人帮”压力接待尼克松
  • VOA:四人帮倒台三十周年官方低调处理
  • 手法如平定「四人帮」:上海武警易帅严防内讧
  • 四人帮姚文元病逝
  • 大陆四人帮之一张春桥病逝(图)
  • “四人帮”插手毛泽东讣告形成的前后
  • “粉碎四人帮”是伟大的人民革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