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棒喝金庸余秋雨贾平凹这三个声名机器!!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04日 转载)
    
    棒喝金庸余秋雨贾平凹这三个声名机器!!
        (博讯 boxun.com)

      
      看到金庸在一篇古城墙上写的云南大理的匾额,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说我嫉妒也行,说我愤怒青年激情也行,说我心胸狭窄就不行。
      金庸这个老低劣文人,用着一脸的平和气势,如同台湾的那个余光中,用着那种丢人的文字象老头鞋一样的文字,来恶心我们青年人,当然,我可能在老了的时候,也有三成的可能会丢却我这种优雅华美诗韵十足的文字去向往那种古老的气韵的文字。
      可是,这与我们当初盛行的华美之风的文学艺术相悖相远离了。
      我们不要金庸这厮的马太效应(又名名人效应),只要是名人,不管他的文字或其它艺术再垃圾,再粪便,这些势利的媒体也敢用,这就是当下的后起之秀,如同医学界的一些新杰无法突出的缘由。
      这个操蛋的媒体界与操蛋的靠声名来混立于艺术界的老杂种们。我这里不是骂金是老杂种,不然人家会告我,我只是指其他别的一些老畜生。
      
      我们不想愤怒,我们也知道愤怒对身体无好处,可是,是生活逼迫的我们不得不愤怒。我们在青年时还不愤怒,更待何时?
      这个时代让我们倍觉失望!!
      看看金庸写的那些拙劣的文字书法。写的那些粪便化的小说。臭名高扬。
      这样的小说能混迹文学界。让人恶心。中国文化局为什么不查封呢?
      
      那引起纯美的个人的向往的艺术在哪里?
      那些纯净的文坛象盛唐时华美绮丽的文风在哪里?
      我们自由的极限又在哪里?
      我们将自由的艺术化引向了垃圾粪便化了。
      这是可哀的。
      而当下的一些无审美水平的人在四处收集金庸这厮的小说看。与世俗文化界有何益哉?有何益哉?
      
      文字之美,如同一些散文家,好的小说家于坚张锐锋这些驾驶文字的高手们写的不出名的现象,让人深感生活与艺术文学的恐怖。
      名人效应在任何一个艺术圈内都存在吗?我想八成都是如此。
      
      我一直看着西安的老文化 丰富多采的城墙在我的视野里铺现,感觉贾的文字不足以呈现西安的夏天般丰韵古老的美。贾写过秦腔,羊肉泡馍这类的小文化散文,也许是应了旅游局的暗地里的邀请。也许是为了突显西安文化,所以写就。但是他写的就是一些垃圾作品,那种文字毫不生动。
      而在当下的一些媒体们竟然将他的垃圾文字一千字一千元,收购让人恶心。
      那所讲的拘谨于大散文的境地,对于秦始皇统一六国,好象有点近的相似。但于我而讲,我认为,他的观点过于偏颇,散文的境地是广阔的。当然,有一些写着小女人散文的小女人散文家是应当打倒的。
      就如同黑陶在散文的境地里所描述的那样讲究什么精度 密度等这类的,实属钻牛角尖的行为,我认为散文的天地里非一种风格为最好。不可一棒子打死一大堆散文风格。而对于一些低劣的可以排除,打倒,如小女人散文———…………
      
      我认为,散文的首要条件是要有丰采的美,例如文字,例如情韵,例如纯抒情纯景物描述,或纯思粹的美。情景交融的美可以,但写的好的屈指可数,那是一种高境界,于我们而讲,那样只能是高深的文化理论,如同研深那些外国的高等数学与哲意。但我认为,高深的东西,只能是一个循序渐进的榜样,而不是一口吃成胖子的前例。是然吗?
      
      而贾平凹在这一点上,让我们厌恶了。
      人无完人,看过他在官场上的远离的姿态,并且给人一种赌收金钱后的腐蚀形象,并且没有了当初的清朗朗的纯美优典的气息。
      对于这样的文人,也许就象余秋雨一样,混迹于声名之中,而忘却了对自身的关注与文化的研随。
      艺无止境,文学无止境。他们有那些沉迷于官场声名的时间,为什么不去将自己的研究再加深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呢?
      比如去外国人的领域看看,当然,他也许在国内的文学界都无法脱身于完美的包围中。更何况外国人的文学呢?
      
