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货币战争》引发争论,销量高达百万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在《货币战争》一纸风靡之后,攻伐《货币战争》现在相当流行。——张庭宾
    
     一,《阴谋论》——抹黑《货币战争》,以混淆事实视听,从而继续欺世盗利 (博讯 boxun.com)

    
    《货币战争》太真实了,揭开了金融寡头和他们的仆人们千方百计掩盖的真相。金融寡头其统治之所以成功高效,正是效仿了一姓之封建帝王家族驾御之道,这极少数人得以统御芸芸众生,靠的就是信息不对称,靠的是不对称游戏规则,靠层层深宫大院封闭真相和信息,对外一套冠冕堂皇道德规范他人,对内一套巧取豪夺损人利己。而当《货币战争》将这些种种虚伪屏障揭开之后,帝王的寝宫如同变成透明鱼缸,被大众参观一览无余,其信息壁垒和伪道德——一边蒙别人眼睛,一边掏别人口袋的优势也荡然无存,他们焉能不恼怒?对《货币战争》抹黑,就是给他们自己涂纸抹粉,给《货币战争》抹黑,也就是把他们被《货币战争》透明化的寝宫和密室重新漆黑。此类人典型攻讦说辞是《货币战争》乃“阴谋论”。
    
    二,倾覆信仰大厦,那些被金融寡头们驯化和洗脑的儒生们亦不容
    
    金融寡头们驾御天下之人,首先驾御天下精英,其高明之策是,他们广为布道的金融学,很少提到动机与利益驱动,《资本论》之类的利益分析法被他们束之高阁,而是反复强调现行的金融体系是人类智慧工公正自由的结晶,并引导精英们进入越来越复杂的所谓金融衍生品之中,进入超级计算机都难以计算的金融工程学之中。天下聪明学子,头悬梁,锥刺股,喜出望外地获得进入所谓现代金融学的门票,实际上是进入了一个最高明的金融迷宫之中,并在其中皓经白首。在此过程中,在反复被灌输中,类似四书五经般的所谓经典,逐渐僵化为某些人的信仰,很多人自觉不自觉地成为现行金融秩序的卫道士。
    
    卫道士有两种。第一种是那些非常聪明又自私的人,他们或多或少已看穿了金融游戏规则背后利益博弈的本质,并与寡头们交换金钱。金融寡头们对此种人很欣赏,并有足够的重金收买和雇佣他们,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自觉自愿地为守卫金融寡头的利益服务,并由此分一杯羹;另外一类是,他们由于被反复灌输某些理念,由衷地信仰那些所谓“自由金融市场”等教条,盲不知,自由市场只是强者剥夺弱者的自由。他们就像封建社会那些多年苦读四书五经的秀才们,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看成天经地义。有人质疑这些伦理,他们却不敢直面,因为他们过去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这些伦理已经成为其信仰,质疑它会导致信仰的大厦倾倒,而自身的价值也将随之付之东流。
    
    因此,他们甘愿成为鸵鸟,认为《货币战争》大逆不道,群起而攻之就不难理解。此类人攻讦的典型说辞是《货币战争》“狂悖不经,耸人听闻”。
    
    三,文人相轻的习俗超过了对真理的追求
    
    中国知识分子自古常有文人相轻的习惯。在一起总要争个谁高谁低,何况《货币战争》犹如“嫦娥一号”般拔地而起,为万众所瞩目,图书销量高达百万册,更何况宋鸿兵先生此前名不见经传,而且如此年轻,文笔和口才都是上乘之选,难免打破国内国际现有的金融话语权结构,难免为一些人所不爽,他们挑一些细枝末节,以“莫须有”的罪名来压低别人抬高自己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此类人对《货币战争》的典型攻讦是“抄袭取巧,哗众取宠”。
    
    在此种心态之下,他们看不到宋先生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发现金融寡头操纵千万人命运的蛛丝马迹后,历时十年,专心不二,在浩瀚史实中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像缜密的侦探工作一样,以极高的智慧,大胆猜想,小心求证,将历史的碎片一点点还原,付出了很多的心血和努力。
    
