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个老红卫兵给侄子写的一封关于抵制法国的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1日 转载)
    
    原文出处: http://netseal.blog.hexun.com/18354172_d.html
     (博讯 boxun.com)

    小明你好!
    
    昨天你在QQ上,聊起近期国外一些势力杯葛中国,有损奥运之事,你和同学们义愤填膺,决定参与制裁家乐福的行动,二叔不以为然,且很替你担心。
    
    别人的事情二叔不想管,不想发言,因为只要不顺着当下这股“爱国”潮流表态,可能会被别人骂“汉奸”的。二叔早年曾经是最革命的革命派——文革造反红卫兵,耳中最听不得的便是“汉奸”“卖国贼”这类词汇。头上被扣上这种黑帽子的人,任何时代都是不齿于国人的,都是罪该万死的!二叔过去曾经极其卖力的批斗、甚至殴打过这种人,为了表现出自己的爱国热情。文革初期,5.16那晚,在校园里游斗生物女老师张某,因她说过“美国也不是那么坏”。她被愤怒的学生扯掉大把大把的头发,鲜血淋漓,当时我距她近在咫尺。那血腥场面至今回想起来,还心惊肉跳!那年张老师只有27岁,刚刚结婚。
    
    这些年来,中国人不那么好斗了,平时埋头过小日子,不再过问天下大事。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的人道危机也好,缅甸镇压和平抗议的民主人士也罢,朝鲜迫害、虐待因肚皮饿而逃离的百姓也好,伊朗不许女性抛头露面也罢,都是“牛打死马,马打死牛”之类的事,离我等太远,与我等无干。国内的维权抗暴,反贪反腐之类事情,年轻人顶多发几句牢骚,没人过于较真。没多少人愿意为了五千年文明的古国居然还存在着这些丑恶现实而激动。
    
    待到有西方人对中国说“不”,尤其是态度不好,语气强硬,甚至带着蔑视地对咱们说“不”时,那可不得了!像是有人捅了马蜂窝,一下子群情激奋,一下子回忆起鸦片战争以来的屈辱史。有如山洪突然爆发,骤然而来,爱国热情顿时高涨,好斗本性刹那回归。那架势,即使不是打算拼个你死我活,也要狠狠地教训教训对方,至少要让外界知道,中国人是多么的团结,多么的不好欺负!
    
    南斯拉夫战争,中国使馆被导弹击中时,闹腾了一回;南海中美撞机时,又闹腾了一回。每当外国有不同声音,或是中国吃了些亏受了点气时,青年们都会这么闹上一阵。尤其是当政者中有人扛不住外部舆论,需要人民大众支持,官办媒体加以因势利导的时候,更是如此。青年们像疯了一样情绪激昂,每逢此刻,我便回想起当年我们红卫兵的作为,何其相似!
    
    有句话叫“民气可用”,当有人需要你们支持时,你们会得到许多的信息,在在都是可气可叹,让人情绪激动的消息,让你们这些热血青年为之动容,摩拳擦掌;可是有无数次国内压制人权,控制舆论,导致外国政要,西方媒体的抗议与意见时,你们能够得知多少信息,了解多少真相呢?
    
    所以二叔要告诉你:你的想法错了。
    
    二叔作为你的亲人,也是当年的“愤青”,过来人,不愿意你在政治上走弯路,被人“当枪使”。高尔基曾经说过:“我的真理是我的皮肉熬出来的”(我受过的教育全是无产阶级理论,所以一时半会也举不出其他名人的例子)。所以我想以亲身的经历与体验同你交流,愿你早一些懂得人情世故,早一些成熟。
    
