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西藏之路:非暴力不合作/谷粱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们决不能为了满足对自由的渴望,就啜饮敌意和仇恨的糖浆。我们必须永远站在自尊和教规的最高水平上继续我们的抗争。我们必须不断地升华到用精神的力量来迎接暴力的狂涛怒浪。”
     ——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
     (博讯 boxun.com)

     这次的拉萨事件被平息后,中国政府便开始在拉萨市区及整个大藏区搜捕参与暴动的藏人,并将他们一个个地投进他们再熟悉不过的中国监狱中去,他们的肉体和心灵也将再次受到伤害和煎熬。
     自1959年以来,藏人多次以暴力反抗中国人的统治,每次暴动都让藏人付出了惨重的、流血的乃至丧命的代价,而暴动的直接后果则是中国政府对西藏的更趋严厉的高压统治。所以,暴力不仅于事无补,而由暴力产生的一切后果更要由藏人自己承担,中国政府因暴力受到的损失可以小到忽略不计。如果说它还有一点损失的话,那就是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的评价越来越低,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中的形象也越来越差。但问题在于:这个政府真的就那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吗?真的就那么在意自己的形象吗?
     多年来,达赖喇嘛一直在全世界致力于宣扬他的非暴力主张,他认为这一主张兼顾了汉人和藏人的利益,是现实的、可行的和智慧的。然而,达赖喇嘛的这一主张并未得到所有藏人的认可和接受,特别是没有得到青年藏人的认可和接受。1997年,时任达兰萨拉西藏青年大会主席的才旦诺布在接受曹长青的采访时就曾说过这样的话,他说:“我们主张使用任何手段来结束中共在西藏的统治。”当被问到这些手段中是否包括实施恐怖活动时,才旦诺布斩钉截铁地答道:“包括!”他进一步说:“流亡的藏人50%都支持使用任何手段。但我们现在不使用,因为达赖喇嘛在。如果他不在了,任何路都开放了,那时我们就会干,会像新疆一样,西藏青年会拿起武器。……面对北京一直这样蛮横,下面分会成员一直嗷嗷叫,要我们下令动手,我们总部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据说,达赖喇嘛也为有些藏人不能理解他的苦衷和用心而黯然神伤。
     尽管如此,多数藏人,特别是流亡印度的藏人仍然不约而同地表示,既然非暴力主张是达赖喇嘛提出的,那么他们就听达赖喇嘛的话——“达赖喇嘛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是藏人的普遍共识。要知道,藏传佛教格鲁派的信众之所以有很强的凝聚力,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个教派创立了活佛及其转世制度——格鲁派佛教徒心目中的活佛堪比基督徒、天主教徒心目中的耶稣,但活佛与耶稣的不同之处在于:耶稣看不见摸不着,何时再来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受信范围仅限于基督徒和天主教徒;而活佛则是看得见摸得着,每天就住在与你一墙之隔的院落里,他不仅深受僧人的崇拜,也同样深受俗民的景仰。说活佛对僧俗两众都有着极强的精神控制力,反之僧俗两众又都将活佛视为在世的神灵而加以极度崇拜和追随,简直就是废话。因此,拥有一个得到民族全体成员一致推崇的最高精神领袖,是藏民族的最大特点,同时也是藏民族的最大优势,而且这一优势是中国境内其他非汉民族所不具备,也是所无法比拟的。
