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横琴”宝地谋而后动——创建直辖“离岸金融经济特区”诹议/李桉,费查理,庞忠甲(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9日 综合报道)
    作者:李桉,费查理,庞忠甲
    
    ――2005年9月10日,温家宝总理考察珠海横琴,赞赏“横琴岛真是一块宝地”,“要发展好,首先要规划好”,要“谋而后动,不可乱动”。
    
一.需要新型特区,带动升级发展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正处于一个命运攸关的转折点。
    
     中国改革开放大见成效,就总体经济实力而言,国内生产总值、进出口总额等已居世界前列,外汇储备世界第一,成为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经济引擎。但是凭藉巨大的低成本优势,吸引全球资金和先进科技纷至沓来的“拿来主义”蜜月期已近尾声,对中国来说,一个低成本时代的结束并不自动意味着实现了结构调整或产业升级,相反,迎接全球化分工变局的本土创新战略时期才刚开始。
    
     中国改革开放大业,以一系列经济特区为先驱,实行灵活、开放、优惠的特殊经济政策,发挥了“窗口”和“试验田”的作用,成功地带动了周边和内地的发展。现有廣東省深圳市、珠海市、汕头市,福建省厦门市以及海南省全省等五个经济特区,上海浦东、天津滨海两大“新区”;此外,许多省、市还有自己的园区、开发区、保税区之类实行特殊经济政策的区域。去年6月以来,国务院又批准成都、重庆,武汉为“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
    
     今日中国面临新一轮战略性大转折之际,需要创建不同于上述模式特区使命的新型―“离岸区”型经济特区,善用现代市场经济超常前卫的适当方式,塑造融入世界经济一体化新格局,以利进一步强化金融服务、吸引国际资金、促进科技创新、积极培养人才,加快开发西部,带动结构调整或产业升级,因应“大国崛起”高层次持续发展的需要。
    
     国际“离岸区”崛起半个多世纪以来,实践表明不失为有效推动全球经济自由化进程的一项重大创新。
    
     世界上传统的著名的“离岸区”多为前英属殖民地,大多设立海岸线外的岛屿上(有些小国为全境),具有比较完备的法律体系和司法制度,与发达国家有良好的贸易关系,并鼓励在当地设立境外银行,提供与瑞士相同的信托服务和保险业务。
    
     近年来,不仅在发达或较发达国家,许多新兴国家顺应经济全球化大趋势,也纷纷设立自己的“离岸区”。后起直追的大国如印度、巴西,原社会主义阵营的独联体以及东欧国家、越南、古巴等,还有许多非洲国家,普遍积极跟进,建立了具有“离岸”性质的“自由经济区”。据统计现在全世界已有七十多个不同特色的这类特区。今天,合理规划“离岸区”对于促进自由贸易竞争,加快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已成国际共识。
    
     本文建议创建的新型特区,取法国际著名的“离岸区”或“离岸管辖区”,但非简单因袭传统旧制而已,将结合国情,与时俱进,有所改进,有所发展,争取成为全球同类型经济体中效能更高、副作用较少的优化模式,拟名之为“离岸自由经济特区”。
    
     “离岸”的含义,不在地理位置,而指投资人在该区设立“离岸公司”后,不必亲临该区,可在世界各地的任何地方开展业务运作。
    
     “离岸区” 容许区外投资人登记设立“离岸公司”,经营非居民业务(两头在外),具有充分开放、程序简单、豁免税负、自由经营、全球流通等近乎极限的便利功能,并提供高度隐私保护,保障财产安全;这些优越条件可以满足投资者多样化的价值需求,为投资者实现各种正当商业目的大开方便之门。
    
