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水:丁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1日 转载)
    刘水更多文章请看刘水专栏
    认识丁潇有些奇特。
     (博讯 boxun.com)

    她是我在深圳岗厦村西五坊18号楼405号房寓居时的邻居。岗厦村是深圳经济特区数百个“城中村”之一,位于深圳市福田中心区。“城中村”是中国城市普遍存在的典型的流动人员集居区,往往租住着三教九流各等人物。这是将近10年前的亲身经历,时间和记忆仿佛跟“城中村”飘荡的混浊空气一样,都有些发霉了。
    
    那天傍晚,门外吵吵嚷嚷。我半打开门,听见楼道里有人喊:“警察查暂住证,快跑!”不一会儿,我家的防盗门砰砰响起。一个皮肤白皙、面容端庄的小姑娘焦灼地请我开门。她自我介绍是邻居,有事需要我帮忙。没错,在楼梯上常碰见她,但从没打过招呼。她端着一盆文竹,手臂下夹一件未开封的男士衬衣。她难为情地解释:自己没有暂住证,要出去躲一躲,这两件物品她非常看重,跟别人合租房子,不安全,暂时放一放。
    
    几天后,丁潇拿走了她的两件宝贝。渐渐也与我们熟识起来,常来借光碟和书。她很文静,有些羞涩,孩子气。她告诉我:丁潇是她的假名,在岗厦食街做“三陪女郎”,就是站在岗厦餐饮一条街,哪家酒楼客人需要“三陪”,餐厅领班会挑选她们陪客人。每陪一个客人,可以拿到200——300元不等的小费。食街的保安、村治保队常常找茬子驱赶她们,每次要拿出3、50元打点这些人。给领班的红包更不能少,否则,不会给你介绍客人。“三陪女郎”陪客人喝酒、聊天、唱歌。有些客人看到中意的小姐,她们会出台。出台另外要给酒楼交台费100元。丁潇跟男朋友租住我对面套房里的一个单间。丁潇的男朋友没有职业,她供养着他。我经常看见她的男朋友光着膀子,在楼下附近几个小卖部打牌赌博。
    
    一次晚上陪客人喝多了酒,丁潇跑来我家串门。她讲出的故事,让我与女朋友很吃惊,半疑半信。她平静地说:她身体有病,16岁时上技校,晚上下课被坏人强奸怀孕,流产落下了病根,需要经常用药。女朋友插话,她几次看见这丫头提个药袋子上楼。丁潇家在湖南岳阳化工厂,家里姊妹挺多,发生这件事以后,家人鄙夷她,邻居和同学也给她白眼,她勉强才读完技校。她发誓要逃离家乡,远走高飞。不幸又被老乡骗到深圳的发廊,做了小姐。这一年她才17岁。后来,一个好心小伙子帮助她逃离发廊。她身无分文,用身体报答了他。陷入生存绝境时,现任男朋友收留了她。她知恩图报。
    
    她没有丝毫难为情,借着酒性,她似乎象在讲述别人的故事,出奇得平静。我们对这小姑娘向有好感,待人彬彬有礼,一点不轻佻,艳俗。她说知道我们瞧不起她,觉得我们是好人,所以愿意来玩。丁潇在深圳无亲无故,孤孤单单,常找借口来我家,聊聊心事,看电视。食街的“三陪女郎”很多,竞争激烈,小姐们也要竞争上岗啊。我随口说,前几天跟朋友在食街吃过饭。她马上接住我的话头问,找小姐没有,可以找她呀!丁潇很单纯。
    
    我们让她找个正经工作,她说男朋友不允许,她不敢。有一天,我回家碰见她。她问,可不可以把信件寄到我家地址,不想让男朋友知道。不久,我收到一封特快专递。她当面打开。信封里装着新办理的身份证和技校毕业证书。她俏皮地说,这下你该相信我了吧?!
    
    丁潇的男朋友干涉她另找工作,她继续做“三陪女郎”。春节临近,她男朋友先回了山西老家。她用客人送的购物卡,在万佳超市购买了1000多元的礼物,准备去山西拜见未来的公婆。她没坐过飞机,要我送她去机场。她当天顺利地抵达山西。当晚,她给我的女朋友打来电话,哭哭啼啼说,她被骗了,男朋友家不在城里,是在偏僻的乡下,她要回深圳。几天之后,她孤零零一个人返回深圳,赶在春节前年三十搬家,免得男朋友回来后继续纠缠。她嗫喏着请求我的女朋友,可否借给她一些钱,租房押金还差一点,女朋友借给她500元。大约一个月,她把钱还给我们,并邀请我们有空去她家玩。
    
    大半年后的一天,我在大街上遇见丁潇。她牵一条漂亮、纯白的巴儿狗,逛街买东西。她刚从湖南回来,原打算不再来深圳,可在家里找不到工作,又回来了。小狗是她从小养大的,一个人在深圳孤单,这次顺便带来了。她告诉我,她要过生日了。生日那天下午,丁潇带着水果来我家看望我们。我送她一台崭新的多功能台灯,祝贺她的19岁生日。她显得特别高兴,称要把台灯拿回家送给在武汉读硕士的二哥。晚上,女朋友带她去麦当劳吃饭。
    
    一天,我突然接到一陌生男子的电话。他急切地告诉我,丁潇被关在福岗派出所,要我赶快拿钱去救人。这男子与丁潇一同关在派出所留置室,现在释放了。我在外地出差,叮咛女朋友去派出所赎人。女朋友有些不悦,但救人要紧。丁潇在警方的全市扫黄行动中落网了。警察声称要送她们去收容教育所坐牢。几天后,我竟然接到了丁潇的电话,她可怜兮兮地说,她出来了,感谢我们救她。原来,在岗厦食街她与几十个小姐被警察突然堵住捉拿。一来没有犯罪证据,二来岗厦村为食街生意不致萧条,特意去派出所说情,她们每人被罚款500元释放了。
    
    此后一年时间再没有丁潇的消息。一天傍晚,我在彩田南路景轩酒店门口偶遇丁潇。不是她主动喊我名字,我几乎认不出她。苍桑,消瘦,满脸痘痘。这是那个原本美丽单纯、年仅20岁的丁潇吗?她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男子说,那是她的新男友。我向那男子点点头,他面无表情地盯我一眼。丁潇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没问。分手时,我说,实在在深圳混不下去,赶快回老家去。她低下头,苦笑了一下。
    
    再后来,我们搬家,与丁潇失去联系。
    
    一朵清纯的夜玫瑰,在阳光下枯萎。
    
    
    
    2006年10月
    2008年2月修订
    
    《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水: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回忆我在南都的日子/刘水
  • 刘水: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 刘水:记者诽谤案中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诗歌: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刘水
  • 刘水: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 刘水:钱塘潮该诅咒,更该诅咒政府
  •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刘水
  • 刘水: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 刘水:北京奥运会猜想
  • 物权法:国产变党产的合法化/刘水
  • 刘水:持枪权与自由权
  •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刘水
  • 刘水: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评《窃听风暴》
  • 刘水: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 刘水:贪官挑战中共
  •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刘水
  • 中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刘水
  • 刘水:萨达姆不是最后一个被送上绞刑架的独裁者
  • 记者无国界呼吁释放郭起真 停止迫害刘水、熊忠俊
  • 记者无国界呼吁释放人权活动家郭起真 停止迫害刘水、熊忠俊
  • 博讯快讯:刘水于今日凌晨近3时平安返回
  • 异议作家刘水在深圳被警察带走(图)
  • 刘水事件周年评述
  • 作家刘水牢狱生活七个月 意志不消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