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方影竹:龙海鸿·席方平·毛泽东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7日 转载)
    原载《自由圣火》转载注明出处。方影竹:龙海鸿·席方平·毛泽东假如有谁在去年十七大期间,喝彩和谐,那他又上当了。就在那时候,就在至高无上的政治局常委身边,吉林四平驻京办设立了一座专门对付访民的监狱。访民关进去,被打手痛打“杀威”后,若能在无端罪状上签字,并保证不再进京的,可以打三千元欠条出去。若不签字,就遭酷刑。四川残疾女访民任治美被橡胶警棍将臀部打成紫色,又用棍子将阴道捅裂两寸的口子。男访民被打后,浇二三十捅凉水,以请洗血迹,那可是入冬气候啊……。这个黑监狱的头子叫龙海鸿。面对当事人的照片、录音等确凿证据,我不禁想到《聊斋志异》中的那个访民席方平。与其说席方平在鬼域中的经历是当时现实的曲折反映,不如说蒲留仙笔端的阴曹地府正是当今北京政府的神奇镜子。只是那一个席方平已变成眼前千万个风雪中流离北京街头的上访冤民。我幼时是个评书迷,最爱听的是赵英颇说的《聊斋》,段子很多,而我的首选则是《席方平》。我后来的痛恨国民党贪污政府,去找共产党,原因就是席方平的种子,在我心中发了芽。我今天又以七十六岁高龄笔伐中共贪官污吏,也是因为席方平的种子,已经在我心中开花结果。席方平如此打动我,是因为他碰到的阴间上下官吏,贪污景况是如此“完全彻底”,而他的抗争,又是如此威武不屈!席方平的父亲席廉性格刚正,折断了羊某灌了水银的秤杆(用这种秤可以低价进高价出)。羊某死后的一天,席廉病危呓语:“羊某在贿赂阴间的鬼叉拷打我。”瞬间死去,全身青紫。席方平绝食断气,赴阴曹为父申冤。他见父亲在当地衙门遭毒打,便大骂狱吏:“父如有罪,自有王章,岂汝等死魅所能操耶!”他开始了艰难的上访历程。第一步是基层衙门,但城隍拿了羊的钱,席方平当然要碰钉子;第二步告到中层郡司那里,不料羊某的钱也花到了,又落得自找苦吃。但席方平不屈不挠,迳直上访阴司京城的阎王爷。阎王爷有点犹豫,谁知阎王奶奶早拿了羊的贿赂,枕边风一吹,席方平又倒霉了。先是诱骗席方平还阳,但他拒绝吮乳而亡。席方平再次见到阎王的情景,原文是这样写的:升堂,见冥王有怒色,不容置词,命笞二十。席厉声问:“小人何罪?”冥王漠若不闻。席受笞,喊曰:“受笞允当,谁教我无钱也!”冥王益怒,命置火床。两鬼捽席下,见东墀有铁床,炽火其下,床面通赤。鬼脱席衣,掬置其上,反覆揉捺之。痛极,骨肉焦黑,苦不得死。约一时许,鬼曰:“可矣。”遂扶起,促使下床着衣,犹幸跛而能行。复至堂上,冥王问:“敢再讼乎?”席曰:“大冤未伸,寸心不死,若言不讼,是欺王也。必讼!”王曰:“讼何词?”席曰:“身所受者,皆言之耳。”冥王又怒,命以锯解其体。二鬼拉去,见立木高八九尺许,有木板二,仰置其上,上下凝血模糊。方将就缚,忽堂上大呼“席某”,二鬼即复押回。冥王又问:“尚敢讼否?”答曰:“必讼!”冥王命捉去速解。 从《聊斋》故事问世至今三百年来,凡有起码良知或些许人性的人,读到这一段,没有不击节赞赏席方平的除恶精神、切齿痛恨阴司命官贪腐暴虐行径的。但是,就在二十一世纪中共治下的阳世间,龙海鸿和他的后台老板们,翻版席方平亲历的鬼魅暴行,有过之而无不及,是可忍,孰不可忍!有意思的是,喜谈席方平的人里,也有一个毛泽东。毛泽东爱说席方平,是确实的。童话作家严文井回忆毛泽东对他提到“这个人(席方平)打官司,至死不服。”从1954年起给毛泽东当政治秘书兼“英语先生”的林克,在《人民日报》著文提到1958年5月初的一天,毛泽东向他“比较详细地讲了这个(席方平)故事”。最近马瑞芳在央视“说聊斋”,提到毛泽东在开延安文艺座谈会前夕,向文艺界人士说:“《席方平》含义很深,实际是对封建社会人间酷吏官官相护、残害人民的控诉书。……《席方平》应该选进中学课本。”马瑞芳说:“遗憾的是,《席方平》没选进中学课本。”马瑞芳央视发声,涉及毛泽东史料,若不确实,是不会过关的。不过她说《席方平》未选进中学课本,是不对的。我妹妹于1960至1063年间在南开中学上高中,有一次我翻看她的语文课本,《席方平》这篇我的最爱,就赫然在目。毛泽东搞“大跃进”,彭德怀等人反对,他谈席方平,是自我打气,有助于“硬着头皮顶住”。此前反“高饶”时,毛对陈毅也讲过席方平的斗争精神,则有拉拢陈毅的意图。尽管如此,我们从整体着眼,毛喜爱说席方平,应予正面评价,就象蔡京、严嵩、胡长清,虽为权奸和受贿犯,对他们的书法造诣不妨给予正面评价一样。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在胡温时代,《席方平》是甭想和课本沾边了。阿Q忌说“秃”、“光”,无官不贪的社会里说席方平,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当压榨民众而发迹的官与商读到“富而不仁,狡而多诈。金光盖地,因使阎摩殿上尽是阴霾;铜臭熏天,遂教枉死城中全无日月。余腥犹能役鬼,大力直可通神”的时候,当贪官污吏读到“惟受赃而枉法,真人面而兽心!”的时候,他们会发抖的。龙海鸿及其主子们的判词终将写出。不过写判词的不是二郎神,而是中国民众,包括今天风雪中流离北京街头,以及被关押在种种样式监狱中的万千上访冤民。龙海鸿们呀,你们加油造孽吧,多造一分孽,你们的末日就会早到一天。毛泽东正嘱咐你们“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方影竹:江泽民胡紫薇让你弹指间洞察大千
  • 方影竹:陈毅、陈光诚点燃孟良崮
  • 方影竹:从薄一波刘格平狱中咬架说开去
  • 方影竹:文革纪实兼发一则比赛杀人的辨正
  • 方影竹:“吴官正型真话”是不合格产品
  • 方影竹:1958黄羊劫 vs. 2008奥运劫
  • 方影竹:奥运鼓未响 破锣已坠地
  • 方影竹:真话在泥泞中趔趄前行
  • 方影竹:中共祭出锁喉新毒招
  • 忆中国大陆的速成中学/方影竹
  • 毛泽东缔造了一个谎言王国/方影竹
  • 方影竹:胡温战将李长江 把守三关舌如簧(原载“自由圣火”)
  • 推荐秋瑾逝世百年纪念文章/方影竹
  • 方影竹:香港,配了杭州轮胎的劳斯莱斯
  • 方影竹:邓林,一个拙劣的美容师
  • 方影竹:民主女神之踵踏在中共七寸上
  • 方影竹:马力,跳蚤,捏死他!
  • 方影竹:乍出炉便泼粪的民众知情权法规
  • 方影竹:御用竹笛杨洁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