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台湾问题到了不得不解决的地步了/乔续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31日 转载)
     台湾问题现在比较火热,什么领土问题,军事问题,第一岛链问题,国家战略问题,出海口问题,主权问题等等,不过我要讨论的是一个更特别的问题,是经济战在和中国内部政治经济革新的问题的外部反映.
    
     首先以前有个时髦的说法,说只要把台湾用经济栓住,他就不会独立,可是有两者联系吗?韩国人拖家带口的都来中国投资了,也没见得韩国人就认同中国想加入中国了,倒是韩国的主要投资都在山东半岛地区引起了我的注意,为什么?这里面是不是有阴谋,当一个地区的某个国家的人足够多时,他是否存在一定的安全问题? 为什么俄罗斯不允许中国到他的远东地区移民,这里面的民众与政权政治的关系值得我们深思.如果联想到全世界的中国崩溃论,还有韩国叫嚣的中国的好多领土是他的的话,这里面是否有一个没有公开的阴谋? 就是将来韩国协助美国日本把中国搞垮之后, 韩国就可以利用他在山东地区的众多的人口还有在那里投资形成的对文化、政府机关以及民间组织的渗透,在中国崩溃之后,完成对中国山东地区的兼并。他们没有选择东北可能是考虑到北朝鲜还有俄罗斯的原因吧。 (博讯 boxun.com)

    
     我们现在的注意力都在台湾问题上,认为我们的国家不会出现问题,可是我们是否想到一个巨大的阴谋在中国蔓延?台资进入中国,拉拢地方政府,对上拉拢政府官员,腐蚀政府官员,控制政府官员,对下建设血汗工厂压榨中国的老百姓,而台湾人也在中国的高高在上的地位以及心理反应使得那些台商会越来越不想统一,原因很简单,台湾统一了,他们就不会拥有现在的优越地位,而现在有一个问题,台湾在中国大陆的投资也有扎堆的现象,通过集团性的合力形成对中国地方政府官员的拉拢,形成利益集团,看看那些台商在中国大陆的活动,台商到地方投资的一个重要的项目就是同地方政府交流感情,并获得地方政府给予的各种税收,政策优惠, 难道这些投资是能够带动中国科技发展吗? 显然不是,台湾真正有技术含量的公司很少,他们基本就是从事血汗工厂的加工业,这样的行业只是在中国的土地上插满了财富的吸管,吸管的流向方向就是西方发达国家,台湾从中也有一点点分红,而中国是得到收益最少的。
    
     牺牲了自己的土地,资源,人力,环境,而且更得不偿失的是通过补贴台资的方式我们间接的补贴的西方发达国家的工业对中国的入侵,并压制了中国自己的本土民族工业的发展.而且还有人力的机会成本的损失,一个20岁左右的年轻人本来应该学习知识,提高自己的素质,可是现在从事简单的是人就能做的加工业,我们失去大量的智力资源的开发.而且如此下去中国地方政府因为缺少经济的自生力,技术和市场方面被西方发达国家控制,加工制造方面的组织被台资控制,这样就会形成地方政府与台资的利益共同体,一起为西方服务,中国就会被纳入西方殖民经济的循环链中(弱势地位).因为西方人与中国人的种种文化,语言方面的障碍,台湾人自然成了最好的西方控制中国经济的手段,台湾人在经济上受制于西方特别是美国日本,而在文化上却接近中国大陆.最近听说北京大学一个教授要为某个台商写传记,这个使我怀疑现在的台商对中国大陆的影响力是不是仅仅在于地方的政治,经济领域,是否已经开始扩散到文化学术领域?
    
     说到台湾,其实应该也说到韩国,这两个地方在经济上方面对中国的关系有相似的地方.在地图上,中国像一个鸡的形状,鸡的一只脚是台湾,鸡的嘴尖就是韩国, 一个鸡如果脚和嘴不听使唤,怎么可能吃到虫子(日本),令人惊奇的是韩国和台湾现在对中国的关系竟然也如此的相似,中国只有完全的控制甚至吞并韩国和台湾才能具备崛起的动力和实力,才能吃掉日本,实现复兴,现在的中国只能说是能够站立,能够生存而已。
    