     “离岸公司”注册及运行管理手续都相当简便,只收取少量的年度管理费,注册资金不必到位;可以绕开关税壁垒和出口配额限制,不仅获得免关税待遇,除社会保险等特定项目外,一般税收(包括附加税)的税率极低或完全豁免,其营业收入和利润得以合法避税;资金出入与转移自由,外汇自由兑换,使用不受限制;经营成本十分低廉;便于搭建国际架构,提升国际形象,开拓国际市场,开展跨国业务;若要海外融资及上市,也可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一般国外风险投资乐于采取间接投资于海外离岸公司的形式介入创投市场,以便于在投资实现增值后顺利退出。“离岸银行”不仅享受税收上的优待,而且不必持有准备金,其经营成本低于国内银行;不受利率上限约束,对存款户支付的利率可高于银行对国内存款户支付的利率,也可以对活期存款支付利息。
    
     由于“离岸区”提供如此多样便益,将吸引各国国际金融、投资、控股、贸易、人事雇佣、专业服务公司和制造厂商等前来开设“离岸公司”,建立地区总部、市场营销﹑贸易和管理中心、转运、再出口中转地、制造和装配中心、运输和分销点等。还有一些个人用户,主要为高收入者,包括企业家、高级管理人员、知识产权所有者、财富继承人,成功的商人、律师、医生、演员、作家、发明家、工程师等专业人士,有兴趣使用海外“离岸公司”以便做好投资规划、税收规划、房地产规划、移民前期规划等。
    
     “离岸区”作为高度自由化的经营天地,主要负面印象在于容易被逃税、洗钱、圈钱等非法活动钻空子。国际反贪组织指出过,由於对服务供应商监管失控,伦敦曾经成为洗钱的天堂。随着加强国际经济生活秩序化,以及打击贩毒集团和恐怖主义势力等任务需要,国际社会不可能容许“离岸公司”享受无条件的信息保密。近年来,英属维京岛等一些“离岸区”已大大加强了监控措施。
    
     中国创建“离岸型”经济特区,主管部门要尽一切可能向客户灌输守法观念,并与国际反金融犯罪组织合作,采取必要的监控对策。在注册登记公司时,须作必要的背景调查;如果认为某公司账户涉嫌洗钱或其他非法金融活动,当地最高法院会发出搜查令,此时离岸公司的资料必须公开;如果资料证明公司进行非法活动,将撤销该公司的注册,并收回非法资金。严防成为助长洗钱、诈骗、转嫁金融风险、侵吞国有资产和公众资产的“温床”。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过渡期已告结束,市场经济体制日趋成熟;实行了四分之一世纪之久,存在明显不公平性的外资税收优惠政策即将为统一的“国民待遇”取代。换言之,历来对外资倾斜的税收优惠的刺激作用即将消失。值此转折时际,中国以适当方式在适当地区创办自己的“离岸金融经济特区”,在经济上、政治上和全球影响力等方面,都有现实的重要的战略意义。
    
     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得益于不断扩大对外开放和深化改革,其中利用外资功效卓著。尽管中国已成为吸收外资最多的发展中国家,但人均年度吸收外商投资不到50美元,远低于发达国家人均534美元和世界人均107美元的水平,从吸收外商直接投资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和占GDP的比重等指标来看,中国吸收外商投资也都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存在较大的发展空间。
    
     目前国内外汇储备和银行储蓄比较充裕,但外汇储备不是财政资金,不能用于财政性支出,不是商业银行资产,不能直接借给企业,外汇储备也不能用在国内,避免国内“二次结汇”。由于国内社会保障体制尚不健全,老百姓的银行储蓄轻易不会用于投资。中国缺少的依然是资本。
    
     吸收外资并不仅仅为了解决资金不足,而且是利用全球各种资源的重要载体。当前,世界经济正进入新一轮以服务外包、高端制造和研发环节转移等为主要特征的产业结构调整。为抓住这一难得的机遇,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许多国家纷纷制订优惠政策,采取各种措施,加大对外资的吸引力度。联合国贸发会议的一份报告指出,全球约70%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投向发达国家;美国、英国等是全球资金供应最充分的国家,是对外投资最大的国家,但同时也是吸收外资最多的国家。2005年全球跨国直接投资8970亿美元,其中5730亿美元被发达国家吸收。英国吸收外资2191亿美元,居全球之首,美国吸收外资1060亿美元,位居第二。
    