    你要弄明白什么是“爱国”。
    
    说到爱,首先是仁爱,是宽容,是同情,是善良,是施予,是奉献,是责任,还有,是胡主席倡导的和谐。这些都是中华文明最核心最正统的价值观,不是哪一个人发明的。
    
    没有善和爱,人类之间只有赤裸裸的利益争斗。这是古往今来的致理,不容论辩的。中国人这几十年所受的教育与宣传中,善与爱已经没有多少份额了!80后青年自不待然,没有受到多少善与爱的教育,无论是学校,还是社会,或是家庭。我们这一代也如此,从出生时起,被灌输的就是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文革,是人性恶大暴露的时代,相互争斗,死了多少人!有被政治迫害而无辜冤死的,也有更多像二叔一样为了表现自己的革命性与爱国心,用“武斗”来相互厮杀,糊里糊涂送了小命的。二叔幸运没有丢命,却折断了一条腿。那年我十七岁。唉,不提也罢!
    
    问题是:这场恶斗的始作俑者是几乎被尊为神的伟大领袖,他在中国至今仍维持着至高无上的地位。中南海的围墙上,至今还保留着半个世纪一字不变的巨大标语,“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除了“四人帮”顶了罪,毛和他的继承人以及整个党都没有任何罪过。
    
    没有任何人向人民正式道过歉,也没有过像样的反思与忏悔;没有彻底清理过产生文革的理论基础,也没有改革过与其匹配的专制体制。更没有像当年西德领导人勃兰特一样,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向犹太人被屠杀纪念碑下跪谢罪那样的场面。我们随时不忘提醒日本人为当年的侵略罪行悔过认罪,却不敢真诚面对自己犯下的过错。
    
    二叔告诉你,历史是一个延续的过程,绝不是被少数人凝固在书本上的文字,也不是过眼云烟。
    
    文化革命以前的政治斗争就不计其数,整死过多少人!这些是二叔亲眼看到的,日子就是这样过来的。而后虽然公开的“运动”少些了,可是控制人的思想,言论,行动的巨网何曾消失过分分秒秒?有形变无形而已!
    
    无论口号多么“爱国”,让人民受罪,或是让一部分人去斗另一部分人,这“爱国”都是假的!
    
    除了反侵略战争,一切都是可以通过讲理达到目的的,绝对用不着过激的言行。中国不是已经强大了吗,已经是一个受人尊重的大国了吗?这更需要宽宏的风度,沉稳的心态。
    
    再说说“国”的概念。你一定要弄清国家,政府,民族,执政党,人民,官员,领导等等范畴的具体内涵,千万不要搞混了!这些概念是具有国际性标准的。有人故意混淆:党即是国,政府即是国家,社会主义即是中国,这不是糊涂,水准低,这是处心积虑的手段,为的是让全体国民为少数人的错误承担责任。
    
    大道理不说了。明白一点就行。你和我,是人民的一份子,是这个国家具有权利义务的公民,我们是主人。政府和执政党必须以我们的利益与意志为唯一的宗旨。政府和执政党与我们不是一个利益主体,只能代表一部分人,更不能代表和控制全体人民。他们体现我们的意志时,可以拥护、支持它;否则,就没必要如此。任何人,只要胆敢蔑视中华文明,蔑视中国人民,欺辱咱们中国的公民尤其是弱者,我们都要与之抗争,毫不含糊!而针对政府,执政党的抗议言行,应当具体分析,人民不应当不分青红皂白为政府和政党背书!
    
    过去,中国一度被极端狂热的政治信仰者所操控,以人民的名义,以中华民族的名义,以革命的名义,以世界上水深火热的三分之二受苦受难大众的解放者的名义,一方面窝里斗,整治自家人;一方面向世界输出革命,到处煽动仇恨和组织造反,培养极端政治派别,闹得所在国和全世界鸡犬不宁。这些派别有的甚至演变成当下的恐怖组织,成为别国不和谐的根源。这些都是切切实实发生过的,流毒至今的事情,是你们年轻人所不知道的历史。
    
    套用一句时髦的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政治狂热时期,执政者欠下世界人民的债,不能让全体国民偿还;国人可以健忘,别国没有那么大的气量,他们没忘。对于没有向世界道歉,给一个说法的中国执政者,外国人有些想法,这过分吗?
    
