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当今在中国这个不公不义的社会中,最为苦难的群体可数集中在北京城头的访民了。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访民,大多心怀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掠财之愤,从自己的家乡一路上告到北京,他们早已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伤痕累累,血泪滚滚,有的在上访道路上一走几十年,青年变成了中年,中年成了老年,老年则含冤离去。这个苦难的群体,衣不抵寒,饥不择食,不是风餐露宿,就是住在郊区的贫民窟里,还不时地受到北京警察的驱赶,地方干部的拦截,黑社会的殴打,政府的遣返。访民们虽在皇城根旁,天子脚下,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纵然身负千古之冤,但撼不动中共权贵铁石心肠。
     (博讯 boxun.com)

    2008年是中国的奥运年,北京为了迎接奥运,粉刷太平,要将在北京的访民悉数赶出京城。地方省份为了配合中央遣返政策,在北京城郊都设立了大量的拘押访民的中心,将来自各省的访民关押在那里,进行酷刑虐待,逼使访民签下不再上访保证书,同时还把访民作为敛财的对象,不但掠走访民身上所有的钱财,还要交纳三千元才能放人。从北京房山逃出的访民这样写道:“这个集中营位于北京房山区长阳镇军留庄的一个大院内,院内设警戒线,监视器,二道大铁门四周铁丝网围着一排九个号房,几条大狼狗疯狂地嚎叫,令人毛骨悚然。”在这样的集中营中,访民的日子如同人间炼狱。在里面,访民人人被殴打,个个被逼供。三九天寒的北京,剥掉访男访民的衣裤,用冷水浇身,把他们冻成冰人。对女访民更为惨无人道。吉林一位妇女下身被踢出二寸长的口子,血流如注。四川一位残疾女子被暴徒用拐棍捅进阴道让她惨叫不已。这样令人发指的暴行发生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发生在奥运即将举行的北京。这样的暴行是在和谐社会的幌子下进行的,是在纯洁奥运环境下进行的。一如访民们在囚禁中这样写道:“各位领导,你们都是我们百姓的衣食父母,你们没有想到你的子民在这样的地方受到这样非人性折磨吧!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文明执法的今天,还有这样一群人打着健全和谐社会旗号的暴徒。”自古天下是有冤喊冤,冤民可以拦桥,可以击鼓,那有像共产党那样明目张胆,公然地对冤民拦截遣返,殴打施暴,逼迫受冤者签订合约不上访不伸冤的政权。北京的访民所遭受的暴行,是中国民众遭受中共暴行的一个缩影。这样的暴行已经构成了二十一世纪人类最大的罪恶。中共举办奥运如果仅仅为自己涂脂抹粉也就罢了,但为了涂脂抹粉要如此残暴地对待由自己制度所造成的访民,那是罪不可恕。
    
    中共为了奥运遣返访民制造暴行,并不能阻挡访民上访申冤。访民们清楚,当世界将眼光集中在北京奥运时,当全球记者云集北京采访奥运时,北京奥运也是他们唯一申冤的机会,是唯一的搏击的时候。于是当北京当局清场遣返访民时,却是全国访民砸锅卖铁云集北京之时。据北京访民叶国柱调查报告,现在北京每天在各上访单位门口,访民人数多达五千左右,整个北京城大有十万以上的访民,而过了春节后将会形成上访洪峰,人数将达二十万。不管中共如何施展暴行阻挡访民,走投无路的访民,已做好破釜沉舟的打算。最近他们还进行了一个四千多人的选举,以凝结访民的团队精神。
    
    中国十几亿人口,中共几十年的暴政统治,各级贪官酷吏已造成了千千万万的冤民,他们遭受的冤,冤深似海,中共欠下的债,债高如山。纵然共产党大权在握,军警在手,司法在手,新闻在手,更有国库民财在手,但你们力量再大,你们载得动那千千万万访民的冤仇吗?举办奥运的北京已成为一个冤声载道,哭声震天,六月飞雪的城市。当年泰始皇暴政修长城,孟姜女寻夫喊冤哭长城,情到深处天地动,长城陡然崩溃倒塌,今日中共暴政办奥运,我不信,中国访民的千古之冤,万般之难,断肠之声,泣血之音,不能憾天动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雅典橄榄树下/陈维健(图)
  • 陈维健: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 陈维健: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 陈维健:为了明天的坚持
  • 陈维健:说真话溶解中共谎言政权
  • 陈维健:一个学者之死与一个社会的死亡
  • 陈维健: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 陈维健: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 陈维健: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 陈维健: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 陈维健: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 陈维健: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 陈维健:中共指定接班人还要延续多久
  • 陈维健: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 陈维健: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 陈维健: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 陈维健: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 陈维健:奥运蔬菜、奥运猪——北京奥运的两朵奇葩
  • 陈维健:中国的民主还能慢慢来吗?
  • 陈维健:大西藏行政区和共产党领导
  • 陈维健:中国一个讨薪被打被杀的黑社会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