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诗味与含蓄----读诗偶得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7日 来稿)
     (四川)严家伟
    
     人们常把好的文艺作品称为“精神大餐”,既是“餐食”必得有滋有味方为上品,如味同嚼蜡,谁肯去“吃”?诗,当然更是如此,所以缺乏诗味的诗不但不是好诗,甚至根本不能叫诗了。 (博讯 boxun.com)

    
    所谓“诗味”,是一种特殊的、感染人的魅力。使人读后似有“馀音绕梁三日不绝”之感。其言虽止,其意无穷,叫你爱不忍释,欲罢不能。而欲达此境界,往往又得在含蓄二字上下点功夫。所谓“含蓄”,那就是既要爱憎分明,又不锋芒毕露;既不模棱两可,又不和盘托出;既要立意鲜明,又不流于肤浅。情寄言从,而非直说。含而不露,却不言自明。从而给读者留下丰富的想象与思考的馀地。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注1)
    
    鲜明表达了对战争暴力残酷的憎恶。但“醉卧”二字便是恰到好处的含蓄。本来美酒、夜光杯、琵琶一曲、纵情豪欲,都是人之乐事。然军令如山,出征在即,一去更生死难卜,自然悲中来。但妙就妙在诗人并不言“悲”,反以“乐”言之,故作旷达之语云“醉卧”,且请“君莫笑”,为什么莫“笑”呢?正如“毛伟人”所言“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作者来了个“以哀言乐,以乐言哀”,则愈见其哀乐。如果没有这个“醉卧”的“含蓄”,诗味就得大打折扣了。
    
     “寂寂花时闭院门,美人相并立琼轩。含情欲说宫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注2)
    
    诗中说的是两个宫女,看来是很知心相好的,本想在一起悄悄说说知心话,但却“不敢言”。为什么呢?那时皇宫中还不可能有微型窃听器或录像头,就因为有支鹦鹉离她俩很近,怕她们的“反动话”一旦被鹦鹉学舌,传了出去,说不定就会招来“不满现实”或“恶毒攻击”英明圣上的大罪,所以只好不言了。在中国经历过反右,文革,遭受过“言者有罪”的人,恐怕对此体会尤深。可诗中并没说那里如何的不许人说话。生存的空间如何缺乏自由,令人窒息。这样深沉的含蓄,如此隽永的诗味,真堪称“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了。同样的例子如“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则不言美而美自现,给你留下宽广的想象空间。
    
    唐代开科取士,不是写八股论文,而是以诗取士,也就是谁的诗写得好,谁就可金榜提名。上文提到的写那两个宫女之诗的作者朱庆馀,不消说是个很会写诗的人,当然要去应试。而主考官也是一位很负盛名的诗人,时任水部侍郎的张藉。于是朱庆馀便于临近考试的前几天,把一首诗送给张藉看,诗的题目就是《近试上张水部》只有短短的四句:“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轻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诗中说的是一对洞房花烛的小夫妻,妻子第一次要去拜见新郎的父母时,深恐自己梳妆打扮不得体,便轻声探问丈夫“我的眉画得深浅合时吗”?纸面上小夫妻的儿女憨娇情态呼之欲出,实则是问张藉主考官,我的诗合您的录取标准吗?张藉阅后也回赠一诗云:“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齐纨未足时人贵,一曲菱歌敌万金”。诗面上是称赞越女之美,实则是说你的诗写得太漂亮了。两诗的含蓄可谓各有千秋,而据说从此朱庆馀的诗名便流于海内了。不过这事也招来一些人对朱庆馀的非议,认为朱有以诗“干禄”之嫌,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利用诗去“开”考试的“后门”以便金榜高中,当官。对此论我是不同意的,人家一未送钱,二未送礼,就算去“干禄”,也是凭的自已的真才实学。不象今天有的官员,考试题是请秘书代做的,硕士论文是拿钱买“枪手”的作品。人家的诗是自己写的,你有本事也可写两首拿给张水部看看呀,别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
    
    以上说的都是古体旧诗,近代白话诗也同此理。请看:
    
    阴森的牢房代替了温馨的托儿所,
    镣铐声代替了妈妈的儿歌
    你还是个稚气的孩子,
    就成了小小的囚犯。
    你应该哭啊!
    却在无知的傻笑,
    这笑,鞭挞着每一颗
    正直的良心!
    