      这就是当下的这帮无耻的声名卓越的带引号的小说或散文大家们?你们也配称之为作家吗?
      还不如古代的那些隐居的文人们。
      并不是我眼红。是我看出了他们文学作品与人品的缺陷。而对于这些还混迷于大众之间,误人子弟的东西。我深表厌恶。
      
      打倒金庸余秋雨贾平凹这三个声名机器!!并且大声棒喝他们。不此不足以幸福的感伤甜美畅快一番。
      此打倒非彼文化大革命意义上的打倒,为什么要限制文学语言的丰富性呢,有一些傻逼网民误以为这是红卫兵现象,实则谬矣。
      此打倒是学术上和声名上的拉裂意义。
      请各位不要误解,否则我吃罪不起呵。
      呵呵。
      此些文字为一青年人的愤怒之言。我认为十一成的有理。不知各位意想如何哉?
      
      如有得罪不处,还希不要原谅。
      放马过来,我要杀你们个马刀不留。人仰身翻。
      就是如此。
      来吧。
      我等着你们,我等的都有七点不耐烦了。
      
      愤怒青年:我爱常波波 挑战各位了。我是指各位网络文学写手与看客们,不是指上述的那些所谓的大家们,人家们不上网络的,因为声名已经够他们累的了。让他们在声名中累死吧。
      我要在此与各位论辨一番。呵呵。就是如此,就是这般。
      
      有人称余秋雨是电视媒体英雄,这个讲法有点客气了。应当说他是文字垃圾制造者。或者说是一粪便制造者,
      这个文坛太过于多的垃圾文字作品让我深感到无聊与恶心。有时觉的余秋雨和九丹是一个水平线上的,或者和米唐辛娜高那么一丁点罢了。当然,米唐辛娜这个喜欢丢人的低劣文字垃圾营造者和余毕竟不是一个档次上的。这样说,我觉的对余秋雨有点不地道之嫌,可是,都是垃圾,我就不好再细分了。
      
      鸣叫一声,那是庸人们的愤怒,而棒喝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高手所为,,
      棒喝他们。上述提到的各位:你们算干嘛的?
      请记清了:你们算干嘛的?
      别丢文化的文学的文人的脸了,好吗各位,你们都滚下来滚出来吧!
      
      
      
      
      
      2
      
      我看贾平凹
      
      
      1
      
      读贾平凹已经九年了。看过他最初的爱情小说,那些小说里有太过于多的对文人尤其是历代文人的尊重。而迷失了生活中不可替代的纯美的自然意义。
      也就是说,他将人性扭曲成都是文人的一面了。而忘却了人生是复杂的,人性是复杂的,不是本一的单纯的。
      这在他的爱情小说中过多的提及的圆满结尾即是一个鲜明的例证。
      
      这是一个风中的守望的鸟吗?他守望的是文坛的起起伏伏吗?我一直以为,他获得的那个飞什么奖是他的起步点,因他以前的诗集,散文集并没有让他成就多大的名气,看来,运气对于一文人是多么重要呵。
      而文运,这一词将由我发明,并且源自贾先生、贾作家。换言之,就是那种是低劣的人当评委呢,就有可能低劣的文人获奖,而文学界实在是一个垃圾场。由此可见。
      
      2
      
      仍记的当初的从中国最正派的一个作家一夜之间成为了一个最流氓的作家的贾平凹景象,这种景象让人怀念。文坛上太多的敏感的是是非非,让人们增加了许多兴趣。
      那个写出废都的作家。那个有着克林顿一样遭遇的作家。还记的他跑出去的事情吗?去外地游玩去了,只是一种借口,他是一个受伤的人。而这是他的小说带给他的,让人对文人有了一种悲悯感。
      他太过于大意了。他写出了直爽的太过于直白的下流,有时文人是容易下文字狱的。不知贾先生认可吗?
      所以他跑到外面去散心,去放逐自己。
      下流无论如何是进不了正统严肃的作家领域与文坛的。就如同贾的文字不是好文字一样。
      