     国际投资所承载的各种竞争力和效益,形成的有效资本和技术创新能力,造就的高素质人才,带来的市场和就业机会,将对中国解决资金缺口、人才缺口、技术缺口、管理缺口和市场营销缺口,成功调整经济结构、根本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以至构建和谐社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今后中国在扩大国内需求并充分发挥内需拉动经济增长积极作用的同时,必将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更加积极有效地吸收外资,将对外开放,吸收外资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创办中国的“离岸型”经济特区,是将对外开放、吸收外资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的需要,也是为茁壮成长的本国企业走向世界创造有利条件。事实上,中国许多有志外向开拓的企业早就络绎不绝前往外国“离岸区”建立“离岸公司”,为什么不能借此“成己之美”呢。
    
     此外,在一些国家或贸易区之间容易发生贸易战,导致提高关税或禁运等;而“离岸区”一般不会发生这类冲突。注册海外“离岸公司”得以规避贸易战的风险,稳当地享受各种优惠政策。
    
     “离岸型”经济特区业务主要包括“离岸金融”和“离岸贸易”两大范畴。鉴于现代全球经济中金融业(虚拟经济)的重要地位,针对既有经济特区(包括各省市保税港、自由贸易区等)对伴随物流所产生的离岸资金流的金融配套服务相对薄弱甚至缺位的现状,建议新建的“离岸自由经济特区”,侧重发展离岸金融业,包括证券交易、融资、结算、保值、避险,特别是批发性银行业务等全方位金融服务。因此,本文建议创建的特区可正名为:“离岸金融经济特区”。
    
     关于人民币自由兑换业务;建议“离岸金融经济特区” 的“离岸银行” 对资本项目有额度开放办理,今后因应国家整体金融改革步骤,适时过渡至完全自由兑换。
    
     “离岸金融经济特区”应为直辖自治的独立关税主体,具有独立法域地位。
    
二.建议设址南海横琴岛

    
    
     “离岸金融经济特区”的吸引力,主要来自经营自由、税务优惠等政策因素,但还须与投资环境优势相结合,才能克臻全功。投资环境系指那里的政治环境,法律制度,地理位置,自然条件,生态环境,金融服务,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以及生活和工作环境等配套而言。
    
     据此建议中国第一个“离岸金融经济特区”设址横琴岛,作为国务院直辖特区,经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订基本法规,赋予经济管理、社会管理以及金融创新等方面的自治权限,订立细则,依法治理。
    
     横琴是中国南海的美丽岛屿,神话传说仙女沐浴留下双琴化生;位于珠江口西侧,广东省珠海市南部,现属珠海市香洲区,东侧与澳门一水相隔,面积86平方公里(略大于香港岛,相当于澳门的三倍),现有常住人口6,000余人。
    
     在中国政治稳定,经济快速增长的大环境中,横琴岛地处东南亚和中国经济最为活跃地区的中心,是中国腹地第一个对接粤、港、澳的区域。
    
     从地理位置看,横琴岛南濒南海水域,离国际航线大西水道4海里,北距珠海市洪湾保税区约1公里,西接广东省磨刀门水道;与珠海西区一衣带水。有横琴大桥(1425米长)与珠海市区相连,距珠海机场约8公里;与澳门三岛隔河相望,最近处相距200米,有莲花大桥(长1760米)与澳门相接,距澳门机场3公里;距香港41海里。岛内36公里环岛公路和57公里长的海滨大道均在建设中,其中重要路段已建成通车。
    
创建“离岸金融经济特区”

