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唐枫:中国经济几月坍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2日 来稿)
    
    
     郎咸平教授对08中国经济的分析出来以后,已经把一个死结摆在了我们大家面前,看明白的人都会对中国经济忧心忡忡,难免会问这样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说实话,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这些年崩溃论确实愈演愈烈,可毕竟中共还东倒西歪在那里撑着,至今没有人给出他崩溃的时间表,也没有人指出亡党亡国的具体步骤,连郎大师自己也只能对听众抱歉地说,对不起,我没有能力帮你度过危机。
    
    不过,按照辛灏年先生提出的两个原则,基本事实和常情常理,我想还是可以分析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既然这个活还没有人干,我先来练练手好了,抛砖引玉吧。
    
    1.中国经济走势——我们都是癌细胞
    
    良性的经济模式,一定要伴随着民众的权力觉醒,可以说是民权的附属产业。拿一棵树做比方,树根是民权意识,枝干是保障民众权力的各项制度和规则,树梢上的果实才是经济成果为民众共享。
    
    而中国的所谓发展,是贪污腐败的附属产业,带动他的火车头就是各级官员的贪污腐败,铁轨是高压的政治制度,车里所有的乘客都是遵循现有政治规则,为各级官员提供腐败资源的。火车奔向悬崖,所有人都在往前推它。如果它是癌症,每个人都是其中的癌细胞。我们也象癌细胞一样,疯狂贪婪掠夺不择手段,用我们的欲望在加速着它的坍塌。
    
    2.谁能阻止坍塌?——没有人。
    
    每个人都在为它的坍塌而添砖加瓦。现在已经没人愿意为国捐钱了,更不用说为国捐躯。
    你说政改?胡温如果动真格的,立刻就会被军方拿下。军事集团受利益驱动,你想和利益集团宣战?利益集团一定会让你死得很惨。
    
    你说打台湾?这确实是一个变量,结果必然是军管加票证供应,有钱人被全面收割,49年后掠夺资本的故事重新再来一遍。问题是今天的军队,只要控制一个县的电视台,24小时转播新唐人,立刻就能激起民变。你敢说军队内部就是铁板一块?
    
    3.明白人的选择——资本外逃
    
    郎教授在讲演里说,如果你在香港,我会劝你买加拿大元,但是你在大陆,我也帮不了你。什么意思?就是在公开鼓动资本外逃。
    
    为什么要逃?郎教授说得也很明白:政府都不着急嘛!因为经济危机损害的是老百姓的利益,这个政府哪年哪月管过百姓死活了?60年饿死三千万又算什么?就算死了一半,不是还剩下一半让他统治吗?有意见?黑砖窑的管理方法挺好,里面的人从来都没有什么意见。
    
    本来有钱人也想逃跑,但是还没那么急。但是郎教授都保不了你了,你再不着急行吗?而外逃一旦开始,多年积累的经济泡沫就会迅速坍塌,引发恐慌心态,连锁反应,争先恐后逃命去,这个速度可就会按照几何倍数增长了。
    
    你说没关系,他们都拿人民币跑了,我们再印这么多钱。可是钱你发给谁呀?不还是政府投资吗?不还是让贪官污吏继续捞吗?这钱能拿到百姓的手里吗?你看现在银行都是新钱,这个局面不是已经开始了吗?今天的物价上涨已经说明生产能力下降,紧接着就会发生流通领域囤积,各种物资短缺,越囤积越涨价,越涨价越囤积,最后所有的企业资本都会投入流通领域,因为流通的利润已经超过生产十倍百倍了,你只要囤着货,就等于守着银行,傻瓜才会把货放掉重新再来周转。
    
    你说中央用行政手段调控?我没钱买原料,你给我钱呀?就算给钱,也是生产一次立刻转入囤积,没了,欠我钱不还,我有什么办法?连雪灾中的电厂不买冬储煤,都没人受到惩罚,这不就是地方势力要挟中央的一个先例吗?这个口子一开,谁还不敢要挟中央呀?老百姓买不着东西,可以让温总理跟他们去哭鼻子呀,我又不是总理,我管得着吗?
    
    4.经济链条何时崩断?——奥运之前
    
    中国经济已经到了悬崖边上,掉下悬崖就意味着财富重新分配,所以一定要逃。
    
    当前的民间资本,只是在做两件事情,一是建立外逃管道,二是捞足最后一票。明智的做法是先拿出去一半保本,用剩下的一半求利,这是多大的资本量?为什么股市还在震荡?因为资本正在出逃。
    
    按照官商勾结的模式,贪官会和企业合作,以国际贸易、海外投资的名义,疯狂转移资本,中共根本无力阻挡——连人都能偷渡出去,何况钱呢?你查得越严,那些地下钱庄的利润越高,最高能到百分之三十,足够买通一路上所有关节。
    
    捞钱的人都在赌股票,一定要在奥运之前拉出天文数字来把货出掉。奥运是维持经济苟延残喘的最后一个题材了,一定要在它之前拿上钱远走高飞的,所以要留出转移财富的时间,要留出全家老小逃走的时间,这样算起来,出货就应该是在奥运的两个月之前,五月底。但是实际上,你出他也出,大家都要出,只有先逃的能跑,所以明智的人会把时间再提前一个月,四月底股市就会面临巨大的出货压力。而一旦压力形成,那些想晚点再走的人,也会扛不住了,不计成本地抛售股票。这可是连锁反应,连抛连跌,一砸到底,时间上大致会在五月上旬。所谓“五月攻台”的传闻,也就是来自于此,就是要在经济崩溃的前夜,发动战争实现军管,社会财富重新洗牌。
    
