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方影竹:真话在泥泞中趔趄前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4日 转载)
     《议报》第335期 方影竹(纽约)
    
     (博讯 boxun.com)

    打从我1949年3月14日走进中共军营后,被灌输最持久、最强烈的一课,便是“说真话”,只是所用的词语在各个阶段不同罢了。
    
    最初是学习从苏共那里翻译过来的一篇文章《忠诚与老实》,另外便是毛泽东的“教导”,其中最为通俗而被我牢记的一句话是:“老实人终究不会吃亏。”还有刘少奇在其《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中的那一句:“无事不可对党言。”所有这些话,都是单向的,即下边对上边忠诚、老实、说真话。说真话,要说的干净、彻底,无条件地把心交出来。我每周要向班长作思想汇报。实际上每天从听晨兴号起床,到听熄灯号就寝,出操、上课,累得要死,哪里有那么多思想活动值得汇报。班长知道我有些尴尬,启发我说:你看咱们班的某同志,夜里跑了马(遗精),及时向领导谈出来,这就很好嘛!
    
    对于在忠诚和老实上出问题的人,处理是十分严厉的。一名姓曹的,干练有为,领导也重视他。一天,突然通知大家开他的批判会,原来他把曾经加入过国民党的事情隐瞒了,第二天便脱掉军服,转业到一个县城去了。
    
    至于上边对下边该不该说真话,那就是另一码子事了。但有一句冠冕堂皇的话,堵住人们的嘴:“该让你知道的,自然让你知道;不该让你知道的,你不应该打听。”这句话,用到作战过程,无可非议。但是,他们挪用到政治上,目的在于掩饰自己的特权和丑行。
    
    略有头脑的人,都有听其言、察其行的能力。慢慢的,怀疑产生了——
    
    当干部,三天两头要作鉴定。有一条,起草时不能忘记:“作风正派。”暗示没有“男女关系问题”。我那一批涌入中共怀抱的男女青年,数以十万计。中共男女兼收,但婚姻政策则大有区别。我当时17岁,排级待遇,而婚姻条件是:营级干部,或30岁以上,才批准结婚。苟有抵触,“作风正派”四字,就休往鉴定上写。但参军的女学生,则宠爱有加。不在少数的“老干部”们,进城后又打响一场听不到枪声的大战役——“争夺处女之战”。他们丢弃农村糟糠,从十六、七岁的姑娘丛中,物色新欢。当然,同今天的包二奶比起来,他们的作风也算“正派”,而同中共情场领军人毛泽东比起来,他们的作风更算“正派”!
    
    “反右派”的两个阶段是令人难忘的。第一是号召人们大鸣大放、助党整风。由于人们相信了毛泽东一再声称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动听言辞,诚心诚意提出建设性的意见。结果一翻脸,“言者无罪”成了言者无小罪,而是“疯狂向党进攻”的大罪。
    
    把我耳朵磨出茧子的一句话是:“不是要当官,而是要革命”。1949年后,已没有多少仗可打,干部自然也没有多少升官的机会。部队便树立了一个典型:十年的文书。即某人当了十年的文书(相当上士,不是干部)毫无怨言,因为他的人生目的是革命,而不是当官。后来还宣扬张思德的“为人民服务”,以及雷锋的“做一颗永不生锈的革命螺丝钉”等。仔细观察,满不是那么一回事。官员私下聊天的永恒主题是当官问题。提到某人当了处长、局长,不是妒火中烧,便是流下二尺长的涎水。所谓“不是要当官,而是要革命”,旨在保持驯服工具的充足供应资源。官场的跑官、买官风,不逊强台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更名为“官本位社会主义”,方才贴切。
    
    毛泽东的文章里有这样的话:党员干部同非党员干部有矛盾,党员干部负主要责任。我对这个说法心悦诚服,因为给人以“严以律己,宽以待人”的感觉。但后来一看,不对了。请看在所谓“肃贪”行动中,判重罪的大多数是副职。“刑不上大官”、“出事找替罪羊”,是中共政权的实况!
    