    
     横琴岛原分大、小横琴岛,其间有中心沟;70年代修筑东、西大堤,将大、小横琴岛连成一体。全岛南北长8.6公里,东西宽7公里,似长方形;环岛岸线长76公里。南部和北部多为山地,中部地区为东西向长条型洼地和平川。地貌类型有高山、丘陵、台地、滩涂,但多平地。高山盛产砂石,可作建築材料;平地的土質可作耕種,更可供綠化。岛上有大横琴湾、二横琴湾、深井湾、长沙栏、大东湾等港湾,港湾内水清波平;海岸較深之處,可建碼頭、港口。岛上最高峰是脑背山,海拔为457.7米。
    
     岛上海湾众多,沙滩绵延,水清沙滑,怪石嶙峋,空气清新,环境优美。附近漁获丰富,盛产闻名遐迩的海鲜美味“横琴蚝”。天湖自然风景区有世外桃园、浪漫之都的美称,建有渡假村;东北角设高尔夫球场。目前支柱产业为旅游业。
    
     横琴岛设有国家一类口岸,于2000年3月28日启用。珠澳两地经济发展、“内地与港、澳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的实施、自由行政策、台胞的过往、以及国内外各界对开发横琴岛的强烈兴趣等诸多因素,使得横琴口岸人员往来频密、车水马龙;7年内累计验放出入境车辆267万辆次、旅客约650万人次。现有通关能力为每天验放旅客7万人次、车辆1万辆次,位列全国口岸过境车流量第五、客流量第十,已成为全国十大口岸之一;是珠澳两地经贸往来及台胞出入境的重要通道,被称为珠澳两地“物流生命线”。
    
     珠海与澳门在相距不到24公里、人口不足150万的范围内,分别建有吞吐能力达2000万人次和600万人次的大型国际机场,因而该地区机场供给能力特别富裕。
    
     改革开放以来,横琴岛因为地理、环境条件优越,其潜力早就引起各界重视。近二十年来,该岛为各地方利益集团竞相角逐,开发模式和产业定位热议已久,方案可谓百家争鸣,历经研议调整,一直议而不决,没有实质性进展;目前仍然是政策真空,招商引资无所适从。至今仅少数区域已开发,大部分地方还保留着原始的自然面貌;人口稀少,可以说沒有徵收土地的麻煩。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澳门方面就希望与珠海合作,把横琴作为澳门发展制造业的基地。90年代初,澳门提出了“五岛联姻”合作构想,建议将澳门的氹仔、路环和珠海的大、小横琴、湾仔合作,并由澳门主导开发,在澳门内部还一度出现将横琴岛“租借”给澳门的想法,但都无所进展。
    
     广东省政府1992年将该岛定为“对外开放的四大重点开发区之一”,计划与港澳共同开发,建成“国际性、综合性、开放性的旅游度假区及澳门优势产业延伸发展的腹地”。曾有不少港澳财团来谈酒店、养马场等项目,但多无疾而终。主要原因是在功能和产业定位上不够明晰,导致产业链条无法搭建,企业成本太高。
    
     横琴岛曾被列为兴建迪士尼乐园的候选地,可期大放光彩,却又半途生变。
    
     中央高层曾设想将横琴岛交由澳门特区管理,建成一个面向葡语国家的工业加工区,希望扶持澳门不再单一依靠博彩业,对中国的外交和经济布局也有相当重大的战略意义。这个方案遭遇来自许多方面的极大阻力。
    
     2004年,广东省提出将珠海市横琴岛创建为“泛珠三角横琴经济合作区”(合作区包括福建、江西、湖南、广东、广西、海南、四川、贵州、云南九省和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简称“9+2”合作区),各方按照“共同开发、利益共用”的方针,把横琴岛建成国际性、综合性、开放性的旅游度假区,办成澳门优势产业延伸的腹地,作为泛珠三角区域合作发展的重要载体,国家实施CEPA的重要平台和内地参与国际分工合作的重要基地。该构想将最初的珠澳合作、后来的粤澳合作,提升到泛珠三角合作的层次,为横琴岛开发提供了更开阔的视野,得到“9+2”成员的一致赞同。
    
