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温闯下历史性弥天大祸,七宗罪谋杀十万人/昭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概要前言: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机构,都会有立场,官场观察工作室也不例外。在江泽民、曾庆红与胡锦涛团派过去两年的争斗中,因江、曾为恶,积累了十多年的错误、矛盾,无论是出于两害相权取其轻,还是听了团派的一面之辞,官场观察始终站在团派一边,毕竟当时胡锦涛团派未全面掌权,所以不须为过去中共十几年出现的问题负太大责任。十七大后胡锦涛两件事大失民心,一是陈良宇案件避重就轻,拒绝公开上海土地腐败、金融诈骗,拒绝为维权律师郑恩宠平反;一是汶川大地震事件中拒绝发布地震预报。官场观察向来的立场是,是谁的错误就该谁负责,江、曾要对江曾的错误负责,胡、温也要对胡、温的错误负责,鉴于现在江、曾已经完全退出了中共最高决策层,因此无须对是否发布地震预报决策负责,在汶川大地震中,官场观察将始终站在四川省受灾人民群众一边。
    
     汶川8级大地震,死亡至少十万以上,伤数十万,受影响数千万人,如果中共胡温政权在震前预报,让人民群众做好了充分心理、物质、安全准备,哪怕死伤再多人,中共也不用负责,因为救人之心意已经尽到,剩下的死伤只能是非人力所为的不可抗力。但是中共胡温政权恰恰知道地震的时间,地震的级别、地区,但却明知不报,因此哪怕死一个人,中共胡温政权都要负责任,汶川大地震中死亡的十万人可以看作是被胡温政权彻底谋杀冤死的 (博讯 boxun.com)

    
    胡锦涛应该感到庆幸,汶川大地震发生在十七大之后,如果是发生在之前,恐怕现在党的总书记、军委主席就姓“曾”了,国务院总理也该名叫李长春了。此次8级大地震也将引发党内大地震,屡遭团派羞辱打击的江、曾势力,势必趁此机会要求胡、温承担政治责任,进一步确保习近平提前接班,尤其是接获军委第一副主席一职,以便将来彻底清算胡锦涛,为上海帮陈良宇平反。]
    
    “我们不要他们低头默哀,我们要他们低头认罪。”
    
    5月19日至21日为中共规定的三天默哀日,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中共中央政治局领衔在中南海低头默哀3分钟,全国鸣笛、鸣警报。据党媒报导,中共此举“顺应了民意,体现了对生命的极大尊重,把奥运火炬停传三天,更显示人民利益高于一切,是对‘以人为本’理念的最好昭示,是承认公民地位的制度进步之举。”
    
    为此,官场观察工作室专门联系到一位在震灾中痛失女儿的父亲,询问其是否感受到党和政府“以人为本”的理念。该位父亲坚定地讲到,“我们不要他们(他们,专指中共中央政治局,也可泛指中共政权)低头默哀,我们要他们低头认罪。”
    
    这位痛失女儿的父亲所指称的中共政治局(中共政权)罪行,到底是指什么?汶川8级强震矛盾的焦点就集中在,政府是否事前知道大地震即将到来?
    
    目前从各家消息灵通机构发布的,以及官场观察工作室的信息来源看,中共胡、温政权完全知道汶川大地震的到来。如果胡温政权真的对大地震一无所知,那么四川省地震局局长、省长,国家地震局局长,就要为此承担责任,应该早就被罢免了。现在他们不仅没被罢免,而且还底气十足,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们都很敬业,并如实上报了地震预测信息。那为什么中共政权做出不发布地震预报的决策?现在就让我们从地震预测技术专业管理,以及地震预报发布决策,这两个层面检验一下中共的决策机制。
    
    中国地震局是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它的主要职责就是:管理全国地震监测预报工作;制定全国地震监测预报方案并组织实施;提出全国地震趋势预报意见,确定地震重点监视防御区,报国务院批准后组织实施。(这里,请大家注意,对于地震趋势预报意见,国家地震局必须报国务院批准后,才能组织实施。)
    