     这些年来,我们发现达赖喇嘛越来越善良,善良到要求西藏僧俗两众去爱自己的敌人,用大爱的力量去感化敌人的心灵,而非战胜敌人,更不是消灭敌人的肉体,而这也正是非暴力思想的核心。甘地说过:“非暴力不单是具有‘不伤害’的消极方面,而且具有‘爱’,即对犯错误者行善的积极方面。”这些年来,无论走到哪儿,达赖喇嘛都没有把中国说成是自己的敌人,反而不断地对中国政府释放出善意和诚意,不断地表现出对加害于他的中国政府的宽宏、尊重和理解,也不断地表示出与汉人和睦相处的真诚愿望。可结果却怎么样呢?曹长青曾经被一位印度记者问到:“甘地、马丁•路德•金和达赖喇嘛是三位著名的非暴力哲学倡导者。甘地和马丁•路德•金都取得了相当的成功,可为什么达赖喇嘛的非暴力至今却毫无成效?”曹这样答道:“甘地当时面对的英国虽然对印度实行殖民统治,但它基本上是民主国家;而马丁•路德•金所面对的美国,已是一个完全的民主国家。两人的非暴力抗争,之所以能形成舆论和气候,是由英美国家的民主性质所决定的。此外,英美有新闻自由,这导致英美政府必须考虑舆论,在民意前让步或改革。然而,达赖喇嘛面对的却是世界上最顽固的共产党专制政权,非暴力对中共构不成任何威胁,北京当然不会理睬。”曹还说:“有人认为他的非暴力理念根本不灵。他1959年来到印度流亡,至今已38年(此话是曹在1997年时说的——笔者注),北京政府对他的任何主张都不予回应。即使他明确强调,他不谋求西藏独立,主张“中间道路”,只是寻求高度自治,让藏人治藏,但北京还是毫无反应。”据BBC报道,此次拉萨事件后,英国首相布朗曾与温家宝通电话,敦促北京与达赖喇嘛尽快展开对话。温对布朗说:只要达赖坚持自己说过的不支持西藏独立,并放弃使用暴力,那么北京就准备与达赖展开对话。温的答复显然是外交辞令,其中不见丝毫诚意与约束力,况且他所提出的两个谈判条件是达赖喇嘛一直都在履行的诺言和遵循的原则,它们在达赖喇嘛那里根本就不成其为条件。
     当然,尽管我们在道义和感情上坚定地支持藏人,但在谈到“中间道路”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它是达赖喇嘛的权宜之计。达赖喇嘛骨子里所渴求的应该是真正的独立,而不是什么所谓的“高度自治”,因为一个地区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是由其在国际社会中的政治地位所决定的,只要国际政治地位不确定,那么这个地区就会始终充满变数,始终处于一种不稳定的状态,台湾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例证,而香港、澳门的未来也同样充满着未知数。什么叫“高度自治”?高到何种程度才算真正的自治?达赖喇嘛之所以最终选择了所谓的“中间道路”实实在在地是出于无奈、无力,“中间道路”渗透着达赖喇嘛的心血和智慧,但也折射出了他本人与整个藏民族的弱小和悲哀。与此同时,中国人也看透了达赖喇嘛的心思,所以不管他说什么怎么说,中国人就是不吃他那一套,他的所有主张在中国人眼里统统不过是“变相独立”、“间接独立”的鬼把戏,这也是中国人与达赖喇嘛之间解不开的死结之一。(3月28日,中国政府授权其新华社发表文章,再次一口咬定“达赖集团‘中间道路’的真正用意就是要‘西藏独立’”)更糟糕的是,由于“中间道路”迟迟得不到北京方面任何积极和善意的响应,这条路已几乎被完全封死,藏人对“中间道路”以及非暴力主张的现实性和可行性越来越感到困惑,甚至对达赖喇嘛本人都产生了某种程度上的失望。
     现在看来,暴力也好,非暴力也好,都不能对中国政府产生任何影响,也就是说,西藏问题的解决真的不能再指望中国政府什么了,就好像中国政府已经成了西藏问题的无关方,也好像它已经被排除在了西藏问题的解决进程之外。但令人讨厌的是,当需要解决西藏问题时,中国政府又是一道绕不开的最大障碍。因此,如何面对既强大又强硬,既不吃软更不怕硬的中国政府,是藏人应该好好考虑的一个大问题了。暴力肯定是行不通,因为从中国国内看,中国虽然内外交困、四面楚歌,正面临诸多内政外交问题的严峻挑战,但到目前为止它还是基本稳定的;二从国际看,反对恐怖主义已成为一种世界共识,就连美国为反恐都不惜与中国合作。所以,在今天这种以和平为主流的大环境下,任何暴力手段都是不明智、不可取的,无论暴力的目的何在,现代社会都是越来越难以理解和容忍任何形式的暴力活动。况且,达赖喇嘛也不会同意暴力。如果藏人再搞暴力,达赖喇嘛不仅要“引退”,恐怕还要学着甘地的样子绝食了,更重要的是,暴力及其后果对藏人的伤害实在太大。然而,单纯的非暴力又不能给中国政府以丝毫的触动,那么藏人应该怎么办?