    当今的世界是一个地球村,地球村已然具有了共同认可的规矩,这叫普世价值。像“人权”“民主”“宪政”等等皆如是。如果哪个村民与这些普世价值背道而驰,不遵守这些公认的准则,当然会引起其他村民的杯葛与抗议。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中国发生的那件大事,一场令人悲愤的惨剧,震动了全世界,引起了国际社会长期的对中国的制裁,你们知道吗?中国政府至今没有签署联合国绝大部分成员国都已签署的两个“人权公约”,你知道吗?这些事,中国可能有人不知道,有人已经忘记了,可是外国人没有忘记。对已经成为少数的专制思维者压制人民的事情提意见,这是管闲事么?
    
    中国没有敌人,对中国的政府和政党有敌意,并不意味对中国有敌意,更不是对中国人民有敌意。老百姓不必替政府和政党背黑锅。
    
    没有这些国际压力,中国没有改革开放,没有这些看似敌意的外部舆论,中国人没有如今有限的言论自由。
    
    由于长期的思想禁锢,主旋律洗脑的后果,中国人还没有做好当世界公民的准备,中国人还不习惯地球村民的游戏规则,中国人还不具备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国民的胸怀与气度!
    
    这些是需要尽快改变的,否则还会闹出许多让全世界人民不理解的笑话或悲剧来!
    
    小明, 二叔知道你从小有正义感,有男孩子的勇敢精神,有时还打抱不平。这点很像二叔年轻时的德行,二叔很欣赏。二叔要告诫你的是,不要以为你得到的信息描绘出了世界全貌,不要以为你学到的历史是绝对真实的事实,不要以为你能接触到的媒体都是负责任的。其实你得到的信息是极其有限的,是经过某些人刻意筛选的,甚至是改编的,捏造的。你一定要明白,这世上许多人都是会撒谎的,包括一些道貌岸然的,或是崇高身份的大人物。你不一定需要辨识每一个谎言,二叔只希望你多一些宽容多一些理解,不要冲动,不要盲动,更不要跟风随大流,特别是不要以自己的过激言行去替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为虎作伥!
    
    关于你们拟议整治家乐福,造成他们损失的恶作剧计划,二叔奉劝你不要参与。二叔这岁数的人全都觉得这些做法太幼稚,不明白到底体现出强者的心态还是弱者的心态?只觉得很阿Q。我想告诉你:家乐福不仅仅是一个法国企业,其中有着诸多中国人的利益!家乐福的绝大多数职工难道不是中国人?难道不是包含了许多下岗职工、农民工?他们的利益你们考虑了吗?家乐福里卖的不全是中国货吗?不也凝聚中国人的血汗吗?万勿轻言“抵制”,又不是战争时期。杀人三千还自损八百呢,利益关系很复杂,你们真爱国就要明道理,不冲动,更不能为了泄愤而伤了同胞。
    
    爱国体现的是爱,不是仇恨。这是二叔的基本观点,再过些年头你自会明白的!
    
    千万不要再到处去传播那些今天摆平日本,明天踩扁台湾之类的语言,这像是一些疯子发出的呓语,不像是受过教育的现代文明人的思维。
    
    好了,祝你健康,进步!
    
    爱你的二叔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六日
    ~~~~~~~~~~~~~~~~~~~~
    再致小明——坚信理性最终会战胜狂热
    http://netseal.blog.hexun.com/18406360_d.html
    
    小明你好!
    