      贾太让人失望的地方,就是他其实许多------九成的作品都是垃圾,而一些愚众从看到他获的一个奖项以后就把他几乎当成了天使。处处将他以前根本就无法发表的一些庸常的作品也拿来发表?这是对世俗的一次极愤怒的挑战,抑或还是一种无耻的跟随势利后的赢利品?让人愤怒之极。我这么好的作品怎么就无法发表,也许有更多的愚蠢的人会说我眼红了,会说我妒忌了。就算是,那又怎么样呢,更何况还不是。
      
      无耻呵,多么无耻。这些愚众与传媒。这可能就是纯文学与严肃文学无法立足的缘由吧。
      
      贾的作品常有许多让人沉落于幻想中,及去天真的古代中寻找故事的感慨。而这些无视自己内心的作品,并非象一些个作家所讲的那样融个人性情于虚构之中。
      小说已经无意义了,他承载不了什么,于是,我们也好象没必要再看小说了。好象。
      更为可笑的是,后期的贾在他的《病相报告》这本书中才知道应当从人性方面着手,而这几乎是那些评论家和许许多多的作家早已知道,并且付诸于自己的最新探试作品中很久的事情了。这就是贾的落后的写作观,他还洋洋得意的说自己的创作观总是落后于潮流。也许他这种性格决定了他的创作意识和意向吧。
      我当时看到贾在发现,这才是写小说的真谛后,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这就是中国当代最好的作家贾平凹?
      他配吗?是谁在许多杂志上说贾是中国当代最好的作家来着?无耻!!
      别让我们跟着丢人了。我们泱泱大国的脸面也许在此时丢的最甚。贾,你算干嘛的?你就一末流的作家罢了。
      我觉的你还没有苏童写的好。
      
      我不明白一个文人,在用金钱来装点自己的宣传作品的效势之后,会再做些什么呢。沉浸于拾来的得意之中吗?
      比如,他的一些小说中,处处用一些平淡的古语及一些让人看着干涩的文字速度。特别别扭。我不是十分赞同他的行文当中应当有涩滞的一面一讲,他说这样可以容许自己的思考更宽泛一点。我非常不赞同。
      
      他还象个名人一样四处招摇,或许他真的是带引号的名人吧。名人都要受到攻讦的。但在我的认为中,他一直是一个写着拙劣文字的文章垃圾制造者。我不是太喜欢他的文字。有时觉的他的文字跟生动有趣这两个字无关,有时想来他的文字还需要跟韩寒学习学习。看人家韩寒的文字多幽默流畅呵。
      
      他的书本来就比平常作家要好销,又运用了媒体宣传,所以可以说这是一个新书销路经常突破上百万的一个畅销书作家。我忍不住想给他扣上一个伟大的帽子。但怕人说我庸俗,所以算了。
      也许在中国,他可以称为真正意义上的作家的。可是,他早期的一些作品倾向于乡下生活,爱情。世俗的让人恶心的农家小院式的迭出不穷的游戏文字的感觉。而他做这游戏起初时是多么的拙笨。
      
      
      
      3
      
      
      他的爱情小说曾经感动过我,尤其是在我读到《佛关》、《美穴地》这些小说的抒情部分时,那些恶劣情怀就芒芒然然的消遁了感觉天瞬间就蓝了起来,开始向着优美的爱情狂奔。
      
      他主张文字要涩,并且在许多评论家的嘴里说他的古文字中蕴有美意,可在我看来,这样的文字里却到处充斥着一些平淡的让人想瞌睡的感觉。
      这不是一种好文字。
      
      当初的那些宏大叙事,那些农村题材,那些写着阴暗的农村背影的象张艺谋一样能让人看着病状十足的农村气息时的小说时,我是想扔掉的。
      可他获得了美国飞马文学奖,这就让我不得不好好的看看了,可看后,发现这个奖项是扯蛋。这部小说更是垃圾的不能再垃圾。
      获奖对于文学意义能说明了什么呢?才能吗?不,只能说明以后可以衣食无忧的在那些势利媒体上畅通无阻的发表了,许多垃圾不好看的小说在刊物上满天飞翔,就是例证。
      
      我看到了,同时也感到了一阵讶异。这在世界文坛上到底都有多少垃圾浪得虚名?
      而那些真正有才华的人怀才不遇的悲哀。那些最杰出的作品往往被淹没于尘俗之中。有谁在关注呢?
      仅我一人吗?
      