    四,当世浮躁“水煮”风气不会放过《货币战争》
    
    当今时代,“水煮”之风盛行,几百上千年前的《三国》、《水浒》、《西游》都被火锅麻辣烫式煮来煮去,“水煮”者借成功名士推销自己,赢得曝光率已见怪不怪,他们焉能放过正如日中天的《货币战争》呢?这些人可能昨天刚刚鄙夷一下《色戒》,今天就讥讽一下《货币战争》,好象不如此就不能显示其存在。
    
    当然,在《货币战争》的周围,也不光有攻击者,天下精英还是有大量富正义感,有良知,追求事实真相的人,他们虽然有的曾一度受到蒙蔽,有些已经在怀疑,《货币战争》一书石破天惊地颠覆了昔日的说教,松动了金融寡头虚伪伦理加诸于他们身上的精神枷锁,更有人从中找到了宝贵的印证。很多人说,《货币战争》让他们深受震撼,有的开始质疑和独立思考,有的以此为契机,更深刻洞察这个金融世界的本质,正是因为他们的口口相传,正是他们的交口称赞,也正是他们的严肃的讨论,《货币战争》才得以一纸风行;并将由他们的捍卫,这个时代不至于黑白颠倒。
    
    在给攻讦者画像之后,如果换一个思维角度,这些攻讦恰恰是对《货币战争》的赞扬,赞扬着它的几大功德。
    
    一,它大大地降低了金融寡头对金融知识的垄断权,社会公众前所未有地获得对国际金融规则的知情权和参与权。
    
    在《货币战争》以前,所谓金融学以其复杂干涩的语言,厚重吓人的书籍,深奥难测的模型,参数众多的公式等等,共同构筑了很高的深墙壁垒,社会公众中的绝大多数被关闭在深宫厚墙之外。惟有少数通过考试的精英方有资格入城,只有接受了城主的洗脑,并在脑门上盖了“合格”的章印后,仿佛才有资格说话,即使如此,他们也无法了解幕后最机密的决策。在那种极少数人最隐秘的谋划中,他们动用货币的力量,动用媒体操纵的力量,轻而易举地决定了城内城外无数众生的命运,轻而易举地将无数辛劳创造的大部分财富不动声色地掠为己有。他们靠的就是对金融知识的垄断。
    
    《货币战争》的第一个大功德正在于打破了这种垄断,其在金融领域的贡献犹如从繁体汉字变成简体汉字一般。在繁体汉字阶段,诗词歌赋以及其复杂的平仄规矩,使汉语成为少数儒生的特权,他们利用繁体汉字的门槛,遂由此演化出所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虚伪伦理,堂而皇之地剥夺体力劳动者的成果。自繁体汉字改为简体,国人识字率大大提高,愚弄蒙蔽难度大大提高;而今,《货币战争》正是起到类似作用,宋鸿兵先生用他那特有的通俗易懂文字,引人入胜的文笔,常识公认的道理,将那些过去非常高深莫测的话题,变庙堂之高为江湖之远,飞入寻常百姓家,人人自有评说权。这使得国际金融市场向真正的规则开放和精神自由迈进了一步。从这个角度而言,现在诸多非金融业内人士对《货币战争》的攻击,其实是对《货币战争》所解放出来的金融知情权的赞美!
    
    二,《货币战争》延续了《资本论》的神髓,是长期以来揭示金融寡头资本主义最深刻的书籍
    
    最难得的是,它不是通过艰深复杂的理论推导的,而是以最浅显的常理来发现历史证据的。这个常识公理就是:人绝大多数是自私的,天下熙熙皆为名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社会发展,金融演化,其根本的推动力不是道貌岸然的教条,而是利益博弈的结果,价值立场和利益取向才永远是最客观最真实的分析方法——在金融市场上,在各种强大的既得利益影响舆论,乃至控制舆论的情况下,永远不要轻易相信别人说什么,即使他发誓赌咒,而是要看他做什么,他所竭尽所能争取的游戏规则对谁有利,他所设计的金融制度对谁转移别人的财富最方便。如果用这种分析方法看《货币战争》,你会发现,尽管该书内容非常大胆惊人,但整个逻辑却非常合情合理,何况还都有相关史事可以佐证,而且作者还留下了出处索引。
    
