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笔底风云赤子心——记二战名记者朱启平/张成觉(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站立者(右起)第四人为朱启平,敬礼者为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上将。1945-9-2在美战列舰密苏里号上。
    
二战名记者朱启平在密苏里号上

    
    1949年新年刚过,美国旧金山港口一艘远洋油轮升火待发。一位风华正茂的中年男子站在甲板上,眺望远处的金门大桥,心潮如脚下太平洋的波涛翻滚不已。他身旁一位抱着一个两岁男孩的女子,跟他一样神情激动,为即将回国报效人民而雀跃万分。
    
     这位中年男子名叫朱启平。他祖籍浙江海盐,1915年出生于上海。其父朱宗良是辛亥革命元老于右任的得力助手。1933年朱启平入读燕京大学医预科,后因忙于参加爱国学生运动而转学新闻,39年毕业于重庆复旦大学(借读)。未几即加入大公报工作。1945年春盟军反攻开始后,他作为美军太平洋舰队唯一的随军中国记者,发回许多精彩的战地通讯,鼓舞人心。当年9月2日,他采写的《落日》一文,录下了日本政府代表在麦克阿瑟面前签字投降的历史性镜头,脍炙人口,成为传世之作。其后,他担任了大公报驻美和驻联合国记者,迭有佳构。1948年底,其妻孙探微获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学位,夫妇俩鉴于内战已近尾声,毅然决定一家三口回去参加祖国建设工作,遂离开居住近三年的纽约,转道旧金山起程返国,并于49年1月抵达香港。
    
     当年8月,朱启平全家在北平安顿下来。韩战爆发后,1951年他以香港大公報記者的身份,自愿报名采访和平谈判。至53年夏天停战回国,仍任香港大公报驻京记者。
    
     1957年4月当局整風,他在鳴放中並未發言,後應中共北京大公報黨組書記兼總編輯袁毓明之請,在個別談心中提出'報紙應更多地反映人民群眾的意見'.袁深以為然,建議他寫成小字報貼出來.他依囑照辦,竟然遭殃.<人民日報>稱之為'反黨辦報綱領',說'他要求辦一張所謂"人民群眾的報紙",一張"民間報紙"。這樣一張報紙,"最重要的"是"報導人民內部矛盾的事",企圖把大公報變成反黨工具'。随后袁也被公開點名,標題赫然列出'右派復辟舊大公報的陰謀徹底破產'。匪夷所思的是,朱啟平應老同事`时任<旅行家>主编的子冈之请,为之提供譯稿時,曾致函約時敘談,信中戲稱見面為'會師',不料這個詞竟被解讀為兩人意圖搞陰謀活動,也列作罪狀!
    
     次年3月,朱啟平被送往北大荒軍墾農場監督勞動,‘在零下二三十度凿冰开渠’,‘从天微亮干到天黑’(香港《百姓》,87年7月号),吃的是野菜杂粮冷窝头,睡的是没有火的土炕,‘冻死人了经常发生’。他四个小孩留在北京家中,最小的才四歲,只好由其妻獨力照顧。60年夏天,差點成了餓殍的朱啟平被調去張家口教英語,但文革中再次遭難,被打得死去活來,全家六口分处四个省,从事农业或打铁等劳动,艰苦备尝。
    
     劫后余生,八十年代他曾作'自我鑑定'稱:不識時務,迷信報紙為人民喉舌,執筆在手,以為最先考慮的該是國家的富強,人民的福利。還要獨立思考,說真話,個人的成敗利鈍是次要的。正因此,遭遇厄運,幾至家破人亡。
    
     所幸1978他的老上级廖承志复出,将他两夫妇调回香港大公报。79年他隨華國鋒出訪西歐,其間專程拜謁戴高樂將軍墓,撰寫了通訊<偉大的平凡>,頌揚戴氏不要特權的品德,思想深邃,文字優美,獲廣泛傳揚,從而成為他記者生涯中又一格外璀璨的亮點.
    
    此后他依然笔耕不辍,克尽言责,即使85年退休后也继续发挥余热,针砭时弊,扶正祛邪,缅怀旧事,警策国人。但对读者而言,终究留下了一点遗憾,那就是:在追忆其亲历的重大历史事件的多篇记述中,竟无一字道及韩战和谈!他原为此请缨,并在当时给妻子的信中称:关于停战谈判,他已写了三万字的文章,‘须等到停战协议签字后才拿出来发表’。然而30余年过去,始终未见片言只字见报。相反,当时在他协助下,一位被俘的美联社记者弗兰克。诺埃尔却能达成心愿,经李克农`乔冠华批准,在战俘营中向美方作了不少摄影报道。个中底细,看来永远成谜了。
    
    90年底,朱启平夫妇移居美国,93年11月12日他因患癌症逝世。骨灰安葬于加州半月湾附近的山区墓园中。那里碧草如茵,青松挺立,蔚蓝色的太平洋尽收眼底。质本洁来还洁去,一代名记者总算获得较好的归宿。
    
    (07-11-18,revision)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项英与毛有私怨/张成觉
  • 皖南事变祸根在毛/张成觉
  •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记交大学生右派张成觉
  • 痛哉新記<大公報>諸賢---有感于《大公報名記者叢書》/张成觉
  • 時勢與國情——57年右派自由主義者的盲點/张成觉
  • 中國能樹立好榜樣?——也談'和平演變'/张成觉
  • 研究中共切忌以訛傳訛---從港報簡介毛思想談起/张成觉
  • 反思必要 懺悔無需---三评司鹏程、高瑜谈‘反右’文/张成觉
  • 反共未必可嘉 無言豈必懦夫/张成觉
  • 歷史豈容任意歪曲---评司鹏程、高瑜谈‘反右’文/张成觉
  • 游美六首/张成觉
  • “六四”“邓大人”一国两制——读邓林讲话有感/张成觉
  • 毛岂曾真抗日---纪念七七事变七十周年/张成觉
  • 如此‘专家’可以休矣——驳张宏志《不能为国民党抗战平反》/张成觉
  • 反右要害是违宪及非法/张成觉
  • 毛曾高举民族`民主主义大旗?---评刘有权《反右五十周年祭》/张成觉
  • 六十餘年家國------我的右派心路歷程(1)/张成觉
  • 毛发动反右的罪恶必须彻底清算/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