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寻觅镂空的历史算盘 改良虚伟算了的民族/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百年国邦震荡;红党乱世;人祸横流;灾祸绵延;民智被愚;族群沙散;专制连复造祸;吾民屡屡算了算了。时空无边。我们算到何时何头?
     (博讯 boxun.com)

    好多年前,在飞抵香港途中的万米空中。美国朋友约翰先生与我聊到了中国的历史…
    他曰:上帝为什么不助中国?
    我回答他:错!16世纪罗马教廷己派人来到中国。
    “为改变中国!顺治明皇贴心的思想教头汤若望,己经成功将明皇顺治引进基督教世界!他几乎左右了中央朝务的思维…只是到了最后一步最关健一刻:皇帝说:算了!上帝的使臣总差关键的一步…如果这个伟大聪明的:由一国之君牵引古老大国,进入基督教文明圈的谋略,能够成功的话。世界的历史将会彻底改写。”…
    约翰问我:“艾德!为什么?”
    我答:“算了”!
    “为什么算了?”
    我曰:“约翰!”“这正是中国同西方不同的一道线。中国是一个凡是算了算了的国家。皇帝也是一样!”
    
    如今,四川的事牵扯国家的失职。也许又会算了算了。
    算了算了的模糊雾影又弥漫人间。
    川震灰霾未退,凤凰台的金羽凤嘴,阮次山先生对全球亿万华人的又开始布道:“…中国人民太善良了!实在是太老实;太伟大了!…”
    他们总能坚强面对灾难…战胜灾难…让苦难过去!
    我不异议次山先生对多难多灾人民的赞美之辞。
    也许他是对的。59年专制绞割历史,己在人民身上留下裂裂麟伤,难道还要屡屡在,未合伤口的创面上,撒上消炎的盐花吗?在民族又一次沉浸在巨裂痛疼中,教士的布道,当然是最好的抚慰。如同甲乙类阿片可镇伤痛一样。
    我不讨厌布道的牧师。
    我讨厌麻醉药!药不断根。
    我只能用盐,盐,至少可以消炎止腐。
    用盐,当然会让许多心灵有伤的朋友憎恨。
    喔!好痛!好狠!
    没关系!我还有一盏会哗啦啦响的历史铜算盘。
    时不时在网上,用一支藏着灯火的笔,拨动着算珠子,算出些东西给大家听听看看!哈!免不了会让中宣部的盖世太保和中意红色经典精神毒品的红色粪青们,骂一顿。
    这个世界上,泛滥的生物毒品己让全世界头痛不已。
    在我看来:世界上最具威胁的毒品,是中国共产党宣传部每日都在发明、研究、生产、抛洒给人民的精神毒品。
    一个屡经人祸痛疼的苦难民族,如不思血训;个个唯我唯私;族难非我;上惟圣天;下惟地帝;中惟文脉;难多毋怪…即使有沈痛的泛滥…难道只有依赖,数不清的精神麻药去镇痛驱疼吗?
    科学证明:每痛疼一次,服药镇痛麻醉一次。不究不察其痛之根;其伤之源…惟依麻药!久了惯了!人/众群/我们就会失去宝贵的生理记忆了。
    我们只能够再象20CM.50年代.60年代.70年代.80年代的万万先辈同胞,在专制生产的各种人祸油锅里挣扎…死的…伤的…完了的…幸存的…永远复永久地算了算了吗?对制造天下专制油锅的万恶极权实施永远地三不界律:不讨伐;不公诉;不记忆。
    “算了算了”将己成为全球文化风景线上的一道《中国专利》丰碑?
    50年(除极少数有罪之人)当数百万享有抗日、建国、卫国、护民、行政与技术、公务与军务功劳的国家精英,被新生的极权政府主导的肃反运动所枪决。人民在沉默中:“算了!”
    50年代初,国家实施人民财产大掠夺的土改、城改运动中。近千万土地主;有产农民;城市企业主被残酷整肃。共产党象云贵深山杀人卸货的绿林一样,把农民的地归己,再用普通农民的手把他们处理掉。即使不被处死;判以重刑,也要将这个包括同受牵连家属的受难群体达一亿以上的;一顶羞辱的黑帽子,同全家一起背负下去。人民在沉默中:“算了!”
    当专制者一手制造的三年大饥荒;饿死约四千万同胞!…
    当十年文革天天腥风血雨…每日爆发无数冤假错案…
    当1983年《青少年大屠杀》十数万失学失业孩子,被处以极刑。近百万青少年重刑犯被押运西北劳改…数百万判以轻刑的孩子就地劳改劳教…无数个母亲判书当枕;半夜躲在被窝里大声哭泣;凄惨号淘时…
    当1989.6.4北京发生屠城…当粘着学生血肉的坦克在人民心灵上轰隆驶过时…
    当今天中共的中央和地方官员上下一致地比、学、赶、帮、力争千万钞票上游势头…
    当腐败衍生出无数红色江洋大盗…
    当每年数十亿数佰亿人民国库的美金。被龙生龙;凤生凤的官员儿女们,偷运到美国变一己私有财产。购豪墅;买梅斯德斯;置基金;定物业…
    当几千万农民的命根子-土地被乡镇地方官瓜分;处置;盗卖后。无产地游荡城市……
    当从未进过民主幼稚园;共和小学;且一直在专制体制内收割先辈革命成果的元首、总理、常委们在处理国家要务时,屡屡因失了基本常识,逐逐酿成民难、国难并在友邦国世界出尽耻辱时…
    这一切的一切!不妙的不幸;在这一次又一次;次次连贯的人祸殃灾前:“人民又是算了算了。”吗?
    我们真是一个伟大的;老实的;坚韧的;难道还是永久算了算了的中华民族吗?
    