    四川省地震局在专业技术上归中国地震局管理领导,在行政隶属上归四川省政府管理领导。四川地震局技术人员4月上旬就多次将近期地震预测报告上报四川省地震局局长吴耀强,这一时期会有6级以上强地震在四川和甘肃境内发生。吴耀强和多位专家的分析是我国正处在第5地震活跃期,因此从专业技术的管理的角度,将地震预测分析汇报给国家地震局局长陈建民。从行政隶属的角度,吴耀强将近期有6级以上地震的消息汇报给四川省省长蒋巨峰,蒋巨峰将地震消息上报中央政府,也就是国家主席胡锦涛、国务院总理温家宝。
    
    中国地震局在综合自己局里监测预报司专家的预测分析,与四川省地震局上报的材料后,局长陈建民理所当然,将四川和甘肃境内将发生6级以上强地震的预测结果,上报给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因为国家地震局有地震预测的职能,但却无发布地震预报的直接决策权,因此必须要将地震趋势预报意见,报国务院批准后才能组织实施。
    
    因为地震区域在四川绵阳附近,那里有许多军事科研部门与军工生产企业,且为人口稠密区,加之奥运临近,是否发布地震预报,影响面宽,后果错综复杂,难以预料,事关大局,因此总理温家宝将四川地震的预测报告交予中共(国)最高决策机构政治局常委会讨论。
    
    有报导说“据消息人士透露,发生8级以上地震后,同地震专家们一样,政府领导人也极为震惊,包括那个力主不予预报的国家领导人。据信,温家宝总理极力主张发布地震预报,最终无力回天,终于酿成无可挽回的大错。”
    
    这话荒谬!是否发布地震预报,在中共眼里不是个地震技术问题,而是个政治稳定问题。在打掉上海帮陈良宇,逼退太子党党首曾庆红后,政治局常委会里,胡温是强势。或许政治局常委会内有人反对发布地震预报,但只要胡锦涛、温家宝象2006年9月间,坚持打掉陈良宇一样坚持发布地震预报,常委会就会作出发布地震预报的决策。然而事实结果却很遗憾,正是胡、温立场动摇,视人民生命为玩物,将专制政权稳定放在首位,作出了只向军事、军工、大型矿山预报的决策,结果令四川人民生命财产遭受巨大损失。所以请胡、温不要再说,你们有魄力打掉江泽民同志的爱将陈良宇,却无能力作出发布地震预报的决策。毕竟,无论从技术上,还是政治阻力上,发布地震预报,远比打掉陈良宇逼退曾庆红,要简单得多。汶川地震中死十万人,伤数十万的惨案,胡、温理应负首要政治责任,毕竟他们二位,一个是党的总书记、军委主席、国家主席,代表党,一个是国务院总理,代表政府。
    
    当然,通知矿山,可以保证中共政权的资源供应,通知军事、军工部门,可以保存中共政权的专制实力,可是如果要通知四川省人民,则可能引起公众恐慌,影响奥运火炬的正常传递,影响奥运前来之不易的表面稳定,总之是不利中共对人民的专制统治。因此以胡、温为代表的中共政权闯下了历史性的弥天大祸,汶川8级大地震中有十万人死亡,一千多万人失去家园。
    
    大凡每逢百年不遇的天灾后,中国历代政权的当政者总要下罪己诏,以承担由天灾而引起的人祸责任。但是中共政权却是个例外,不要说是天灾引起的人祸责任,就是中共自己主观犯下的罪行也要百般抵赖。既然中共自己拒绝罪己,那我们就来替它看看在汶川地震前后都犯有哪些罪行。
    
    罪一:震前对人民蓄意隐瞒强震预报,并授权阿坝自治州政府以辟谣的方式恶意否认群众对地震传闻的询问。
    
    解放军和当地政府在地震前一星期就被告知要地震,因此做了充分准备,对当地的核设施和武器弹药作了妥善处理。地震灾区附近很多地方的矿山以“地质情况不稳定”为由在地震灾害前三天开始停工。
    
    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顾问陈一文先生透露,从2006年三年来,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就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曾经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三次中期预测,特别是2008年5月3日,陈一文亲手又向中国地震局发了一份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的预报。
    
    中国地震局前研究员、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家耿庆国,早在四月底就预测今年五月至明年四月,兰州以南,四川、甘肃、青海交界附近,可能发生六至七级地震,以密件的形式呈送给国家地震局。
    
