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台湾民主的内外因素浅析/刘自立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4日 转载)
    刘自立更多文章请看刘自立专栏

    剑桥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卷,涉及中美建交前后的历史,但是内 容没有直接涉及蒋经国的解严。这些作者试图尽量详尽地给出中、 美、台三边关系错综复杂的图景,留下他们对于历史的诠释。这些诠 释是不是合乎逻辑,我们有些疑问。

     这些疑问大概包括几个方面。一是,在出台中美三个公报和《台湾关 系法》的历史时段里,美方甚至中方的政治姿态,是以中、美为核心 来考虑中美关系的。这个总的前提,引导他们的文字,成为历史上所 谓罗斯福主义或者梅特涅主义的翻版。也就是说,这样的文字给读者 留下一个印象──台湾问题,成为中国问题的第二属性;其第一属 性,是人民国,而不是中华民国──也就是人们所谓“二奶效应”, 反映在所有这些文本之中。什么是二奶效应呢?就是一切以人民国为 考虑之优先前提,退而求其次,才是考虑台湾问题,包含台湾的政治 属性,国家认同和民主体制等等。从1972年开始的中美接触,逐步取 消了杜鲁门时代乃至以后时代,美国在价值体系上和台湾的同一性, 并逐步将此同一性,改造成为在战略利益上转向人民国。这个转变, 有很多因素。其中关键因素就是,在国家考量上,完全抛弃台湾的主 权和国家认同,转而承认人民国主权地位──并企图利用人民国所处 战略格局,谋求美国的“国家利益”;同时,并不放弃台湾对于美国 的战略需求,也就是所谓第一或者第二岛链的战略地位,以保证美国 双向谋取利益,左右逢源;坚持所谓“保持现状”的安全考量,并且 试图固定这个对台政策,以致永久。这个总体考量和政策制定,延续 了几个时段。在几个总统的治下,并未有过根本调整。而蒋经国先生 当时面对的,正好是这个对于台湾泰山压顶的美国对华政策的改变。 于是,台湾边缘化的政治甚至经济地位,迫使经国先生提升了台湾的 民主价值观,而一举实行解严。他的考量究竟如何,在很多涉及有关 与此的讨论中,未见给出明晰的解读。所以,我们在此做出某种推 断,以期抛砖引玉,引出有关史料档案和观点。 (博讯 boxun.com)

    也就是说,经国先生在美国靠拢大陆的政策压迫下,他不得不放弃蒋 介石的反攻大陆和所谓中华民国统一人民国的先期战略──问题十分 清楚:反攻大陆的计划,没有美国,是无法实施的──而美国在60年 代阻止了蒋介石先生这类企图。这样,就出现了台湾之孤立主义的某 种隐含诉求。这也就是我们所言之第二点。

    第三点是合乎逻辑的延伸。如果台湾统合整个中国的战略考量,一旦 失去效应,台湾的政治前途,就完全无法用美国牌来打击大陆。换言 之,台湾的本土化诉求,在经国先生解严的那一刻起,就变得更加重 要和急迫;固然,也许国民党方面对此并未完全看得清楚和具备足够 的估计和应因。但是,起码在感觉上面,经国先生的解严,给出一个 对华政策隐含的,却是十分重大的改变──台湾“解放”大陆的政 策,应该让位于台湾的本土政策并缘此之道,使得台湾民主势力登上 政治舞台。于是,台湾的民主体制和台独本土化诉求,成为台湾政治 的内涵走向,也就是昭然示世了──虽然,也许国民党方面并不做如 此的推断。但是事实说明了这个倾向:现在,马方放弃终极统一,解 构92“共识”,正好是经国先生解严的合乎逻辑的延续和结果。

    第四一点,就是,台湾的政治地位,因为美国人的抛弃,而成为怨妇 之谋。这个怨妇之谋的主导精神,就是台湾打出民主和解严牌,来吸 引世人瞩目,且在这个层面上,使得美国的政治家,不得不考虑台湾 之超越国家认同的普世价值。这样,台湾在地域和国际外交战中失去 的一面,可以用民主体制的出现,加以挽回。这个民主体制和解严的 最初诉求,又是以台湾之民主国家的理念加以延伸和辩护的。这样一 来,台湾民主和民主国家的本土化诉求,也就合乎逻辑地得到了彰 显。在这个意义上说,经国先生和反对派的民主理念,其实是在台湾 实行孤立主义民主的道路上,得到实现的。于是,这个孤立主义,成 为台湾国家认同的另外表述方式,而有别于实行整个中华民族的民主 化──当然含大陆民主。

