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章含之:最后的王妃? /温毕熙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31日 转载)
     万维读者网记者温毕熙评论文章:现在的记者真是够损的,骂人都不带脏字;好的不学,竟学些封建糟粕。这不,人家美女章含之刚刚去世,尸骨未寒,就被一大票记者们热炒起来。话说过来,您要炒作,本来也是好事,这也正是人家章含之生前的一大爱好,可是你们偏偏不学好,非得学着那个醋坛子程乃珊,弄点“末代名媛走完传奇人生”这样暧昧的题目,不就是想影射章MM出身不良、与主席不清不白的关系吗?
    
     嗨,都是言论不自由闹得!记者其实啥都知道,就是不能明着写,只好曲里拐弯、话里藏话的去告诉各位读者:章MM当年堪比貂蝉,如此多娇,引董卓润之、吕布冠华两位英雄竞折腰;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老毛。 (博讯 boxun.com)

    
    “名媛”其实是非常暧昧的词,既可以指大家闺秀、权贵之女,也可以指交际花之类欢场女子,比如兼具豪门、美貌和放荡的帕尔斯希尔顿(Paris Hilton),在中文翻译中也常被称为“名媛”。章含之因缘际会的被《上海Lady》作家程乃珊称为“末代名媛”,从此就爱上了这个称谓,并不断的向别人重复着这个其实带有讽刺意味的帽子。
    
    其实从血缘上讲,章含之其实跟名门后代一点不沾边,她本是上海滩交际舞女的私生女,因没法抚养,才交给当年上海滩的大律师章士钊来做养女。因为有了这么一层的出生羞耻,越心虚者越逞强,成年之后傍过大官的章含之就非常热衷“名媛”这类外装修,以便掩饰自己并不光彩的身世。这个缺点,后来就遗传给了她的“名门痞女”洪晃。
    
    其实,跟她比起来,章士钊的女儿、《往事并不如烟》的作者章诒和才更接近贵族和名媛,章诒和内敛和毫不张扬的高贵气质,才使人真正体会贵族和名媛应该是什么。与章诒和相比,章含之、洪晃母女更像是乡下的暴发户,发嗲、张扬,唯恐天下不知自己是章士钊的女儿、外孙女,乔冠华的二老婆、继女。还好,互联网的出现,让这些籍由新闻扼杀而说谎的“名媛”暴发户的身世能够最终大白于天下,尽管他们现在还在强打精神,对着世人编织着自己的名媛美梦。
    
    不过,章MM的死讯之所以热衷于被所有的记者编辑来炒作,更在于章含之1960-1970年代在中国官场高层之间,与毛泽东、乔冠华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而这,才是吸引眼球的根本原因。这就有点像当代中国宋歌星跟太上皇之间不清不楚的传闻一样,食色,人之性也;官场男女,读者的眼球也。
    
    毛泽东70大寿之际,章士钊携养女出席寿宴,章含之被毛泽东所欣赏,之后被毛聘请为英文老师,从此走入了毛泽东的生活圈子,并借助于毛泽东的特殊帮助,于1971年调入外交部。后来与外交部长乔冠华发生恋情,并于1973年与前夫离婚,嫁给了大她20多岁的乔冠华。1976年随着毛泽东去世和四人帮垮台,乔冠华与章含之失势,从中国官场退出。
    
    章含之在1971年到1976年外交部工作过程中,因中美关系的核心外交舞台,使她经常随着毛泽东接见外宾,并籍由新闻电影电视的传播而特别知名,成为那一代观众心目中的“漂亮MM”。美女门前是非多,关于章含之与毛泽东的关系,就像前几年“三英战吕布”的流言一样,成为当年北京大院内广为传播的流言。
    
    然而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流言的主角章含之在多年后,不因与毛不清不楚关系为耻,反而以此为荣,著书立传中常常含糊不清的表达对毛泽东的感恩之情,益发引发外界的关注。尤其是近10年随着毛泽东保健医生李志绥大夫所著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在互联网上广为传播,让许许多多的中国人了解到了毛泽东帝王式的荒淫生活,并由章含之与毛泽东长达将近10年的特别情谊(嫁给乔冠华之前),推理出她很有可能就是毛泽东的“编外王妃”。
    
    其实,对于趋炎附势的章MM而言,做个外交大王乔冠华的王妃,还是做个千古一帝毛泽东的编外王妃,都跟“名媛”没啥关系;可能只因做过王妃,就像戴安娜一样,才有资格和勇气戴上“名媛”的帽子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外交才女龚澎和权力迷章含之:天壤之别
  • 美丽离真实有多远?━━从章含之的“总督孙女”谈起
  • 章含之的前夫洪君彥/司徒華
  • 章含之-“名媛”与“痞女”的“非正常”/余绮平
  • 洪晃:我劝父亲不要回忆《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停稿
  • 主席什么时候要,告诉她就是了—“末代名媛”章含之 (图)
  • 26日上午8点20分左右:章含之走得非常坦然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