     现在,让我们回过头去,到历史中寻求答案……
     ——1849年,美国人梭罗写下了那篇著名的《论公民的不服从》。他在文中宣称:人人都有革命的权利。如果一个政府施行的是暴政,那么公民则有权拒绝为其效忠并抵制它。他还说:“从严格、正义的意义上讲,权威必须获得被治理者的认可或赞成才行。除非我同意,否则它无权对我的身心和财产行使权力。”作为是宣扬非暴力不合作思想的开山之作,《论公民的不服从》一文甚至被编入了美国的教科书,它像一座高大明亮的灯塔,照亮了许多仁人志士的前进方向,他们当中有圣雄甘地、托尔斯泰、马丁•路德•金,如果其中也包括达赖喇嘛,那一点都不奇怪。
     非暴力不合作是弱者在与强者进行斗争时所采取的一种理性和智慧的方式,其特点是将积极的作为融化在貌似消极的不作为当中,通过默不作声的不作为,反衬出震撼人心的作为,这正应了中国人的那句“于无声处听惊雷”;再者,非暴力不合作比暴力更需要勇气、智慧和技巧,特别是需要一个民族或族群全体成员行动方向的精确一致;在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中,一个民族的仁慈与善良是通过非暴力表现出来的,而这个民族的勇敢与无畏则是通过不合作表现出来的。尽管我们有时也不能不承认非暴力是弱者在不能以暴力对付暴力的时候才使用的方法,但我们也更容易被甘地的观点所鼓舞:非暴力不是弱者的行为,相反,非暴力代表的是强大,而暴力在本质上才是虚弱的表现。一个心理虚弱、缺乏正义的人,才具有恐惧感,才会采用暴力的方法去对待别人。相反,只有一个正义在身、视死如归的人,才敢于运用非暴力的方法去战胜一切邪恶,正如甘地所言:“非暴力并不意味着向坏人的意志屈服和妥协。非暴力意味着以人的全部心灵来反对专制者的意志。”此外,采用非暴力不合作手段不仅更容易得到舆论的同情和支持,而且也有助于证明自己政治诉求的合法性与正义性。另外,非暴力不合作的历史意义及作用也更符合当代人的潜意识,即:不使用暴力的人往往是正义的。
     但有一点正如曹长青所说,即在不同国家、不同历史时期以及不同政治制度下,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境遇可能会完全不同。比如在印度,甘地领导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就曾遭到过英国军队和警察的暴力镇压,而在美国,由马丁•路德•金领导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境遇就比甘地的要好得多,它甚至得到了肯尼迪总统的支持。由于美国是一个法制完善的民主国家,因此金敏锐地觉察到了非暴力不合作在美国这样一个国家中的可操作性。他认为,即便由于某些历史原因,这个国家中还存在一些与主流精神背道而驰的东西,但只要这个国家的立国理念是人道的、平等的和自由的,那么,其主流精神迟早会与他本人所追求的东西汇合起来的,而后来的事实则充分证实了金的分析和预测。然而,即使在美国这样一个民主法制国家,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也并非完全和风细雨,也仍有很多黑人学生因追随金而被捕入狱,以至于金发出了几乎与“我有一个梦”齐名的“填满监狱”的号召。
     前面提到过,拥有一个得到民族全体成员一致尊崇的最高精神领袖,是藏民族的最大特点,而拥有一个最高精神领袖是一个民族或族群进行非暴力不合作最关键和最重要的条件,而这一条件对藏民族来说可谓得天独厚;此外,非暴力思想的哲学基础与藏传佛教的教义有着异曲同工的天然联系,即两者都强调宽容、忍耐、仁爱、戒杀、苦行等等,非暴力中的哲学思想当很容易被笃信佛教的藏人所理解和接受。因此,非暴力不合作不仅适合于藏民族,更关键的是,它现在已经几乎成了藏民族争取自由与解放的最后一个手段了。
