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30年改革的启示:权力是最有效的致富工具和手段/张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1978年启动的改革至今已经三十年,天翻地覆的变化令人堂目。变化很多,只言片语难以尽述。
    在这三十年的改革过程中,一些人快速致富,成为了百万、千万、甚至亿万富翁;一些人沦为弱势群体,陷入贫困的困境而倍受煎熬。
     什么使得少数人快速致富,成为百万、千万、甚至亿万富翁?又是什么使得众多的工农大众陷入贫困的困境而倍受煎熬呢?根本原因是权力。拥有权力者快速致富;无权力者沦为弱势群体,陷入贫困的困境。 (博讯 boxun.com)

    富者之所以富,是因为权力的富有;穷者之所以穷,是因为权力的贫穷。
    三十年改革的结果表明,权力成为最有效的致富工具和手段。
    有权力的快速致富,成为强势群体;没有权力的,陷入贫穷的困境,沦为弱势群体。这是改革三十年来,最基本的社会现象。
    在整个改革过程中,只要你控制了权力,都能及时的转化为经济收益,不管你是什么权力。权力大的,多得;权力小的,少得;没有权力的,不得。
    权力致富的高效和快速性,让改革初期提出的“勤劳致富”的口号,最终沦为致富者的笑柄。
    改革以来,提出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理论,摒弃了政治挂帅的革命理论。这一政策一度得到广泛的认可。然而,随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理念的实践,这一理论被异化为谋取个人经济利益为中心。作为大权在手的官员,则是及时的把权力有效率转化为个人的经济收入,权力成为快速敛财最有效的工具。
    从大政方针看,让少数人先富起来的理论、经济特区建设发展的优惠政策、先东部后中部再西部的发展步骤等等,无不体现着权力的巨大作用,谁先富、谁后富,谁不该富,谁先发展、谁后发展,都是被权力控制者安排的,同样财富也是被权力控制者支配的。
    据报道,中国的亿万富翁人数已经仅次于美国列世界第二;但另一分统计表明,中国的亿万富翁有九成以上是高干子弟。是这些高干子弟的能力很强,智力很高吗?这是任何人都不会相信的。这是权力转化为经济收入的有力证据。
    官权是整个改革过程中获利最大的权力,也是改革利益分配过程中的最大赢家。不仅仅控制官权的官员能快速致富,就是他们的直系、旁系亲属及亲朋好友,也在他们的权力照耀下,快速致富。亿万富翁九成属高干子弟,就是官权给亲属带来巨大金钱的实例。应该说,这种现象不仅仅是在高级官员及其子弟中存在,事实上在大大小小各级官员中,这种鸡犬升天的现象都十分普遍。作为普通老百姓,我们没有办法得到确切的统计数字,生活在中国的人们,心中都是十分清楚的。
    但改革过程中,权力转化为金钱不仅仅在于直接的官权上,其余如经济控制权力、商业控制权力、学术控制权力、教育控制权力、医疗控制权力、土地控制权力、信息控制权力……等等大大小小的权力,只要你对某物某事有控制权力,都能及时有效地转化为经济利益,都能及时有效地转化为实实在在的金钱。
    所以,改革三十年,最大特征之一就是权力是快速敛财最有效的工具和手段。
    改革初中期,由于物质相对缺乏,对商业物资的控制权力、采购权力成为某些人快速致富的主要手段。
    在改革的中后期,由于物资相对丰富,商业权力不在是快速致富的主要手段了。
    在消费升级、对学历职称待遇的唯一、硬性规定下,学术控制权力、教育控制权力、医疗控制权力、土地控制权力、土地开发权力、金融控制权力、信息控制权力……等等则也成为主要的快速致富权力。
    学术控制权力成为知识精英快速敛财的主要手段,比如说学术观点控制权、各种项目的审核权、论文审核发表权、职称资格评定权、评定职称资格开设的各种考试科目及考试资料的编写、出版发行权等等……都是学术控制权力最有效的敛财手段。如“考试经济”的提法,又如“核心期刊”被称为“黑心期刊”,还有牙防组在对牙膏、认证过程中获取高额报酬,都是学术控制权力快速敛财的直接结果。学术控制权力者的敛财行为,也让一向被人尊敬的专家、学者、教授们名声大跌,被很多网友形像的称为“砖家、血者、教兽”等等。
    中国论文数量列世界前几位,而引用率只列一百多位以后,就是学术控制权力敛财的直接结果。
    改革中后期,知识精英们也是由臭老九,一举成为了仅次于官权控制者的强势群体。其根本原因还是官权控制者,把一部分权力分给了他们的结果。
    教育权力的控制,也是改革中后期重要的敛财手段,高额的初中、小学择校费,较高的高中学费及高额的择校费,昂贵的大学学费,以及进好学校的人情费,补课费等是教育权力敛财的主要表现。