    这样看来,经国先生的民主化,是不是必然导致台湾的民主化,而忽 略了整个中华民族的民主化,成为一个悬念。其中,用台湾民主促进 大陆民主,是一种说法;不用台湾民主促进之,是另一种说法。退而 求其次,如果中国实行了民主化,是不是一定就会和台湾统一,这个 课题,也并无答案──也许,中国大陆一旦实现民主,他们也会面对 诸如魁北克和北爱的民主选择,而不得予以压制──所以,这仍然是 一个未定之先。美国方面对待台湾的或者中国的民主,是不是产生海 峡两岸统一的可能性,一直语焉不详。明显的表示,是他们并不认可 人民国可以把主权和治权强加在台湾身上。联合国的有关决议,亦未 定性于台湾主权的归属问题。这也就是人们经常讨论的“模糊哲学” 和“艺术表达”所在。关于台湾之玫瑰和大陆之玫瑰,究竟那一朵是 玫瑰;玫瑰本身,是不是玫瑰,在诠释立场上,并无定论。重复而 言,这就是美国人之一双手要控制对于大陆的,带来美国利益的资本 立场;另一方面,要保持台湾海峡不独不统的现状,以维持他们两端 得益的战略估量。这个政策,好象并无更加长远的眼光,且定出长远 和中、短期战略。美国采用于民主价值观和国家战略观双管齐下的方 式,以其国家利益为根本根本考量,介入了台湾问题之民主范畴和主 权范畴,且并不给出明晰的答案。

    ★美国学者说──

    “1971年7月,美国国务院的态度是,”鉴于现行任何的国际处置措 施皆不适用于台湾与澎湖群岛,因此该区域的主权仍是未决的问题, 有待未来国际方案来解决。“如今美国的立场仍是如此。为此,1971 年10月,美国与日本对于联合国大会赋予”“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 席的2758号决议案投下反对票,因为它也否定了台湾的代表权。美国 与日本想要“双重代表权”,让中国与台湾在联合国皆有一席之地。

    在接下来的十年,美国国务院对台湾主权议题缄默自持。在一封国务 院于1982年发给参议员约翰.伊斯特(北卡州共和党议员)的信函 中,对于“美国对台湾主权的立场”这个直接而又简单的提问,国务 院回以“美国对台湾主权的问题不会采取立场”,撇开该不可知论的 主张,美国已孜孜不倦地规避此问题达34年,直到现在。(谭慎格 (JohnJ.Tracik,Jr)

    如果美国一味支持民主台湾,对人民国的专制极权政体给出完全否定 的答案,这就不是帝国主义多面性所表现的现实主义面貌;如果美国 一味支持中国政治体制,不给出他们的另外一种迫其改善体制的要 求,这也和他们的立国精神背道而驰。于是,台湾问题夹缝其中,呈 现出一种二律悖反效应。这当然是美国政治哲学首鼠两端的历史和现 实延续。

    那么,究竟答案藏在哪里呢?这些答案的关键因素,来自美国的两种 政治观和战略观念。其中一种,是国际均衡战略,另一种是民主价值 观。这两种世界观,也许又是互相纠缠和互相渗透的。

    在1970年代初和80年代初,这两种价值观如何起作用呢?一般而言, 对苏联的遏制战略,带来了美国对华政策的和解和接近──其中细节 方面(包含是不是可以出售军火给台湾,双方争执不下,却又不了了 之),尽可各自表述,不能统一,但是,亲华亲共政策,却成为尼克 松以来,美国历届总统的大政方针而得到延续。这个政策的执行,产 生了高于民主价值观的国家利益占先的美国政治观。这个政治观,在 美国二战以后和苏联施行条约体系的“瓜分”行为中,已被确认过一 次:匈牙利事件时期,纳吉被美国和西方政府抛弃的政治原因,就是 因为西方世界不想打破认同东欧现实地位的世界均衡格局。现在,这 个世界观,在美国经济和反恐战略中,又被重新实施。1972年,基辛 格的中国之行,是他们重操旧计的一次实践,目的就是枉顾中国民主 诉求而认同极权主义政权。这个和美国立国精神项背的政治外交决 策,究竟如何面对毛氏极权主义中国,基辛格们几乎根本不想涉及。 他们百般美化这个屠戮千万中国人的所谓领袖,用费正清等人的学术 语言,将捧毛观推广于世界。在这样一种逻辑推理的过程里,至少我 们中国人,完全不知道台湾方面和世界上坚持民主价值观的人们,对 于美国这样枉道从势的外交伎俩,有什么批评和分析。台湾在被赶出 联合国以后,直到中美建交,诸如此类的美国利益趋导,使得蒋经国 先生和所有台湾人,处于被国际政治完全抛弃的尴尬处境。他们试图 借助美国支持回返大陆,施行自由化反攻的美梦,彻底被粉碎了。在 这样一种境况中,台湾人潜在和表层的孤立主义,开始在80年代末的 解严状态中,正式滋生,并且茁壮成长起来。换言之,经国先生的民 主诉求和民进党的台独诉求,其实,是在美国枉顾台湾国际地位和拥 抱中共的政治形态后,被蒋先生以民主的方式,加以反抗,得以实 现,并且以这样的方式,拯救了台湾。解严以后的台湾,不仅仅是政 权处于地缘的、世界政治格局中的一个棋子──这个棋子或者被看 重,或者被抛弃──现在,台湾价值,已经等同于民主价值,且加入 了美国立国精神的普世价值之行列。这样,美国政府或者美国议会中 的少数派、民主价值观之坚持者,就可以循此发现:中国之大,容不 下任何一点民主──台湾之小,却可以容得下大大的民主──这个事 情,是不是拯救了台湾呢?