     台湾问题,韩国问题其实都是美国问题,在70年代以前,他们听命美国,成为在政治上,军事上遏止中国的最前线.那个时代美国的目标是扼杀中国,可是中国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自己的国家,他们越封锁我们却越来越强,等中国自主的工业体系建立起来了,要崛起的时候,我们遇到了麻烦,首先就是经济的运行问题,是中央集权式的计划方式为基础的社会主义还有自由市场经济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的选择的问题.此时美国看到在军事上政治上扼杀中国的战略失败,从70年后开始转变战略,企图通过接触的方式通过经济手段遏止中国的崛起,注意以前是中国的生存问题,而70年代后是中国的崛起问题.当然如果我们现在崛起问题处理不好也有可能前功尽弃,生存成果也会被扼杀.
    
     从70年代,美国开始扶持韩国,台湾发展经济,一方面为他们提供技术帮助(不涉及核心技术)另一方面为他们提供市场,而日本是在二战结束后不久就被利用在政治上,军事上(提供后勤物资保障)打压中国,不过因为毛主席的成功化解,美国不但没有得逞在政治上利用日本压制中国的目标,反而因为倚重日本太多,反而为自己培养了一个强有力的在经济方面的竞争对手.
    
     在扶持台湾,韩国的同时美国应该也把手伸到了中国大陆的内部.以前看一个介绍冷战之父—凯南的文章,里面提到在斯大林逝世的时候,他建议美国政府扶持苏联国内的改革派来改变苏联的社会制度,达到和平演变苏联的目的,美国政府没有听他的,后来陷入了越战泥潭,还几乎丧失了在经济领域独步全球的地位.而恰恰就是从70年代开始我们发现美国开始转变政策,由以前的重军事,政治转变成了以价值观为掩护,重经济的路线,从一本<一个经济杀手的自白>这本书里面也能够看到美国政策转变的一些脉络,就是通过培养经济杀手达到误导别国发展并控制别国的目的.通过这些我们可以联想到后来的卡特总统提出的自由民主人权等价值观,苏联的多元化的人道的社会主义的建设,以及自由化思想在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领域的蔓延,还有美国动用几乎全国力量主要通过汇率手段来打击日本经济的经济战的胜利.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涉及到中国的现象就是中国越来越”自由””开放”,几个不三不四的人竟然可以在中国的土地上开会否定共产党的合法地位.我们的经济领域的自主权越来越少,我们自主的好多的涉及到国家长久竞争力甚至涉及中国国运的重大的科技项目被下马,我们的军事发展被荒废,我们的国有企业被私有到私人腰包里了,我们的年轻人特别是年轻的大学生被自由民主了,还振振有辞以为自己获得真理一样的骂起了自己的国家,骂起了共产党,其中包括一些党员,这个现象绝对设计到中国的国家安全,我们国家在道义领域的自我否定是万万不可以的,我们必须建立中国共产党在道义上的制高点,只有这样才能赢得人心.
    
     以前看过一本涉及中国预言的书--<推背集>,其中有一段说的是”美人乱我朝政”,里面提到美人服色尚白,以前好多人认为是江青,可是接触的东西多了,越来越觉得这里的”美人”说的不是江青,而是”美国人”,这一段说的是美国人对中国的和平演变.
    
     以上扯的有点远了,还是主要说台湾和韩国的问题,这两个国家经过美国的扶持的现在已经成型,不过台湾更听话一些,在经济上对美国的依赖更严重,在经济上打压中国的民族工业方面更甚,这方面我以前的一些文章写过一些,这里就不多说了,主要的方面就是台湾在技术上和市场方面对美国的依赖更严重,技术比韩国落后,而在中国经济领域台湾对中国地方政府的渗透范围更广,程度更深,而韩国因为已经完成了资本与国家政权的结合,所以他们已经具备了自我意识,在经济方面更多的是为自己利益服务,韩国的投资的集中就说明问题.
    