      如果将写作比做干活的话,那么贾是一个干着太多的差次产品的手艺人,对于这样的人,是不是应当开除出文坛?
      有掌声响起吗?
      没有,那就不算,继续探讨。
      
      这更象是一个动人的传说,他竟然成名了,这个从一低手未名级的人物长成了风行全国的大人物。象一棵向日葵。很厉害。
      
      
      
      
      
      
      二
      
      夸一夸贾平凹
      
      
      我看贾平凹
      
      1
      
      这是一个有着平民情怀的作家,从他的一些文字可以看出,他在一些文字地方的努力 。我理解他作为一个贫民时所做的艰辛努力,并且在西北大学时中文系时的凄苦心境。但,青春也许只是努力的一个起点吧。
      
      他的文字借用了古文功底,可是,在一些对现下的生活的追述上,他让人无可夸谓。也许,批评他的主要的方面就是他的太过于多的执着的任性,
      我不喜欢他的一睦频频出垃圾的小说的景象,这也许可以称之为垃圾现象。
      可对于时下的一些人,他们只是追随俗流的的无耻的一些人。
      我们所能做的就是顺从吗?或许是反批。或许是一些更加纯粹的背离反叛
      情愫。
      
      感动过他的爱情小说,并且散文里的随意,及一些让人感到悲悯的情结,及他的生活、他的故乡商都情结、及他的许多许多的喜好,这是一个有着优雅情怀的文人,和我的兴趣很相投,相像。有时发觉,他是个喜欢高雅的人与艺术的人,也许对于农村的人来讲,他是个喜欢追述平常事情的人,与宏大叙事无关。
      
      一路追赶着高雅前进的人。贾先生。
      而对于时下的这帮作文的人来讲,也许他还算是好的吧。
      
      九年前,开始读贾先生的小说,并且一直觉的他的小说是一种朴实无华的人小说,更可人的是一种秀丽的女性化气质在文篇里流动着。
      而,是什么样的情怀铺就了这样的小说了呢?
      
      
      2
      
      每次读贾先生的文章时总有不同的观感,有时是性淡静谧的,有时是一种冲涌上来的激情,有时是一种病态的平和。有时是一种宁静的力量穿越人心。
      而近来不太喜欢读贾先生的作品了,总觉的他的小说更象是一种后期的才气乏尽的习作。
      
      他的文字有时是用夏天般炽烈的情怀追述,有时是用平静的淡然文字来解述他小说的意义,有时,看着能让人打起瞌睡来的文字。情节也不能引人入胜。
      并且,在如今的文坛这样的所谓的带引号的老作家们都象他这样在无耻的丢着文字的文化的文人的脸。
      多么无耻。
      
      这个文坛无耻无聊的扯蛋的厉害。
      
      
      
      
      
      
      
      
      
      
      
      
      
      
      3
      
      我看金庸:批判金庸文化
      
      
      
      
      1
      
      
      
      我在他的作品里读不到欣赏的态度与读到自然界的美,只是读到了垃圾场里才有的气息,或许粪便马桶里也有。
      这样的文字能称得上大家,也足可以看出整个俗众的无聊无耻的欣赏审美水平!都是一些无耻的污辱文化的人呵。
      我也一直想尝试着努力去喜欢他的作品,可我发现这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那是因为粪便是不能变成宝石的。
      
      
      
      这更象是一个动人的传说,他竟然成名了从武侠开始表演起来了他的胡编乱造的能力。
      看到了一些网文网评上说他是一个笨蛋。这一点上,我不认同,至少人家能写出那么多的垃圾来,也不能算是一个笨蛋。可以称之为一个垃圾制造能手。
      他的小说我看过七部,并且都是看到最后时,总是舒一口气,终于看完了。而少年时代许多人都在捧着他的书读的时候,老师说那是粪便。于是我一直没去走近它们,是呵,看那些粪便我是不是想找抽啊?
      一身粪便气回来,我的同学不抽我才怪呢?
      
      
      
      有人说,他将人性里面的所有东西都阐释了出来,是可以将之称为大师的。真的是让我恶心的差一点吐出来,对于这样垃圾的文字。这样没有艺术表现力的结构与内容,竟然还是大师,没有搞错吧?!
      如果,将一个垃圾中仔细研究一遍,会发现垃圾是滋养肥田的一个东西。你就说垃圾是艺术的,这对吗?
      