    由于教育成本的高昂,到学校学习又是学历得到认可的唯一途径,人们不得不走进学校,不得不缴纳昂贵的学习费用。
    教育市场化的提法,让教育也成为教育权力控制者快速敛财的工具。教育权力控制者的疯狂敛财,让读不起书成为改革以来普通民众的新三座大山之一,也激起了普通民众的极大不满。也让教师成为和官员、专家学者教授、医生在网络上一起被骂的最多的群体之一。
    医患矛盾的激化,是医疗系统的工作人员急剧敛财,患者无法接受而造成的直接结果。高额的大药方、虚开的诊疗费,生硬的态度,则让人们更难接受。高昂的医疗费用让看不起病也成为改革以来普通民众的新三座大山之一。
    改革中后期,在住房改革、所谓消费升级的刺激下,房价、地价节节攀升,这让具有土地管理权力、开发权力者,成为了最快速的致富者。在这些权力控制者快速致富的同时,买不起房也成为了改革以来普通老百姓的新三座大山之一。
    改革以来,一切向钱看,钱成为了人们衡量一切的标准,这使得掌控钱财的金融机构成为最容易赚钱的行业。
    改革三十年来的事实告诉我们,权力是最有效的致富工具。只要有了权力,不管是什么权力都能快速致富,从改革初期的万元户,到现在人数列世界第二的亿万富翁……,其致富过程无不与权力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而无权力的工农大众,则纷纷沦为弱势群体。
    权力是最有效的敛财手段,是改革三十年来最大特征之一,这一特征贯穿于整个改革过程中,这种现象不但在被称为“法制不健全”的改革初中期广泛存在,就是在制定了无数法律的“法制健全”的改革中后期及现在,这一特征仍然是广泛存在的,并且权力敛财的表现形式也没有什么根本不同。
    之所以说权力是改革以来敛财的主要工具和手段,是因为权力敛财的高效性和普遍性。“无官不贪”的说法被普通民众广泛认可,就是最有力的感受。其中官权是最高效的敛财工具,其余如果有了商业权力、学术权力、教育权力、医疗权力、土地管理开发权力、金融权力、信息掌控权力、选举权力……等等及一些权力部门的一般办事人员都能从中得到经济利益,都能快速致富。
    总之,三十年改革的事实告诉我们,只要你有了权力,都能快速、有效的致富。权力是改革过程中最有效的致富工具和最有效的致富手段。富者之所以富,是因为权力的富有;穷者之所以穷,是因为权力的贫穷。 _(博讯记者:张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贯穿30年改革的主线: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两极分化严重/张建
  • 发展的道理真的那么硬?/张建
  • 略论国宴的数量质量与价值/张建
  • 女性着安全套时装:防病标签下的强烈感官刺激/张建
  • 纵欲与禁欲,同种欲望两手分开抓?/张建
  • 嘻嘻:中国男人是全世界最没有风度的人?/张建
  • 下跪教育频现,中国教育已经走向颓废?/张建
  • 疯狂的二奶,07全国二奶比赛九项桂冠揭晓/张建
  • 想加薪但不敢提要求,揭示中国职场人的内心恐惧!/张建
  • 出国游素质倒数第三,肉食者让中国人蒙羞!/张建
  • 刻意打造“中国情人节”,华夏将进入情色狂燥高潮时代?/张建
  • 中国现实:毕业即失业不仅仅是大学生/张建
  • 普通民众对中国军队的矛盾心情/张建
  • 证券报天亮打鸣,助中国股市再次暴跌/张建
  • 三大证券报为政府操控股市下跌辩护,4日早盘股市继续下跌/张建
  • 中国股市半夜遭调税,亲民政府突成周扒皮?/张建
  • 政府对股市既喜又惧的矛盾心理,是中国股市暴涨暴跌的根本原因/张建
  • 中国股市调控,就象政府半夜三更在股民家后院偷鸡摸狗/张建
  • 中国股民对中国股市的真实感受/张建
  • 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关于系狱作家张建红健康急剧恶化的紧急行动通报
  • 十七大专题后,不显示的新闻评论跟贴是些什么?/张建
  • 异议作家张建红被转到监狱服刑
  • 十七大,我不关心/张建
  • 就张建红保外就医申请致浙江省法院及警方的公开信
  • 力虹(张建红)上诉状
  • 关于原《爱琴海》网站总编张建虹先生被判重刑的声明(图)
  • 朱屯村退伍军人张建民已经于近日被判刑三年
  • 请看退伍军人张建民是如何沦为盗贼的/蔡爱民
  • 中国社会现实之二十种怪现象/张建
  • 文件口号频发,农民问题解决难!/张建
  • 学校收择校费、赞助费交税,意味着此类收费合理化!/张建
  • 中国政府实行的是没有诚意的义务教育!/张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