     广东省发改委聘请北京中国国际投资谘询有限公司,在2005年8月完成了《泛珠三角横琴经济合作区的项目建议书》。根据该建议书,未来的横琴重点在四个方向发展:一,以网上交易市场枢纽和虚拟物流业务、票据业务、人民币离岸业务为主的金融贸易业;二,以研究开发基地、技术报务和信息谘询为主的工商支援服务业;三,以高附加值、低能耗、无污染为主的高技术产品制造业;四,以会议及展览、观光旅游及娱乐服务、酒店服务为主的一般服务业。
    
     有专家学者对此解读为,设想横琴成为一个总部经济浓缩的高度国际化中央商务区(CBD),港澳与九省区两大经济板块全面对接的“介面”,两类不同经济体制的“转换区”,产业效能的“放大器”,新一轮改革开放的“试验场”,一个拥有强辐射力、市场要素自由流通的中国“曼哈顿”。
    
     该建议书强调了创新精神,但对照中国现有经济特区,上述四个方向除了意图建立人民币离岸业务中心外,并无多少创新特色。无非在深圳特区附近和珠海特区辖下,再辟出一个大同小异,需要国家赋予更加特殊优惠政策的经济特区;然而中国恰恰走到了应当体现WTO公平竞争规则的改制阶段,内外资统一“国民待遇”势在必行,这种要求就显得相当不合时宜了。
    
     至于建立人民币离岸业务中心,涉及问题之多,在早已大量吸纳人民币的香港尚难解决,毫无金融业基础的横琴岛又从何谈起?消息传出后,香港有关当局立即作出反应,表示力争让香港成为人民币离岸业务中心,而非凭空拟议中的横琴。据说此一提法在银行界没有什么议论余地,因为按照中国现行外汇管理体制,在国内经营人民币离岸业务几无可行性;中国目前的资本项目没有放开,人民币也不能跨境自由流动,缺乏经营离岸业务的基础条件。资金流和物流、人流不同,如果一旦开出一个小口子,就会汹涌而来,很难监管。
    
     港澳与九省区两大经济板块,实行“一国两制”,关于在横琴岛实现所谓“全面对接”、“转换器”的提法,究竟意味着什么,内涵模糊,匪夷所思。
    
     粤港澳经济合作是“市场主导”自发形成,它主要表征为价值规律诱导下的企业家之间的自由合作,而非政府官方集团利益兼容下的协同动作,因而三方政府在“如何合作”这一问题上存在种种观念和认知上的歧见与误区。
    
     “9+2”各方,对于开发横琴岛虽然都表态赞成,但利益诉求远非一致。香港的观望以至警觉的立场,显然不难理解。澳门比较热衷,但其思路主要是让横琴岛成为它的经济的延伸,与广东的意图存在很大差异。内地各省市政府部门及所属大企业,几乎都已在深圳设立了分支机构,是否愿意在横琴岛再设一处,还要打问号。横琴岛与八个省区存在很大地理距离,如何“共同开发”,如何“利益共用”,有很大操作难度。据悉这份建议书在国家有关部门遇到了阻力,一度呼之欲出的一些招标项目已经叫停。事实上,酝酿多年的“泛珠三角横琴经济合作区”构想,又成过眼云烟。
    
     因为没有找对横琴岛开发的基本定位,宝地仍然“待字闺中”。
    
     今年两会期间,传闻重提设立“粤港澳特别合作区”,像多年前那样,设想珠海横琴岛成为三地制度与体制差异的“转换点”和“过渡站”,港澳与广东乃至泛珠两大经济板块全面对接融合的“突破口”,为此再度进行调研工作。可是在体制不同的前提下如何实现“粤港澳融合”,事涉政治、经济、文化、法律等各个社会层面,说不清、理还乱;而各方利益难以交集的重重矛盾仍然像是一大堆找不到有理解的复杂方程式。
    