    四川地震殃及我民族致命内臧。
    关键时刻:元首愚鲁;调兵艰阻。中央国家救援机制反应无良;犹豫迟钝;乱作一团;内耗纷争;晚时布署;至原可大大降低川震险损和原可搜救出更多灾胞的机会错失大把大把的时间…
    灾地水深火热…民怨沸腾…全国民生己受重创…胡氏政权依旧抱残守缺,以专制为本;以体制为荣;整日花里胡哨;任由时艰;任由时局每日况下…
    难道我们又一次算了算了吗?
    不,那真是一种民族脊梁的自戮。民族之智的弱化!
    人民要起来!告弃算了的民族耻号!共同新生地创造出一个政治原则永远不算了的《会算诉的民族》。
    算了就是放弃!人人放弃政治,正是专制者集结人民政治产权进以奴役人民的喜讯。
    为民权即为个人的神圣尊严,我们要不弃不离我们的算盘。
    为历史算!为川震地域的万千万千灾胞的冤情…算!
    为共产党滔天罪行会被历史永远清算的…算!
    为中国的民主共和还原…算!
    为明天…算!
    为一个缺钙民族强身强智……算!
    让日月证明:耻辱与痛苦不算了与算了的民族,永远是昨天的警世定格。
    人民起来!重铸记忆!斩尽瘟源!
    将主仆错位颠倒的社会,再正位还原地翻转过来。
    吾民伟大!公算精明!十万万双灵机的眸子都是一对机灵的算珠子…
    算珠飞转…不停飞转…
    只要人民链动…一起算起来…一起转起来!就一定能将民主的钢铁意志和阳光,送进这个早该改变的铁壁专制;僵化营垒。
    看:大陆伟大的灵珠子们!海那边早己转起来了!
    海那边升起了一颗波多拉斯北斗星!
    也是海那边:“二千三百万中国人,一起用神算子!用爱和勇气戡除一切专制的根基。
    并用一张张选票;用黄花岗起义以来那些为自由捐躯先灵的梦想,一手还原并成功重建亚洲了第一个民主灯塔。
    我们同海那边2300万人都是同文同种的中国人。我们也要算。用自由民主科学的算盘:“盘点中国!”“盘点中共”!“盘点票箱!”“盘点选票”“盘点宪法赋予人民的政治产权”
    盘点出一个台湾款式韩国模式的共和新中国!
    让几千名川、甘、陕、青、藏的因地震失去父母的可怜孤儿们!受伤的孩子们!他们的亲友们!能早日走进温馨公义阳光的民主花园里!不再象他们死去的亲人、前辈那样再一次经受恐惧、与无助;专制的水火!
    让用三千年眼泪熬成盐的天府盐国上近亿的苦难蜀胞…!也请在“苦海无边”中沉浮的胡锦涛先生和在江河中“回头是岸”的温家室等核心重臣!同将起来的全体大陆人!一起构建同台湾一样坚固、美丽、永不熄火的共和灯塔!
    共呼:台湾新生!大陆加油!民主的中国万岁!
    
    ----------------亚笛多星
    OOF》 2008.5.22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空军蜗牛真厚颜 晚点还要抢头功/亚笛多星
  • 由著名的空投柏林再鉴中国空军效能/亚笛多星
  • 让资讯神剑穿越天幕 空降中南海/亚笛多星
  • 空军蜗牛真厚颜 晚点还要抢头功/亚笛多星
  • 胡锦涛嗖嗖亮剑指向谁?/亚笛多星
  • 愚钝的元首 晚点的行动/亚笛多星
  • 举国哀痛 深圳在嬉笑中捐款/亚笛多星
  • 国家巡展 六只铁笼锁不住的呜咽/亚笛多星
  • 西藏 纷繁冲突下的历史路标/亚笛多星
  • 西藏 一个老人同一个强大政权的“马拉松”赛跑/亚笛多星
  • 西藏 一个地球屋脊上的奥斯维辛?/亚笛多星
  • 西藏缺氧小将缺德 领袖更缺政治鲜氧/亚笛多星
  • 开火成本巨大 后果难以盘点/亚笛多星
  • 沉默不应太长久/亚笛多星
  • 循炬鉴镜.重估奥林匹克精神/亚笛多星
  • 天庭有本帐/亚笛多星
  • 特版:[陈世美]与[孟姜女]传说/亚笛多星
  • 《星火炉边谈国事》. 有面照妖镜叫:诺贝尔奖/亚笛多星
  • 《星火炉边谈国事》:制度即命运 “ 精英”变“惊鹰”/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凤凰抬皇轿 金羽藏党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