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总理总有理 独峰显乱云/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总理又来了! (博讯 boxun.com)

    
    对着川北一群与奥奥政治天穹远的一群可怜幼儿们!他在一个临时搭棚教室黑板上,为孩子们写下四个字:“多难兴邦”。
    
    粉笔声落掌声响起,一个切换。央视的旗喉,又对几千万台电视机前的亿万双耳朵,泛泛舌奏起:《多难兴邦》的安魂曲。
    
    总理的利牙也好;凤凰台的凤嘴央视的国嘴也好!他们互为道具;切换角色;呼舆论旋风;兴愚民劲浪…都无胆对历史上,因难而死的亿万冤魂和今日十四万万国民,解析:万恶之源浓缩之字》“难”的因果与历史。
    
    要说明:《多难兴邦》绝不是满腹经纶的温家室的发明。也不是中宣部的独见。这玩意早在中国人民最黑暗残酷的50年代至70年代期间,屡屡出现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的革命社论里。
    
    随便扒开故宫博物院里四库史料中的一本线装书。随时翻开一本当代历史学家陈勃平;范文澜著述的《中国通史》。页页均粘专制的血和泪;卷卷都起伏着过去3600年间苦难先民的不尽呻吟。非常怀旧的温总理,只不过又一次把这把鸦毛抖出来用一用。
    
    构置人间数千年里无数灾难的核心元素:》专制-重君愚民;奴役人民的恐怖架构,并未因现代百姓衣锦蔬果鲜光;黎民装备电器;官吏云集华庭…而象台湾那样:“道变制也变”。
    
    生命的死亡,并不总是乘载着宿命无奈的蜡船泛入黄泉。更多宝贵芸芸众生之生命,被人类各种人为的灾难所吞噬。
    当代世界如果没有共产主义同封建法西斯这二个苦难源头的总驱动,20世纪二分之一史册上,会留下用世界各民族逾亿生命鲜血写成红字白纸的章回吗?
    
    一国非亿万选民选票推出来的总理,曾可任命一个又一个中学毕业的党官,担任权力比高学校长还要大的书记。并非就能证明总理就是全能的百科大典的化身。其一言一行彰显学识的深浅与效民的真伪。
    
    不经历史秒钟一勘《多难兴邦》的谬论。授由初稚的幼儿接受,真是一道抹平常识的水平线。可见中国的总理不懂理;史学空白扮儒雅;正理真理不敢提;即兴歪理屏上挂。
    
    半个欧洲与整个华夏中国于13世纪,曾遭殃于成吉思汗的屠杀和践踏…秒秒皆是血泪雨;程程都是骷髅塔。多少文明邦国分崩离析!多少寺庙文物化为灰烬!漫长的恐怖苦难又何时兴过邦?旺过族?
    
    再远的先撂于一边。从元以来至中华人民共和国五个朝代,一千八百三十七年里的中华民族,历经了数不清的灾难。历史和人民那一天又在那一页上,谱写下颂扬《多难兴邦》的封建王朝。产生过能兴邦的多难驱动?
    
    以空间看:一千年以来,黑非洲大陆动荡不止。天灾人祸之难,如四处狂扫的蝗云。今日除极少数诸如南非这类径英国宪政模式的国家,大多数仍在腐败专制与战乱的双重苦难中不能“兴邦”!
    
    再看我们近亲邻邦,可怜的北朝鲜。历史上重重的苦难,几乎是这个数千万人口残暴封建王国的代用名。16世纪起至19世纪后页约三百年间受满清中国奴役;从19世纪未至1945年的五十年又成为日本国的亡国奴;约四百年被奴役的苦难并未令其否极泰来复元兴邦。日本投降后的历史关口上,朝鲜依旧在苦难中。共产世界的第三大暴君金日成与后来承权的金正日至今让人民陷于深重水火中磨难。
    我有绝对多的历史证据可证明:温总理《多难兴邦》之说!是市井痞子的邪念之谈。
    
    《多难兴邦》这贴狗皮膏药。为什么于50年后的今天,又从1959的社论里;1966-1976万变不离其宗的党军社论里文坛上弹了出来?,又一次径一国总理的金口:“布贴天下”!应该看到:这位也喜欢混水摸鱼;乘难漂涤家族腐化恶名的家宝总理真正用意。就是一个“护”!
    
