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郭沫若后半生岂无大恶?--与沙叶新先生商榷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31日 来稿)
    
    
     (博讯 boxun.com)

     (四川) 严家伟
    
    读了沙叶新先生1月24日发表在《观察》上的《粪土当年郭沫若》一文后,我基本同意沙先生对郭沫若的大体评价。但对沙先生所说的“综观郭沫若之后半生,他并无大恶”的这一结论殊感不能苟同。我却认为郭沫若的后半生不仅作恶,而且不乏大恶。当然,正如沙先生所指出,郭沫若后半生在中国虽然名义上甚至可以叫“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但实际上是个花瓶式的“文化班头”,手中更无“杀人刀”。然而他却偏偏用笔和嘴造了不少伤害他人甚至国家、民族之大恶。今试举其大端如下:
    
    郭沫若在1949年9月通过新华社和1950年2月24日在《人民日报》上,相继发表文章,公然赞美外蒙古从中国分裂独立出去。他不仅公然声称“外蒙古人民比我们争气”,“比我们觉悟早”,还说“我们不应以宗祖国的心态去对待外蒙”,“是我们对不起人家(外蒙古)”还说独立后的外蒙古会“更加幸福”。甚至大骂反对外蒙独立的中国人是“反动份子”。众所周知,外蒙古比台湾还更早就自古属于中国的领土。所谓“外蒙独立”完全是苏联侵略的阴谋,勾结外蒙古的民族分裂份子用武力从中国强行割裂出去的。是苏俄对中国明目张胆的侵略行径,任何稍有爱国良知的中国人,都不能不对此感到痛心疾首。国民党败退台湾后,也坚决不认这笔账,并多次在安理会使用否决权阻止外蒙加入联合国。而郭沫若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为苏俄侵略中国,肢解中国领土大献媚词,大唱赞歌,完全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当然这么作,虽不能说是郭沫若自已的主张,他甚至仅是个“传声筒”而已,但他却自甘下流去“传”这种出卖国家,伤害民族之“声”。话是从你郭某人口里说出的,文章上署的是你的名字,这汉奸文人的恶名对他来说也不算冤枉,这不能不算是大恶吧?
    
    再说上世纪1955年胡风事件发生,《人民日报》发表所谓“关于胡风集团”第一批、第二批材料之时,“党中央喉舌”都还没有宣布胡风为“反革命集团”,郭沫若在主持作家协会召开的会上,他为了表现自已的“革命立场的坚定和进步”,就自行在会上宣称胡风为“反革命集团”,简直是“皇帝”都还未开口,“太监”就忙着“宣旨”了。落井下石到这份上,就绝非一般的说点违心之言应付场面,而是存心踩着别人往人爬,用别人的鲜血来染红自已的顶子,这与存心杀人何导,能不是大恶?
    
    再看反右和文革中的郭沫若,他哪一次不是充当打头阵的急先锋角色。反右中郭沫若特别受到毛的肯定。毛在高层内部说,宋庆龄对我们反右有意见,郭沫若则是支持我们的(大意如此)。因而反右中郭沫若完成了“火线入党”的自我大提升,这背后是多少的忘义背信,卖友求荣还须多问吗?文革一开始,正当所谓“破四旧”,焚书刊,毁文物,闹得乌烟瘴气,不可开交之际,中国的知识阶层对此都感到无法理解,大多数人起码也保持沉默不予合作的时候。郭沫若先生当时却象吃了摇头丸一样的兴奋,在会上宣称,他“过去所有的作品都该拿去烧了”!用这样不要起码良心,不要人格底线的自我作贱的下流表演,去迎合当时疯狂的文化专制主义,去为“大革文化命”推波助澜,其作恶的程度,决不亚于宋彬彬们暴力武斗的打砸抢行为,而是一把作恶、杀人不见血的刀。特别是借着郭沫若所谓的大作家,文豪的身份,来如此为罪恶遮丑、张目,更能起到一般人起不到的特别恶劣的影响,而为文革助纣为虐,这还能说不是大恶吗?
    
    所以综观郭沫若的一生,套用一句《陈情表》里的话就叫“只图宦达,不令名节”,再说白点就叫“有官便是娘”,谁给他官当,他就捧谁、听谁的。在蒋介石政府里当官他捧蒋,在中共政权里当官,不但捧毛泽东捧得肉麻,在文革时期,江青一时大红大紫,在亚非作家的国际会议上,郭竟然“向敬爱的江青同志”献颂诗,使众多外国作家哭笑不得,丢尽了中国人的脸。一个文人,丑恶作到这程度,不算小了吧!从1949年以后,他除了歌功颂德和批判斗争别人外,没有一篇真正象样的作品问世。真是可悲也乎!所以有人曾赠诗一首与他,诗曰:
    
     艳抹浓妆务入时, 两朝恩遇鬓垂丝。
     冷观朋辈成新鬼, 跪向刀丛献颂词。
     好古既能剽甲骨, 厚今何苦注“毛诗”?
     民间疾苦分明在, 辜负先生笔一枝。
    
    诗,不知何人所作,对郭沫若先生却是刻画得入木三分了。
    
    2008年1月完稿 (2008 年1月29日首发《观察》)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伟:越南的悲剧绝不会在伊拉克重演--理直气壮的为美国说话
  • 严家伟:别滥用"国家形象"与"民族感情"
  • 严家伟:残篇断简读诗魂 ——介绍
  • 严家伟:不废江河万古流--答李志宁先生
  • 严家伟:诗味与含蓄----读诗偶得
  • 严家伟:墙外桃花墙内血,一般鲜艳一般红—"反右"50周年的海内外媒体
  • 严家伟:“这是什么话”?
  • 严家伟:有趣的标点符号
  • 严家伟:《色. 戒》的大陆版----“美男计”
  • 严家伟:我反对仇视美国
  • 三个“右派”的故事/严家伟
  • 严家伟:你是人民的“公仆”还是百姓的“公主”?
  • 严家伟:"有形之贿"与"无形之贿"
  • 严家伟:法院要廉政,不要"垂帘听政"
  • 严家伟:润物细无声-默克尔访华的一点启示
  • 严家伟:"涨声"响起来,我只有忍耐
  • 严家伟:炫耀罪恶,罕见的无耻-看北师大女附中与宋彬彬的丑态
  • 严家伟:赵忠祥能"宁丑勿媚"吗?-写在赵又出新书之际
  • 严家伟: 欺负弱者,可悲的刻薄
  • 严家伟:一本“短命”教科书引发的思考
  • 严家伟: 我的一首“批毛”诗
  • 大陆民谣(二首)/ 严家伟 搜集整理
  • 酒不醉人人自醉,乔总经理被"双规"/严家伟
  • 五.一黄金周景区门票提价,领导"免费午餐"/严家伟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