    变数也不是没有,起码现在跑还来得及,再晚就不好说了。如果3月25日之前,大盘还不能突破5000点,股市就会遭遇重大的信心危机——捞钱的人要在股市破万点以后出货,最少需要一个月的上涨时间。如果时间不够了,那还是保命要紧,就算财富缩水一半,也比被共产了强呀。
    
    5.军队扮演的角色——夺权
    
    现在很多人都有一个误区,以为今天这场“跑得快”的游戏,是民间资本在和中央进行博弈,胡温出面粉饰太平,大家赚得盆满钵盈,其实错了。胡温只是傀儡,只是摆设,博弈的真正对手,是军方。军事系统一直没有机会参与到腐败的利益分配中来,他们已经忍了很久了。今天他们隐忍不发,只是在等待机会——经济一乱就会介入,以维护稳定作为借口,真正的目的是要夺权。是否攻台已经不重要了,只要中国经济坍塌,军队一定会来军管。
    
    胡在雪灾中对军队指挥乏力,一次命令没有动,还要“军机再领命”,已经说明军事系统不买中央的帐了。而东北都有军人去询问有没有适合打仗用的手机,可见攻台筹备也不是一个军区的事情,全国一盘棋,各大军区之间已经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我想他们最终会为了共同利益走到一起,重新划分势力范围。
    
    军事介入之后,最聪明的做法是“军队国家化”,军队负责维持稳定,惩戒贪官,重新分配社会财富,这样既能建立形象,又可以中饱私囊。他不卷入意识形态之争,暗中操纵文官政府,因为现在谁都看出来了,胡温的位子,实在是中国最大的黑锅,权力几乎等于零,却要为所有问题负责。军队一定会掌控实际权力,一定不肯直接出面背黑锅。
    
    军事系统自身还有一个稳定的问题,各级军官都怕手下夺权,所以才多年来坚持着奴化宣传。但实际上,奴化的效果越来越差,经济一旦坍塌,就等于是对所有军人彻底否定了多年的奴化宣传,军队内部也会迎来不稳定的多事之秋。为什么他们的第一选择是攻打台湾?就是为了维持现政府的一个形象。这个形象一旦崩溃,军事系统内部也必然会出现管制危机。不是他们爱党爱国,实在是他们也被捆在了中共这条破船上,各级军官的权力来源就是现行体制,一旦体制崩溃,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从以上分析不难看出,中共虽然把军队当成最后一张王牌,这张牌已经不那么管用了。重点在于,军队里的人民,是拥有武器的人民,一旦他们解除了思想上的钳制,现有的军事权力系统就会被全面颠覆。而思想钳制正在解除当中,只要经济崩溃,中国军人就会否定现在的意识形态,随之揭竿而起。到了那时,他们至少可以做两件事情:占领电视台,24小时播放新唐人;逮捕贪官,推动民选。不管那些军官怎么想,民主化还是不可避免,财富与权力的重新分配还是不可避免。事实上,中共所有的管制系统都处在全面解体之中,只要是从原有意识形态上建立起来的东西,也一定会和意识形态一起坍塌。
    
    6.百姓如何自救?——阻击贪官
    
    中国原有的政治形态已经走到头了,整个国家即将改朝换代。未来的基本趋势是把权力还给人民,谁在今天能够做出符合民意的事情,那就是明天的本钱。具体来说,就是阻击贪官。
    
    对此我准备写篇文章,因为时机尚不成熟,迟迟没有落笔,这里可以透露一点内容:标题是《阻击贪官,宜用反间》,提要是:过渡政府可以发起全民的退党自治运动,限期要求中共各级官员表态支持这一运动,并对过渡政府表示效忠。凡是拒绝表态的,将对其展开阻击,向中共各级特务机关提供此人和过渡政府往来的证据,在他的同僚之间散布消息说他已经把大家出卖,再发动群众以匿名的方式,举报他在幕后主持当地的退党自治运动。其目的,就是借助中共之手,除掉所有拒绝对过渡政府效忠的现任官员。
    
    从国家民族的角度来说,中共将亡,必然会劫持百姓为他陪葬。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我们脱离他,唾弃他,主动给他送葬,这已经是唯一的自救方式了。因为中国的癌症里面,我们都是癌细胞,不管谁来切除肿瘤,癌细胞都是跑不了的,这叫劫难,是我们过去的所作所为决定了我们的未来。好在劫难还没有开始,退党自治,阻击贪官,这应该是中国百姓最后的自救机会。
    
    最后再回过来说两句经济。从经济上讲,奥运题材不是中国经济的增长点,而是宣判中国经济的死期,奥运之后无题材。如果想要挽救经济,挽救我们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只能是用我们的力量给它带来新的题材,那就是中国民主化。可操作的方案存在,零风险的道路存在,即使已经走到了崩溃的边缘,百姓自救的机会仍然存在。
    
    做,还是不做?每个人现在都要选择自己的未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唐枫:百姓维权新主张——体制责任个人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