    在拯救台湾的同时,中国人和中共企图采用鱼和熊掌兼顾之策,既要 和美国共赴基辛格主义,又要施行“藉希望于台湾人民”之策略,就 基本上不能奏效了。这个因子,究竟是美国人接近中共政策使然,是 蒋经国先生民主化进程使然,抑或是民进党台独努力使然,我们看, 恐怕是三者相加使然吧!民主化进程,必然摧枯拉朽般使得允诺民主 的前政治势力,走进尴尬或者面临危机──这是当代民主进程的一般 走势──前苏联或者印尼的民主化,都出现独立要求且实现之,可为 证──经国先生在解严不久,就撒手人寰,他究竟如何考虑这个将会 使得国民党一党优势尽失的前景,他是不是已经后悔在他身前,民进 党人已经开始批判当政者──他是不是没有预估到民进党,会取代国 民党?这些问题,当然有待大胆假设,小心求证;问题是,按照一般 性的历史演变,民主化进程,必然要推翻执政党一党独大的政治态 势,且与之在最大幅度上竞争政治上的全部资源。这个事情,也许, 并不是经国先生之预想,但是,他知道,作为镇压反对党的权利掌控 者(他一直以来就是这方面的权利魁首),一旦反对者合法化,他们 这些镇压者,究竟会有什么下场;他作为一生谋政者,自然会很是清 楚。但是,他何以要甘愿冒险于兹,难道不是从台湾当时的整体处境 和国际处境出发,加以衡量之结果吗?也就是说,他认同反对党和开 放报禁,他宁愿人们改变对于国民党全部权位和权威的挑战,难道不 是因为他知道,如不如此,台湾的存在,将完全失去其合理性和合法 性吗?

    于是,解严带来的本土化进程,如何在经国先生的大脑中活动,成为 今后,人们应该加以思考和细化的历史反思和历史还原(大陆方,非 常缺乏这方面的历史史料)。

    在民进党方面,从《自由中国》到“美丽岛”事件,反对派的促进, 使得台湾民主产生总持和协进而不同于现在中国民主化散沙般的境 况。经国先生和台独势力,民主势力,当然构成了台湾的民主进程之 不可或缺的双环效应。我们认为,台独势力的出现,其作用于台岛而 非作用于大陆,是台湾民主的特征。这个特征,在晚些时候,才被政 客们谈到其补充效应:如,阿扁要求大陆实行民主;马英九先生要求 大陆平反“6.4”,等等。其中,在“2.28”中凸现的各种政治诉 求,经过历史演变,逐渐转换为一两种简单而明晰的民主表达:台湾 独立;台湾民主;等等。第三条道路者,很少有机会参与这样的挑 战,是因为他们缺少实力,缺少理据。自由精神,不是在国民党方面 占据优势──虽然,他们的专制和大陆的极权,形成几乎是光明和黑 暗显赫的反差──但是,台湾民主势力,确在最大程度上,和台独势 力形成内构和张力。于是,台独势力催化独立和民主,便成就了台湾 民主台湾独立这样的范畴──国民党的民主,却缺少这样的地域聚焦 和本土精神(其实,他们也缺少整个中国实行孙文民主的有效实践) ──他们希望反攻大陆和实现民主的理据,是天然柔弱和乏力的。民 主资源,当然不是国民党人提供的,而是民进党人提供的──换言 之,如果经国先生不是以总统之尊之威,自上而下宣布解严,那么, 台湾民主走势,将会出现很多不定因素──但是,经国先生和蒋介石 先生都不是民主的始作俑者,这个领头者是那些民主台湾、独立台湾 之先驱,含现在执政中人和施明德先生等人,则是毫无问题的。