    护盘:护温氏家族未来三代金山银山不被人民清算!
    
    护贵:护同他家族一样的红色太子贵族不被明天透明的司法惩罚。
    
    护主:护同样腐败的旧主江泽民和新主胡锦涛。
    
    护航:护保护特殊权贵;巩固继续专制的党军体制。
    
     如不赤膊上阵护、护、护!?中国明天一旦出现台湾制式的新政!多少高官会象今日下台的陈水扁夫妇一样,被人民司法讯审。
    
     总有歪理的温家宝比人民更清楚:“人民渴望什么?”“人民急需什么”?
    
     人民需要的“透明政府的清廉;民主共和的政治;独立于党外按规则行事的立法、司法、媒体、教育、国防这些世界文明的普通果实,都在温家宝的口袋里”。
     他不肯给!也不敢给。
    
     他知道:民主兴邦;自由兴邦;共和兴邦、自由、媒体、教育兴邦的理念。更知道这个理念,是他及他家族一丈千落的推力。他只能用:《多难兴邦》去雾化天下视听。
    
     人民看到:僵化制度引发的社会突发事件此起彼伏!职责主体本应在中南海营垒里帷幄急重纲略的总理,更象一个不务正业云游四方的独行侠。南下春运人海般的广州站;赶赴一处处山西矿难地;造访河南爱滋孤儿院;……每到一地,几乎都会对着央视的镜头,老泪纵横…整个国家的沉重苦难仿佛都压在他的肩上。除了兴旺的泪和大话!也不见到他兴在那一处?又旺在那一处?道出一点共和回归的真话来!
    
     温大侠,频频从门庭森严的紫光阁中溜出来,不务日积如山公文,游击般飞翔穿梭各地的节奏、幅度、次数,是与民间对央府日益不满的沸腾成正比的。
    
     由此次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看,他孤胆独臣先于军方近34个小时,到达汶川附近巡视,并向中央通话。呼吁军队尽快出动。这位象征国家行政权力与财政总资源火车头的总理,疾速飞到绵阳。是让人印象深刻。但是,这个火车头,并没有及时即时牵引拖挂党政军节节车箱组成的救命列车,迅速尾随到达。
     事后的种种资讯证明:军方高层似乎对这个经常《越界飞翔》的总理,有了不满情绪。
     另一种动机是:为了消除人民资讯对军方迟点晚点的负面影响。5.21央视播送《空军在行动. 4500公尺高空紧急空降绵竹…》焦点表明:军方根本不尿也屑总理于5.12日晚到川震地带,给大本营发去的特大级别的紧急资讯。
     为表明军方与总理南辕北辙的立场。并向社会表明军队自己行事的方式,地震发生后的45个小时。干脆在执行空降的飞机上,带上自己的宣传官,持摄影机全程纪录。
     送由央视5.21焦点新闻播放的《空军在行动.4500公尺高空紧急空降绵竹…》:空降解说,只字不提总理于5.12晚的“先声独领”。
     片中是这样解说:“ 5.14日中午XX时分。由空军某部空降师李XX大校带领的15名年轻伞兵。在高空气候环境恶劣;标的地面没有导航;没有气象;地理;地形资料的情况下,成功空降绵竹…为后续到来的部队提供现场情报。并以最快速度,将所收集的灾区情况报告北京。为上级的救援行动的布署提供了第一手情报。
     这是功能的混淆与淡化总理先于军方三十多个小时向北京上报灾情的时间冲突。
     这个透露中央政府同军委二种不同的互为冲突音律,好象清楚地表明:5.12的总理独自行动及由总理亲自用卫星电话向共产党中央传送的特急号的情报。是民用管道民用产品。与军方无关。军方采集情报传送情报有军方的专有机制。
     民用总理的独自冲锋行动概与事后三天才开始大突击的军方无关。
    