     2005年9月10日,温家宝总理考察珠海横琴,赞赏“横琴岛真是一块宝地”,“要发展好,首先要规划好”,要“谋而后动,不可乱动”。
    
     何以为谋?本文建议,宜在更高的立意上,亦即站在国家全局发展的战略高度,抛开争夺GDP“单项冠军”那种舍我其谁的一定之见,树立区域化和全球化大视野下的“大珠三角”区域整体竞争理念,从最大限度发挥潜能以因应中国经济发展最大利益的需要出发,为开发横琴岛定位。
    
     横琴岛可以,而且应该成为“特区中的特区”,但不是与现有经济特区同类型的特区,也不必是“泛珠三角”的特区。横琴岛地理位置极佳, 处于巨大的中国和东南亚经济体系交汇点,背靠经济起飞、空间广大的中国内地,邻近澳门、香港两大自由经济体,具有极为有利的发展机会;又与大陆在地理上隔离开来,幅员规模适中,地貌、环境条件优越,自然风光美不胜收,为什么不能成为中国第一个具有“离岸区”性质的经济特区,为将对外开放、吸收外资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为茁壮成长的本国企业走向世界创造有利条件,发挥无可取代的独特作用?
    
     开发横琴方案,几成百花齐放之势,但为什么一直没有人提出“离岸金融经济特区”?
    
     这是因为,具有“离岸”性质的“金融经济特区”是资本主义自由化经营的极限化运用,同中国的社会主义体制存在难于协调的反差,缺乏基本的可行性。而角逐各方,在坚持自身局部利益的特定视角下,势难导向全局意义的超越性解题方案。
    
     将横琴岛改为中央直辖管理,创建“离岸金融经济特区”,意味着中国特色“一国两制”的开拓性、突破性发展;好比一挥亚历山大之剑,举凡体制协调上的反差以及各方利益角力不止的僵局等百般繁难,当然迎刃而解;势将为澳门、香港、珠海、广东,整个“泛珠三角”和中国大陆,特别是西部大开发带来全面利多的统赢效果。
    
     广东东部如深圳、东莞等地发展很快,各项经济指标气势如虹,西部则相对落后。深圳和珠海这两个特区分别坐落于珠三角的东岸和西岸;深圳和珠海的差距,恰恰明显体现了珠三角东西岸经济发展的差距。创建横琴“离岸金融经济特区”,将在西侧发挥对珠海辐射和带动的功能,成为推进珠三角西部,以及中国西部大发展的契机。母体珠海不仅是直接受益者;而且有很多间接的收益是无法用货币衡量的,比如珠海中心城市地位的确立,城市价值的提升,空间格局的改变等等。
    
     澳门与分布在世界上四大洲、拥有两亿人口的八个葡语国家有着传的联系,是葡语世界在亚洲对外交流的一个中心。南美洲第一大国巴西、非洲西南的石油大国安哥拉、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资源的东帝汶等,都是葡语国家。利用这一优势积极促进中国与葡语国家的经贸往来,在外交和经济上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前曾有过将珠海横琴岛交由澳门特区管理,发展为面向葡语国家的工业加工区之议;创办横琴岛“离岸金融经济特区”,就是兼容并扩展了这一构想。
    
     香港一直扮演內地接通国际的窗口角色,与该地区关系特别密切,创建横琴岛“离岸金融经济特区”,有赖香港各界提供人才、技术和资金的援助,积极参与,通力合作,共襄盛举,同享成果。结果将与香港相得益彰,比翼齐飞,具有互补功能,而非削弱香港的作用,更无可能动摇香港的国际金融、贸易、航运方面的中心地位。“香港-澳门-横琴”,势将形成超级黄金组合,各显特色,相得益彰,面向世界,光耀祖国。
    
     横琴和香港的有关英文地名,提供了一些有趣的联想:
    