     我把与你交流的文字放到了博客里,既然涉及敏感度较高的话题,引来各种各样的评论也是很自然的。有人胡猜,说二叔是谁谁请的“枪手”。二叔又好气又好笑。当然,也暗自高兴,无论对错,二叔的想法引起了不少朋友的思考,不是坏事。
    
     反驳我的意见不少,我都认真看了,有些意见是很严肃很郑重提出的。尽管我对这些观点不以为然,但还是认为应当给予尊重。对一件事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不同看法是好事。现代文明社会的特点就是多元化,百花齐放。有句名言说得好:我坚决反对你的意见,但我会誓死捍卫你的言论自由权利。国民党统治时期茶馆墙上贴的是“莫谈国事”,干脆不许人民议政;近些年的媒体上要么只有主旋律,要么全是风花雪月,无非也是希望百姓少掺乎国家敏感要事,似乎这是谁的私产,他人碰不得。互联网就是这点好:专制体制已经封不住人们的嘴了。
    
     至于骂汉奸的,骂**的,或是拉两泡屎之后跑了的,也大有人在。我不会在意,因为这些人不是我想交流的对象,更何况他们的“观念”可能连自己都搅不清爽,都是人云亦云的东东。实际上这些人是来凑热闹的,因为我发现他们甚至连我的文章都没通读,便急着表态。估计是时间紧,赶着上别处拉屎、起哄去了。
    
     我想把上次没来得及涉及的一些想法,再跟你交流交流。
    
     你说你会冷静思索,做出慎重的判断,我很高兴。无论你最终的结论是什么,即使你仍按原先的轨迹走下去,只要不干出格、违法的事,我都尊重你的选择。我相信你能找到应走的康庄大道。
    
     二叔不担心你的长期发展。年轻时有些冲动,看问题容易偏颇,这很正常。假以时日,生活的历练再多一些,肩上的担子再重一些,对家庭社会的爱心再多一些,分辨人、事、物的眼力再“毒”一些,你会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的。
    
     尽管有人批评二叔越老越糊涂,二叔仍然要再卖一回老,与你们年轻人聊聊,毕竟年轻不是专利,谁都年轻过。
    
     还记得在我家里,我们一起看《阿甘正传》的事吗?阿甘的那位女友(名字我忘了,这就是年老的劣势),是美国也是全世界典型的一代青年:她曾经多么美丽年轻,多么聪明有活力,因为自以为是地选择了一条极端的道路,尝尽了苦头。先是特立独行,参与许许多多社会抗争,有些却根本不着调。接着走了一大段弯路,虽然最终还是回归了,可惜还是晚了些。阿甘智商不高,也不明白那些高深的道理,可他是踏踏实实的。他的所有爱国事迹全是些朴实无华,却有着非凡实效的举动,没有任何噱头,带着些傻气,连他自己都没怎么在意的执着的追求。恰恰是阿甘,赢得了事业的成功与社会的承认。
    
     我冒大不韪举了美国电影为例,又会有人为此开骂了。可阿甘正传的的确确是部好电影,美好的东西是无国界的。
    
     有人说我反对极端行为是反对五四精神,为此说两句。
    
     其一,五四精神究竟是什么?如果是指反帝反封建反专制,倡导科学民主,我何来反对意见?这不是我和所有中国人的共同理想吗?尽管这理想与现实还有较大差距,中国实际上在全世界的民主排名还相当靠后。中国的新闻、言论自由排名甚至在一百六十多个国家里排倒数几名!你知道吗?这才是全体国人的耻辱!
    
     光有吓人的原子弹和卫星是不够的,光有骄人的GDP也是不够的。“德先生与赛先生”,五四理想的一对远景,还差一多半,任重道远!还要靠你我共同打拼!
    
