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有趣的标点符号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4日 来稿)
    
     (四川) 严家伟
     (博讯 boxun.com)

    我们今天看书报写文章都离不开标点符号,在读、写中几乎是不可或缺了。但这个东西并不是我们的“国货”,它不仅是“舶来品”,而且是“全盘照抄,照搬西方的那一套”,并无一点“中国特色”。所以上世纪初刚在书报上使用白话文和标点符号时,守旧的先生们一个个痛心疾首,恨得咬牙切齿,大骂这破坏了中国的传统,不适合中国的国情。如果今天还有人发这种高论,大概是要让别人笑掉大牙的了。
    
    由于过去没有标点符号,一段诗文,不同的念法就可能产生不同的歧义。于是有趣的事情也就接踵而来了。唐代诗人杜牧的《清明》一诗大家都是耳熟能详的: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如果没有标点符号,我就可以这样读:清明时节雨 纷纷路上行 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 有牧童 遥指杏花村。
    
    前面是问哪里在卖酒,后面就是问哪里有放牛娃了。据说清代乾隆皇帝叫大学士纪晓岚在他的御扇上题诗一首。纪就给写了一首唐诗在乾隆的扇子上。那是王之涣的《凉州曲》: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这位大学士那天不知是哪根神经短了路,把第一句末尾一个“间”字漏掉未写上。写完又未检查就交给了皇上。乾隆一看,这怎么写的?便问纪晓岚“把你写的读给朕听听”。纪接过来一看,知道惹下大祸了。封建时代这叫“欺君之罪”,可以杀头的。好在当时没有标点符号,纪大学士人又聪明便说“微臣写的是一首词”,接着便念道:黄河远上,白云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引得乾隆哈哈大笑,明知他是胡扯,但念其才思敏捷,而且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平日和领导的关系也不错”,所以便笑过了事。
    
    另一个故事是说过去有个富翁,极其吝啬,又想儿子金榜提名,又舍不得花钱请塾师教儿读书。比如人家一年付老师二十两银子,他只付十两,伙食又开得差极了。所以谁也不愿去应他的聘。后来有个穷秀才,自告奋勇去说“我不要钱,有饭吃就行了。你不相信,我们先下合同文书好不好?”。富翁大喜。于是秀才便在合同文书上写道:“无鸡鸭也好 无鱼肉也好 青菜萝卜断不可少 一个学钱我都不要”。富翁高兴极了,马上就双方画押签字定了下来。谁知上课第一天,就向富翁提出抗议说他伙食太差了。富翁说“咱们立有文书为凭你吵什么”?于是把文书拿出来念了一遍。秀才大叫“你不通文理,错,错,错!听我念给你听:无鸡,鸭也好;无鱼,肉也好;青菜萝卜断不可,少一个学钱我都不要。就是说钱不给够,少一个也不得行”!富翁无奈只好认账。
    
    当然,这是笑话。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却有这么一件真实有趣的事。当时有个文人叫易君左,写了一篇小品文题为《闭话扬州》,对扬州的风土人情及扬州地方语都说了些俏皮讥讽话。引起扬州人不满,群起而攻之。于是有人出了个上联,征求下联。上联为:
     易君左闲话扬州,引起扬州闲话易君左矣
    如果后面半句不加标点,就是平铺直叙此事,无褒无眨;如果后半句加个逗点“引起扬州闲话,易君左矣”。意思就是说你“易君”(易先生),“左矣”,按中国传统的标准,“右”才好,“无出乎其右”,就是说没有比他更好的了,而“左”是不好,比如“左道旁门”,就是现在说的邪教,官员“左迁”就是被贬官撒职了。所以“易君左矣”,就是说易先生你这事太做过份了,没做好,引起人家不满。所以这个下联必须要有这种二意双关的话。结果有人给对得很漂亮:
     林子超主席国府,连任国府主席林子超然。
    与上联一样,这个下联的后半句也是一个逗点就会转为另一层意思。林森,字子超。当时连续担任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席,是名义上的国家政府首脑。但实际上中国当时的一切军政大权又都掌握在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之手。所以如果说“连任国府主席林子超然”,那意思就只是“连续担任国府主席的是林子超嘛”;但若在“国府主席”后加个逗号,后面的“林子超然”,其意即为“林先生(林子)你这个主席真当得潇洒超脱,可置身事外啊”!实则是说林森这个首脑是有名无实,一切大权都被蒋氏一人独揽了。这是对蒋氏独裁掌权的讥讽。这一个逗点,“点”出了好深的一层意思啊!但当时如此“含沙射影”攻击国家最高领导人的话,却并未招来什么风波,登出下联的报纸,既未被停刊,整顿,查封;拟联的作者也未被点名批判为“恶毒攻击”伟大领袖。当然更没有谁因此当了“右派”什么的。
    
    所以走笔至此,我想起曾有人说过,国民党蒋氏执政,是有独裁之弊,但民主还是属于“多与少”的问题;等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民主在中国就是属于“有与无”的问题了------真是多么深刻的见解啊!
    
    2005年1月初稿,2007年10月二次修改定稿。
    
     (2007年12月23日首发《民主论坛》)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伟:《色. 戒》的大陆版----“美男计”
  • 严家伟:我反对仇视美国
  • 三个“右派”的故事/严家伟
  • 严家伟:你是人民的“公仆”还是百姓的“公主”?
  • 严家伟:"有形之贿"与"无形之贿"
  • 严家伟:法院要廉政,不要"垂帘听政"
  • 严家伟:润物细无声-默克尔访华的一点启示
  • 严家伟:"涨声"响起来,我只有忍耐
  • 严家伟:炫耀罪恶,罕见的无耻-看北师大女附中与宋彬彬的丑态
  • 严家伟:赵忠祥能"宁丑勿媚"吗?-写在赵又出新书之际
  • 严家伟: 欺负弱者,可悲的刻薄
  • 红十字下的罪恶/关中禾、严家伟
  • 严家伟:映日荷花别样红-贺老友铁流有这么好的女儿
  • 严家伟:" 爱国 "愤青的丑恶表演-女足世界杯观后
  • “严打”中被处死的同性恋者/严家伟
  • 严家伟: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棍”重来
  • 严家伟:徒劳的借机吹捧
  • 严家伟:你要“右派”忏悔什么?— 与司鹏程先生商榷
  • 严家伟:曹聚仁的道德底线何在?
  • 严家伟:一本“短命”教科书引发的思考
  • 严家伟: 我的一首“批毛”诗
  • 大陆民谣(二首)/ 严家伟 搜集整理
  • 酒不醉人人自醉,乔总经理被"双规"/严家伟
  • 五.一黄金周景区门票提价,领导"免费午餐"/严家伟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