     横琴岛英译Hengqin Island,简称为HQI。HQ 也是“总部”英译Headquarter 的缩写, 所以HDI 与“总部岛”的英文缩写恰相一致。
    
     香港的英文缩写为HK,横琴的缩写是HQ,K和Q分别为王与后的缩写,莫非天作之合。
    
     有人曾畅想“泛珠三角横琴经济合作区”建成后的情景:“到处都是跨国公司总部,不必要花太多时间在产权交易市场跑得大汗淋漓,只需要敲打键盘,在网络上就可将目标企业收购入囊中,然后可以选择澳门机场、珠海机场,直接去目标企业组建公司的董事会。累了就可以去横琴打打高尔夫,或去澳门玩玩博彩,或去珠海平沙泡泡温泉。”
    
     一旦建立横琴岛“离岸金融经济特区”,如此珠联璧合的美丽图景自当更加胜出。阿联酋迪拜(Dubai)这个毫无资源的荒漠小邦,崛起不到10年,就成了中东地区的商贸、转运中心,观光购物城、科技网络城、世界的创意中心,以近乎世界纪录的特色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横琴何独不然?但大可不必因袭已有的模式。
    
     建立横琴岛“离岸金融经济特区”,如同在自然仙境建造人间天堂;在环保意识和可持续发展观大觉醒的今天,建议摒弃豪华奢侈追求,不玩矫揉造作不伦不类的中国复古赝品俗套,亦非因循重复欧美传统城市格局;而是集人类智慧大成,善用现代高科技手段,在节用爱物中求取方便舒适、体现美仑美奂;将横琴岛规划建设成为一个具有先进示范意义的,人与自然充分调谐的“数字化”环保模范型工作、居住、旅游和购物胜地,并适度发展本岛得天独厚的海产养殖业,在现代新兴城市中彰显不同凡响的独特魅力。要用足该岛山地丰富的风能资源(在建21台机组,发电能力2.46万千瓦;已有计划装机容量10万千瓦)、大力开发太阳能、深井地热等可再生能源;推广绿色建材,“废物”综合利用;以零污染、零排放为追求目标,确保环境整洁优雅。在可持续发展意义上走在世界城市最前列。
    
     横琴特区将实行吸引优秀高级人才的政策,并设置有关离岸经济的专业培训、进修、研究中心。对于居留申请设有比较严格的条件限制,以控制人口数量和素质,保证高质量生活水准。
    
     综上所述,从客观需要、主观条件、周围环境、时机因素等全面分析,天时、地理、人和条件咸备,在横琴岛创办中国第一个“离岸金融经济特区”的可行性应毋庸疑,唯待进一步形成共识、具体规划、大力协同、决策启动了。
    
三.启动资金和实施步骤

    
    
     建议有关主管部门组织相关各界就此事关国家开发大计的战略性课题广征意见,深入研议,如属可行,进而组织力量编制正式计划书,提请中央决策,人大立法,“只争朝夕”,付诸实施。
    
     创办横琴“离岸金融经济特区”,启动阶段需要获得足够资金进行筹备活动、开展基础设施建设,概略估计为100亿美元。
    
     启动资金可从广泛的来源筹措,包括中央财政拨款和地方筹资,以及在横琴岛招标转让部分土地使用权等。据悉目前已有数以百亿美元计的民间资金衔枚待命,筹资前景大可乐观。
    
     从现在起,由酝酿到定案、筹备到问世,如能昼夜兼程,不失时机,本世纪第二个十年方始之际,应见新的东方明珠横琴岛“离岸金融经济特区” 脱颖而出,初露头角。
    
     所见是否有当,敬请有关领导和专家学者披阅指正。
    
    
    
    ――被其泽则悦,闻其风则来。
    
    作者:李桉,费查理,庞忠甲
    
    
    联系电邮:[email protected]
    
    
    
    2008年4月7日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横琴发展定位:中央地方博弈不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