    有一位省委书记就任,发表了一通演说:“老百姓瞪着眼睛盯着咱们的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呢!对于那些光说不练、不干实事的;上窜下跳,拉拉扯扯,找靠山,跑官、要官、买官、倒官的;搞摩擦、打内耗、告歪状、闹'地震'的,要坚决从领导岗位上撤下来!对于那些不顾大局、不管老百姓的冷暖,一门心思拉山头,搞派性,任人唯亲,搞裙带关系,你争我夺,明争暗斗的干部,都坚决调离!”他还约法:“我的家里、我的办公室过去不接待,今后也永远不接待那些来要官的!”善良的人听了这讲话,定会认作是讲话人动了真情。其实,我们又上当了!这些话是程维高1993年5月就任省委书记之初,在河北省八届人大一次会议上说的。接下去的十年,他把他所怒斥的坏事情,通统在自己手里玩了个遍!依据他的贪污数字,完全应该法办。但由于他是江泽民的红人,根本没有进入法律程序,只是开除党籍、行政降级了事,倒是他的秘书李真,判了死刑。
    
    在这样一个谎言的大海里,想浮出水面,走上洁净的彼岸,谈何容易?
    
    “文革”过后,有一个大作家,用大手笔,写了大部头文章,响亮地呐喊:“说真话!”这个人,便是着作等身的巴金。他在《随想录合订本》以及《真话集》单行本里,万语千言,以他在十年动乱中的痛苦体验,阐述说真话的价值。他笔端流出的心声,不谓不深刻。但他反对“长官意志”,却不对中共的最高长官,以及最高长官坚持和领导下的专制制度说不。谎言正是从这个核心集团育种,并用贴着“国家”标签的专制机器培育、撒播的。不同这个集团决裂,就如同肩挑着盛满谎言的箩筐,沿街叫卖“我这里有真话!”一样。
    
    巴金说:我写过不少的“认罪书”,承认挨斗一次,就“受到一次深刻的教育”。在批斗会上看够了造反派的表演,听够了他们的歪理,给逼得无路可走,丑态百出,会后交出“认罪书”得到短时间的安静,反而感到轻松,以为又过了一关。只有午夜梦回,想起那些事情,不甘心,左思右想,对批判者的那些“永远正确”的歪理也有了不同的看法,甚至有了反感。给批来批去,批得多了,我也学会了一面用假话骗人、一面用“独立思考”考虑任何问题。(摘自《随想录(一一五)》)
    
    巴金写这番话,时间是1984年1月17日,因而是对“文革”的回忆,他动笔时的感觉是:事情已经过去了。这是个清醒中的不清醒,是个谬误。“文革”过去,但同中共与生俱来的谎言机制,也将同中共共舞。拿今天的情形说,中共迫害异议人士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破坏社会稳定”等等“罪行”,难道不是歪理是正理?一篇假大空的报告登在报纸上,从电视、广播里发布,很多人附和之,赞扬之,这难道不是麻木的“轻松”,而是可贵的“独立思考”?面对“反右”、“六四”等昭昭在目的错误和罪行,还在“硬着头皮顶住”,同“文革”造反派“永远正确”的丑陋嘴脸,有和区别?
    
    尽管道路泥泞,宇宙间那个“说真话”的巨人,依然前行。打个趔趄,跌上一交,算个什么!且看建利推动的说真话洪波,涌起在我们眼前,直接荡击着中共专制体制。作为一名纽约老人,笔者无力当弄潮儿,只愿将一束鲜花献上。
    --------------------------
    原载《议报》第335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方影竹:中共祭出锁喉新毒招
  • 忆中国大陆的速成中学/方影竹
  • 毛泽东缔造了一个谎言王国/方影竹
  • 方影竹:胡温战将李长江 把守三关舌如簧(原载“自由圣火”)
  • 推荐秋瑾逝世百年纪念文章/方影竹
  • 方影竹:香港,配了杭州轮胎的劳斯莱斯
  • 方影竹:邓林,一个拙劣的美容师
  • 方影竹:民主女神之踵踏在中共七寸上
  • 方影竹:马力,跳蚤,捏死他!
  • 方影竹:乍出炉便泼粪的民众知情权法规
  • 方影竹:御用竹笛杨洁篪
  • 方影竹:宝座失稳求助军训
  • 赵承熙马加爵仇富杀人心相印/方影竹
  • 军心不稳是胡锦涛第一心病/方影竹
  • 重庆“钉子户”:百官起舞对吴苹 长枪短炮战郑洪/方影竹
  • 方影竹:从王实味人头落地到章诒和以额叩关
  • 袁木邬书林.跳梁小丑多/方影竹
  • 我讲黄继光遇到的课堂风波/方影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