      
      
      以前看过他在许多地方狂卖的小说,小说里面充斥着一些女性的大男子主义,尤其是看到韦小宝有几个老婆,是七个还是六个我忘了,我就觉的现在的人真是敢胡写乱编啊,如果小说给了你表现自己的欲望的机会,你会认同吗?老金?我觉的你真是一个可以去做秀表演当明星了。也许你都是明星了。怪俺。没有讲清,你是一个很高级的明星啊。
      
      
      
      我甚至发现有些写小说的同志有过皇帝的瘾?
      你有他们那种机关算尽,保住大河山的雄心与机略吗?
      你没有。
      你这么无耻的在那些淡而无趣的让人看着打瞌睡的毫无文采的文字中躲闪着制造快感,还美其名曰:艺术是充许大大的虚构的。
      我真想呸一声吐一口浓痰。真是恶心。
      那些垃圾文字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比浓痰更让人恶心。
      
      
      
      这是种可鄙视的心态。咱们这些在生活中俗不可忍的生活的百姓们,还是踏踏实实的生活吧,不要去抵指什么历史宏大叙事,什么人性在历史中呈闪着。什么小说是制造快感的艺术读物。这些都已经让读者们厌恶、倦腻了。
      
      
      
      当代的作家还真是让人们瞧不上。金庸在这一点上做的尤其让人恶心。
      我看到他在小说叙事上的毫无才气的唠叨着,时下的一些明星们还有一些俗庸的在生活中毫无建树的人也在上面寻找着饥饿的果实。
      
      
      
      什么成年童话,什么消遣?全都是垃圾。一个朋友曾说过。我只要看金庸的现行的小说的前半部分,我就知道他后面该如何收场,那还不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呗。
      金作家这个人幼稚到什么程度可想而知。而时下的生活中许多恶的事物还有升起,而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消停。可到他哪儿,一茶一烟的工夫,就将敌人杀了个精光,果真厉害啊,老金。
      我一直在想,这样的小说如何会销到市场上去,而不受到禁止,
      而不受到一些读者们的谩骂与批责呢?
      这真的是愚蠢的人们太多了吗?
      
      
      
      2
      
      
      
      记的作家陈染说过,金庸的小说这种没文化的东西,我不会去看。是的,她去看的都是高深的哲学书,或文学理论书,但在我看来,看这些垃圾有好处,那就是明白了一个真理,对于垃圾,可以看清好书的重要性。
      我们的精神生活不是虚幻的打打杀杀,不是在胡乱编造中享受到艺术的美。我们的精神需要贴近时下的生活与我们内心真正的海洋。
      当下的这帮人在看这种俗之又俗的东西 ,已经成为极高文学水准的人的一种强烈的攻击靶子。
      我们这个时代还需要这样的垃圾吗?
      可是,多么可悲的是,当下的一些文化俗流中,这样的书在书店里被触摸到起了黑黑的手印。让人觉的中国人有多爱读书似的,是啊,读的都是些垃圾。
      垃圾。
      垃圾。
      这样的东西在文学史上有什么用,有人讲,想把这种垃圾当做经典销往整个世界,我认为是愚蠢的。我怎么也想不通周星驰怎么会到了北京大学的教堂上洋洋万言的教导中国的大学生们。
      这是一处闹剧吧?这真的是个俗不可耐的文化世界吗?
      现在的人都是怎么了。还要不要诗意的栖居还要不要精神文化生活? 是象从前那样吃了干活然后就睡再吃再睡?年年如此,对书不屑一顾?
      有人将粪便当成了宝石,这只能是唯一的解释!!
      
      
      
      有人说,人家的小说有趣味性,我说那是低级趣味性。
      有人说,那是一种中国几千年的文化的代言人。我说,别恶心中国文化的伟人们了。
      有人说,老金同志宽厚大度。我说他赚了那么多银子,还尽写了些垃圾,能不大度吗?如果是我,我会比他更大度。如果有人骂我的作品是垃圾,我说是啊,你说的非常对。而决不会是委婉的抱以责怨。
      
      
      
      我看到过一代一代的人读金庸的小说读成了近视眼。读成了麻木的幻想派。读成了武侠迷。读成了不知今年为何年的怪物。读成了不吃饭的怪物。
      也许这还有稍微偏激的说法,他的小说就是象鸦片一样,让人感到了是吸上了一种毒瘾,读这样的东西,能感受到中华民族的渊远流长的文化精髓吗?
      读这样的垃圾能体验到什么快乐呢?是一种麻木着的痛感吗?还是自欺欺人的美女梦、皇帝瘾、报复欲?
      