    在5月14日出版的“厦门晚报”对一位大学生的采访报道中显示出广元在大地震发生前已经有人得到地震预警并撤离。
    
    甘肃省省委书记陆浩,在抗震救灾会议中,表扬省地震局在四川汶川8.0级地震的震前、震后做了大量的工作,在震前就对这次地震的趋势做过预测,并向省委、省政府做过报告。
    
    《華西都市報》5月10日報導,綿竹市出現大規模蟾蜍遷徙,却被當地有关部門告知,與天災毫無關係,無需過分擔憂。
    
    阿坝自治州政府5月4日正式向群众“辟谣”,声称没有地震。而这个“辟谣”还刊登在四川省政府网上。
    
    联合早报记者向中国地震局新闻发言人张宏卫提问,曾接到四川地震局职工7人的投诉,他们的亲人说在几天前就察觉到地震的迹象,但局里说为了保证奥运前的安定局面,禁止透露这个信息。
    
    所有这些信息充分表明中共政权在震前完全知道有关汶川强震的预报。
    
    罪二:震后拒绝外国专业救援队在第一时间进入灾区。
    
    中共之所以拒绝外国专业救援队在第一时间进入灾区,是因为怕外国救援人员泄露了灾区的实际情况,等到在救人的黄金时间72小时过后,灾区局势被控制住了,被困灾民也都死得差不多了,才有选择地允许外国救援队进入灾区,好让外国专业救援队无功而返。这充分说明中共允许外国救援队进入灾区是出于政治考量,而非出于抢救人民生命为出发点。
    
    罪三:强震发生后中共媒体不去报导灾区的实际情况,反而将救灾演变成了总理与军队的政治“作骚”。
    
    地震发生后中共媒体报道总理温家宝的消息,远比报导震区灾民与灾情的消息多。人们已经知道温总理有舍不得扔的旧大衣、一补再补的破旅游鞋,今次大地震,人们又知道总理吃馒头咸菜,还知道总理摔倒了,哎呦,还碰破皮流血了。总理的艰苦朴素可以与雷锋同志媲美了,但雷锋同志去世后几十年的今天,人们已经知道了雷锋还有名牌手表、料子裤子、高档皮茄克,政治部讲,以前光宣传雷锋同志的艰苦朴素作风了,忘记宣传他热爱生活的另一面。现在天下已知道总理艰苦朴素的作风,但不知道总理是否也有热爱生活的另一面,不过人们到是知道总理的太太张蓓莉买得起两百万的翡翠手镯。
    
    记住了,作骚,只能耍一次。耍第一次,叫聪明智慧;耍第二次,叫露马脚;耍第三次,叫搬石头砸脚;耍第四次,叫愚蠢笨蛋。温家宝这回是第几次,大家可以去统计一下。谁家没有一两双旧鞋,哪个救灾人员没破皮流血,问题是有必要让大家知道嘛。全天下都知道总理的这些个烂事,那是总理要大家知道,总理要是不想让大家知道,天下还能知道吗?!比如六四之前,温家宝是如何骗得赵紫阳信任,获得知识界自由派的认可,之后,又是如何获得邓小平、江泽民信任,连任中办主任,最终出任国务院总理。大家知道吗?不知道!因为温家宝从来就不想让大家知道他伪君子式的投机行为。古人云:“计谋不两忠,合于彼而离于此。”温家宝也应该不例外。
    
    在报导中,救援军队被誉为最可爱的人,要知道正是这些最可爱的人在89年6月4日在北京大开杀戒,正是这些最可爱的人在今年3月14日在西藏拉萨大开杀戒。军队只是国家机器,中共政权的指令可以让它杀人也可以让它救人,机器哪有什么可爱不可爱的,这不是做骚是什么?!
    
    罪四:胡温为掩盖自己的弥天大祸,透过新闻发布会,恶意混淆地震发生概率事件的必然性与精确性。
    
    中国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地震预报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早在两年前,2006年7月28日,中国地震局局长陈建民在中央电视台《决策者说》中对“地震预报可否预测”的问题肯定地说:“要简单地回答这个问题,应该是肯定的,地震是能够预报的。特别是从科学技术方面不断深入研究,通过这么多地震震例的总结,至少我们现在已经能够对某种类型的地震在一定程度上做出预报。”而在四川地震发生后,中共官方从中央到地方,突然对地震预报都变得“谦虚”了起来,认为这是“世界性难题”。
    
    的确,现代科学技术还不足以先进到,能准确预测地震在哪一天、哪一时刻发生,这是地震发生概率事件的精确性。但现代科技已经先进到足以准确预测出在哪一年、哪一月、哪一周、哪个地区发生哪一级别的地震,这是地震发生概率事件的必然性。中共政权偷换概念,用无法做出地震预报的精确性为借口,而去刻意隐瞒地震发生的必然性,赤裸裸的不要脸到极点。
    
    罪五:震后公安部不是立刻部署灾区救人,而是发布命令抓捕所谓的“造谣”者。
    
    何为造谣者?按中共的定义就是不符合事实。换句话说,把7.6级地震说成是7.7级,把8级大地震说成是7.9级,或是把死了十万人说成死了十万零一人,就是造谣。这不是欲加之罪,封锁真实信息,这是什么?!
    
