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墙外桃花墙内血,一般鲜艳一般红—"反右"50周年的海内外媒体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4日 来稿)
    
    
     (博讯 boxun.com)

    可以毫不夸张的这么说:2007年的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如同1957年"反右"那场中国政治生态的大灾难一样,在现代史上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2007年的这"一笔"却更多的是留在中国大陆以外广袤的时空里。不过正如"新闻无国界"一样,历史也是无国界的,所以它必将彪炳于中国和世界的史册。
    
    还在2006年,中国的知识文化界就已经有不少人把纪念1957年"反右"这件事提上了议事日程。国际上一些知名的大媒体,也在纷纷议论此事。除了互联网上的电子刊物如《观察》、《人与人权》、《民主论坛》、《民主中国》……外,伦敦BBC广播电台,也制作了专题节目,电话采访了包括笔者在内的一些当年的"老右"。相形之下在中国大陆却在继续害着"集体健忘失语症",显得格外冷清(也许在人家看来,就叫"稳定"或"和谐"吧)。但也有个别大胆的媒体,却在石头般的夹缝中绽放出一两朵小花。例如在一家名《新视野》的刊物上,刊出了关于回忆包括1957年反右运动在内的征文启事。更不容易的是公然出了一期专辑。如果孤陋寡闻的我没记错的话,这在中国大陆应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我也拜读了一下这一专辑,可以看得出虽然都是在"党的领导下",经过严格审查的"产品"。所以文章的风格都是非常"温良恭俭让"的"蜻蜓点水"式的回忆。其中只有少数人的作品,似乎出了点"格",例如四川陈智忠先生的《苦难岁月》一文中,提到了四川中川铁厂劳教队,饿死人的事,其中还提到一名留美的博士也于此成了饿殍,具体人名却被略去。陈先生还在文中提到他在"反右"和大跃进后的1960年为劳教队出差外出购物,看到当时中华大地上入夜后是"千里无灯火,千里无人声,千里无鸡呜,千里无犬吠"的死寂景象。这样的文章,没被主编"毙"掉,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了。而不知趣的我,把拙作《来自中国古拉格群岛的报告》,虽然"梳妆打扮"了一下,换了个不那么犯讳的标题《对改造思想说:不!》投寄了去,最终肯定是给"毙"掉无疑。后来此文首发于《观察》。此外在北京市通州区一家名为《世纪瞭望》的杂志上,我也看到过一位署名大概是什么"河北诗丐"的作者,写了一篇采访两个"右派"的文章。这两个"右派"真有趣,一个堪称思想已"改造好了"的,他成天乐于并忙于为"夕阳红"专栏写歌功颂德的文章;另一个好象认为自己1957年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大丑事似的,"诗丐"刚一提及,对方就"差点翻了脸",不愿再说。这样来"回忆五七反右",很明显要告诉人的意思不外乎是:当年的"右派"不是已被"改造"好了,就是已经"低头认罪"了。"反右运动"是"正确伟大"的,恐怕连"扩大化"也是不存在的。该刊的编辑单月红小姐,在信中对笔者说,他们刊物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发掘和抢救"有关"老右"们的资料,并希望笔者(她已知道我曾是"老右")照"诗丐"的模式给她发稿去。我看了她的信,真是啼笑皆非。当然,如果这样来"发掘和抢救"五七"反右",我相信官方是乐见其成,也绝无任何风险,但危险的是自己拍卖了良知。
    
    和大陆的这样的"集体失忆"与万马齐喑的情况相反,在海外的传媒上当然是另外一番情景。尘封多年的历史真象,象泰坦尼克号一样,从历史的深海处被"打捞"上岸得以重见天日。这才使人们看到"夹边沟"的悲剧,只不过是冰山的一角,而4.15信箱,清河农场,中川铁厂,沙坪农场,会东铅锌矿,石棉厂……神州大地哪里没有类似的"样版"?万里山河何处没有"右派"的冤魂?而这些人又是那样的无辜,多少人是那样的风华正茂,多少人是那样的才气横溢,只是为了一篇小说,一首诗,一本日记,几封信件,一篇文章,一点不同的意见,还是领导动员人家讲的,一夜之间,便从同志朋友,变成了牛鬼蛇神,阶级敌人。不但不允许申辩说明,一棍打死,万劫不复,而且株连妻子儿女,老父老母,一人遭难,全家当诛。时至今日,既无人出面认错道歉,也不予妥善解决,好象别人活该,你是永远正确,亘古至今哪有这么不讲道理的?
    
    所以接下来便是要讨回公道,给予平反索赔,61位右派网上一呼,短时间内便有两千多人签名认同和支持。这在1949年后的中国也是前所未有的壮举。同样使人感动的是2007年终于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其他地方以及香港等地都相继召开了关于"反右"运动的学术讨论会。五十年来第一次把中国的"反右运动"变成了一个世界性的研究课题,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现代史上,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篇章。所以要想把"五七反右"用失忆忘却加以永远"冷处理"是行不通的,而"河北诗丐"逢迎讨好式的肆意歪曲更只能遗为笑柄。1957年"右派"这个群体的名字正如金钟先生所言,她是中国民主的先锋,历史将用金字把她刻在中国的民主纪念碑上;她也将象鲜艳的桃花一样盛开在全球民主世纪的春天里。虽然这一切在今天中国国内看来似乎有点遥远,但正如中国有句俗话说的那样"墙内开花墙外香"。今天,国内之花尚未盛开,却已飘香海外,足见其强大的生命力,当年右派群体用青春,生命和鲜血培育,浇灌的民主之花已经首先在海外展现出了她的芳姿,因而盛开在中国大地的时光也就指日可待了。
    
    "墙外桃花墙内血,一般鲜艳一般红"------谨借此诗句告慰先我们而去的"右派"朋友们的在天之灵!
    
    2008年元旦完稿于戎州
    
    ──《观察》首发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伟:“这是什么话”?
  • 严家伟:有趣的标点符号
  • 严家伟:《色. 戒》的大陆版----“美男计”
  • 严家伟:我反对仇视美国
  • 三个“右派”的故事/严家伟
  • 严家伟:你是人民的“公仆”还是百姓的“公主”?
  • 严家伟:"有形之贿"与"无形之贿"
  • 严家伟:法院要廉政,不要"垂帘听政"
  • 严家伟:润物细无声-默克尔访华的一点启示
  • 严家伟:"涨声"响起来,我只有忍耐
  • 严家伟:炫耀罪恶,罕见的无耻-看北师大女附中与宋彬彬的丑态
  • 严家伟:赵忠祥能"宁丑勿媚"吗?-写在赵又出新书之际
  • 严家伟: 欺负弱者,可悲的刻薄
  • 红十字下的罪恶/关中禾、严家伟
  • 严家伟:映日荷花别样红-贺老友铁流有这么好的女儿
  • 严家伟:" 爱国 "愤青的丑恶表演-女足世界杯观后
  • “严打”中被处死的同性恋者/严家伟
  • 严家伟: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棍”重来
  • 严家伟:徒劳的借机吹捧
  • 严家伟:一本“短命”教科书引发的思考
  • 严家伟: 我的一首“批毛”诗
  • 大陆民谣(二首)/ 严家伟 搜集整理
  • 酒不醉人人自醉,乔总经理被"双规"/严家伟
  • 五.一黄金周景区门票提价,领导"免费午餐"/严家伟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