     因为没有时间对两国做一些细致的了解,这里只能大体的说一些,如果有错误的地方很请谅解并指出来.台湾韩国经济的强项基本都是新兴的经济领域,例如电子, 通讯等方面.这些是信息革命的一个重要的方面,而信息革命是美国主导的,韩国,台湾只是个跑腿打零工的,美国人把代工的业务给他们来扶持他们,提供市场给他们,让他们获得产品的销路从而发展国内经济,例如在笔记本的代工领域,台湾几乎占了全世界的90%,手机的代工领域他们的分额也很高,数码产品,消费性电子产品等等领域,台湾都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台湾之所以只能搞这些,一方面是台湾没有形成资本与政权的结合,而且资本与政权还有矛盾分歧,所以弱小的资本只能给大款打零工,而且美国还不时的对台湾资本进行战略误导,例如为了让台湾安心的做制造业,哈佛某教授抛出一个台湾企业的运营优势,还被一大群傻瓜顶礼膜拜,被人耍了,还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而韩国不一样,因为韩国民族的向心力形成的聚合力,完成了资本与国家政权的结合,以前是政权占主导,李明博的上台标志着现在韩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已经完成了资本的主导, 他的这种模式类似于日本,德国的崛起模式,从这一点讲,韩国如果完成对北朝鲜的统一,就会成为第二个日本,在经济领域他会继续与美国,日本,欧洲结盟来压制中国经济崛起,而台湾只是在分工中充当一个廉价劳动力的组织者,发挥他那可怜的运营优势.如果说在此以前台湾在代工领域对中国的威胁最大,那么今后在经济领域韩国对中国的威胁会越来越大.因为代工者毕竟是低技术,在中国自主的科技兴起,反而他们有可能被我们所用,为我们代工,而在中国自主科技发展现在的最大竞争对手应该就是韩国了,美国的基础研发的强大优势,加上韩国企业在市场调研和应用研发几乎百分百的投入下,如果中国政府不能够为中国企业提供保护, 主导建立完整的自主的产业体系,那么中国企业又一次的崛起就会被压制。
    
     就象是在90年代末和本世纪处中国民族企业第一轮的崛起主要被台湾代工加美国技术和品牌打跨一样.中国民族企业现在又一轮的崛起浪潮就会被美国基础技术, 美国和韩国的应用研发和市场品牌压制下去,两轮经济领域的崛起都被压制下去,以后再想崛起发展,谈何容易,而且因为民族自信被打击,国民对本土品牌的信心的丧失将会将中国本土经济的崛起更加无望,经济崛起失败,中国的经济就会成为殖民经济,而这样的经济基础决定中国的政治也将逐步的演变为国外资本的代理人,共产党就会要么变质要么在一场血雨腥风的最后挣扎反抗中被颠覆,中国会分裂,山东地区会被韩国吞并,北朝鲜因为缺少中国政府的支持会被韩国统一(现在北朝鲜对美国霸权的反应是可以理解的),而中国的南方地区已经形成的地方官员与资本的结盟就会趁机宣布独立.而中国在经济崛起的失败将宣布中国生命的结束.
    
     现在中国因为80年特别是90年代后一些政策的原因,使得现在的中国已经错过了经济崛起的最佳时机,中国经济崛起的最佳时机在70年代末到90年代末,可以说邓小平当年的判断没有错,的确是个机遇期,可是我们放权式的改革,失衡的政治结构,还有政府在经济领域的不作为使得中国已经错过了这个可能使中国完成经济领域崛起的最佳时期,那个时期,两大强权都遇到了麻烦,美国经济实力衰落,并在道义上陷入前所未有的被动,而且在军备竞赛方面也是被苏联超越,而苏联表面看很强盛,而国内的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对经济发展的束缚以及政治领域封建化形成的特权阶层的副作用开始显现,而此时中国经济此前的高积累底消费, 形成的经济,技术的积累本可以在80年代大放异彩的,经济崛起的环境比起毛泽东时代完成中国生存的阶段要好的多,可是不辛的是我们错过了这个战略机遇期.
    
    现在的世界形势是美国已经率先完成了信息技术的革命,经济技术独部世界,并开始谋划打压潜在的竞争对手与威胁,韩国已经经过了经济的发展完成了资本与政权的结合,过度到国家资本主义阶段,经济,技术,文化,甚至政治的扩张性开始显露出来,北朝鲜面对中国自己20年来的变化,越来越不信任我们,并开始做最后的自保式的挣扎,台湾的资本已经因为中国大陆实行的优惠政策完成了规模上和质量上的突变,扩张意识,自我意识开始膨胀,正在在思想上和组织上形成自我主张, 也许趁着台湾政治风云的突变,他们完成了对政权的控制,从而形成国家资本主义,那个时候,因为自我做主的需要他们将更加不会同意回归大陆,而且还会更加主动的帮助美国瓦解中国,因为中国有他们需要廉价劳动力,资源,土地.而中国自主的政府的存在只会颁布劳动法,改革税法来减少他们的赢利.
    