    据悉,中共严令地震局专家保密汶川地震预测信息,凡泄露消息者,将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论处,后果严重的,将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论处。
    
    罪六:命令销毁中共官员在学校教学楼建设项目中受贿而造成的王八蛋、豆腐渣工程证据。
    
    面对灾区中公共设施里倒塌最多、最彻底的是学校,中共竟然丧心病狂欲用金钱收买孩子家长,让他们不得到处告状,要他们闭嘴,并下令,对于倒塌的学校现场进行封锁,不许外媒实地采访报道,不许别有用心的人进入现场采取砖样和钢筋等样品,要尽快把学校的瓦砾和尸体一起清扫。这不是“破坏现场”、“毁灭证据”,这是什么?!稍后责成建设部门和教育部门联手调查所谓学校豆腐渣工程,要知道造成学校倒塌的罪魁祸首正是教育局和建设局,可是他们竟然被北京当局指定成为联合调查的经办人。
    
    罪七:震后极力掩盖政权早已知道汶川大地震预报的事实,并百般抵赖。
    
    地震后胡、温的网络评论员四处放风,要么说是江、曾势力在政治局常委会中阻挠发布地震预报的决策;要么说是由于地震发生时,国家地震局局长陈建民人在国外,擅自不上报中央;要么说中央对地震预报的消息完全不知情。总之一句话,即使中国的地震专家,还有外国地震专家,都对汶川大地震做出过预报,但只要预报不能精确到某一天、某一时、某一分、某一秒,地震就是不可预知的,因此也是不能预报的。
    
    以上中共所犯下的七宗罪,没有一样可以逃掉。汶川8级大地震,死亡至少十万以上,伤数十万,受影响数千万人,如果中共胡温政权在震前预报,让人民群众做好了充分心理、物质、安全准备,哪怕死伤再多人,中共也不用负责,因为救人之心意已经尽到,剩下的死伤只能是非人力所为的不可抗力。但是中共胡温政权恰恰知道地震的时间,地震的级别、地区,但却明知不报,因此哪怕死一个人,中共胡温政权都要负责任,汶川大地震中死亡的十万人可以看作是被胡温政权彻底谋杀冤死的。
    
    强震发生后,胡、温不仅不检讨反省,反而大肆宣扬自己亲民,以掩盖自己理应承担的重大政治责任,试图继续延续自己的错误。历史已经证明这种行为的灭顶之灾危害性。
    
    1958年毛主席发动大跃进、总路线、人民公社,导致中国非正常死亡几千万人,之后拒不反省,于59年发动庐山会议,批判彭德怀为民鸣不平的万言书,导致左倾错误的继续。三年灾害刚过,在七千人大会上,刘少奇的“中央在工作中的失误”人祸论占上风,毛主席硬是拒不认错,而是在其后发动“四清”运动,试图整服被刘少奇从思想上带走的七千党内干部,后因遭刘抵制而未遂。接着另辟稀径,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将中国全面带入混乱崩溃的边缘。
    
    所谓的“文化大革命”,与文化根本无关,是彻底的革命,革的就是那些被刘少奇带走的七千党内骨干的命,按毛主席对身边人王力的话讲,叫“为全面内战干杯!”,其实质是用由造反派组成的革委会取代各级党政机关,因此是纯粹的党内内战。文化大革命运动就是毛主席拒绝为在大跃进中闯下的历史性弥天大祸认错的前因后果。
    
    胡、温想重蹈毛主席的覆辙吗?为了掩盖自己弥天罪行而在党内外大开杀戒吗?不要忘记现如今,中国已经不是个封闭、信息被高度垄断的国家,在一个信息革命的时代,没有什么可以被隐瞒!没有什么可以被掩盖!
    
    官场观察工作室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