     此次亲民慰民行动,同过去四年一样,总理总是象一只永不疲惫的大鸟一样,与时空下,随时都会冒顶的各种各样灾难赛跑。
    
     与突突而来的灾难速度比,想控制且又想预防灾难的他,往往总是慢了一步。
     但是当大难真正袭来时,当集体领导习惯性地又在按《三个和尚》《南郭》《毛思想》《三代表》《邓理论》经典下药方,还未择定人事、行动、方案时。总理又捷足先登了。有时他比僵化、刻板、迟疑不决中央体制中的总书记;核心常委;委员长;主席们快了好几步。以先造独峰之势,挺拔于专制的乱云之中。
    
    这是黑暗专制的禁忌之一。他似乎己忘掉37年前的林彪;十八年前的耀邦同紫阳的惨重教训!此三公就是因急了一点。屡屡《快了一步》《捷足先登》《先声夺君》《爬头弃序》冲撞了领袖及领袖边的一群老人和重臣。最后孤不胜众,从此出局。
    
     体制给了他巨大的权力与家产;体制也给他带来不尽的恐惧与无奈。他只能戴着各种活面具;念着《多难兴邦》经;游刃在乱世之中表明;总理不讲理;更难率真理。专制本无理;只能用邪力。
     海外的媒体有的送了他一个雅号:“世界最忙的救灾总理”也有的称他是:“中国第一消防员”
    
     在胡锦涛的营垒里孤身疾行的他,倒更象一个在老人智障院里,为一群群失态失常的问题患者们,不停地护理;象为这个体制病患者们,粪便随时失禁要收拾那样!追赶着永远也扑不灭不了的山河火球,而顾此失彼。
    
     艰辛的总理前足还未踏稳…还要不停返转身来,用一切的智慧、手段、演技;肢体语言,悲悯的泪泉去浇灭人民向他并不清廉的暴富家族烧来的大火。
    
     这样一个盗用一切为了人民;为了祖国的神圣主题与国务头衔的他,实质是为另一个私目的;小圈子的特大利益效命。这位国务第一大巨只能用尽力气,在最高道德丰碑和最坏脓肿病块之间来回搬运来回走鬼!。
    
     此次大地震造现无数惨不忍睹的映象聚焦着一个全民共识:专制是万难之源;是神人共憎人民应共同讨伐的天敌。专制绝不是兴邦的使然。
    
     总理不会一一为人民梳理一切危害难难之本源,如一一梳理出共同的源头—乃极权体系,那才是共产党的真正大难。他不如说:《愚昧兴邦》《专制兴邦》《爱党兴邦》《腐败兴邦》《痞势兴邦》《世袭兴邦》。
    
     是的!中国早于1945年日人投降后即可象战后日本、德国、法国、韩国、台湾那样兴邦安民。如果己实现温氏《多难兴邦》说!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在过去五十九年把中国几亿农民当作农奴那样压榨;没有一直至今让农民处于贫困状况的话;四川近亿农民市民用得着用古老的盖房习惯,用溪涧里的石块;河田里的泥巴;稻草碎结合劣质的水泥建材,盖建让脆弱生命栖身的松脆空间吗?
    
     如果一直富强安康的川民,也能够用大城市普遍使用的优质建材,构建铜墙铁壁式的民居、校舍、医院、防护坡堤的话,5.12四川会在瞬间中轰然塌倒下近%90的房屋。如果当年的伟人邓小平,先让他的故乡四川,象广东上海那样先富强起来?如果四川百姓,能象江浙靠近省会一带富裕村农民也盖起用500号国标水泥;中指粗的螺纹钢;混凝土一次连贯浇铸的深基竖柱;纵横粗梁;钢骨楼板。5.12地震会死那么多的同胞吗?
    