      
      
      我表示强烈的怀疑,有时感到梦幻也只是一种虚构,此外还是胡编乱造。
      为什么这样的报纸类消遣的东西,会流放入市场并久盛不衰,我觉的这与国民的文化素养有关,受高等教育的一些有博识的文化人,学者,知识分子,学人看来,这样的东西一概都是垃圾。
      
      
      
      看到那个行为懦弱的人在那里躲躲闪闪的装作老实,我就一直为人性中的一种切近的关怀表示犹豫。这些都是金庸迷们。
      看看这些垃圾,这些在许许多多的学子们手里转来的垃圾:金庸小说,我都认为这是可以在毛房里读的书,可以称做毛房文学,凡是这样的小说类的文字 ,都可以当做比毛房的粪便还垃圾的文字。
      而时下一些学子们在那里看到那些握着天龙八部看,我还以为他看的是什么好书呢,原来是此等垃圾。
      真是误人子弟呵。
      那些拿着垃圾在读的学生们,老师们一定不让人们看这些玩意儿的,可是你们为什么还要看?
      一提就是韦小宝来也,一提就是什么什么来也,真是些混蛋玩意儿在小说里漂浮,这些虚构的人物比这些操蛋的小人更可恨。
      
      
      
      我一直觉的这是一个应当清理出金庸这些俗不可忍的玩意儿的时候了,试想,那时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个文化界啊。
      去他的侠义精神,仁义之举,什么美女英雄,全都是胡扯。就如同在一个花园里谈堂吉诃德。一个文学注定要在一个时期内消遁的。比如,现在还有谁在读知青文化小说,还有谁在寻根反思 自省。都已经过时了。
      就如同在晚上去看太阳,那合适吗?
      而这样的所谓的侠义之举,我也看不出有哪个读过侠小说的人去专门在街上行侠做善事。
      读他的文字就象是直入一个空旷的田野里,四处等人来找。然后急急的进入情节的圈套中,扬长而去。文字的确如王朔所说,对文字毫无创意才能。去做印刷厂工人老金一点都不亏。
      而时下,这个文坛真的就是俗不可耐的东西占据主流。
      
      
      
      
      
      
      
      3
      
      
      
      
      九年前,听说都在看这样的小说,咱是一个听话的好学生,当时老师说,不要读这些垃圾,文字垃圾,如果你们想读的话,你们去我的屋里读名著去。
      当时他的小屋里有西游记有红楼梦,有许多现在深深影响我的小说,那才是好小说。
      我一直以为,这样的一个好老师,是让我对文学有着喜好的一个好老师,于今,我还仍然非常怀念他,和感激他。
      一个在少年时代能遇到一个好的领路人,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有时发觉,就如同在北京的街道上会遇见许多痞子,坏人,截路的坏人,那一段时间在前门前,黑夜里,我去问路,人们都是摇摇头急急的走过,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怕上当。我遇到了那些靠坑人为生的北京杂种们。
      当然,九成的北京人都是好人,有时在街上遇到的好心的老大妈,问路时,总是热心的指点指点你。有时看见一些外地人,不说谢谢,她们还恼怒的回一句,连一句谢谢都不说。
      这群可爱的北京人呵。如果是我,他们不说谢谢也就算了,知道他们有那个心意也就行了。呵呵。
      但再看看那些读金庸的小说迷们,他们现在在街头耍弄查象棋,有时连几个字都认不全,我突然感到了一阵悲哀,这个时代,真的是纯文学丧失的年代吗?
      而金的小说就如同这些痞子。指点着我们人生的一些误区上。
      我们在这一点上,是不是应当有所激醒呢?
      