    ★我们援用洪哲胜先生的说法──

    不是蒋经国先说“你们可以自由办刊了”,台湾人才开始办刊;而是 先有台湾人的办刊,蒋经国的禁刊、关人、死人,和台湾人的继续冲 击,才有蒋经国的最后决定不再禁刊。

    不是蒋经国先说“你们可以自由结社了”,台湾人才开始结社;而是 先有台湾人的结社,蒋经国的阻挠、打压、关人,和台湾人的继续冲 击,才有蒋经国的最后决定不在禁止结社。

    不是蒋经国先说“不给美丽岛人判死刑了”,施明德才没有被判死 刑,而是在蒋经国全面抓人后,台湾人给蒋经国的爪牙爆炸了22个炸 弹,各门各派的台独组织首组成了联合阵线,群众热切参与告洋状, 等等,才有蒋经国的不敢判施明德死刑。

    不是蒋经国先说“不过就是火把游行纪念国际人权日呗,不抓人了” 而是大抓特抓,把党外精英全部逮捕下牢,企图造成“2.28”镇压 那样的震撼效果;只是,在这之前,台湾的民气已张,民主运动不但 没有受到致命的打击,反而突飞猛进。

    不是蒋经国先说“你们可以自由组党了”,台湾人才开始组党,而是 先有台湾人的先写遗书再组党,而且那时蒋经国的儿子已经涉入了暗 杀江南的案件,而狱中政治犯家属则已经在选举中一再广获台湾人的 支持。

    ……

    蒋经国在诸多压力的面前最终决定不作为──不再镇压,不再关人、 ……当然是台湾顺利民主化的一个因素,但是把台湾政治改革的最大 推动力说成是“来自蒋经国”,过誉事小,误导事大。这有可能让中 国人在借鉴台湾经验时,忽视了最关键的一点:不是因为有了蒋经国 才有台湾的民主运动和台湾的民主化;而是因为有了台湾的民主运 动,才给一个最后接受民主的蒋经国的出现创造了可能性,从而有了 台湾的民主化。──蒋经国是民主运动的副产品,而非民主运动的推 手,更非主要推手。(《民主论坛》)

    我们认为,台湾人以小抗大的民主精神──这个民主精神正好是自由 的真谛──尽管遭遇美国的不满和尖刻批评,(他们的前国务卿奥布 莱特就在其文章里阐述过这个政策的所谓“抓小放大”的政策;对待 小的不民主国实行打击制裁;对于中国则处于怀柔政策,且使得对中 国的所谓“和平演变”随着历史的捉弄而付之东流)──却仍然法理 上,秉持了我们所言之美国之立国精神;他们实施的,也正好是这样 的以小抗大(抗英)的精神政策。台湾人的几乎是绝对的民主观,正 好在挑战美国的均衡战略。现在,美国正在不断遭遇这个挑战:是废 黜巴基斯坦的镇压和独裁政权,还是支持穆沙拉夫的反恐协美?是支 持朝鲜的废核讹诈,与之极权政权来往(甚至建交),还是坚持反对 这个流氓国家?是支持中共的经济发展,由此带来美国国家和美国消 费者的利益,还是象德国总理那样,坚持实行经济和价值观的统一? 所有这些,都是美国人面对历史和现实的政治选择和价值度量。没有 这个终极的考虑,台湾问题是不可能在观念上,得到简单澄清和完满 答案的。美国人现在企图玩弄价值模糊哲学,他们可以得逞于一时, 不能解释于永久。在返联和入联问题上,台湾人的民主和政治诉求, 已经无法在法理上,在自由民主的价值观念上,被美国人有效驳回, 因为,台湾人正好是采用美国的价值观,在反抗美国。

    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自立: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 刘自立:三权分立是唯一方法─和王力雄先生一商
  • 刘自立: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 刘自立:共产党为什么不改成私产党
  • 物权法,右派索赔和我家房产/ 刘自立
  • 刘自立:也谈高智晟是人不是神—和刘荻先生商榷
  • 刘自立:毛是文革最大异端 —反思李一哲大字报
  • 文革、人民和权利 ——对于某种人民概念的解释/刘自立
  • 刘自立:文革与人民—关于人民概念的解释
  • 刘自立: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 刘自立 :从人民革命到人民文革
  • 刘自立:“人民文革”说驳难
  • 刘自立:OSAMA/奥萨玛
  • 刘自立:你不可以杀人!-关于顾城
  • 刘自立: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刘自立:死人张春桥
  • 刘自立:北京又闹义和团?
  • 刘自立:酒仙杨宪益
  • 刘自立:和解的可能性和不可能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