    某些以“阴谋论”攻击《货币战争》者,其逻辑是非常荒诞的,什么是阴谋论?阴谋论的一个客观的表述是动机论,一个人只要所有行动,必然先有动机,为名为利为填饱肚皮都是动机,有了动机要去争取,资源有限而争夺者日多,就要博弈;有了博弈则必然出现力敌或智取,力敌演化为拳脚相加乃至枪炮战争;智取则演绎出人格折服、理论征服、舆论压服、乃至为对方设置机诈陷阱,其“最高境界”是国与国间,阶层和阶层之间兵不血刃的“货币战争”,而这种力敌和智取往往交织在一起。反过来说,否认阴谋论就是否认动机论,就是否认人性是自私的,而人性自私论是整个资本主义体系的基础,换言之,就是否定资本主义。由此可见,攻击《货币战争》阴谋论者,恰恰证明他自己源于阴谋论。
    
    三,《货币战争》打开了中华智慧精英挑战国际金融寡头话语垄断的想象空间
    
    伴随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华必定需要先崛起一个具有全球顶尖智慧的精英群体,对于西方最先进和隐秘的文明,他们不仅是学习者,还将是质疑者、挑战者和超越者,在诸多领域之中,他们已经在快速进步,然而在金融货币这个全球利益再分配的最核心领域中,在《货币战争》之前,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国人仍然大多在外围摸索,而《货币战争》一下子将其最核心的决策机制大白于天下,使得这些从不同方向不断探索前行的人们获得了宝贵的印证,可帮助中国立场的全球金融价值坐标系和全球顶级金融智慧洞察力更快趋于大成。
    
    四,《货币战争》给正被“请君入瓮”的中国一个及时的警钟
    
    《货币战争》出版的时刻,恰逢国际金融寡头对华布局货币战争的关键时期。这场较量在三年前已经开始,其主脉络一直围绕着人民币汇率和资本项目自由化进行,其目的是将中国诱导入自由浮动汇率制度中,这种制度被国际金融界正义人士称为“肮脏汇率制度”。其肮脏之处在于,作为主导货币国,可以完全不顾国家道义,可以通过操纵汇率和利率杠杆,通过诱导或逼迫目标国本币大幅升值,不断加息,自己反而不断贬值,不断减息,调动逐利热钱涌入目标国,导致该国流动性泛滥,极度膨胀其股市、楼市等资产泡沫,并在达到最高峰的时候,大肆做空目标国资产价格。主导国货币同时大幅升值加息,热钱大量外流,目标国货币大幅贬值。热钱再回头非常廉价地狂购目标国资产。宋鸿兵先生形象地将之称为“剪羊毛”。
    
    作为国内一名资深财经媒体人,在过去三年中,我非常真切地感知,在对中国的肉麻吹捧和利用暴富神话激发国人贪婪的掩盖下,货币战争早已开始,并且本人就一直坚守在捍卫国家和民众财富的舆论最前沿。在2005年、2006年两年中,我们还勉强能与热钱舆论打个平手,这两年的人民币升值幅度也在基本合理的3%;但进入2007年,我们已经明显感觉到力不从心,国家某种程度上正被诱导入人民币加速升值和不断加息的通道,胜负的砝码已经开始向热钱一方倾斜。恰在此关键时刻,《货币战争》横空出世,并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广泛的传播,引起社会方方面面的热切关注,用此书映照现实,它是何其清晰!何其透彻!让操纵热钱的金融寡头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为中国在打赢了1997年香港联系汇率保卫战之后,续而打赢2008更全面立体货币战争,做了最好的舆论准备。
    
    因此,围绕《货币战争》一书的攻讦和捍卫,绝不是简单的学术之争、意气之争,而是在这场“货币战争”剥夺与反抗中的话语权制高点争夺战,是捍卫国人改革开放以来积累的十万亿财富的先锋之战,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道路上的金融舆论前哨战。这一战关切到每一个中国人的切身利益,如果我们不能对此有清醒的认识,受到热钱及其舆论的捧杀和鼓惑,被请君入瓮,我们必将为眼前的贪婪和短视付出极大的代价!
    
    这一战你和我没有退路,每一个不愿在国际金融寡头剥削或施舍下过活的中国人都没有退路。因为尽管他们衣冠楚楚,但他们已准备好迷幻药,令国人在虚幻财富盛宴中醉倒,而当醒来之后,会惊讶的发现,他们已冠冕堂皇地成了你的财富主宰,而你已经无力挣扎回击!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