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冉云飞:奸商史玉柱的大跃进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8日 转载)
    
    作者:冉云飞
       陈凯歌拍了《无极》,遭到胡戈的另类批评,其批评的片子《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其收视率肯定远高于原本。这就像一部小说看的人很少,人们却由此喜欢上批评家,那个小说家难免要喊冤。于是还算聪明的陈凯歌(参看其自传《少年陈凯歌》。许多中国导演根本无什么文化,这两字说起来很迂,但这是事实描述,你看黑泽明、波兰斯基、塔尔可夫斯基写的自传,你就会知道中国的导演会多没水平,当然像李安一样的华裔例外)却偏要中圈套,要与胡戈打官司,让所有看好玩的人以及维护批评与言论自由的人,都大跌眼镜。这实在是狠狠地糟践了自己,让人们来了句“为人不要太陈凯歌”,因而“臭”遍华文世界。 (博讯 boxun.com)

      陈凯歌为何因别人的模仿性批评而迷失呢?其根源在于对当今民主自由普世价值观的迷失,即言论与批评的自由,是公民不可让渡的权利,敢与这样的普世原则叫板,敢向人类的普世原则挑战,即便在中国这样尚未得民主自由甘霖的专制国度,也会遭到还在受专制奴役的大众的普遍反感与嘲弄。中国的老百姓不奢望你作民主自由的斗士,但对你作为名人居然不遵守不知晓民主自由的小常识,那是深感不满乃至觉得可笑的。同理,在中国做一个商人,大家都知道你肯定与专制者与官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你的第一桶金第N桶金都可能不太干净,但中国的老百姓一样有惊人的理解能力,有一样无可奈何的宽容。他们也知道你作为商人被绑在这样制度之上,你要盈利,难免有妥协与勾结,老百姓也理解你。但你总要做得不要那么露骨。现在倒好,这个史玉柱,从卖那种把你的脑袋洗白的“脑白金”开始,被人们逐一识破,从而退出市场。现在他又利用网络重新崛起,把网络游戏变成一个“人民币游戏”,搞成暴力教学的课堂,和平在这款游戏里居然是可耻的,你说这样的史玉柱的确很勇敢,为了挣钱,不惜以人们普遍的智商和人类共同向往并遵守的价值观作对,疯狂揽钱之心,其贪得无厌之状,真是一位不择手段开创金钱道路的司马昭。在这个社会,我们老百姓不需你唱高调,天天说企业家的社会责任,让你向比尔盖茨这样的人学习,因为中国与美国相比烂得多。比尔盖茨作为商人的好,固有自己的因素,但美国文化的好与美国制度的约束,使其变得更好。但中国再烂,这个国家的制度就适合你史玉柱这样的烂混,你也还是应该掩着点,露骨地展示自己骨子面的坏,利用这样的坏招来赚钱,这似乎有挑衅民众普遍智商的嫌疑,也有故意把人性的恶放大扩散的客观后果,史玉柱完成了用脑白金骗钱到现在用《征途》游戏公开抢钱的蜕变,真可谓“史玉柱大跃进”,史玉柱作为神经奸商的本质袒露无遗。为人不要太陈凯歌的口头禅,现在应该转赠一副给史玉柱:为人不要太史玉柱!
      为什么说史玉柱是神经奸商呢?说其神经,那是因为他的管理理念及精神支柱,便是毛泽东思想和军事管理理念。这当然不是史玉柱的独特爱好,嗜毛之癖的商人在中国不是少数。因为他们都迷信管理上的极权,迷信声东击西似的坑蒙拐骗,迷信兵不厌诈式的广告宣传,迷信借势发力(毛是借日本侵略中国而壮大自己,从而发国难财而得鼎)的发国难财(与贪官勾结把国有资产骗掉,便是发国难财),迷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之迷信金钱万能。所以许多中国人商人的管理手册遍布毛话语,许多中国商人的办公室挂着毛像(有点像避邪的赵公元帅意味),许多商人讲话中充斥着毛式没有逻辑、只有霸道的气势,这就是许多中国商人的精神资源。这样的精神资源在主宰着许多中国商人的实际运作与精神生活,你能指望他在做企业管理与商业运作时,有什么社会责任感吗?有什么商业伦理底线吗?你去这样指望就是高看他们。这就像以极权为旨归,以毛的思想为精神内核的中国官方,你能指望他推进民主自由之改革吗?这实在我们缘木求鱼的非份之念。这种糟糕的管理理念及经商行为,在中国大行其道,一方面有我们中国传统文化,另一方面有我们制度的原因。我们这样的制度就是鼓励史玉柱这样没有企业家责任和商业底线伦理的人得势,结果在很大程度极大鼓励了这样的商人像蝗虫一样诞生,使得整个中国虽然商业有所起色,物质稍有丰富,但其道德之沦丧,人心之贪念,信仰的缺失,其灾难性的后果都是空前的。像史玉柱一样与中国专制内核表里如商人一多,他们当然会发掘出极大的能量,毛式精神资源就像一条大河源头就是混浊不堪,你怎么能指望他有清澈的江水?史玉柱们以这样的精神资源为榜样,必然在疯狂揽钱上变得神经质,像一个刚从精神病院逃跑出来的病人。像史玉柱这样由混浊的精神资源引导,由专制的价值为底里的商人,最终只能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神经奸商。