    我们北方的俄罗斯已经在混乱中完成蜕变,国家又一次走向了复兴之路,俄罗斯是一个强悍的民族,民族自尊心很强大民族,他们自己认为他们有对全世界的使命,这个决定了他的扩张性,不过现在的俄罗斯实力还是不够.欧盟现在也越来越大,开始谋求一个声音说话,美国和俄罗斯的刺激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会促使一个新的联邦制国家的出现,不过现在的欧盟主要是对内的整合.而在中国东边的日本,早已经完成了内部的经济政治的整合,现在他在经济领域因为美国的压制无法占据主动, 信息行业几乎快被韩国盖过一头.但是他在制造行业特别是制造工具方面对中国已经造成渗透.而我们中国现在内部的形势也是不妙,西方自由化思想的渗透特别是对中国年轻人的影响已经到了危及国家安全的程度.国外在国内培养的他们的利益代言人现在已经到了很猖獗的程度,中央政府权威被弱化,政令不出中南海使得中国的改革处于失控状态.腐败铁三角已经形成,一个腐败的政府不论是走什么道路都是不会有任何前途的.如果说在30年前中国有走向资本主义或者民主社会主义的可能的话,那么现在因为我们经过30年的改革自主的强大的民族资本没有形成,现在的中国只有走君权(中央集权)与民权结合的科学社会主义的道路.
    
    现在因为中国在经济领域的被动以及国际环境的恶化,使得中国现在需要走一条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为基础的,加上李斯特的经济运行模式,加上大力扩充军备的发展道路.具体就是在生产资料的领域实行公有制为主导.在经济运行方面实行国家主导的贸易保护主义(对外),投资保护主义(例如对待外部资本要加税),扶持国有企业,并大力发展全民教育,全民医疗等设计到能够提升国民身体素质,文化素质的方面.在扩充军备方面现在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程度了,外部威胁步步逼近, 我们当然需要发展军备,并通过军备的发展提升我们的重工业水平,提升装备工业水平,提升民用工业的技术以及制程技术.
    
     打台湾方面,我个人觉得打台湾打的不仅仅是台湾,而是打击的美国为主导的直接政治,经济,技术甚至军事秩序,台湾的工业经济在全世界的美国主导的工业链条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如果发生台海战争,世界经济运行的链条就会发生紊乱,美国经济运行的成本就会成倍提高,而且美国主导亚洲的政治秩序也会被中国打断,如果加上美国现在的次贷危机,台海战争对美国的打击可能是致命的.而且对于国内来讲,中国的出口会大幅减少,会打击出口企业,不过看看现在我们的经济形式, 那些出口企业大部分都是外资企业,他们是踩着我们民族工业倒下的尸骨发展起来的,他们是中国民族工业的杀手,现在中国实行新的法律他们就想跑。
    
    这里我想政府提一个建议:NOKIA要把工厂从德国迁往罗马尼亚,德国政府就收当年给NOKIA的补贴.中国可以采取这样的措施,如果那个外企撤资或者变相的撤资,中国政府就收回当年所有的税收优惠以及政策优惠让他们产生的额外获利,对于那些免税时间到了工厂就换地方的公司政府更应该征收以前的优惠部分,并征收惩罚性税收.如果那些充当在中国的世界经济链条的一个环节的外资出问题,地方腐败铁三角就会出现问题,就方便中央政府收拾他们.不过需要作好周密的准备,例如弱化地方政府的经济智能,加强中央集权,加强公正的法制建设,加强民权与中央权力的结合等等.
    
    另外台湾问题韩国问题的相似性以及阶段性决定,解决这两个问题将是中国经济崛起的第一步.因为经济崛起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和平崛起的机遇,现在我们需要走经济崛起与军备扩充同时进行的经济崛起之路.通过经济扩张带动军备发展,通过军备发展促进经济崛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