    写的是一位女政冶犯在狱中生下了一个孩子,孩子无知傻笑的镜头被暗访的记者抓拍了下来,照片披露于媒体后,触动了一位诗人的灵感而成此诗。诗人没有怒目金刚地谴责独裁专制,践踏人权,却用“牢房”,“托儿所”,“镣铐声”,“儿歌”,“稚气的孩子”,“小小的囚犯”……这一连串对比, 这深沉的含蓄,句句都是对法西斯专政最有力的挞伐。
    
    说了写罪恶,再看写美丽吧: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注3)
    
    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已是人生难得的。但最美的应该是人,所以“看风景的人”,最爱看的还是“你”,而且“你”,又“装饰了别人的梦”。 这个含蓄中的美,就请自由发挥你的想象空间吧!
    
    当然,含蓄也并非写诗的唯一技巧。也有直白而成好诗的,就不在此议了。但任何美的事物(当然包括诗),必须要以“真善”为前提,离开了真与善就无从言美。我看见有人在文中推崇毛泽东的“冷眼向洋望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单就平仄对仗与堆砌词藻而言,也许有可取处,但此诗成于庐山会议后,此时中国的大地上是大饥饿,大灾难,饿殍遍地,哀鸿遍野,甚至出现了刘少奇说的“人相食”的悲惨情景了。这难道不是你蛮干瞎指挥的大跃进的“热风”造成的吗?对此毫无反省自责,你在中南海,锦衣玉食,舞回金莲步,歌啭玉堂春之馀,还得意洋洋说大话,这是十足的假恶丑,鬼话连篇,我看别说好诗,连“诗”的资格也是不够的!
    
    (注1): 王翰《凉州词》
    (注2): 朱庆馀《宫词》
    (注3) 卞之琳《断章》
    
     2008年1月2日完稿 2008年1月6日首发《自由圣火》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伟:墙外桃花墙内血,一般鲜艳一般红—"反右"50周年的海内外媒体
  • 严家伟:“这是什么话”?
  • 严家伟:有趣的标点符号
  • 严家伟:《色. 戒》的大陆版----“美男计”
  • 严家伟:我反对仇视美国
  • 三个“右派”的故事/严家伟
  • 严家伟:你是人民的“公仆”还是百姓的“公主”?
  • 严家伟:"有形之贿"与"无形之贿"
  • 严家伟:法院要廉政,不要"垂帘听政"
  • 严家伟:润物细无声-默克尔访华的一点启示
  • 严家伟:"涨声"响起来,我只有忍耐
  • 严家伟:炫耀罪恶,罕见的无耻-看北师大女附中与宋彬彬的丑态
  • 严家伟:赵忠祥能"宁丑勿媚"吗?-写在赵又出新书之际
  • 严家伟: 欺负弱者,可悲的刻薄
  • 红十字下的罪恶/关中禾、严家伟
  • 严家伟:映日荷花别样红-贺老友铁流有这么好的女儿
  • 严家伟:" 爱国 "愤青的丑恶表演-女足世界杯观后
  • “严打”中被处死的同性恋者/严家伟
  • 严家伟: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棍”重来
  • 严家伟:一本“短命”教科书引发的思考
  • 严家伟: 我的一首“批毛”诗
  • 大陆民谣(二首)/ 严家伟 搜集整理
  • 酒不醉人人自醉,乔总经理被"双规"/严家伟
  • 五.一黄金周景区门票提价,领导"免费午餐"/严家伟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