      争取利润是商人的职责,没有谁要把他们骟成一个假装没有欲望的雷锋。但盗亦有道,商人也有商人的底线伦理和社会责任。中国文化在纸面上不重视商人,所谓重义轻利,其实中国人对欲望的追求与贪婪,不亚于任何一个民族。这便是我们传统文化装逼卖傻的地方,既当婊子又立牌坊,自己分明是个无恶不作的极权统治者,却说自己为人民服务。这种不高明的欺骗却因文化装潢可以一代一代地得逞,这也是史玉柱这样的商人发神经,从而发奸致富的皇天厚土。我这里说史玉柱是真正的奸商,不是一时意气的道德酷评,更不是说他投资倒把,不是说他太热爱利润,这些都是他应该得去追求。我只是说他追求这些东西时的手段太过恶浊,以至于丧失了商业底线伦理与企业的社会责任。据《南方周末》一篇叫《系统》文章的报导,其游戏疯狂鼓励人们的赌博心理、开发人们的暴力潜力、违背热爱和平与追求民主自由的普世原则。这一切虽然只是有在游戏中,只是在虚拟世界,但大家要知道,虚拟与现实世界的勾连比我们想像的还要紧密。在虚拟世界里逐渐形成一套金钱万能、暴力第一、和平可耻、专制有理等理念,便会反过来作用于人们在现实生活的行为,这一点无论从实例还是心理学都可以得到充分的解释。一个追求利润到疯狂利用人性的弱点与恶劣的一面,大赚其钱,这就像卖毒品一样利用人性的弱点赚钱一样,是不可被一个文明的社会所接受的。这样的奸不是小奸,是真正的大奸。这样的奸,不只是金钱之奸,而是把玩家整个儿弄废的奸。这样奸,可谓另一种“更高境界”的奸商。
      最不可思议的是,史玉柱对中国一些恶霸官员(重庆彭水、安微五河、陕西志丹、河南孟洲、山西稷山、山东高唐等)的学习和对最高当轴对言论自由的压制的模仿,真正到了领会他们神髓的地步。《南方周末》的《系统》一文一出笼,各大网站即被删,《南方周末》被他“疯狂独购”,好让众多的民众与玩家,不知史玉柱卖的那壶药,好让他们沉溺其间,继续骗钱。史玉柱不仅打压媒体言论,而且其《征途》游戏系统,竟然不许玩家不战而响应和平,因为不战不买装备,玩家不会投入更多的钱,这样一来他们就会受到损失,所以他们的游戏特别提倡暴力。提倡暴力之外,更绝的是,他们把反对《征途》这款游戏的系统的玩家,投进他们那系统里虚拟的监狱,不让别人发声,这样的游戏在倡导一种什么样的价值观,还不是一目了然吗?也只有在中国这样的专制国家与非驴非马的二尾子市场,才能这样的怪胎。西方游戏界的自我设限,公测里对游戏沉溺度以及玩家心理的影响的估评,在他们这里是不适用的,他们巴不得玩家一个猛子扎下去直到淹死,他们才大喊痛快,当然痛的是玩家,快的是史玉柱们一样的奸商,因为彼时他们已经盆满钵满。史玉柱真是一位把人性之恶做了家的“政治经济学”商人,是一个神经奸商之巨鳄(恶)。2007年12月27日9:09分于成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7)
  • 天涯冉云飞和傅熹人关于《“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天涯冉云飞:要宽容但决不纵容!
  • 天涯冉云飞:“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冉云飞:“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6)
  • 天涯冉云飞:用一群死人搞活一具木乃伊
  • 天涯冉云飞:民族的多重耻辱:纪念南京大屠杀七十周年
  • 冉云飞:冉氏年终评选之一:中国最差的十个地方政府!
  • 天涯冉云飞:国共内战时期标语举隅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
  • 冉云飞:惨烈的洗脑大学“华北革大”
  • 冉云飞:三年大灾难时期的食物
  • 冉云飞:纪念克拉玛依大惨案13周年
  • 国军抗战何罪之有?冉云飞强烈抗议天涯当局删帖
  • 冉云飞:胡适论义务教育
  • 冉云飞:中国出了个钉子户(图)
  • 冉云飞:请官员学会说人话
  • 冉云飞:高考“做”文50年(图)
  • 冉云飞: 十七年生死永难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