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岂能把悲剧的责任推给每个成年人?-与西风独自凉先生商榷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12日 来稿)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四川) 严家伟 (博讯 boxun.com)

    
    读了西风独自凉先生回应曹维录先生的文章《历史学家的责任》一文后,对西风先生在文中提出的,不能不分青红皂白,把什么责任都往一个人(指毛泽东----笔者注)身上推,甚至说“事实上,悲剧的发生,每个成年人都有一定的责任,只是责任大小而已”。对西风先生这番似是而非,不着边际的高论实在不敢苟同,故不揣浅陋,略陈管蠡之识,以就教于西风先生。
    
    首先,西风先生的这个“把什么责任都往一个人身上推”是个既无时间,也无空间界定的空洞概念。世界上与毛泽东无关的事多的是,与他无关,他当然不负责任。所以恕我直言这只能是一句“正确”的废话。但是与毛有关的,特别是所谓毛“亲自发动”,“亲自领导”,由他独断乾纲,一手遮天,干出来的事,当然不仅要由他负责,而且要负全责。怎么可以叫大家来分摊,甚至“每个成年人都有一定的责任,只是责任大小而已”。这不仅荒唐,简直可以说是在搞笑,套改西风先生文中的一句话就是“对着空气在放空炮”了。
    
    其次,我们在评价一个历史人物时,所谓“责任”是指他对某一大的历史事件应付的总责任,而不是说下面的具体个案样样都由他来负责。例如将张三打成右派,那是张三那个单位的领导在整人,但那个单位的领导再“牛”,也不可能在1955年把张三打成右派。只有在1957年,毛一手发动了反右运动后,他才可以借机整人。但我们评价历史人物时,“发动反右运动”这个总的责任肯定应由毛负责,却不能叫张三那个单位的领导(此君肯定是个成年人),也来分担一份“发动反右运动”的“小责任”。如按西风先生这个逻辑,全国那么多个单位的领导,外加参加运动的积极份子,甚至右派本人及其妻子,父母个个都是成年人,个个都来分担一份“发动反右运动”的“小责任”,“分担”到最后,毛泽东的责任恐怕离0也就不远了。-----天下有如此荒唐的逻辑吗?
    
    至于西风先生所谓的“悲剧的发生,每个成年人都有一定的责任”,更是不分是非善恶的信口开河。请问,南京大屠杀算不算悲剧?肯定算吧。莫非每个南京市的成年人都有“责任“,至少也是“小责任“吗?你这句话恐怕很受“皇军”欢迎的。一次次的矿难,死那么多的人,还能不是悲剧?矿工和他们成年的家属,又该承担什么责任呢?当然,那些黑矿主不是说了吗,“那些农民,要钱不要命,要来干活,关我什么事?”我不相信,有知识,有学养的文化人西风先生会与黑矿主的观点,去“高度保持一致”。
    
    同样令我感到奇怪的是西风先生对一些所谓“过来人”所写的回忆录式的东西,非常反感,觉得味同嚼蜡,因为西风先生觉得这些人只认为自已是受害者,而缺乏自身批判。甚至拿来比之于“死不认错”的“卑鄙”的余秋雨。余秋雨是否卑鄙,是否死不认错,我不想去涉及。到不是怕他找我对薄公堂,而是觉与本题无关,不想扯得太远。但受害人写回忆录式的文字,当然要谈自已受害的事实与经过,否则就是文不对题了。去年是反右运动五十周年,这样的血泪凝成的文字不少,包括笔者也来凑了一下“热闹”。但西风先生的意思,好象受害人的回忆文字,还应先作一番自我检讨,按西风先生“每个成年人都有责任”的说教,来一番“狠斗私字一闪念”的“自身批判”后,才可以谈受害的经过。不按此办理的,便是什么“渴望圣人明君的奴隶心态”和“民主教育的严重缺失”了。对西风先生的这番宏论崇议,我看借用西凤文中的一句话,那才是“对着空气打重拳”只能令人莞尔了。在此我想告诉西风先生的是,去年这些“过来人”的还原历史真象的文字,确实使当年那些“运动群众”整人害人的人,和死不认错要维护毛泽东“威信”的人,感到如坐针毡,如芒刺在背。而没想到的是70年代后出身的西风独自凉先生,对受害者竟毫无悲悯同情之心,反而对受害者大施“重拳”。进而转弯抹角,千方百计为毛泽东开脱,减轻其历史罪责。甚至别出心裁的要每个成年人都为其“分担”责任,实在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如果有人说您是喝狼奶长大的,我真无法为您辩解了。
    
     2008年2月10日完稿
     (2008年2月11日首发《自由圣火》)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伟:漫话春节与春联
  • 严家伟:少唱点颂歌,多干点实事!
  • 严家伟:郭沫若后半生岂无大恶?--与沙叶新先生商榷
  • 严家伟:越南的悲剧绝不会在伊拉克重演--理直气壮的为美国说话
  • 严家伟:别滥用"国家形象"与"民族感情"
  • 严家伟:残篇断简读诗魂 ——介绍
  • 严家伟:不废江河万古流--答李志宁先生
  • 严家伟:诗味与含蓄----读诗偶得
  • 严家伟:墙外桃花墙内血,一般鲜艳一般红—"反右"50周年的海内外媒体
  • 严家伟:“这是什么话”?
  • 严家伟:有趣的标点符号
  • 严家伟:《色. 戒》的大陆版----“美男计”
  • 严家伟:我反对仇视美国
  • 三个“右派”的故事/严家伟
  • 严家伟:你是人民的“公仆”还是百姓的“公主”?
  • 严家伟:"有形之贿"与"无形之贿"
  • 严家伟:法院要廉政,不要"垂帘听政"
  • 严家伟:润物细无声-默克尔访华的一点启示
  • 严家伟:"涨声"响起来,我只有忍耐
  • 严家伟:一本“短命”教科书引发的思考
  • 严家伟: 我的一首“批毛”诗
  • 大陆民谣(二首)/ 严家伟 搜集整理
  • 酒不醉人人自醉,乔总经理被"双规"/严家伟
  • 五.一黄金周景区门票提价,领导"免费午餐"/严家伟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