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这是什么话”?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7日 转载)
    
     (四川) 严家伟
     (博讯 boxun.com)

    “这是什么话”,是1957年“反右”运动中,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中央的喉舌《人民日报》开设的一个专栏。此专栏中专门摘登一些当时被认为是最典型的“右派”的“反动言论”。谁的言论一旦“有幸荣登”此专栏,那此人就笃定是大右派,极右份子了。比如什么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葛佩奇,黄万里……都曾“栏”中有名的。近日在一友人家作客,此君是位有心人,有一本剪报,剪贴下了若干年前许多报刊上的资料,文章,并详细注明了出处,日期。使我大饱眼福之馀,深感兴犹未尽,于是愿将其部份内容在此公诸同好,以便“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为叙述方便,兹以阿拉伯数字将其编号分列于下:
    
    1.“他们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的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其实在民主制度下才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
    2.“单说英美吧,英美是民主国家,这是人人公认的。英美人民有各种民主权利。为了国际的地位,必须从保障基本的民主权利开步走。恐惧是懦夫,疑虑是自私,反对便是倒行。我们再度呼吁,保障人民的基本民主权利。”
    3.“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化一下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当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啊!”
    4.“现在是非变不可了!但如何变呢?换句话说我们一切要民主,我们一切制度,政策以及其他种种,都要向着能配合世界转变上去改造。”
    
    你说上面这些话算不算“极端反动”的“极右”言论?当年我在人民日报的那个《这是什么话》的专栏里,还没有看见过哪个右派份子敢这么“嚣张狂妄”呢!就是在今天,哪个报刊,哪个编辑,敢把有这些话的文章刊发出来?那不是“精神污染”,不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言论,甚至“妄图颠复”什么什么的“罪行”才怪!然而当我告诉您这些话不但不是“右派份子”讲的,而且是最最革命的“左派革命人士”的“至理名言”您会不会感到惊奇呢?下面我就按阿拉伯数字顺序告诉您,这些言论的出处:
    1. 《新华日报》1939年2月25日;
    2. 《新华日报》社论1944年2月1日;
    3. 《新华日报》1945年1月28日;
    4. 《新华日报》1945年4月8日。
    
    啊!新华日报,全是代表伟大的党当年发出的声音啊!下面我们再来看看这些话:
    
    1.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设,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
    2.可见民主和言论自由,实在是分不开的。我们应当把民主国家先进的好例,作为我们实行民主的榜样。 (《新华日报》1944年4月19日)
    3.统制思想,以求安于一尊;箝制言论,以使莫敢予毒,这是中国过去专制时代的愚民政策。这是欧州中古黑暗时代的现象,这是法西斯主义的办法,这是促使文化的倒退,决不适于今日民主的世界,尤不适于必须力求进步的中国……言论出版的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要件,没有言论出版的自由便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不民主便不能团结统一,不能争取胜利……新闻自由,是民主的标帜,没有新闻自由,便没有真正的民主。反之,民主自由是新闻自由的基础。没有政治的民主而要得到真正的新闻自由,决不可能。 (《新华日报》1945年3月31日)
    4.要真正做到出版自由,必须彻底废除现行检查方法。 (《新华日报》1945年6月26日)------(这句话真有点象是专门针对中宣部和新闻出版署讲的一样----笔者注)
    
    这些文章中的论点,虽然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但是我们今天读起来,仍然感觉到是那么的亲切,中肯,那么的有理有据,那么的崇高伟大,那么的正气凛然,令人震奋不已。任何一个有正义感和良知的人,我相信都会唤起他“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激情。难怪当年的烈士们,可以在慷慨悲歌“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中,从容走向刑场。不正是这些崇高伟大的理想在支撑和鼓舞着他们去舍生取义吗?然而革命胜利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已快六十年了,可是政治民主和新闻,出版,言论自由在中国仍然还如镜中花,水中月般的遥不可及。更有胜者,如1957年的右派诸君(包括笔者在内),不过吞吞吐吐,转弯抹角说了当年新华日报,解放日报中崇论宏议的十分之一的意思,便招来灭顶之灾,批斗,管制,劳教,劳改,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直到今日,侥幸者,得到一纸“嗟,来之食”般的《改正通知书》,当个“改正右派”就算福大命大的了。而倒霉如我者,连个“改正”也不给,古稀之年还得四处奔波与卖文求生。还有比我更倒霉的,就是那些夹边沟,清河农场,中川铁厂,415信箱,沙坪农场......中的饿殍冤魂。到了“文革”,人家根本没有谈民主,自由,或谈了一下“出身论”,或质疑了一下毛打倒刘少奇,或对林彪稍有微词,如遇罗克,张志新,李九莲,王申酉……哪一个不是热血青年,正直之士?便惨遭杀害。这和当年新华日报中那些振振有词的理论和要求,相距何止十万八千里。尤其叫人哭笑不得的是,今日那些不愿和反对实行新闻,出版,言论自由,害怕实行民主政治改革的权势者,其种种借口,歪理,托词,就是当年新华日报加以痛斥的观点。如什么“民众素质低”,中国国情不能照搬西方民主之类,简直就象站在当年国民党的立场和新华日报唱“对台戏”一般。莫非“风水轮流转,河东转河西”了吗?
    
    所以我最希望的是,把新华日报当年的那些观点,写进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十八大的决议中去!而最担心的是,不要有一天,新华日报上的那些话被放进人民日报的《这是什么话》的专栏中去了!
    
     2007 年12月完稿。 (2007年12月26日首发《中国观察》)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伟:有趣的标点符号
  • 严家伟:《色. 戒》的大陆版----“美男计”
  • 严家伟:我反对仇视美国
  • 三个“右派”的故事/严家伟
  • 严家伟:你是人民的“公仆”还是百姓的“公主”?
  • 严家伟:"有形之贿"与"无形之贿"
  • 严家伟:法院要廉政,不要"垂帘听政"
  • 严家伟:润物细无声-默克尔访华的一点启示
  • 严家伟:"涨声"响起来,我只有忍耐
  • 严家伟:炫耀罪恶,罕见的无耻-看北师大女附中与宋彬彬的丑态
  • 严家伟:赵忠祥能"宁丑勿媚"吗?-写在赵又出新书之际
  • 严家伟: 欺负弱者,可悲的刻薄
  • 红十字下的罪恶/关中禾、严家伟
  • 严家伟:映日荷花别样红-贺老友铁流有这么好的女儿
  • 严家伟:" 爱国 "愤青的丑恶表演-女足世界杯观后
  • “严打”中被处死的同性恋者/严家伟
  • 严家伟: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棍”重来
  • 严家伟:徒劳的借机吹捧
  • 严家伟:你要“右派”忏悔什么?— 与司鹏程先生商榷
  • 严家伟:一本“短命”教科书引发的思考
  • 严家伟: 我的一首“批毛”诗
  • 大陆民谣(二首)/ 严家伟 搜集整理
  • 酒不醉人人自醉,乔总经理被"双规"/严家伟
  • 五.一黄金周景区门票提价,领导"免费午餐"/严家伟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