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有形之贿"与"无形之贿"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10日 转载)
    民主论坛首发
    
     说到"受贿",不消说就是收受别人的金钱礼物。这种事,虽然都是"暗箱操作",私相授受,但皆因是有物有形,"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所以汉代的杨震,别人深夜给他送来金钱,并说"此事无人知道",但杨震却坚决不收,还留下了那句"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何谓无知?"的话,传为千古美谈。然而另外有一种"受贿",除了你自己的良知被玷污,别人恐怕还很不易发现形迹,于是我便姑且将其称为"无形之贿"。 (博讯 boxun.com)

    
    近读闻一多先生的诗集《死水》,其中有首诗题为《静夜》诗中写道:
    
      这灯光,这灯光漂白了的四壁;
      这贤良的桌椅,朋友似的亲密;
      这古书的纸香一阵阵的袭来;
      要好的茶杯贞女一般的洁白
    
      ……
    
      这神秘的静夜,这浑园的和平,
      我喉咙里颤动着感谢的歌声。
      但歌声马上又变成了诅咒,
      静夜,我不能,不能受你的贿赂。
    
    乍一看,真有点弄不懂,这"静夜"怎么会给你"行贿"呢?接下去诗人是这么说的:
    
      "如果只是为了一杯酒,一本诗,
      静夜里钟摆摇来的一片闲适,
      就听不见了你们四邻的呻吟,
      看不见寡妇孤儿抖颤的身影,
    
      ……
    
      幸福!我如今不能受你的私贿。"
    
    这最后一句画龙点睛,掷地有声的语言,充分表达出了一位公共知识分子的操守、良知与道德底线。是的,谁都希望自己有一份好的工作,舒适的生活、工作环境,一个幸福的家庭。然而当你有了这一切以后,你是否还关心别人,关心这个社会中那些弱势者的命运。有的人当他自己还处于弱势,甚至被"专政"压迫之时,他也会"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要求变革社会的不公。然而当他地位一变,或有了一官半职,或"先富了起来",乃至居庙堂之高,成为有"身分"的人物,从此,过着食有鱼,出有车,住有豪宅,伴有"小蜜"的"幸福"生活后,他便终日只会唱着"感谢的歌声",乃至赞歌颂词,再也听不见"四邻的呻吟","看不见寡妇孤儿抖颤的身影,"装聋作哑,还美其名为"知足常乐"。
    
    更有甚者,他还会利用自己的"身分"、"地位","名人"、"学者"之类的头衔,向权势者和富人,频送秋波,卖乖讨好。以各种奇谈怪论来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民工讨不到工资,要去跳楼自尽,他说是"跳楼秀",是"扰乱社会秩序"应予惩处;他说中国的腐败"并不严重",甚至"发现"西方国家比中国严重得多;当人们对那些白"收"起家,侵吞国有资产,一夜暴富且为富不仁者,提出谴责时,他又说"你这是仇富心理",人家盘活了企业,该"多劳多得";人尽皆知农村穷,农民苦,他却独具"慧眼",查觉出农村人的"幸福感"比城市人高得多;还有一位在1957年以言获罪当了20多年右派的先生,在获得"改正"并重新当官后,于是"人一阔脸就变",竟然利用自己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价,异想天开提出要制定所谓"惩治汉奸言论法"。虽然他热脸贴着的是冷屁股,"上面"没人拿他的话当回事,"下面"则招来笑骂如潮,最后成了"猪八戒照镜子──两面不象人";此外,还有什么"建议"外地人在北京居留需要准入证;说户籍城乡二元制有利于社会治安;认为对"高知",博士不必实行计划生育,可以多育多生;甚至说还要再提高学费穷人才上得起学……等等,等等。无一不是在向富人,权贵献媚,视弱势群体利益如无物。至于什么中国国情不宜实行民主,实行民主就要乱,法治不如人治的效率高等等之类的"新思维"更是"美"不胜收。
    
    这种人你一时恐怕也很难查出他究竟收了谁的多少贿赂,但却是为自己的既得利益出卖了良知。为了维护其既得利益,公然颠倒黑白,淆乱是非,为丑恶、落后辩护。这种人的道德,良知(如果说还有道德,良知的话),比起贪官来,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伟:法院要廉政,不要"垂帘听政"
  • 严家伟:润物细无声-默克尔访华的一点启示
  • 严家伟:"涨声"响起来,我只有忍耐
  • 严家伟:炫耀罪恶,罕见的无耻-看北师大女附中与宋彬彬的丑态
  • 严家伟:赵忠祥能"宁丑勿媚"吗?-写在赵又出新书之际
  • 严家伟: 欺负弱者,可悲的刻薄
  • 红十字下的罪恶/关中禾、严家伟
  • 严家伟:映日荷花别样红-贺老友铁流有这么好的女儿
  • 严家伟:" 爱国 "愤青的丑恶表演-女足世界杯观后
  • “严打”中被处死的同性恋者/严家伟
  • 严家伟: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棍”重来
  • 严家伟:徒劳的借机吹捧
  • 严家伟:你要“右派”忏悔什么?— 与司鹏程先生商榷
  • 严家伟:曹聚仁的道德底线何在?
  • 严家伟:一本“短命”教科书引发的思考
  • 严家伟: 我的一首“批毛”诗
  • 大陆民谣(二首)/ 严家伟 搜集整理
  • 酒不醉人人自醉,乔总经理被"双规"/严家伟
  • 五.一黄金周景区门票提价,领导"免费午餐"/严家伟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