     而如果五四的精神指的是造反,是砸烂孔家店,甚至是欺师灭祖,破坏掉一切中华传统文明,这却恰恰是我不敢苟同的了。近年发表的许多文献,揭示了五四运动的负面现象与负面影响,这里不赘述了。二叔四十年前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参加红卫兵造反,大破“四旧”,以为这就是最革命,最“五四”的表现,其实大错特错了!文革对中国文化的破坏,至今没有修复。全国的红卫兵,包括西藏的造反派,砸烂毁灭了几乎所有的文化艺术宝藏!而所谓的“立四新”,却没留下任何值得炫耀的成果。文革给中国人遗传下来的,只有老虎屁股摸不得的坏脾气,面对批评,动不动便火冒三丈,动不动就给别人扣帽子的恶劣习气,深入骨髓,延续至今。
    
     二叔对这段历史是深刻反思了的,二叔不是无产阶级先进分子,不必替别人背包袱,错了就是错了,尽管没有搞过打砸抢,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但至少当时也是个参与者,是个“共犯”。如今不遗余力地弘扬祖国优秀传统文化,其实内心是有一种还债的情结的。
    
     四十年前的青年干的傻事,和今天的青年干的傻事,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呢?二叔们为年轻付出了代价,承担了后果,不愿意后辈们重蹈覆辙,我们的苦心你们理解吗?尤其是被人利用的感受,当年消灭掉毛的党内政敌所谓的走资派以后,利用完毕,通通赶到乡下去当“知青”。那种先被利用而后醒悟,随即产生的羞辱感,你们能体会吗?
    
     其二,“五四精神”,是热血青年焕发出的斗争精神。它看上去很美,却是把双刃剑,杀伤力无穷。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八国联军侵华时代了,也不是国共龙争虎斗打内战抢政权的时代了,甚至连以意识形态划分阵营搞冷战的时代都过去了,社会进步已经超越只能靠革命斗争来争取权利的历史阶段了。
    
     不要把泄愤说得那么崇高,也不必把无知粉饰为无畏。有情绪,有诉求,能不能换一种思维来宣泄呢?新的世纪,开放的时代,能不能用举世公认的方式来表达呢?比如说合法的游行示威,这可是宪法赋予你的权利哟!谁不批准就向谁力争!这可是普世价值认可的形式呀!(我又提普世价值了,又会有人把我与南都长平搁一块儿扁了!)能不能直接写抗议信递给外国大使馆和政府,不要那么拐弯抹角,迁怒于人,找个企业来撒气呢?
    
     向中国政府施压的国家、政府、首脑、媒体、NGO(非政府组织)多了去了!为什么不好好的抓些真凭实据,一对一地向他们抗议,据理力争,以寡敌众,多男子汉多英雄多豪迈!偏偏吃柿子专挑软的捏,拿某一家外国企业说事,这算啥呢?何况,有关这家企业的网上信息,我也看到了,尽是些道听途说不靠谱的东东,别有用心的小道消息。咋不像政府发言人那样,CNN那个私人媒体的某个评论员放了个屁,真凭实据抓到手了,狠批!批倒批臭!扭住不放!只是别杀偏锋,象有些小家伙,到处乱扣CNN的帽子,连我都发了几顶。呵呵,笑掉大牙!
    
     说到年轻人宣泄的方式,再啰唆几句。小明,还是那几句话:冷静,理智,别上当,别干傻事!
    
     有个电影名叫《有话好好说》,这话有理。
    
     穆斯林青年有他们的诉求,是非姑且不论,可一旦听本拉登们唆使用上了炸弹,还尽炸老百姓,这就变质了,是恐怖分子了;
    
     一战以后德国青年有他们的诉求,是非姑且不论,可一旦效忠希特勒,发动战争,灭绝犹太人,这就变质了,是法西斯匪徒了;
    
     文革初期的中国青年有他们的诉求,是非姑且不论,可一旦响应领袖号召造了反,不要文斗要武斗,这就变质了,是乌合之众了;
    
     西藏的僧俗青年有他们的诉求,是非姑且不论,一旦让人挑动搞了打砸抢,烧了房子,这就变质了,是暴徒了……。
    
     他们曾经都是热血青年!
    
     抛掉偏颇与狭隘 !
    
     好了小明,就说这些了。再见!
    
     爱你的二叔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八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