     印度是圣雄甘地的祖国,而神灵偏偏又让达赖喇嘛流亡到印度,这难道不是神灵对达赖喇嘛以及整个藏民族的一个启示吗?现在也许是达赖喇嘛调整自己的主张和策略的时候了——相信所有关注藏民族命运的人都希望看到达赖喇嘛在自己一贯坚持的非暴力主张中再加入不合作的元素,在自己善良的品德中再加入果敢和刚硬的成分,使自己从一个单纯的非暴力主义者向非暴力不合作主义者转变,进而成为西藏的圣雄甘地,在有生之年肩负起神灵赋予自己的神圣使命,充分利用自己在藏人心目中神一般的地位,号召藏人团结起来,行动起来,在大藏区全境发动一场声势浩大、波澜壮阔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用这一手段去缔造藏民族的再生,让喜马拉雅洁白的圣雪永远不再被自己主人的鲜血染红……
    
     西藏不死!
     西藏文化与藏传佛教不死!
     藏民族不可征服!
     祝达赖喇嘛健康长寿! _(博讯记者:谷粱)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朴:西藏归来话西藏(之三)
  • 西藏重大事件:一流评论家集体沉默
  • 陈维健: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 西藏问题起因的思考和解决的建议
  • 西藏问题:北京的國際聲音還很弱/秦汉
  • 西藏事件:人民的眼睛是雪亮滴/安均
  • 吴庸:最近西藏事件的根源何在?(图)
  • 西藏:她的痛楚,我的耻辱/唐丹鸿
  • 到底谁在歪曲事实——西藏事件中外媒体的公正性比较
  • 西藏!我的西藏/西风独自凉
  • CCTV“西藏暴乱”录像质疑/林晓旭
  • 西藏风波,要问责,不要“大汉族主义”
  • 西藏:刀架在脖子上 — 我的一点愚见/基甸
  • 西藏骚乱的16大疑点/凌岩
  • 刘晓波:解开西藏死结的钥匙
  •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 人发杀机,中共屠戮西藏,嫁祸精神领袖达赖/昭明
  • 西藏事件:一个普通中国人敬告各海外媒体和政府
  • 王力雄:西藏事件的责任该由谁负(图)
  • 中国邀多国使领官员视察西藏(图)
  • 中国邀多国使领官员视察西藏个别挑选的地点
  • 西藏自由抗争活动并没有因中共镇压而停止
  • 西藏各寺院被围困至今 小昭寺僧人被饿死
  • 西藏游下月恢复旅,行社低价吸客
  • 3月26日~27日西藏各地最新动态
  • 捷克总统抗议镇压西藏 决定不出席北京奥运
  • 上百名西藏安多兴海藏人请愿呼吁释放遭捕藏人
  • 约30名西藏僧侣在外国记者前高声抗议西藏没有自由
  • 中国官员全程陪同外国记者访西藏,没有客观性
  • 美联社:中国政府组织外国记者访问西藏(图)
  • 纽约时报:门锁风不止,户闭声尤在—在成都感受西藏动荡
  • 西藏动乱的“罗生门”
  • 中共持续镇压西藏引发全球强烈批评
  • 示威的西藏民众必须在25日前自首,否则将枪决 (图)
  • 纽约时报:西藏事发时,中国军警为何不及时制止?
  • 西藏各地最新动态,唯色的博客被人修改密码
  • 西藏流亡政府公开40名藏人死者名单
  • 看西藏问题媒体战:中国政治改革何不从媒体开始
  • 河北曝出处女卖淫案续:清白“嫖客”东躲西藏大逃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