      
      
      指出金庸论战的人说他的小说中能读到中国人的几千年的人性中的卑鄙低劣与高尚纯美,而时下的一些无耻的货色更是沉迷于此。其实如果这样说,那就是将母猪当成美女了。我认为这是一种往高处抬的抬举思想,看着让人厌恶。
      就如同我在某一处涉及了一点,你就把我当成这方面的大师一样,就如同写了一句好诗,就当成诗歌大师一样,试问,有什么地方,能涉及到他点指了中国民性中的所有地方,我看到的怎么都是垃圾?
      他们说每个人的看法,不一样。
      是有对有错吗?
      有人说,我承认金庸不是完人,更不是艺术史上的大师,他不配,但也不象你说的那样是垃圾吧
      可在我看来,他的小说中有误导人的嫌疑。就是垃圾。
      他怎么配做教授?还是浙江大学的教授。也许这纯文学时代即将衰落了。
      
      
      
      读到他的作品,我只是读到了浅浮的思想与文化,仅此而已,再有就是个人性情想象中无法得以体得到的,在文字中得到体现,并觉的快乐的不知自己是何名何姓啦!!
      
      
      
      读这样的小说耽误学业,中学生尤其多,就连大学生们也不误正业,甚至还说,读这样的小说能提高写作水平,改天我也写一部长篇武侠,是他的翻版吗?
      我一想你还是歇菜吧你?
      别再制造文字垃圾了。
      读坏了眼睛,读到了夜不思茶不想,读到了夜深人静时的想和某些人神思静想。读到了一种垃圾。这就是老金的小说。
      
      
      
      这些俗人们一提韦小宝这样的小说人物,我就想到了:是金庸陪伴着我度过了我的青春岁月,是在看金庸的小说中度过来的,还有香港的那些电影。
      真是庸俗的人们呵。
      
      
      
      
      
      
      
      4
      
      
      
      在网络上看到一些人对金庸的批评时,我的确有同感,我一向反对人云亦云,不过,对于金庸的批评与责骂,我想是有道理的。因为,在文学意义上来讲,他的小说的确是垃圾,是一种只可以在下三滥中流行的俗不可耐的文化。
      这就是这个污辱整个时代文化的小说家。我称他为小说家都是高看它。
      也许用那些四平八稳的评论界的人会说,批评要两面性,先说好的,再说差的,但我看不出“金庸大师”的小说好在哪里?
      这是整个文化界的耻辱,如果说,琼瑶迷们、三毛迷们是些女性傻瓜的话,那么金庸迷们是一些个愚蠢弱智笨蛋的男性群体。文雅一点诗意一点的说法,是一群未长大的弱智小丑。
      
      
      
      我知道在我讲了上述的话时,大家一定会猛烈的攻击我,象王朔那样,但所讲的句句在理,所以,攻击我也没什么意思。再说了,在金王之论战中,支持王朔的有几十万人。我只是那几十万人中的一个,所以,嘿嘿,请充许我讲出我的观点的权利。对于当下的文坛进行一次完全整洁的清理,是必须的。
      对于垃圾文化,我们难道没有发言权吗?拒绝垃圾文化。
      
      
      
      我很赞同王朔对于金庸的指责,那就是:高雅纯文化的艺术,有很久都没有真正贴近大众了!
      都说北京人爱狂放的说一些满话。说那些是四大俗。他们谁也看不起,上海不行,香港不行。只要中国的心脏北京是好地方。其实我觉的北京人是最有文化的并且擅长侃文化,当然其中也有一小部分无知的金氏小说迷们,在我看来,这样的小说是应当杜绝清理的,包容这样的垃圾,只能是文化整体的一次堕落。
      在我的少年时代我一直拒绝这样的读书,我倒宁愿去读自然界的树,那一棵悬在河涯边的树,那棵在春天里长出新芽的绿油油的叶子的树。
      那是春天的气息,那是风在吹过。
      那是文化的力量。
      那是歌声。
      
      
      
      我在此时,怀念自然之美,宁愿远离书本。
      
      
      
      
      后记:
      我看金庸 我读金庸
      重读金庸
      金庸的风采
      
      
      
      当头棒喝金庸 中国文化界的整体丧失
      当下的伪君子们也很多 包括时下的一些杂志的主编
      余秋雨说,他不忏悔,他只向什么忏悔,这是不是这群浮浅幼稚的文化 精神文明何归?
      清纯高尚的文化人所为
      读这样的文字还不如直接去打扑克麻将寻求剌激有关
      思想深度 人性纯美的表述
    
    
    --taishanking的博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