     如果总理是一个真正《以智兴邦》《以法兴邦》《以效能兴邦》的尽职总理,并能在其2004年上任时制定出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别灾难紧急救援法》,此次大地震的施救会如此晚点与被动吗?
    
     还用得到用2008.5.12大地震中近十万死难者的生命为成本,几十万名伤者;五百多万人失去家园;更多的人流离失所为代价!去换回一本晚点了二十年于2008.7.1才实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别灾难紧急救援法》!
    
     21世纪伊始最初四年,全球各地的各种自然灾难频频发生。海啸;地震;飓风;温疫…对事发地的人民造成巨大的损坏。中国政府有否以《免死狐悲》《亡羊补牢》的思维:
     考虑我们的机制缺什么?
     是否用他国的灾难警讯,给我国的庞大僵硬的行政身躯,作个全面的透视和完备的体检呢?发现症状再对症研析解决呢?
    
     事实证明:胡锦涛温家室根本没有!
     他们前者整日在毛泽东的专制衣钵里补课;在研究如何巩固一己王位。
     后者且忙于正业以外的镜上镜云游。
     顶粱的头们都不务共和的正业;还指望下面的职能部门中流抵础吗?
    
     当今是古代吗?几千里外的资讯,要靠飞疾半个多月的脚丫子来传递!
    
     今天,万里以外的南太平洋小岛附近发生海底地震的资讯。只需一秒钟即可传遍全球。
    
     《多难兴邦》的温总理:
     您在干什么?
     您身边的大员们在干什么?
     时刻准备了吗?
     还是自以为《多难兴邦》比一万部拿破仑法典有用;比一千种《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别灾难紧急救援法》迫切;比亿万川蜀同胞的生命重要;比近万名失去父母的孤儿温暖更有用!?
    
     中国的专制政治己走到尽头!多重的危难并未让中国逃出险境。
     众所周知的:金融危机;资源紧缺;石油价格与人民币不断升值;出口剧减;不断高涨的物价指数;环境与人口;失地与失业…问题如四川地震后的堰湖那样;全都淤塞在一个上层建筑层面上:“极权挡道”“专制易制”“人民自救”“共和开闸”。
    
     看来人民是时候了!是应建议这位在许多许多国务上,没有恪守对国民的承诺;没有尽职且屡屡失误后,又永远不肯向他的真正老板》人民谢罪的温家室应该辞职了!
    
     不然明天,人民又不知他会在中国的那一处,又悠悠地出现在他独创的“流动电视国务院”宣传画面里!
    
     乱云飞渡 独立寒秋…
    
    -------------亚笛多星
    OOF》:2008.5.25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家动员 把他们运出来》致:元首人民的一份紧急呼吁/亚笛多星
  • 寻觅镂空的历史算盘 改良虚伟算了的民族/亚笛多星
  • 空军蜗牛真厚颜 晚点还要抢头功/亚笛多星
  • 由著名的空投柏林再鉴中国空军效能/亚笛多星
  • 让资讯神剑穿越天幕 空降中南海/亚笛多星
  • 空军蜗牛真厚颜 晚点还要抢头功/亚笛多星
  • 胡锦涛嗖嗖亮剑指向谁?/亚笛多星
  • 愚钝的元首 晚点的行动/亚笛多星
  • 举国哀痛 深圳在嬉笑中捐款/亚笛多星
  • 国家巡展 六只铁笼锁不住的呜咽/亚笛多星
  • 西藏 纷繁冲突下的历史路标/亚笛多星
  • 西藏 一个老人同一个强大政权的“马拉松”赛跑/亚笛多星
  • 西藏 一个地球屋脊上的奥斯维辛?/亚笛多星
  • 西藏缺氧小将缺德 领袖更缺政治鲜氧/亚笛多星
  • 开火成本巨大 后果难以盘点/亚笛多星
  • 沉默不应太长久/亚笛多星
  • 循炬鉴镜.重估奥林匹克精神/亚笛多星
  • 天庭有本帐/亚笛多星
  • 特版:[陈世美]与[孟姜女]传说/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凤凰抬皇轿 金羽藏党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